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㈤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有没有一个按钮,可以把曾经做过的事都消除?

一大早醒来,就看到维克托抱着自己在睡觉的模样,勇利完全忘记要如何让大脑运作了。

他想起昨晚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蠢事,就特别想要一头撞死。

“早安,勇利。”眼睛还没完全张开,维克托的声音带了些鼻音。这是他第一次醒来时维克托还在床上,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维克托,有裸睡的习惯。

手在摸到那精实的腹肌时,为了确认那到底是不是自己所想的东西,还多摸了两把确认。不太相信自己感觉的,他还往下摸了一下,直到摸到了有布料包覆的大腿,勇利才安了心。

“摸够了吗?”维克托这才抓住那两只不安份的小手,“没想到早上的勇利也这么积极呢、”

“才、才不是这样…”勇利急着抽回自己的手,“昨天晚上对不起……”

“你已经道过歉了, 没关系,不过勇利之后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本来就不是个能够两边讨好的活,他应该要拒绝的,无论是为了他们一族还是为了自己,但一看到维克托的脸,他还是点头了。

现在该想个能说服主教的说词了,唉。

“勇利是晚上会性格大变的那种人吗?”

“欸?”勇利不太能理解维克托的话,“不、那个、我…”

维克托的脸越靠越近,难道没人告诉他男女授受不亲的概念吗! ?就算是男男这个距离也太近了!

“那换个问题。”维克托一把将勇利拦进怀里,“你喜欢我,对吗?”

如果有那个可以消除一切的按钮,他在这个时候绝对会按下几千次几万次。

“才、才、才没有!”勇利一急之下身体便用力往后靠,而维克托也被吓到而没立即反应过来。于是地板和身体的碰撞声发出了很大的响声,足足滚了一圈的勇利摔得四脚朝天,身体做出不符合人体工学的大对折,膝盖都顶到了地板。

不巧的是,他刚好滚到门前,而家门也在这时被打开。因为来者并没有看到他,于是门也就这样打在勇利身上,于是勇利又被撞倒,整个人侧躺在地。

“痛……”

“啊、抱歉。”来者是一名拥有灿烂笑容的年轻男人,他露出他洁白的牙齿,配上那阳光的表情,闪的勇利眼都要瞎了。

“雷奥?”维克托从床上坐起身,被子盖在他的腿上,上半身还是赤裸的,“有什么事吗?”

“大家想邀前辈来吃饭,因为猜拳输了我就被推过来了。”很诚实的交代原因,雷奥这才发现原来维克托没有穿衣服,“前辈不穿衣服是在……”然后他看向倒在一旁的勇利,“……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知道了还不快走。”

维克托给雷奥施了个眼神,门就再次被关上。

“那个…”勇利坐起身,两脚后折跪坐着,一个看起来就很痛的姿势他却神情自若,“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不用理他没关系。”维克托冲着勇利露出一个微笑,下床走向勇利。幸好来的是听话的雷奥而不是叛逆的尤里,不然这甜蜜的烤问可就要被打断了。 “我应该没说错吧,勇利。你喜欢我、不是吗。也许是喜欢我的声音…也许是喜欢我的脸,但这也不太重要。”

真没见过这么自信的人…虽然维克托确实有自信的本钱。

他的问题用的是肯定句,所以其实打从一开始维克托就没有让勇利否认的打算,毕竟勇利这种看他的眼神他是看多了,而他确实也对勇利有好感…这是他在昨晚不停分析思考后得到的结论。

看着勇利笑,他会觉得心头暖暖的,看到他为了一点不知所云的小接触而弄得脸红心跳时,他也是觉得勇利很可爱。即使还没升温到为他痴狂的境界,但这大概就可以说是恋爱了吧。

而让自己更加确信的证据,就是勇利昨晚的笑容。那时候,一瞬间,他都想把所有跟他同时看到的其他人杀掉,然后把勇利关在一个谁也看不到,谁也摸不着的房间里,让自己能完全的占有他。

“勇利,不要拒绝我,我喜欢你。”

火山爆发。

这是勇利现在唯一的想法,本来应该只是脸红心跳的场景,配上维克托只穿了一条内裤露出他那片美好的肌肉和脸上那个迷死人不偿命微笑后,勇利觉得一瞬间血液全冲到脑门,最贴切的说法就是火山爆发没错。

如果缴械投降有没有用?如果现在开始虔诚祭拜恶魔有没有用?

勇利在心里把所有恶魔的名字都快念完了,维克托跟他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勇利……”冰凉的手掌贴上他的脸,轻揉了他的耳垂。勇利的身子向后倾想要躲开,维克托也顺势压了上去。

“维克托你你你你想做什么?!”维克托的手伸进他的上衣里,毫不客气的摸了个透彻。

“做什么都无所谓吧?”维克托又送给勇利一个眩目的笑颜。真的是男人呢、胸部什么的完全没有,可是感觉,好像完全没问题…?

勇利多想就这样昏死过去…好吧他确实有点享受,尤其是看到维克托那副满足的表情时。不过这对他来说真的太刺激了!

然而,也不知是维克托平常人品太差,还是勇利的祈祷奏效,他家的大门又被打开,而来的人则是奥塔。

“!”

奥塔难得明显的表情完全出卖了他的想法,“前辈,这种事我不会说什么,但请记得以后要锁门。”

好,虽然逃过一劫,但现在有更麻烦的事了。勇利看维克托依然神情自若的起身,“奥塔,管紧你的嘴。”

“放心,大家都知道前辈其实吃很开的。”奥塔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克里斯前辈找你。”

“告诉他我会晚点去。”

说完自己说的话,也听到了回应后奥塔便离开了。勇利愣愣的看着维克托,“举、举发……”

“他不会举发你的啦,不用担心。”维克托朝勇利伸出手,勇利也握住让维克托一把将他拉起来。

“我要出去一下,勇利就好好想我刚刚告白的回覆吧。”

维克托迅速的套上衣物就出门了,勇利一个人待在家,认真思考着怎么样死会比较不痛。

“不要,再,到勇利家找我了。”

维克托笑的好灿烂,也笑得好可怕。

“可是前辈你住在那儿,我们不去那里找你要怎么找你?”

