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無限重來的日子。(Ⅲ)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原作再编ooc,甜甜甜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特别欢迎会奋力催更的你们

· 感谢你的点阅

在勇利家的日子非常舒适。才不过一个早上披集就不禁如此感叹。

不过前提是忽略维克托时不时对勇利暗送秋波还有勇利的家人根本把维克托当作自己的女婿除外。

吃着胜生宽子亲手做的猪排饭,披集似乎稍微理解为什么勇利会被尤里那样称呼了。虽然和勇利认识许久,但披集这回还是第一次到勇利家里作客,毕竟他们长时间都离开家乡远赴重洋练习。

“披集,你下午要跟我们一起去练习吗?”维克托勾起好看却充满威势的笑容,披集明白维克托这是在暗示他不要打扰他跟勇利的独处时间,不过他还是有一瞬间涌起一股想要点头违抗维克托的冲动。

“我想留在这里泡澡。”披集回以一个微笑,由于长期拿着手机到处自拍,装装样子恐怕还没几个人能赢他。他把这个败下阵来归于自己应该要趁维克托不在的时候好好调查,而不是输给了维克托的气势。

勇利似乎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他愉快的吃着因为披集来而维克托特别允许的猪排饭。不过他神经敏感的发现现在的气氛好像有些紧绷,于是他恋恋不舍的放下筷子,抬头看了下坐在对面的两人。

“勇利。”披集看到勇利抬头后的呆样,加上嘴边还有方才吃饭沾上的饭粒哈哈哈的笑出声,比了比自己的嘴角,“你带便当了啦。”

相较之下,维克托倒是很冷静的往勇利那儿靠近一些,伸出一只手拂向勇利的脸颊,用手指抹去勇利嘴角的酱汁和饭粒,毫不在意的放入自己的口中,一副得意的模样看向披集。

天啊,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真的不用一直在他面前干这些事情。

披集觉得特别无力,尤其是看到勇利一副情窦初开少女的模样后,更是想要夺门而出,不再淌这滩浑水。只可惜后来他的理智悄悄的对他耳语,要是不帮忙的话也换不回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

于是他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明明应该是男神系的维克托居然这么小家子气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要是这个消息传进维克托的脑粉耳里,恐怕又将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吧,“我吃饱了,先上去整理东西,勇利你们直接去练习吧不用管我。”

“嗯?可是我们刚刚不是整理完……”勇利稍微偏了头,一副不解的看着披集,话才正要说完立刻被披集的手狠狠擒住脸,痛的他直拍披集的手臂,“依盖过蛤么!(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披集再次在心里骂了勇利不灵光的脑袋,然后在维克托凌厉的眼神下收回自己的手,“我先回房喽。”

“啊?喔……”勇利闷闷的想着披集该不会是生气了,一脸无助的看向维克托。

只见维克托笑容可掬,似乎是为自己的胜利感到愉快,完全没有接收到勇利那求救似的眼神,“披集会待到什么时候?”

“!”勇利的瞳孔稍微放大了一些,随即又恢复正常,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披集要待到什么时候,照现在这个套路走下去,他们该不会一辈子都要这样了吧?真是别开玩笑了,“我也不确定,应该很快就会回去了吧,毕竟他只是来日本晃晃而已。”

“是吗?”维克托耸耸肩,先是收了自己用完的餐具进厨房,随后拿起他一直放在身边的笔记本,“勇利我想跟你说一下这边的跳跃动作。”

“嗯?喔好!”勇利对于维克托现在提出的事熟悉的不得了,只是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吃完饭后就直接讨论。勇利偷偷把这个变化记在脑里,或许晚上跟披集讨论时可以说说这个轻微的变化,“我马上来!”

