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二十三)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距离勇利说出那个疑惑,已经过了约莫一周了。经过维克托若有似无的套话,他们发现勇利不仅仅是忘记瑟西,更是把自己有过第二人格和自己是女巫的事给忘记了。

由于这实在是太离奇,尤其是勇利根本想不起自己是怎么认识维克托的这件事,不只让众人惊讶,更是在维克托的心上默默的开了一刀。

虽然小,但伤口之深,几乎让维克托所有的血都渗出。于是所有人也都很识相的不再提起这个话题,认识勇利的人几乎都知道他是多渴望成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如今眼下有个机会让他作场美梦又有何不可呢?

但在此同时,他们也很了解,梦终究是一场梦,迟早会醒来的,而在勇利想起过去的事那瞬间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那都是他们无法预期的。

“你要退掉公会的职务?”

克里斯的眼睛瞪得老大,他虽然隐隐约约猜到维克托会这样做,只是从来没想过会这么突然。维克托的表情和平常无异,这让他想起来过去他受伤后维克托来见他,表情也是像今天这般平静。

“因为我们约好了,要带他去我生活的城市,之后还要一起四处游历。”维克托单手抱胸,另一只手抵在脸上,仿佛在思考什么的模样,“你说要先带他去看海好呢,还是先去看看极光?”

“我觉得你先让他静养一下最好。”克里斯冷静的驳回了维克托的两项提议,克里斯不明白为什么维克托要这么执着于带勇利出去这件事,毕竟勇利现在在他们公会里看起来也挺欢,根本没必要一直想着要去躲起来。

开什么玩笑,连一开始视他如敝屣的尤里现在一反常态的有事没事都跑他那儿,害奥塔的低气压都快形成龙卷风把所有人都给吹上天,他就不懂这好好的日子为什么维克托一直想离开。

“因为我们约好了。”

“跟谁?勇利?”维克托的眼光没有停在他身上,就算没办法看透他的心思,跟着长期下来的默契,他还是能大概猜透维克托在想的是什么,“我更正,应该说你在说的是哪个勇利?”

“你明知故问。”维克托无力的笑了一下,无论是哪个勇利,他毫无疑问都是深爱着的。或许这样说非常的贪心且自私,但他不否认自己就是个贪心的人,就算勇利现在忘了那些事,他还是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想起来,同时带回另一个他出现在自己面前。

克里斯看了他一眼,比起担心更像是在指责。他承认自己更喜欢白天的勇利一些,在他眼里的勇利就是那个勇利,第二人格消失同时带走那些记忆对他来说是好的,他也径自觉得对勇利来说这样很好。

他不是没考虑过维克托的心情,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会选择的选项跟维克托不一样罢了。他不能说维克托是错的,也不能说自己绝对是正确的,毕竟在看到最后的结果之前,谁对谁错根本是说不准的。

“我说不动你,对吗?”

“就说了,你明知故问。”维克托稍微活动自己的筋骨,之后疏于练习剑术会不会退步呢?要是因为幸福而退步大概也是值得的吧。

跟克里斯告别之后,维克托毫无疑问的走向勇利所在的地方。之前还苍白的皮肤如今红润且朝气,纤瘦的身体在维克托的照料下变得稍微圆润了一些。勇利看来正在睡觉,紧闭的双眼和规律的呼吸都显示出了这点。

他似乎是在呢喃着什么,双唇不停蠕动。维克托稍微把耳朵凑近了些,听到的声音不是无意义的单字,而是让他又惊又喜的叫唤。

“维克托……”

维克托轻轻捏住勇利的鼻子,看到他稍微皱紧眉头,改用嘴巴呼吸,二话不说的覆上勇利的唇。唯一能摄取空气的两个地方都被维克托坏心的堵住,勇利立刻就醒来了。睡眼惺忪的眼神看起来软软的让人治愈,勇利的唇就如同蜜糖一般的甜美,让维克托忍不住就伸入侵略。

双方交缠的结果就是因为维克托没有松开手而使得勇利缺氧脑胀,他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维克托则好笑的看着他,“小猪猪每天都一直睡,要是变睡美人醒不来要怎么办。”

“才不会呢。”勇利用手背揉了自己的眼睛,擦掉方才被硬生生挤出的生理性的泪水,不服气地瞪了维克托一眼。

维克托的眼神柔和了一些,他帮勇利擦去那些他漏掉的水痕,宠溺的揉了勇利如猫毛般柔顺的黑发,“我们大概再十天就要撤离这个营地了,我们回去之后收一收行李,我带你出去走走,好吗?”

