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二十六) (完)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女人高昂而兴奋的声音在他耳里听来特别刺耳。熟悉的名字不停的被叫唤,名字后方的那声“大人”又是格外的黏腻。他在心里唾弃着正带着笑脸回应众人男人,别装了吧,你明明就喜欢男人。

他坐在最后方的车厢内,对面坐着一脸不爽的美奈子,要不是美奈子早就告诉过他会有这种情况,他早就把那个笑盈盈的男人脱下马,狠狠的在所有人面前训斥他一顿,之后或许还会愤怒到直接驾马掉头就走。

“维克托大人,这次会在城里待多久?”

“大人今晚要来我的店吗?”

“克里斯大人您就带维克托大人一起来嘛,昨天才进了新的酒呢!”

“大人……”

“维克托大人……”

他冷冷地阖上窗帘,不再接受来自男人任何的眼神解释,之后将目光转回车内,恰巧对上美奈子那双转为布满笑意的双眼,“勇利你的脸,控制一下喔。”

他的脸红了一半,一半是因为来自美奈子的戏弄,一半是来自外头男人带给他的愤怒。他知道他受欢迎,但应该有很多方法可以避免现在这个情况,更别提他甚至换上了一套干净而盛重的装扮,无论怎么看都像是特意要展示给那群女人看。

纯白的衬衫上有金色的绣线,黑色烫平的窄裤外头套着一双及膝的皮靴,男人他那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是人人称羡的,像他现在身上这件解了三个扣子的衬衣,刚好将他傲人的胸肌暴露在空气之中,就是明明白白的陷阱也会让人有一跃而下的冲动。

他知道他的表情现在或许有些狰狞,但说实话的他才不在意。外头的景况他没办法看的太清楚,不过当尤里一脸不悦的坐在马匹上,看着那群女人脸上写着“烦人”时,还有一堆人在尖叫,他就更无法理解都城女人的脑子构造了。

“要不然你现在也出去外面?我保证你露个脸就会有一票可爱的小粉丝了。”美奈子轻轻拽了下他的颊肉,像是对自己的小孩一般充满了宠溺和爱护。

“美奈子老师你别找我寻乐了。”他鼓起一边的脸颊,咬住自己的下唇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美奈子干笑了几声,看来勇利这回心情是真的不好呢。虽然她很想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看着维克托要怎么把勇利给哄乖,但这样又太没有良心了一些。

于是,她一边说着有关都城的历史,就像是勇利还年幼时他们的课程那样,这才终于把勇利的注意力移开。

不过,纵使美奈子故事说得再精彩也无法处理他们这个寸步难移的情况。他们已经维持这个阵型一动也不动了十五分钟,照这样下去天知道他们还会浪费几个十五分钟在这样子陪笑应酬上。

这就是美奈子一直很讨厌大型任务的关系,要是一个人平均要浪费十五分钟,他们可是日落前都回不了家了!更何况这次克里斯和维克托都出动了,她在心里咒骂着这群吃不到又爱热脸贴冷屁股的女人,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洗个澡而已啊真的有这么难吗!

“美奈子老师,要不我们偷溜吧?”勇利的神情特么的认真,仿佛像是个装正经做坏事的孩子。

“被维克托发现我一定会被杀死。”美奈子勾起右边的嘴角,她只有在兴致勃勃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等表情,“从后面溜吧,我带你去玩玩。”

勇利大力的点头,他们从维克托在的反方向偷偷将马车门开了缝,众人的焦点都在前面几个人身上时,他们逃脱意外容易。

房内的低气压仿佛将卷起一阵无法忽视的龙卷风,而位于暴风中心的男人正带着比阳光还灿烂的微笑,不知怎么的竟让人毛骨悚然。

“勇利去哪儿了啊?”

男人的声音实在太过甜腻,让他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他觉得自己特别委屈,明明坐在那里生气的应该是自己,为什么现在立场反而反过来了呢?

“和美奈子老师去逛逛了。”他硬着头皮回望那个笑容满面的男人,同时不断告诉自己自己没做错,那只是对维克托如此受欢迎的小小报复而已。

他捏紧藏在身后的牛皮纸袋,看着男人不耐的用手指敲击身旁的桌面,喀喀喀的就像是在敲着他的良心,天啊他真的不觉得自己有需要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

“是吗?看来玩的很开心嘛。”有人能笑的如此让人心发寒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他看着维克托缓步走向他,他却没办法以意志来操作自己的身体。

动啊!快动啊!

