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二十四)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跟村民们约好这一切都是他们之间的“小秘密”后,他们便收拾了自己在这里留下的物品。勇利自然是会和维克托等人一起回都城的,从来没有到那种繁荣的地方,勇利的心里是充满了期待和不安。

城里会有专门的马车来接他们,为了保持他们在民众面前的形象,他们甚至还要在抵达之前先好好着装换洗一顿。对此勇利是特别的不理解,明明就只是回城,有什么好装扮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美奈子剥开她来之前准备的面包,将一半递给勇利,“勇利你很少跟人接触可能不知道,但你现在看到的这群男人可都是上等货中的上等货啊!”

自从美奈子来了之后,他们两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一起的,毕竟维克托身为领导总不能将队伍丢在一旁只顾着他,而他对其他人又没有跟美奈子那样认识长久,虽说一开始跟美奈子独处他还有些尴尬,因为那总会让他想起小时候和美奈子的最后一面,即便那些记忆还有些模糊不清,但最后都在美奈子热情的态度下,那些不足挂齿的尴尬逐渐瓦解,最后消失殆尽。

“是吗……?”勇利不太懂美奈子的意思,他的确也觉得维克托很帅,而且是帅到对心脏不好的那种,只是以前的村里要不是小孩就是老人,几乎很少看到什么中年人。他稍微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他不常照镜子,但还是能记得自己是胀什么样子的。

黑色的发,琥珀般带点棕色的眼,皮肤虽然算白但跟维克托或是尤里比起来又相差甚远。他觉得自己在他人眼里或许根本配不上维克托,毕竟维克托给他的印象就是个完美的男人……好吧虽然一开始他真的有点太烦人了,但要不是这样他们大概永远都不会熟悉起来吧。

好像是看透了勇利的想法,美奈子温柔的摸了摸勇利的头,“放心吧,我倒还觉得维克托配不上你呢,那种醋桶。”

“对啊,我也怕我配不上你,所以千万不要抛弃我喔,勇利。”他才刚对美奈子露出难为情的表情,身后立刻就传来了极度熟悉的声音。

他知道是维克托来了,维克托将手环住勇利的脖子,把整个人的体重都压了上去,就像是在讨宠的大型犬。

“不、不会离开你……。”他觉得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烫,才说这种话就觉得害羞, 让他彻底明白自己大概一辈子都说不出什么肉麻的话了。美奈子在他没察觉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他身边的座位,维克托也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坐了上去,“东西整理好了吗?”

维克托把弄着勇利的手,细长的手指,从皮肤底下隐隐约约能看见的血管,“嗯,明天就要走了,勇利真的没有要带的东西吗?”

勇利摇摇头,虽然他在这边生活很久了,但之前第一次离开就把大部分的东西给带走,最后遗落在他的目的地……嗯?他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他觉得有些想不透,他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呢?

“怎么了吗?”

“没什么。”勇利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那段记忆大概是被吞没了吧,过段时间就会想起来了。他这样告诉自己。

勇利趴在窗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外的风景。

这是他第一次搭马车,速度比想像中还来得快上许多,印面而来的风非常舒服,空气中带有花草树木的芳香,外头的蓝天就像是无止尽一般往远处延伸。

“喂,猪排饭,头不要一直伸出去,然后把窗帘拉上,阳光照到我了。”尤里的语气听来非常不快,这次的安排是让他、尤里和承吉一车,不过这么久以来他还真没看过他们两人讲话,就算是只有他们三个人的空间,也大多是在沉默之中。

“尤里也来啊,很舒服的。”勇利向尤里招招手,却被尤里狠狠踹了一脚,“喔呜……痛。”

“很热,快关起来。”尤里再次不耐烦的重申,勇利也只好乖乖拉上窗帘。承吉坐在和他们两人不同侧,闭着眼睛似乎是在休息的样子。

据克里斯的说法,回城大概要花上三天的时间,要是很赶,不眠不休的前进的话也最少要花上两天。三天都要维持在这种无聊至极的状态下勇利可受不了,而尤里正在保养他的爱刀,那是把非常漂亮的长剑,金色的手柄上头有像是狮子的浮雕,剑身也刻上了一堆老虎的纹路。