披集偷偷的看了两人出门的身影,把原本做做样子拿出来的衣服重新收好,一脸镇静的走出房间。

他有个很确切的目的地,而那无疑便是维克托的房间。根据勇利到说词,维克托似乎有睡前写日记的小习惯,虽然不是每天都会长篇大论一番,但总会写上一两句当天发生的小插曲。

以前勇利似乎是有好奇的想要偷看一回,但被维克托笑着敷衍过去,从此就再也没有想起这件事,要不是他提起,只怕勇利一辈子都想不起这件事吧。

他一个人抱着胆颤的心走在似乎深不见底的走廊,虽然说走在走廊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一旦想起他的目的,他脑中就浮起之前看过那部刺客电影的剧情。

四周静的连针掉到地上都能听清,披集绷紧神经继续前进,眼看就快要到目的地了,背后却突然传来快步声,吓的他心藏差点从胸口掉出来。

“披集?你在这边干嘛?”真利抱着约莫两床的棉被,一脸困惑的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披集。

“我迷路了!对、迷路!”披集一想到借口就急促的说出口,太过积极反而让真利觉得奇怪,“我、我想去厕所,但不知道在哪里。”

“是吗?”真利狐疑的看了披集,最后还是因为觉得披集没理由对她说谎而接受了披集的说词,“你走反了,厕所在另一边,你一直往前就会看到了。”

“谢谢妳。”披集扬起了个自认为一百分的笑容,“那真利姐现在要去哪里,你手上那个要不要我帮忙拿?”

盘算着要等到真利离开之后才能动手的披集如此提议,他没等真利回话就径自伸手接过那两床棉被。一瞬间空了手的真利淡淡的跟他道了谢,然后指向走廊末端的房间,“我要拿到那里去,帮了大忙呢,披集。”

他们有一搭没一唱的聊着,毕竟这段距离并不是很长,直到门打开后,披集才知道真利要去的那个房间只是普通的洗衣房。

“放在那里就好了,谢啦。”真利露出了少见的微笑,一瞬间披集仿佛看到了勇利的影子,他不禁暗自感叹着基因的可怕,“你不是要去厕所?快去吧。”

“喔喔好!”披集大力的点点头,他差点就忘记自己是拿这个当作借口的,简单跟真利道别一声就离开了那间房间。

再次游荡回维克托房门口,大概已经浪费了十分钟的时间。他稍微看了四周,确定没有人了之后快速的闪入维克托的房间。

如他所料,维克托的房间非常整齐,除了因为早上起床变得凌乱的被子之外,维克托的房间几乎看不出有生活的痕迹。虽然他想跟这个传说中男神的房间来张合照,但现在可不是做这些事的时候。

他走向维克托的书桌,桌上空无一物,唯有一个相框孤独的立在上头。他认得那张照片,那是维克托刚到长谷津时拉着勇利一起拍的合照,后来也理所当然的被维克托传上Ins。

他止不住一阵笑意,心中涌起一种嫁女儿的复杂情感,好吧,看在勇利都暗恋维克托这么久的份上,这场亲他也不是不能准啦,只是要看维克托对他的态度再说了。

整理好情绪的披集将手伸向第一层抽屉,一个透明的笔盒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披集将它打开,里头无非是原子笔之类的,再普通不过的用具。他有些失落的将笔盒放回去,阖上第一个抽屉,同时拉开第二个抽屉。

第二个抽屉的东西稍微多了一些,几张纸零星的堆在上面,只可惜上面写的不是泰文也不是英文,而是维克托家乡的文字,也就是俄文。

他拿出放在口袋的手机,在上头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完美到将它们一张一张叠回原本的位置。这时的他突然燃起了一股“要是退休以后去当侦探或许不错”的冲动,但前提当然是要先突破这怪异极的窘况。两个抽屉都没看到勇利口中的日记,他不禁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第三个抽屉。

但他的期望却被硬生生的折断了。

一下、两下。无论他怎么拉,第三层抽屉就是文风不动的保持着他原本的模样。把手下方有一个钥匙孔,他猜想这个抽屉肯定是放了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日记,也许是维克托自己的秘密,总之他一点都不想要质疑自己是否找错了方向。

既然是重要的东西,那钥匙大概会放在自己身上吧。虽然他想是这么想,但他还是不死心的乱翻了维克托的房间。衣柜、行李箱、床底,他几乎要把维克托的房间都要翻过来了还是没有翻到他想找的东西。

眼看过了将近两个小时,勇利和维克托随时都有突然回来的可能性,他只好放弃继续搜索,把该收的东西好好归位,之后将房门开了个小缝,再次确认门外没人后就这样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他才刚坐下,外头就传来一阵骚动,而那似乎是因为维克托和勇利提早回来了。他心里窃喜着自己的睿智很幸运,现在时间是下午五点半,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了。

他慢慢的走到大厅,虽然看到维克托的脸之后自己搞不好会心虚,毕竟他可是翻到了一些让人尴尬害羞的私人物品,但为了要让维克托对他卸下戒心,他还是必须硬着头皮过去。

只是他完全没想到打开门后,他居然会看到这样的情形。

勇利的脸红的像是番茄,而那毫无疑问是因为维克托将他抱在自己腿上,紧紧贴在一起的缘故。室内的阳光怎么会比外头还灿烂?他觉得自己又快要被晒出一个全新的色阶。

这是怎么回事?