“嗯?喔、好……。”

勇利颔首,自从他失忆之后,他几乎不太会问为什么。他不想要维克托露出难过的表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记得那些事,只是比起想要回想起那些事,他更不希望维克托因为他不记得的事而被影响。

维克托笑了,就像他记得的那样温暖、那样充满魅力。他坐起身,不自觉的就伸出手抱住维克托。

“勇利?”维克托仿佛被他突然的动作给吓到,他觉得有些好笑,也莫名的觉得怀念。过去维克托好像也常常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只是都会非常快速的反应过来,真是一点都不好玩。

看着勇利没有回话,维克托也把手放到勇利的腰际,温柔的环住。勇利稍微往他怀里钻了一些,他收回一只手勾起勇利的下巴,唇对唇就印了上去。

彼此的呼吸,彼此的味道。他们不温不热的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虽然不浓烈但却格外的温柔,格外的充满感情。勇利颤抖着的睫毛刷过他的脸颊,让他感到一阵搔痒,他稍微退开自己的身体,手挪移到勇利软嫩的脸颊,稍微施力就这样拽了一把。

“前辈,其实门可以关,也可以锁。”

正当他们准备继续含情脉脉下去时,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他们两人都缓慢的将视线转过去。来者是尤里和奥塔,奥塔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尤里甚至用他们能清楚听到的音量​​骂了一句脏话。

只是即便有人看着,他们也丝毫没有拉开两人那只要稍微向前倾就能贴在一块儿的距离,“其实门还可以敲,有什么事吗?”

尤里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克里斯说要走了,叫我们来叫你。”

“怎么这么突然?”维克托皱起眉头,他本盘算着最少还会在这待个一周,没想到克里斯却突然下了这个命令。是因为听到他刚刚的决定,还是……?

“奥川美奈子来了,她让我们回去的。”奥塔在说到那个名字的时候,脸稍微扭曲了一瞬。说实话的他实在对那女人的好感不佳,毕竟她每次看到尤里总是喜欢又捏又抱的,搞的他像是她的娃娃一样。

“美奈子来了?”维克托发出一阵惊呼,那他可要把勇利藏的严实些了,毕竟像勇利这种清纯可爱系的男孩可是会被美奈子把弄在股掌之间,“她现在在哪里?”

“在这里唷。”美奈子一个闪身,绕过奥塔和尤里,走进维克托和勇利所在的屋子里,“好久不见,尼基弗罗夫,同样的也是好久不见,勇利。”

“ “好久不见? ” ”

维克托、奥塔和尤里同时发出疑问,只见勇利在看到美奈子的那瞬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他一贯的腼腆笑容,“虽然以前稍微有猜到过了,但没想到你真的在这,美奈子老师。”

据美奈子的说词,勇利的母亲过世时,正好是他潜入女巫阵营的那段时间。为了取得关于这个女巫们口中“恶魔之子”的情报,她一肩担起照顾他的责任。

不只是夜晚,她也和白天的勇利住在一块,负责照顾他的食衣住行。然而,或许是因为勇利方年幼,她根本没能查出他有什么和一般人相异的情报,最后在得到撤退的命令后,除了原本要求要调查出的事之外,关于勇利的报告他可说是空手而回,于是也因此没能上报给其他人。

不过,虽然一开始是为了取得情报才开始跟勇利亲近的,但后来她也确实对这个可爱的男孩起了好感,开始用真心跟他交流,除了照顾他以外,也教导他认字读书,因此被他唤作“老师”。

美奈子要离开之前,因为私情最后还是决定不一声不响的消失。只是,她没想到在她和勇利说他要离开之时,勇利竟问她能否一起离开。

对于这样一个单纯无知的孩子,她的情感要她带上她一起离开,但她的理智最终还是阻止了她。要是带他一起回去,来自女巫群的孩子肯定不会被信任,最终还可能会因此断了性命。

“为什么我不能跟美奈子老师一起走?”