不得不说,这把剑以两个子形容起来毫无疑惑就是“浮夸”,这么繁重的装饰自然是会使得剑身增加无谓的重量,但偏偏在尤里手上似乎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曾经看过他们难得在练习的时候,尤里舞动剑的流畅感。克里斯和他说过,当初尤里就是憧憬维克托,想要超越维克托才会进到女巫公会的。而他会知道维克托这号人物,无疑就是因为维克托曾经贵为皇族骑士团团长的职位,同时被人们冠上最强骑士长的殊荣了。

“其实以前他曾答应当我进入骑士团后要教我使剑,结果没想到我才刚进去就听到他退出了的消息。”尤里想到这件事忍不住就蹙起眉头,“之后在骑士团跟那些废物对练了之后,发现果然废物就是废物,根本没有一个能当我的对手,最后也退出骑士团加入据说维克托在的地方,也就是这里。”

没事做的情况下只好闲聊,而承吉没打算理会他的情况下,他自然只好将目标转移到尤里身上。他用过去克里斯告诉他的事跟尤里套着话,有了事情做使得这趟车程好像比较有趣了一些。

“结果你知道怎样吗?”尤里咬着牙,表情意外的狰狞,“我都追到这边了,他居然连我是谁都忘记了!可恶,我就知道老头的记性都不太好!”

尤里的反应实在是太生动,害他忍不住扬起嘴角,“那奥塔呢?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就……”尤里稍微愣住,然后从颈子渐渐出现红晕,向四面八方扩散,“就之前……被一般的民众,就是那群很喜欢猎人公会的人给围住……然后他正好经过把我救出来,对、就这样而已!”

尤里的态度很明显的表示出了显然不是这样,但勇利没有特意追问下去,毕竟要是踩到地雷,尤里不理他了,他可是要一个人度过这无趣极的时间。

他们从尤里的兴趣聊到他的出生,虽然尤里也问了他几个问题,但都碍于失忆他根本没能回答清楚。像是“你怎么猜到美奈子是公会里的人”,像是“为什么你会住在那个小镇”。被提问了的他还真是不知道要回答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美奈子跟这个地方有关,也不知道自己待在那里做什么。

“搞不好是因为住久就习惯了,然后就没想过要搬家了吧。”勇利的语气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好几个问题问下来尤里也觉得无趣,又渐渐沉默下来。

突然,马车一震,整个停了下来。承吉快速的张开眼睛看向车门,而车夫也捧场的敲了敲门表示已经到今天休息的地方了。

“下去吧。”率先下车的是尤里,再来是勇利,最后才是承吉。由于车窗一直都紧闭的,一踏离马车探出头,仿佛就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黄昏的阳光带着点朦胧的气息,小镇内灯火通明,明明是准备入夜的时间,却还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居民。他从未看过这样的景色,他一直以来住的都是位于边疆的小村落,日落了要是没特别的事就该回家,没有人会在大街上逗留。

“很热闹吧?”他感觉来自背部的重量,而那无疑是来自他的恋人,“勇利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吗?”

勇利轻轻摇头,“没有,我以为大家在夜晚都是不出门的。”

尤里方才在车上有和他提过,关于这个城市的事。虽然离首度还有一段距离,但这里却格外的热闹,让人有日不落城的错觉。早上或许是普通的茶馆,晚上就会转为酒家;看似普通的透天住家,殊不知到了夜晚就悄悄化生为声色场所。

他们自然是有事先张罗一些住宿的酒馆,但由于他们实在是太多人了,分开住也是在所难免。他们以酒馆作为分别大约分成了八小队,而勇利毫无疑问的是分在维克托那边,

“怎么只有我们两个人?”勇利等了又等,就是没看到有人要站过来的迹象。维克托故作惊讶的表情,之后露出他那戏谑狡诈却依然光芒外露的笑容。

“要睡觉的地方,当然只要有我们两个就够了不是吗?”

