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無限重來的日子。(Ⅳ)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原作再编ooc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特别欢迎会奋力催更的你们

· 感谢你的点阅

脚踝被有力的掌给捉着,被迫分开的白皙大腿赤裸裸的坦露在男人面前。

勇利害臊的把脸别开,却换得男人霸道的手指勾起下巴,“看着我,勇利。”

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格外诱人,除了滑冰的事,勇利一向不太敢忤逆男人。澄澈的琥珀色双眸因为周遭的雾气染上一丝朦胧,原本泡在池子里的身子还沾有许多水珠,“很痛……维克托。”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练习不足了。”维克托蹙起他好看的眉,稍微放松了右手的力道,“没有下次了,明白吗?”

勇利快速的点点头,维克托才离情依依的把自己紧紧贴在勇利身上的手指撕开。

这里无疑是勇利家里的温泉,氤氲的气氛、早已习惯两人之间暧昧气息的客人很识相的在更衣处,美其名等待实际上却是在偷窥。两人方才正在拉筋,但维克托嘴上说是拉筋实际上却是为了看勇利可爱反应而做的坏心逗弄。

勇利和维克托回到池子中,温暖的泉水环绕住勇利的身子,这才让他驱走了方才在池边受凉了的寒意。他回想起披集和他说过的话,看到维克托似乎要起身着衣,便赶紧抓住维克托的手腕。

“怎么了?”维克托疑惑的转过身,由于日本的温泉是裸浴,维克托健壮的身姿自然就一览无遗。勇利坐在石阶上,本来就与维克托之间的距离极近,加上现在姿势上导致的身高差别,即便是他总是可以忽略的部位现在也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他面前。

“再……陪我一下下……好吗?”真不亏俄罗斯人以战斗民族著称,维克托的部位看起来也确实战斗力十足。勇利努力的抬起头来看向维克托的眼睛,因为害羞和热气使得他的脸又涨红了许多。

维克托笑着弯下身子,将手指插入勇利的发间。他对勇利的反应甚是满意,老实说他最一开始真的以为日本人多是木讷而无趣,但勇利那纯真而青涩、认真且努力的真心却时刻打动着他。

看到维克托又坐回池子,勇利这才松了一口气。披集在晚餐过后和他说了他一整天的收获,同时告知勇利,希望他能在洗澡的时候拖住维克托,好让他检查一下钥匙究竟有没有在他身上。

虽然他一开始是反对的,但披集的眼神却充满了坚决,他最后也只好答应,毕竟这关系到的并不只是自己。要是真的找到那本日记,其实他还偷偷地想过要请披集拿给自己看,好让他知道维克托的脑子里究竟装的都是什么。

“勇利想说什么吗?”看到勇利那副好像在想什么的表情,维克托心里有些焦躁。勇利的心中想说的话总是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但总有某些时候会露出他难以辨读的深意。

“欸?呃……没什么。”勇利愣了一下,要是为了拖时间他应该死也要挤出几句话来,但他现在因为泡太久温泉,脑子早就如打结一般的全部缠在一块儿。

一个恍惚,勇利没坐稳石阶,整个人潜了下去,维克托见状赶紧伸手扶住勇利,这才没让他灭顶。两人的赤裸身体大范围的贴在一起,勇利感觉比起温泉,维克托的肌肤好像更热上一些。

脑子太过混乱,他还来不及害羞,就整个人倒在维克托怀里,一心一意的就是要和周公下棋。维克托帅气的脸蛋不置可否的抽动了一下,倒在他怀中的人儿实在太没防备,难道就没想过他可能会对他做些什么儿少不宜的事吗?

好吧他承认现在的他确实不会做,但勇利还是不该这么毫无防备的躺在任何人的怀里。看来要稍微做下教育呢。维克托先实实在在的吃了勇利一把嫩豆腐,接下来把他整个人打横抱抱起。他能感受到那些投宿的客人们讶异的眼神,但说实话的他并不怎么在乎。

将勇利擦干放到长椅上,用干的大毛巾盖住勇利赤裸的身躯后,维克托先替自己换上了浴衣,却意外发现有个东西似乎不见了。他蹲到地上的,将手伸到柜子下方,除了一大把的灰尘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摸到。

不悦的将手上的灰尘吹开,应该没人知道那个东西的用处才对,而且就算把那个东西偷走也没有什么经济价值,所以比起被偷走这个猜测,他还是更偏向那个东西是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弄丢的。