光虹,孩子,这时候只要闭嘴就好了。每个人的心中不谋而合的想着这句话。

“那就不要来找我!”维克托的脸上多了几条青筋,嗯,还是很帅,真不亏是他们的大前辈,连生气都这么帅真不得了。

“维克托,女巫那边有动静了。”很快速的转移焦点,克里斯托着腮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说着严肃的话题。

“消息可靠吗?”

“美奈子说的。”

美奈子是他们之间屈指可数的女性,虽然并不是女巫猎人,但依然以探子的身份存在在他们公会之中。在申请的表单上,想加入公会的原因写了因为爱上克里斯所以想加入,理由有趣到维克托立刻就盖了同意。

“是吗…”维克托稍微想了一下,“那就在这两周内把他们的聚集地找出来,然后在他们下一个仪式的时候把他们一网打尽。”

维克托一向是个动作迅速不拖泥带水的人,他们本来以为会被要求什么三天内抓到所有女巫的荒谬要求,但居然意外的没有。

好像知道原因的奥塔没说什么,只在心里暗暗的想。前辈,两周之内要追到人家可不是现在在这里说说就算数阿。

也许是他们自来熟的个性,加上每天都不定时的出现在家门口,勇利已经可以轻易的喊出那些人的名字了。

“早安,勇利。”站在门口的雷奥朝勇利挥了挥手,一旁的李承吉对他点头示意,勇利也向他们打了招呼。和敌人变得这么熟悉没问题吗?勇利每多一次和他们接触,他就是多一分疑惑。虽然他们没有像维克托一样总是随意散发男性荷尔蒙,但他们的确也着实是群帅哥,虽然有些人个性很奇特(像是尤里),但大部分的人对他也非常好。

这时候他不禁怀疑,为什么总是要针锋相对,明明同为人类,他们只是拥有一些比较特别的能力而已,为什么就要这样被迫害?

而对维克托来说,他非常之后悔带了这群后辈来。

第一,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总是在监视他,总而言之每次在他想要撩勇利的时候,他们就会非常'不小心'的出现;第二,他们这么黏勇利,让维克托本来就不是很宽容的嫉妒心每天定时爆发了个数次不等;第三,他们每天都缠着自己要吃饭,搞得像他生的一群小孩,好吧如果是勇利和他生的他很乐意,但问题就是他们并、不、是!

奥塔在一旁看着就是觉得难得看到前辈碰壁也觉得挺有趣,不过他也没有要干扰或助攻的意思,毕竟他自己也有个小麻烦要处理。对于这个明明总是有话直言但对自己感情就是迟钝到不行的人,他必须花上所有的心力让他了解的他喜欢上自己了的这件事。所以前辈,你就自己加油吧。

换到克里斯的角度,这天底下简直没有比干扰维克托谈恋爱还愉快的事了。

见到勇利第一个反应一定要先捏一把屁股当众做个无伤大雅的性骚扰,然后看到维克托气到七窍生烟再愉快的对勇利来个拥抱之类的亲昵举动。

太有趣了,真是太有趣了。

想当年维克托盖下那个录用美奈子的印章时,维克托也是用那副嘴脸来看好戏的。好吧他确实不会拒绝女性,而且美奈子也不至于做出什么太疯狂的行为,这点他倒是很庆幸。不过,看到维克托迷上一个小男生迷成这副德性,他就是觉得,不好好作弄维克托一番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克里斯先生…那个,手…”被一把抱住的勇利露出困扰的表情,但依然没把克里斯的手推开。或许在愚弄维克托之余,他也觉得这个少年的反应很有趣所以才乐此不疲吧。

“克里斯…你的手……”喀啦喀啦的,是维克托指节发出的声音。背对维克托的勇利自然是看不到他那副狰狞的表情,不过光是听到声音也大概能想像得到是什么样的模样了。

维克托将克里斯的手打掉,一把将勇利拉进自己怀中,抱得紧紧的。 “不准再给我动手动脚的!”

维克托身上的味道特别的好闻,每当被维克托抱在怀里,勇利就觉得自己真是快上天堂了…喔不,怎么样他都不会上天堂才是。

不过无论维克托如何献殷勤,勇利还是迟迟没给维克托之前告白的答覆。

身为一个女巫,跟人类谈恋爱是不可能的,更别提他还是个男人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猎人对于两个大男人这样亲密的举动没有什么反应,但他们不会不代表其他人就不会阿。

“等任务结束之后,勇利就跟我们一起到都城好吗?”一天,维克托抱着勇利提出了邀请。多么诱人的一个提议,但勇利还是拒绝了。

若是有朝一日被发现了自己是女巫,而且还生活在女巫猎人之中,不只自己逃不过,维克托的专业和立场也会因此动摇。

他承认他确实是爱上维克托了,但就这样将感情放在心底,等到维克托离开了,或许慢慢的,慢慢的自己也能忘记曾经的这份情感,这样对谁都好。

他是多想让时间在这刻停住,但时间从不为了任何人停下脚步。时针和分针依然互相追逐着彼此的背影,一周很快就过去了,而女巫们的聚集地,也比意外的还要早发现。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最近才不是沒有靈感,只是懶而已(很爛#

然後女巫終於漸漸到了高潮的地方www

我知道進度緩慢但還要再來進度緩慢一下下

感謝各位到現在的支持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