“在别人面前你说什么呢!”勇利连忙捂住维克托的嘴,就怕他又说出什么让人害臊的事。

维克托吻了一下勇利的掌心,勇利便又红着脸缩回手,“我什么都还没说吧?勇利你这小脑袋瓜在想什么色色的事啊。”

周围的猎人们都静下来,竖耳听着这两人的对话。虽然维克托在一开始就发现了,但勇利却后知后觉的现在才发觉。他狠狠的捶了下维克托硬邦邦的胸肌,任维克托把他藏在他的怀中。

这举动着实戳到维克托心中柔软的那点,他轻轻地搂住勇利,今天一整天都没看到勇利还有一堆王都交代下来的事让他心情差极了,现在正好是补充勇利能量的时间。

一直没见到维克托的勇利也有同样的想法,他难得撒娇的用鼻尖轻磨维克托的颈侧,呼出的气直接打在维克托身上,形成一层薄薄的淡雾。

所有小队长阶层以上的人满脸写的都是“这两个人又来了”,而其他普通的猎人无不是瞪大了眼,看着这个他们心目中的战神正抱着另一个男人,露出极度温柔的表情。

“小哥,你有没有兴趣到我的店里玩玩啊?”

人群聚集之处总有几个人特别不长眼。女人身穿一袭红色的长摆礼服,低胸的设计露出了她傲人的双峰,披在肩上的褐色卷发增添了一些高雅的气质,但那如同鲜血一般的大红唇又微妙的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女人碧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勇利,很明显是看上了他,或许是因为勇利的长相在这个地方本来就不平常,又从身体深处散发出一股清纯的气质,自然就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欸?我吗?”因为女人一直看着自己,勇利忍不住产生这样的怀疑。但这感觉又不太实际,毕竟这里可是一大群颜质破表的帅哥,怎么会跟这么不起眼到自己搭话?

“是啊。”女人扬起讨好的嘴角,伸手拉住勇利的手,“来嘛来嘛,第一次可以算你免费喔。”

勇利觉得这种情况好像不是第一次看到,刚认识维克托的时候好像也看过类似的场景,但对象不是自己就是了。当时的自己好像非常气愤,但是他就是想不起那时候的画面。头疼的感觉悄悄侵袭着他烦躁的心,他难得的露出了明显不悦的神情,看着女人的眼神也莫名的充满杀气。

女人渐渐松开手,但原因是勇利身后那个笑得灿烂的男人。维克托的面容姣好是在场所有人都明白的事,但维克托的性格古怪又爱吃醋,却是那个女人不知道的事。明明笑得如盛开的花儿一般,笑容里的深意却弄得女人喘不过气,就像是脖子上缠了一条巨蟒那般,逐渐绞紧。

女人快速的在勇利的手中塞了一张写有她店面地址的小纸卡,仓促的跟众人道别之后,夹紧尾巴就跑了。勇利这才回过神来,他想该不会是自己方才吓到那个女人了吧?虽然觉得有些歉意,但他实在对女人口中的“玩玩”没什么兴趣。

维克托执起他的手,飞快的将方才还平整的纸张变成无数的碎屑,同时握紧勇利的手,狠狠的转过身对众部下撂下狠话,“今晚你们去玩无所谓,但要是明天有人敢给我迟到……你们知道会怎样的。”

“欸——?!”大部分的男性发出了像是惨叫一般凄厉的声响,只怕他们被要求站上前线时,叫声都没现在凄惨。面对眼前这个长的帅实力好,但却爱吃醋爱迁怒的长官,他们实在是有苦不能,也不敢言啊!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最近對一開始寫的大綱有點不滿意(;・∀・)

稍微修了一下結果卻變成遙遙無期的天堂路( ;∀;)

希望不會影響到結構才好哈哈哈w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