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The Abductor. Ⅴ

· OOC.,yoi同人,維勇向

· 設定:貴族(維) X 奴隸(勇)

· abo設定有,連載

· 感謝你的點閱

從那天開始,維克托每晚都會到勇利的房間報到。有了維克托的照顧,勇利的身體情況飛速的好轉。雖然他們鮮少對話,但勇利逐漸喜歡上這個感覺,那種有人陪伴的感覺,並且逐漸喜歡上這個,只對他好的男人。

“世界上大概找不到像我這樣的主人了吧,還不快來報答我。”那天,維克托突然有感而發的說。勇利坐在床邊,偷偷地笑了起來,維克托有時非常的孩子氣,但只會在他面前露出這一面。“…勇利你在笑什麼?”

“我、我沒有笑、主人。”勇利立刻摀住嘴,憋住笑,但嘴角還是微微上揚。

“你哪裡沒有!”維克托不滿的皺眉頭,然後伸手在勇利的腰上搔癢。“誰沒有笑啊,你在憋著阿!”

勇利被搔的哈哈大笑,直喊求饒。他們從床邊玩到床上,手邊的動作沒有一刻是停止的,維克托一手撐在勇利上方,繼續搔勇利癢。

突然地,維克托停止動作。勇利笑流出的眼淚留在眼角,對終於能夠正常呼吸喘了好大一口氣。

“我喜歡你。”將手肘做為支撐壓在床上,讓勇利的臉能和自己正對,帶著認真表情,維克托說,“雖然你不記得以前的事了,但我還是喜歡你。勇利,跟我在一起好嗎?”

被告白的勇利嘴巴張得老大,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感情會有所回報。他知道他們的身份不合,他知道他或許只是一時興起,但他還是死命的點著頭,留下了感動的眼淚。

維克托吻住他的唇,從勇利的身上,維克托聞到了淡淡的玫瑰香。想來勇利也已經成年了,什麼時後發情期會來也說不準就是最近。

勇利勾住維克托的後頸,張開嘴想要更多,身上也傳出了更多能使Alpha發狂的氣息。雖然害怕自己的理智失控,但維克托依然滿足了勇利的希望,退開來的時候,他只覺得身上刺痛刺痛的,腦子有點不好使,不過還是笑著抱住勇利。

“從今天開始,別再叫我主人了,就像以前那樣叫我維克托吧。”

雖然勇利還是記不起以前到底跟維克托有怎麼樣的關係,他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他都一定是深愛著這個男人的。

即使是交往後,他們兩個的互動也都和以前沒什麼兩樣。大概就是偶爾多了些肢體上的互動,多一些親吻擁抱,剩下的就沒了。

勇利一直很好奇,為什麼身為Alpha的維克托總不會被Omega的自己所吸引,但想來想去,也只能歸咎於自己缺乏的魅力吧。

他本來應該要去的工作被維克托直接取消,每天待在房裡,說無聊其實還真的挺無聊的。一天之中,他唯一期待的,就是偶爾會送來的豬排飯和工作結束就會趕來的維克托。

這麼幸福,真的可以嗎?

有時候,他難免會這樣想。至親都逝去,好友都離散,只有他一個人是幸福的,真的可以嗎?雖然沒對維克托說,但過去的事,他其實幾乎都想起來了。

維克托每晚都會抱著他,直到勇利睡去才自己悄悄離開。有一次,勇利裝作睡著的樣子,偷偷瞇起眼觀察著維克托的一舉一動。

“勇利、睡了嗎?”沒有得到回應,維克托輕輕撥著自己的瀏海,然後落下極為溫柔的一吻,起身,正準備要離開的時候,勇利無預警地抓住了維克托的手。

“…不要走。”側躺在床上,勇利這次終於說出了自己想說很久的話,但維克托只是笑著讓勇利鬆開了手。

“這樣對你比較好。”有點落寞的,維克托對勇利說。而被拒絕的勇利胸口產生了一種悶痛的感覺,只能轉過身去,將棉被拉的更高了些,自己躲在其中偷偷流淚,他實在沒想過維克托會拒絕他的請求。

