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晚安。

· OOC.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维(28,社会人士)X勇(22,大学生)

· 一发完,年龄操作有,小甜文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夜晚的人车争道,开着车的你心急如焚。

今晚你本来跟你的男孩约好了,工作结束后就要回到你们的家,好好弥补这段时间以来你们没能补足的体温。或许你们会先吃上男孩亲手做的菜,然后你们会窝在一块儿一起看电视,之后你会和你的男孩要求一起洗澡,最后再趁着他迷茫时,默默的摸上床享受彼此的温度。

然而,事情却在你准备离开公司时出现了转变。

身为公司要员,你应当参与每一场跟公司未来方向有关的会议。你向来对这件事是没有疑问的,然而今天是你信誓旦旦跟男孩说你绝对会回家吃饭的日子,甚至是你们隔了两周好不容易可以除了睡眠时间之外能在一起的日子。

“不能明天再开会吗?”

你很少会做出这等要求,通知你的人员也被你的气势给愣住,只是会议还是必须照常办理,而你的抗议也就仅仅于那声质问而已。

你知道你必须拨一通电话告诉那个正在家里等你的人,但说实话的你的心非常忐忑。你心中有些希望他在听完你的话之后可以体谅你的忙碌,不、或许你更希望他好好的骂你一顿,这样你才能在他那不显情绪的脸上看到他对你的一丝在乎。

“不回来吗?嗯,我知道了,工作加油喔。”

他的语气平稳的就如同你只是在告诉他今晚月亮很圆,你知道你的他一直都很体贴你,大部分的时候你感谢他是各善解人意的情人,不过其他时候你渴望他能在你身上有更多的表现,无论是喜悦抑或是愤怒。

于是你的会议在你结束通话的十五分钟后开始了,你翻阅着手边的文件,这确实是个值得让你在公司加班开会的好议题,但你还是止不住你的焦虑,你担心总是这样爽约你的他会不会有天突然对你厌烦了,你担心在那黑夜的笼罩之下你的他会不会自己暗自流泪。

或许是因为你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了,平常总爱在会议中闲聊的董事这回意外的安静,也没有人提出一些让人恼火的愚蠢问题。但即便是这样,这场会议还是维持了三个小时,也就是你已经离你们约定的时间晚了三小时了。

你急着离开,没像平时那样再次仔细检查会议纪录,也没像平常那样跟其他人道别。你的步伐又急又快,甚至差点因为地下停车场凹凸不平的地面而摔倒。

到了你的车旁,四处翻找着本该在你公事包侧边夹袋的车钥匙,却怎么样也找不到。你难得的爆了粗口,却不巧的被你的部下给看到。

“维克托先生不好意思……那个……我看到你的座位旁边掉了钥匙……所以……”

女孩慌张的神情你没漏看,一直以来都在公司维持着良好形象的你肯定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吧。你简单的跟女孩道了谢,接过自己的钥匙,本来想要装出还算能看的笑容最后却因为太过疲惫只能以点头结束这个对话。

或许明天你到公司之后,这件事会被你的部下们传开,但跟今晚的失约比起来这好像又不那么重要了。汽车的引擎声回荡在这宽阔的地下室,平常的你说不定会顺便载这个帮你找到钥匙的女孩安全回到她的住处,不过现在的你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你跟女孩道别,驾车离开了如同监狱般把你每天困在里头的公司,甚至还在心中咒骂着无良的董事要是有一天能闭上他那张讨厌的嘴就好了。

而你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眼光时不时的瞄着车上的萤幕。蓝色的屏幕闪着大大的数字十,天啊,都已经这么晚了。

你的手机没有一通来自他的讯息,你不自觉地将手移到方向盘中央,这条可不是慢车道啊!这里可是可以到时速一百的,为什么前面那台车还维持着五十的速度啊!

你被缓慢的车绊住,你被路途中前方突然发生的车祸绊住,你只是想要回家而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事来碍着你的步伐呢?

于是在将近深夜十一点,你终于到了你们两人的家。你发现大门并没有锁上,客厅的灯是亮着的。你抱着胆怯的心走进你的家,你想或许你的男孩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你的归来,但你的心却在看到眼前画面的瞬间冷了一半。

由于你们的住所厨房和客厅没有遮蔽,那满桌的菜肴是你没料想到的,食物的芳香传遍这个屋子每个角落,桌子上放的都是你爱的菜,一旁的两副餐具看来一动也没动过。

然而你没在客厅看到你的爱的他,于是你往你们共同的房间走去。过大的双人床上有着一条厚重的被子,而被子下有一块留给你的空位和一处明显的突兀。

你将被子掀开,果不其然看到了你的男孩。许久未剪的黑发稍微盖住了他的双眼,你将他的浏海掀起,意外的发现那张向来令你着迷的脸蛋上竟出现了两条淡淡的泪痕。

你心疼,你当然心疼。自从你们开始同居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三年,因为各自忙碌而见不到面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第一次发生的时候那是在你的公司正在准备一个大企划,而他正准备要做大二的专题报告时。