然而在他的身体听话之前,维克托早已走到他面前。男人有力的大掌捉住他的后颈,仿佛是为了不让他脱逃。维克托的吻来的又快又急,就像是群雷般落在他的身上。从锁骨、喉结、下巴一路往上,维克托的吻轻到让他有些发痒,他将手抵在维克托胸前想要抗拒,却反被抓住手
,放到了男人突起的裤裆,“再动,我就在这边把你给范了。”

男人的威胁十分奏效,无论是来自掌心那炽热的触感,又或是外头人群交谈走动传出的窸窣声,都确实让勇利乖顺下来。

看到不再抵抗的勇利,维克托才终于露出了较温和的笑容。他一边用指腹摩挲勇利敏感的颈部,一边将唇覆上勇利的。

这里无疑是位于都城内的女巫猎人总部,虽说空间宽敞,但塞入了将近一百人又显得拥挤。维克托的办公处是他意料之外的整洁,但如果是因为总是拿来做这种事才整洁的话他也无话可说了。过去的维克托是他陌生的,就算询问其他人,也没几个人人给什么正面回应。

或许是因为维克托过去的生活实在太过糜烂,又或许是因为他们怕拿维克托的事来说会遭到事后报复,总之克里斯是留了一句“你可以自己问问看他啊”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你还在想什么?”维克托似乎是发现了勇利的走神,不悦的心情全写在脸上。

“在想你。”

有人说天然的情话最致命,维克托现在就有这种感觉。勇利被他吻得发肿的嘴唇闪着水光半开半阖,下垂的睫毛和向上的眼神仿佛在勾人魂魄,微微沙哑的嗓音响起,就算是恶魔的孩子这么诱人真的没问题吗?

“勇利什么时候学会这样跟男人说话了?”他故作镇定的扬起一边眉毛,却没顾及因为喜悦而翘起的嘴角。

勇利没有回应,他主动伸手解开维克托胸前的钮扣,让它恢复到刚进城时那副敞开的模样。将嘴轻轻覆上那片白皙的肌肤,勇利在上头又啃又咬的,留下了像是蚊虫过境会出现的点点红痕。

“哇呜,勇利这是在吃醋吗?”维克托勾起勇利的下巴,刚好对上那双残留些许怒气混杂情欲的双眼。他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总之,那双琥珀色的双眼突然闪过一丝他熟悉的红光,之后又立刻恢复原状,“勇利……?”

勇利再次轻哼了一声,随后打开门走出去,徒留错愕的维克托一人在房内。他好气好笑的将自己白衬衫整好,由于连颈侧都留下了痕迹,逼得他只得将扣子扣到最上面那格才能盖掉大部分的红痕。

他这副模样理所当然的逃不过克里斯的法眼,他先好好耻笑了维克托这装逼的装扮,接下来开始大力称赞起勇利的吸力,可想而知是看到了唯一没被遮掩住的地方。

“嗯?”他追着勇利,第二个遇上的人是美奈子。美奈子先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仿佛此刻的他不该出现在这里,接下来又将目光飘向他空荡荡的手指,“奇怪,勇利还没给你吗?”

他自然是一头雾水,但美奈子也没要解释的意思,嘀咕了几句“真胆小啊”之类的话,之后也不给个解释就走了。

他觉得很无奈,在部下们无数个好奇的眼光之下,他最后还是把第一个扣子解开了,管别人怎么想,反正那是勇利留给他的,没什么不敢给别人看的。

“找猪排饭?他刚刚过去了。”尤里和奥塔似乎再对练,两人额头上都有运动时留下的汗珠。奥塔微微蹙起眉头,似乎是因为对练被打断有些不满。

于是他简单向两人道了谢,都绕过训练场了,他的小恋人到底是又跑去哪了。

他最后遇到的是光虹和雷奥。光虹倒在雷奥的肩上像是睡着了,要是醒来之后知道自己靠在雷奥身上,光虹肯定会炸毛的吧。

“你有看到勇利吗?”

或许是不舍得吵醒光虹,雷奥只是轻轻点了头,手指着另一个方向,脸上露出了难见的成熟表情。维克托轻声跟他道谢,再过去就到公会旁边的小教堂了,就算他忘记自己是女巫了,但难道他真的会跑进去吗?

