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二十五)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可惡我被翻車了

· 感谢你的点阅


前面和諧,完整請走連結↓↓↓

https://m.weibo.cn/6088610077/4110592685866740

“前辈,事情办完了?。”靠在墙边的承吉双手交叠于胸,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表情却微妙的起了些变化。

“是呢是呢,忙完了,怎么啦?”克里斯愉快的哼起小调,方才虽然只是从门缝看,但承吉也知道里面大抵在做什么事,而对于自己无聊到极点的前辈,他也只能装作没看到了。

他轻轻的摇头,将重心从墙放回脚上,跟在克里斯的后头就走出了酒馆。

“……”

前一刻的炽热和现在的冷意形成强烈的对比,勇利一想到刚才克里斯对自己说的话,就忍不住想一头撞死自己。

我已经找到人了喔,从一开始就,我真没想到勇利是这么开放的人呢!

维克托从背后轻轻环住勇利,动也不敢动,一句话也不敢说,看起来是像极了怕老婆生气的老公。他几乎很少看到勇利生气,他承认他是刻意做给克里斯看的,但他真的没想到勇利的反应会这么大。

“别气了……勇利……”维克托语气有些颤抖,感觉起来有些胆怯,根本不像是众人口中那个史上最强前骑士长该有的模样。

虽然看维克托这副受怕的样子,勇利心里实在也是心疼,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别人面前还做那些事!虽然他想在所有人面前大声的喊着维克托是自己的,但在其他人面前做这种事还是太超过了!

“下次不会了……”维克托将脸埋进勇利的颈窝,长长的睫毛刷过他的皮肤让他感受到一股搔痒,呼出的气洒在还微热的身上,他有些挣扎的动了身体,但也没多激烈。

维克托知道勇利没再气了,只是在做做样子,不过他还是会怕勇利就这样不理自己,就委屈的发出类似小狗求饶的咽呜声。

勇利轻叹了气,他早知道对这个人自己哪生的起气,双手覆上自己腹部上的那双手,轻拍了几下像是安抚身后那人,“没有下次了。”

维克托看自己的恋人终于有心要搭理自己,点头如捣蒜的差点没把头给摇下脖子。他们已经在这待上两日了,原本预定要在三日内赶回都城的计画破了,只是谁都不知道这计画是破在勇利看着夜晚城市闪烁的灯光,无意间的那声“好美”。

两人没了方才一瞬间就要擦枪走火的那股冲动,多的是年轻恋人间含情脉脉的情绪。勇利搓揉着维克托的无名指,有意无意的按压指节上的骨头,之后又滑进手指的指缝间,两人便顺水推舟的十指紧扣。

虽然以前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甚至能称为轰轰烈烈,但维克托现在觉得自己当时说不准是在自暴自弃,毕竟勇利那时是这么坚决的要离开。现在若要再来一次,他只怕比第一次弹恋爱的勇利还要来的手足无措一些。

静谧的氛围在透着微光的薄纱窗帘下沉默的占了个位置,维克托觉得自己明明有过很多段感情,面对勇利时却又像个孩子,故作从容想要被看作成熟,但那层伪装下又是一整片的赤子之心。

他想珍惜他,他从未这样爱过一个人。有人说比起爱一百个人,还不如爱一个人爱一百年。他战战兢兢的面对这份感情,他想将勇利捧在掌心细细呵护,却在勇利一次又一次出人意表的举动下明白了他并不是个需要被保护的人。

他爱他的坚强,也爱他的软弱。他看过他的泪水,也看过他那毫无伪装的笑颜。这是他第一次涌起想要与他一辈子在一起的冲动,他偷偷地将这份感情称作爱,而爱,就是勇利带给他最大的一份礼物。

“我爱你。”

“哼、别以为这样这件事就算了。”勇利轻皱起自己的鼻子,他不得否认的是纵使维克托是个经常把爱挂在嘴边的男人,每次只要听到他那声我爱你,心头小鹿还是会如同脱缰野马般的四处乱窜。

勇利知道自己也不过是在耍嘴皮子,当维克托的手碰触到他的身体时,这件事早就无声的在大气之中挥发而去。他喜欢看维克托着急的模样,喜欢看这个成熟的男人在他面前不知所措,这会让他有一股小小的成就感,而这个成就感使他快乐。

“那不然晚上带你去楼下逛逛?这里的店家都开到很晚,虽然不及都城里的繁华,但还是有很多新奇有趣的东西。”

勇利轻轻颔首,说实话他对维克托口中的东西没多大的兴趣,他只是想和维克托到处走走罢了。明天就要出发都城了,能看到维克托从小成长的地方说来他也兴奋,只是对于美奈子口中的列队欢迎(而且是以女性为主)感到有些畏惧而已。

穿梭在人潮纷杂的小巷,意外一只来自东方的苹果糖,焦脆的糖衣下那腌过的果子酸涩的让人上瘾。勇利向来喜欢甜的东西,但在他住的村落里,别提糖果子了,连平时煮饭可能会用上的砂糖都是奢侈品。

“喜欢吗?”维克托用指腹抹去他嘴角沾上的食物残渣,等他辞退现在的工作后,他们每一天说不定都能像这样悠哉。

“维克托要吃吃看吗?”勇利将糖凑到维克托的嘴边,虽然他对甜的东西不擅长,但心里却有一种间接接吻的小愉悦,便张口咬了下去。

“好酸。”维克托蹙起眉头,他可没想过这个看似甜蜜的东西实际上居然这么磨人。勇利笑弯了眼,看起来就像一只得瑟的猫。这害维克托忍不住把糖跟勇利连在一起,可不是嘛?谁能想像这样的外表下其实住着一只小恶魔。

月光被层层的云雾遮掩,只露出了些许光芒,趁着夜深光线微弱,他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悄悄的牵起手。勇利感觉双手交叠的地方有些湿黏,恐怕是他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水吧。

他本来想松手的,没想到维克托只是握的更紧一些,甚至还在加重力道后,耳垂染上了些许的红晕,以一种无所谓的声音说了声,“要是走散就糟了。”

他难得看到维克托害羞,虽然不知道是自己眼花还是气氛使然,总之他是小跑步跟上维克托,想看看自己的大男孩脸上是不是也有这股情绪。

察觉到勇利意图的维克托狠狠的弹了下他的额头,之后听到勇利吃痛的叫声又怪自己手劲大,下手太重。他心疼的想要帮勇利揉揉他那发肿的额头,却在伸手的时候指尖反被勇利他那尖锐的虎牙给噙了一口。

“你……”维克托看了自己食指上的齿印,一副好气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就真不怕自己当众跟他亲了?

“谁叫你要弹我额头。”勇利俏皮的做了一个鬼脸,人说的好,情人眼里出西施,再怎么狰狞的表情在维克托眼里也变成了装凶的天使,可爱的想把他拥入怀中,只是碍于人潮众多不然他哪舍得跟他分的这么远。

“勇利。”

“什么事?”逃到维克托前面的勇利因为一声叫唤还是回了头,他看见男人脸上那温柔的表情,清楚的辨识出男人用唇语说的一字一句,之后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朝男人奔去,撞击的力道之大差点就要把男人给撞到地上。

“能爱上你,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脫力的mochi、

最近不是不產出,只是被要求塞了份劇本要寫(哭)

比起有愛的同人劇本真的很難產啊(已經寫了一個禮拜)

覺得自己的文風又變了一回

這篇也準備要進入尾聲了啦ლ(´ڡ`ლ)

雖然有點捨不得不過我真的寫了好長一段日子

預計再一兩話就會完結了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