小家伙的眼眶布满了泪珠,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刺激着美奈子的心,但她却不能因此心软,无论是为了她的任务还是为了勇利的未来,她都不能心软,她必须要独自离开。

“因为你不是人类。”她知道对一个小孩子说这些没什么用处,甚至或许他根本不理解她话中的意思,“所以我不能带你走。”

“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变成人类?”小家伙紧紧的抓住她的手,颤颤的声音好像是在努力不要落下眼泪,因为她曾告诉他,男孩子要坚强不可以哭。

“你……”不可能变成人类。美奈子说不出这般残忍的话,她只能撕开小家伙紧紧黏在她手上的手指,最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之后再也无了音讯。

“对于一个小孩,你还真忍心啊。”维克托淡淡的看了美奈子一眼,脸上没了笑意,那淡漠的眼神让她背脊发凉,而声音之中的寒气更是快把她冻成了冰块。

“不然你要我把他带回来?”美奈子把指甲掐入自己的手掌,试图要让自己冷静,“带回来做什么?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要是当时的你看到他,一定二话不说就要人把他给处理掉。”

美奈子说的不错,那恰逢六年前,也就是猎人公会正式成立以及维克托对女巫的憎恨最高峰的时候,他完全相信自己有可能把那时的勇利杀了,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

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让其他人被那波威压给震的不敢说话,克里斯稍微看了一下他们二人,大大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吧,事情都过了,现在勇利被我们救回来了,也相信自己只是普通人类,这样不就好了吗?”

他的话无疑又是在给维克托施加压力,要他不要尝试让勇利想起在女巫丛里那段苦不堪言的回忆。维克托“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倒是美奈子不解的倒抽一口气,“相信自己是普通人类?为什么?你们给他洗脑?!”

“怎么可能。”维克托好不容易重新架起的微笑又一瞬间垮掉,“谁敢动勇利我肯定杀了谁,美奈子妳也不例外。”

美奈子用鼻子发出轻哼,克里斯用两指按了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这两人平常关系明明就蛮好的,没想到一扯上勇利的事竟然会变成这副模样,“勇利失忆了,而且他的第二人格不见,把所有关于女巫的事情都忘了。”

“……那你们现在打算拿勇利怎么办?这边所有人都知道他“曾”是女巫吗?”美奈子冷静下来后提出了一个格外实际的问题,不可能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接受勇利的存在,但看在维克托和克里斯以及其他小队长的份上,那些反对的人都选择沉默不作态,然而这个沉默就像是螺旋,什么时候会把他们所有人卷入,引发一场空前的爆炸,是谁都无法预料的,​​“总不能把所有人都杀了,是吧?”

“那个之后再说。”维克托看了一旁站着的手下们一眼,每次有问题就想直接动刀解决该不会真的变成他们这群人的职业病了吧?这样可真不妙,“克里斯,那些村民还是不说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是阿,听他们说的看起来是根本连攻击我们的事都不记得了。”克里斯一手伸直放在桌上,然后头就枕了上去,“我跟奥塔都去看过了,他们还是坚持不知道,看来是没说谎呢。”

克里斯的笑容格外灿烂,在场绝对没有人会怀疑为何克里斯会这么笃定,毕竟他们大多数的人都有见识过那场面。

“……没有人死掉吧?”维克托用一只手罩住脸,要是连面对普通人他们都还维持着那种“做就要做到最好”的精神,那恐怕情况是非常的不乐观,“把人给放了。”

“我是野蛮人吗?我才没有动粗。”

“我先说,要是每次都因为慰问金不停支出的话,我们可能很快就又要透支了喔。”跟维克托对上眼的美奈子先发制人的说,由于她是管理他们公会财产的人,说话实在有相当的份量,尤其是关于资金“透支”这方面的事。

然而,像是没有听到美奈子警告的话语那样,维克托还是说出了他本来就准备要说的话,“把那些受过询问的人资料统整一下,每个人的家里都送上慰问金。”

而关于那些精神受到创伤的人们,这笔慰问金到底有没有真正发挥功效,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再次迎來美奈子老師www以一個神奇的定位出現了!

其實美奈子跟維克托平常沒有這麼處處相對!

只是因為這次扯到勇利而已(;´∀`)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