带着忐忑的心,他最后还是进到教堂了。有些破旧的布置没有掩掉教堂的庄严神圣,从天顶的镶嵌画,正好照下了一道阳光洒进这宁静的空间。

“维克托。”

青年脸上的笑容淡淡的,要是有人知道恶魔之子现在正在教堂里,真不知道该给人说些什么话。他一步步走上教堂的小舞台,青年手上的纸袋转变为一个小盒子,他将盖子打开,里头的东西闪闪发光。

“虽然钱还是美奈子老师先借我的,不过我之后会拿维克托的钱好好还她的。”勇利的表情好诚恳,就像是在说什么认真的誓言那样。

维克托不禁失笑,天啊,真的是他的小恶魔呢,居然偷偷做这种事。他的手被抬起,金色的指环就这样被缓缓的推进他的无名指。

“这样没关系吗?”他在勇利的额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换得勇利看似天真可爱的笑容。他将盒子里头另一只戒指拿起,执起勇利的手也将那纯金的印记套上他的无名指。

“当然没关系,因为维克托最爱我了不是吗?”

木制的办公室,里头坐着的人正振笔疾书的批改公文。

少年的脸特别扭曲,像是在为眼前的公文发怒。他用羽毛笔忿忿的戳着桌上的纸,眼前的木门刚好被打开,来者是一名黑发的男人。

男人手上端着一杯红茶,上头正冒着浓浓白烟。男人将茶杯放到桌边,稍微整理了一下凌乱的桌面,本来是打算出去的却意外的因为外头一直不停敲打玻璃窗的老鹰给困住步伐。

“不用理他。”少年的眉头又紧了一些,男人知道他是在嘴硬,他最后还是会将那人带来的讯息给收下还只是现在公务缠身,有人在身旁而硬装嘴硬而已。

男人最后还是将老鹰放进来了,顺便得到了少年愤恨的眼神。当初那两人准备要走的时候,有谁能想得到他居然让组织中最为年幼的少年接了他领导人的职位。

不满的人固然是有,但在那个人面前真敢提出的算一算还算不到两个人。而那唯一一个提出异议的人,在男人满脸笑意的提出“不然打一架看谁比较强就谁来当好了”的提议后,有问题的人都没问题了。

谁不知道前锋队队长的名声不只是好听而已的。

老鹰的脚上系了一封书信,就像男人自以为浪漫的明明可以请人捎信就好,偏偏爱让他的老鹰为他送信。想当初在作战时,老鹰明明是为了传送重要情报才特别养的,如今居然被男人用作传送家书的工具,也真让人失笑。

少年将信拆下,里头娟秀的笔迹没变,而内容也和之前无异,便是在说他们两人的日常报告,“可恶,那个死老头。”

“前辈他们这次去了哪里?”奥塔拿起套在手上的发圈,将尤里及肩的金发绑成一小束马尾。

“可不是吗?把东大陆都走完了。”尤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当初看到维克托离开前没处理完的文件,他差点就把自己的鞋印印在维克托的笑脸上。

亲爱的尤里,最近还好吗?

我和勇利已经走过整个东大陆了,虽然有想过要买个礼物给你和奥塔,但最后因为想不到适合的礼物所以还是没买。

最近跟奥塔告白了吗?从克里斯那儿听说你们越走越近啦!勇利要我转达你好好加油,要是被拒绝了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赶回去的,虽然我觉得奥塔根本不可能会拒绝你就是了。

公会的大家应该都还安好吧,听说美奈子已经历经了第十一次跟克里斯告白失败了呢,要是你能学学人家的骨气就好了(笑)

虽然勇利还是没想起来过去的事,但现在我们过得很好,不用担心我们,顺便说说我们给你的惊喜好了,我们最近扫荡了边境的女巫集团,就是你之前和我说过一直没办法决定该派谁去的那个,现在你不用担心了,我们已经解决了。

等下个月我们应该就会回去看看你们了,离上次见面也过了快四个月了吧?我们很想念你们喔~到时候见了!记得帮我们两人准备间房间啊,要是需要我也会为你准备耳塞的。

(p.s. 最近勇利好像在生我的气,快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The End.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結束了結束了結束了

最近實在是太多事,加上結局改了又改,所以現在才發(跪)

之後想寫寫感言又想寫寫番外,以前一大堆想到的梗也都想寫

不過還是要等事情忙完才能決定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