那可要快点找到才行呢……。维克托湛蓝的眸子稍微沉了一些,而早就醒来一直在偷看维克托动静的勇利当然没有错过这个决定性的动作。

从维克托的举动看来披集是成功了呢,那等会儿最好早点跟披集会合,免得入夜之后,他经不住身体上的疲惫,在还没调查完那本日记就先入睡就不好了。

“维克托?怎么了吗?”他用手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或许是因为心虚,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什么。”维克托回以他一个微笑,把勇利的衣服也拿出来,“我只是在想你把衣服放在哪里而已。”

“谢谢。”勇利接过自己的衣服,这才发现自己是全裸的。快速套上比自己身体尺寸大上一号的T-SHIRT,穿上底裤和裤管过于宽松的五分裤,他这才感觉比较自在些。

翻阅着干净书本的手没有停下,优雅流畅的英文草写字体整齐如打字的印在丝质纸上。他窃喜着自己的睿智和运气,书本中……不、日记中的内容对这件奇怪的事有多大的助益是远超过他料想之外的。

平行世界。

维克托日记中的内容几乎离不开这个字,或许关键词还得加上勇利,但他选择忽略不计。说实话,披集从来就没有真正思考这个名词的意思,除了电影情节之外,他也没有需要跟这个词接触的现实世界。

离跟勇利约好的时间大概还有十分钟,为求保险,他打算在五分钟后就先把东西放回维克托的房间。这本日记好像是在维克托来日本的前一个月开始写的,前一本不知道是写满了还是弄丢了,总之,里面的内容要是公布在大众媒体之下,肯定会引发不小的骚动。

✕✕月✕✕日

道德上来说,不碰直男应该才是对的,但勇利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都已经二十四岁了,稍微碰一下脸就变得像苹果那样红,大概还是个处男吧?不是有人说过在做【空格】爱的时候会看到人最真实的一面吗?真想看看勇利在那时候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呢。



○○月○○日

勇利在跳Eros的时候表情真的特别诱人,差点就忍不住冲上前把他好好教、育一顿了\( ˊ ❤ ˋ )/
虽然演技是越来越好了,但有点不希望把这样的勇利放在其他人能看到的地方呢……。
最近在网路上看到了有关平行世界的事,要是这世界可以列出选项,那是不是只要我选了正确的选项,就能通往我最想去的那个未来呢?





02月28日

好想改变,想要从头来过,不想要再做错的选择。

想要那双眼只看着我,想要狠狠噙住那张不听话的嘴,想要把他绑起来关在只有我在的地方,让他再也没办法对其他人露出笑容。
明明只要我就够了不是吗?我没参与到你的过去,但你却从十五年前开始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虽然你眼中看到的是我,却又不像是我,你看到的是你心中那个美好的维克托,什么缺点都没有、如神一般的那个维克托,但那并不是我。
世界上真的有平行世界吗?如果只要有错误就能重来,那是不是就会照着我想要的剧情发展,或许你会喜欢上真正的我,我也不再在意你看似开放实际上却格外保守的父母,利用你分不清是憧憬还是恋爱到心情,近水楼台得到你。

勇利,我觉得我可能快发疯了。

披集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把整本日志看完,但他当然没有略过应该是最为关键的,变革前一天的纪录。他不知道那天维克托和勇利发生了什么事,维克托写字时似乎非常用力,不只是纸张因着笔记下陷,甚至还出现了许多被钢笔尖划出的裂缝,最后一个词微微被墨水熏开,在纸上留下了大片的黑色印子。

披集轻手轻脚的将东西放回归处,同时将自己偷来的钥匙滑进书桌底下,试图将案发现场布置的如同意外一般。他现在最在乎的,莫过于昨天维克托和勇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维克托写下那样的句子。

他毅然决然的走下楼,打算和勇利来段深度对谈,但同时他并不打算泄漏出维克托日记的内容,即使是他,也觉得这样未免太过无良。

只是他最不解的大概还是维克托的态度吧,毕竟对勇利来说,现在可是已经离这件事过了一百多天,但对维克托可不是,那应该只是他“昨天”发生的事才对。那到底是怎么样的心境转化,才能让他像这样以一般的情绪面对这个让他写下这些字的人呢?

“勇利。”他到大厅的时候,没有再像下午那样硬生生的接收一颗闪光弹。勇利拆下绷带的脚还有些浮肿,维克托手上拿着纯白的新绷带,似乎是要为勇利重新包扎。

“……我等会儿上去。”

他对勇利点点头,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维克托造成的话,那是不是只要到一个他所想的未来,那么一切都可以回复原状?他不经意的与维克托对上眼,脑中浮出方才看过的那些内容,下意识的就撇开视线。

维克多露出疑惑的神情,但披集就是不太敢与维克托对上视线,“嗯好。”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然後我要去睡覺了( ・ิω・ิ)不多說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