他用眼睛传达给方才跟他对上眼的勇利,脸颊也不置可否的抽动了一下。他们现在是要骗狗他们没在交往狗都不信!明明是白灯灯泡,光线照在他们身上都快变成粉红色的了,或许还附带了一些少女浪漫的小泡泡。

我也不知道啊!勇利奋力的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将目光看向自己的脚踝,再移回他的脸上。

披集顺着勇利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上头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好似是受伤了。大概是在滑冰练习时摔出来的吧,但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情况!

“披集,你来了啊!”现在才发现披集的维克托自然没有看到两人的眼神交流,看维克托的嘴巴都弯成了心型,看起来心情是特么的好。

“勇利的脚受伤了啊?”他装作现在才察觉,自己也走到桌边坐下,为自己倒了杯热茶……现在要是不喝茶他的脑子恐怕是动不起来。

维克托看了怀中的青年一眼,眼底充满了宠溺和无奈。他将手再稍微收紧了一些,让勇利更贴近他精实的身体,“今天勇利不听话,硬要逞强,结果好像拐伤了脚,所以我就把他抱回来了。”

“抱回来?”披集陪笑的笑了两声,他怎么觉得比起抱怨勇利的不听话,维克托更像是在向他炫耀后来发生的事? “你们该不会从滑冰场就这样……抱着回来这里?”

维克托大力的点了两下头,“现在是在惩罚,披集你不用在乎我们。”

披集觉得头疼极了,除了这两人荒谬的互动还没人要制止之外,他现在应该要跟勇利讨论一下如何把维克托手中第三层柜子的钥匙弄到手,而不是让他这个单身狗坐在这边被虐啊啊啊——!

不过眼前实在是难得的奇景,他的手还是忍不住摸向裤子右侧的口袋,拿出他那只自拍高画质手机,毫不在意的跟勇利二人来了一张自拍。

“披集!不要拍!”在准备按下拍照键的那刻,勇利伸出手遮住自己的脸,而维克托试图要将勇利捂住脸的双手拉开,稍微俯身让勇利整个人笼罩在他的影子底下。

然而,披集键是按了,他看着方才产出的照片,眼睛差点就得了青光眼。侧过身的维克托刚好只被镜头捕捉到他的背影,勇利仰着头想要抵抗维克托,而维克托俯下身逼近勇利,两个人一来一往的互动在这巧妙的借位下看起来就像是在接吻,更别提勇利正坐在维克托到大腿上。

勇利还没看到照片,整个人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快速的冲回自己房间,根本看不出来之前脚还有拐伤。维克托凑近脸看了披集手机的画面,默默的也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自己的Ins,“披集你有我的ID吧?”

披集愣愣的点头,身为Ins狂热者,他怎么可能会漏掉维克托这个大宗呢。 “那就好,把照片传给我吧,现在。”

维克托熟练的滑开自己手机萤幕,打开Ins,披集也真的照维克托说的将照片传了出去,“维克托你喜欢勇利对吧?”

“嗯?”收到照片的维克托手机传来一阵震动,他带着保有深意的笑看向披集,不知怎么的披集总觉得维克托背后仿佛冒出了一直白虎正在对他张牙舞爪,“你说呢?”

“……”披集硬生生的吞了一口口水,“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他后退一步拉开了与维克托之间的距离,机械式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天啊,维克托的设定真的是这么恐怖的存在吗?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現在的設定是↓

維→(雙向暗戀)←勇→(父子(嗯?)關係)←披

↓→→→→→(親家(喂!)關係)←←←←←↓

以上就是複雜的三角關係!(根本沒有#)

好啦這篇大多是以披集為視角來看看這對遲鈍的要命的夫夫談戀愛啦(ノ´∀`*)

在此保證這次絕對不會虐不會虐不會虐!

在寫完第二篇之後終於訂好了大綱(超慢#)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