当时你们都忙,但你们挤出自己所有剩余的时间来相爱,你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赖,忙碌,而且充实。但你始终没有问他是怎么想的,自从他自愿包办所有家务后,你就一直忘记他其实还是个忙碌的学生,更别提他今年已经准备要毕业了,对于研究所的晋级考试更是忙破了头。

“唔……维克托,你回来啦。”

似乎是察觉四周的动静了,他缓缓的用手背揉了眼睛,露出他一贯的笑容对你。

“怎么不吃饭?”

你用手掌轻揉了他柔软的颊肉,你特别喜欢他有弹性的脸颊和他如同玻璃珠一般纯净的琥珀双眼。

“等你回来啊。”

他坐起身,为你褪去那件厚重的西装外套,同时走到门边的衣架将它挂上。他给了你一个迟来的亲吻,那是你对他一直以来的薄脸皮唯一的要求,虽然一开始主动的总是你,但每当你在忙碌的时候,他总会像是耐不住寂寞的小狗一般主动贴上你。

“抱歉。”

你说,然后你领着他走出你们的卧室。他的温顺是你意料之中的,然而最一开始的眼泪并不是。就像男孩总在你前面多了很多层伪装,包括他的坚强和勇气,都是为了不让你担心而为自己做的武装。

他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的将餐盘端进厨房进行加热。他没有问你是否有在外面先用过餐了,或许是因为害怕你其实不把你们的约定当作一回事,又或许是他在你面前向来没有充足的自信。

你眼尖的看到了他还放置在桌面上的笔记型电脑,桌面是你们的合照,当时你趁着年假带他到巴塞隆纳,你们买了很多东西,最后却在要准备回到饭店时不小心被他遗留在大街的长椅上。

其实当时的你并没有很生气,但他着急的模样让你看着很心疼。他不停的向你道歉,你也不停的告诉他你没生气,然而他就像是突然聋了那样的听不进你的任何话。最后你在大街上吻了他,他这才终于重新将目光移向你。

这张照片是你们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位路过的民众为你们拍摄的,你们牵着手,他的表情显得害羞且生涩,而你无疑的是一副满面春风的模样。

“因为很晚了,我先把一些菜拿去冰箱冰,明天早上给你带便当,可以吗?”

厨房传来他有些畏畏缩缩的声音,像是在害怕你的拒绝。但其实你从来就没拒绝他过任何事,你甚至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需要拿来问你,但你还是点了点头,带着歉意的那种。

他露出了放松的表情,端出微波好的食物,重新放到餐桌上。

“你不吃吗?”

看着他把属于他的餐具收起,你一脸疑惑的望向他。

“胃有点不舒服。”

他还是笑,只是笑的好像有些疲惫。你要他坐在你的怀中让他喂你吃饭。你其实注意到了现在应该是他要洗澡睡觉的时间了,但你却私心的要他留在你的身边陪你。

“像个孩子似的呢。”

他开心的笑了,如同你记忆中那样的甜美,似乎是因为你的撒娇而非常开心的样子。

于是你藉由他的手用完了你这几天最完整的一餐,然后如同你计画中的你们一起进了浴室。只是当他在浴缸中突然靠向你的胸膛睡着时,你知道他真的累了。

你为他洗了身子,擦干,换上他的睡衣,然后你将他打横抱抱出浴室。你知道他一向不喜欢把头发吹干,你也知道这就是他常常莫名突然头痛的原因。

让他安心的枕在你身上,你为他吹干了头发,然后你们一同上了床。

“唔……”

你听到他似乎在呢喃些什么,所以你将身子拉近了,想要听清楚连在睡梦中还扰着他的究竟是什么事。

“维克托……最喜欢你了……”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而你亲吻了他的唇,只是动作非常轻柔,像是害怕吵醒他那样。你觉得心头暖暖的,你知道他连休息的时候都想着你,你知道他爱你,这让你仿佛就此忘了整天下来工作的疲惫。

半夜一点,你将你们卧室的灯关上,你拥住你爱的他,就算你明白明早起床你的手臂或许会麻的无法动作,但你仍旧让他把头枕在你的臂上。

看着他的睡颜,可能明晚你也要因为公司的事而无法准时回家与他一起度过这漫长的黑夜,但你心里知道有人会一直在你们的家中等你。

于是你在阖眼前在他额头印上了你的唇印。

Good night , my love.


Fin.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在寫番外和感想之前,還是先寫了之前很想寫的小甜文(๑´ڡ`๑)

不知道你們喜不喜歡第二人稱視角

不過我是覺得這樣看起來特別帶感就是了www

之後要先寫感想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