他感覺到維克托隔著棉被抱住自己,“這個不行,以後如果你有什麼希望的,我都答應你。”

勇利沒有回應,他知道這只是自己的任性而已,維克托對他的承諾他並沒有想要要求什麼,他只是想要維克托留下來而已,因為他不知道維克托的一時興起什麼時候會突然消失,因為他不知道這樣的關係還能維持多久。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雖然一開始他是這樣告訴自己的,但隨著時間過下來,他的慾望越來越大,他想要維克托一輩子都只看著自己,他想要維克托永遠只陪在自己身邊,不再離開,即便那都只是他的奢望。

從那次之後,勇利再也沒說出任性的話了。他並不想要維克托再出現那種神情,他想要維克托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是開心的笑著,而不是勉強笑給自己看。

時間移轉,春天悄悄的踏入這個世界。各地百花爭艷,鳥兒高歌,把這個本來冰冷的白色世界帶入了點點色彩。

“勇利,換上這套衣服,我們要出去了。”一早,維克托帶著幾袋衣服,突然的就要勇利換上。拿出裡面的東西後,勇利發現那是套華美的十二單,也就是貴族要出門時所穿著的傳統禮服。雖然以前為了代表家族和別地的貴族見面也經常穿,但那都是下人幫他換上的,以他過去的身份,實在沒什麼自己更衣的理由。

套上足帶後,著上內衣、小袖,他實在是記不清到底接下來該穿上的是什麼了。好不容易穿的像樣了一點,但一旦繫上這個,那個就滑落。

他手忙腳亂的忙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半頹廢的坐到地上,賭氣似的鼓起腮幫子,甩了甩那過長的袖子。“…我放棄。”

見狀,維克托笑了出來,他張開雙手,示意勇利自己走過來,“過來吧,我幫你。”

聞言,勇利起了身,就朝維克托小步小步跑了過去,不過還是不小心踩到了拖在地上的布料,狠狠的衰了一跤,撲上維克托的胸懷。

“痛…”勇利揉了揉自己的頭,發現自己正倒在維克托的懷中。滑落肩膀的衣領,露出了陶瓷般的頸部,敞開的衣襟,露出白晰的胸膛,再往下看一些,甚至可以看到他最貼身的兜。

維克托壞心的吹了一聲口哨,勇利則是紅著臉快速地把披在肩上的布料拉上。但除了那聲口哨,維克托沒有更多的表示,勇利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究竟是慶幸還是覺得可惜,這件插曲就這樣過去了。

固定了一開始就沒系好的細繩,將腰間的皺摺拉平,維克托重新幫勇利將這繁重的服飾穿上。看著維克托俐落的動作,彷彿已經練習過成千上萬遍了,勇利其實非常吃驚。

“維克托,你怎麼會穿?”勇利歪著頭問,但維克托沒有回答,只是笑著捏了下勇利的臉頰。

“穿好了,我們走吧。”

TBC .

後記:

哈嘍大家好、我是mochi、
今天想講一下就是關於the abductor這篇的產出哈哈
最一開始是在班上朋友討論中古莊園制度時冒出來的話題
什麼貴族的不是超棒的嗎哈哈哈、所以就有了維克托的設定,再來就是勇利的了,由於本人私心,所以就將他設定在一個好像遇到什麼大風大浪也是天註定的那種感覺了www(被打

這篇最後,和服什麼的也都是自己的私心ˇ///////ˇ
在打的時候還特地去查了十二單的穿法和起源,怎麼說呢、就是有種長知識了的感覺哈哈

一開始其實大概是規劃在七集完結了,但加入了自己滿滿的私心和朋友的鬼點子之後,看來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阿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