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無限重來的日子。(Ⅱ)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原作再编ooc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欢迎会奋力催更的你们

· 感谢你的点阅

跟披集聊完这些不可思议的事之后,勇利其实觉得自己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帮助。照披集的说法,不,应该是照披集看完大量影集后的说法,这可能是他生活周遭的人造成的。

不过说实话的,他生命周遭的人实在也没有多到哪去,几乎是用手指就可以数的出来,而其中占最大部份的就是维克托。

“你就想想他有没有什么违常的事啊。”那天晚上他住在披集那里,也打了电话到家里说了声,下午的练习自然也是请掉了。

“我根本几乎已经记不起来二月二十八号发生了什么事,都过一百多天了。”勇利深深的叹气,他现在对于自己没有写日记的习惯说多后悔就有多后悔。

“再一次重来的话,你就直接跟我说吧,我会相信你的哈哈哈。”披集大力的拍了拍勇利的背,差点害勇利把晚餐给吐出来。

后来,他们进入睡眠,而他再次醒来,吵醒他的不是闹钟的声音,而是手机的铃声。

“喂……?”他意识不清的接起电话,到现在以来,他从来就没有在深夜接过任何一通电话。

“勇利,现在是几月几号?”电话那头的声音格外的激动,弄的他有些头痛。声音听来是披集的,但为什么会这么慌张呢?

“披集,你在说什么啊?你自己看手机不就知道了吗?”勇利有些不耐烦的回话,就算是重来他还是需要休息的,他可不想没必要的浪费自己储存体力的时间。

“今天是二月二十九号。”

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回答了,要说来他早就听了不上数百遍,“那又怎样?”

“勇利,你还不明白为什么我打这通电话给你吗?”披集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记得,昨天我们在咖啡馆发生的事。”

听到披集这句话,勇利的脑子真的醒了,他反覆咀嚼着披集话语的意思,“你说今天……是几月几号?”

“喔天啊,勇利,我觉得我们需要聊聊。”披集说,“如果这不是整人节目也不是你昨天偷调我手机的话,我真的觉得我们需要聊聊。”

凌晨三点的公园还有点冷,勇利没有特别换衣服,只是披上一件薄外套就出门了。远远的他就看到披集那熟悉的背影,坐在荡秋千上晃呀晃的。

“披集。”他出声唤了披集,而披集也立刻就回过头来,仿佛看到救世主那般,“你怎么发现的?”

“昨天晚上我们本来不是睡在一起吗?因为我习惯滑手机到比较晚,所以你就先躺平了。然后我也正准备要睡觉的时候,突然一阵晕眩,本来关着的灯开了,本来拿去充电的手机回到我手​​上,然后本来应该躺在旁边的你突然不见了!”

披集的表情和语气完全能表现出他现在是如何紧张,虽然有些坏心,但其实勇利现在颇幸灾乐祸,至少这个无趣的轮回游戏现在多了一个伙伴,“那你怎么这么晚才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先上网查了现在的情况。”

果然很像披集会做的事,但查个资料就查了两三个小时,实在让人佩服,“那你有查到什么有用的资讯吗?”

“我要住进你家。”

“蛤?”勇利眨了眨眼睛,不懂为什么会扯到这话上。

“会发生这件事肯定是因为你周遭的人,而且是我们都认识的。你这么迟钝,搞了一百多天都没发现,我只好自己来找了,要是ins一直没办法更新我可是很困扰的阿!”

最后面的那句才是你的真心话吧。勇利看着披集激动的挥舞手臂,反正多一个人是多一份帮助,那么住进来也好像没什么不行的。

于是他们先步行回到披集在长久津随意找的饭店,收拾了一整个早上的东西,之后来到他家。

“勇利你去哪了。”刚打开门,就看到维克托站在门前,害他忍不住吓了一跳。

“披集……之后要住在这边,我去帮忙收东西。”他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准备绕过维克托进屋时却被他狠狠逮住。

他的背后紧紧贴着维克托结实精壮的胸膛,维克托用他的双手将勇利箍在自己怀里,嘴巴离勇利的耳朵极近,呼出的空气不乖巧的挑逗着勇利过于敏感的耳朵,没几秒立刻害他软了脚。

“维……维克托,不要这样……”他的手上都是披集的行李,导致他没办法拉开维克托缠住他身体的双手。他知道维克托一直都是个特别喜欢和人肢体接触的人,像是他们刚认识在浴池那样,像是开始练习后他们在冰场那样。

他感觉到有个湿湿软软的东西扫过他的耳垂,他的喉咙立刻发出了类似尖叫的怪声,“维克托!”

“这是惩罚,要是再不跟教练报备就半夜跑出门就不只是这样了。”维克托在退开之前还坏心的在上头留下两排齿印,他稍微缩了脖子,感觉头皮发麻,“欢迎喔,披集,进来吧。”

披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虽然平常就有稍微听勇利提起,但他从来没想过所谓的“肢体接触”尺度居然这么大,要不是维克托对所有人都是这副得性,就是勇利是块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呆木头。

他完全相信是后者。

“你好,维克托教练。”他愣了一下后才回应,随后拎着自己的后背包走了进去。而就在此时他才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要是每天都重来的话他该不会要像这样每天都重搬一次行李吧?

“维克托肯定喜欢你。”披集推了推空旷的鼻梁,就仿佛那儿有一副眼镜似的。

“……你怎么知道。”勇利的身体明显的震了一瞬,他不理解的看着披集,自己跟维克托相处这么久以来他根本没有察觉维克托对他有任何好感,甚至有事没事经常拿他来玩笑。

“你想要我成为你的什么人?”

他的脑中闪过当初他们两人坐在长久津的海边,看着海浪肆无忌惮的侵袭着沙滩。几只沙鸥划过灰蒙蒙的天空,他那时候就发现了,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眼前这个人的事实。

我想要你成为只属于我的人。那时候,他为什么没有开口呢?想要你只看着我,只听到我,不要再将目光转离我身,不要让其他人能有碰触到你的机会。

“你想要我怎么做?”

我不要你做什么,我不用你怎么做,我要你爱我,真真切切的爱我一遍,不论最后我们还能不能在一起,我想要拥有你,此时此刻,我希望你的生命里只有我一个人。

披集仿佛看出了勇利正在走神,他特地缓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开口,“你以为维克托先生对每个人都像对你那样吗?”

“对我怎么样?”

看着勇利特别无辜的眼神,要不是早知道勇利就是这个性子,他一定会怀疑勇利该不会是在套自己话,“那样亲昵的动作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做?”

“但维克托一直都很喜欢和别人肢体接触啊。”

“喔天啊,你该不会还以为他对你做的那些是惩罚吧?那是暗示,暗示啊!”披集不敢置信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都能在他面前咬勇利耳朵了,这不是宣示主权是什么?牙齿痒?

听完披集的话,勇利认真思考了下,“我还是觉得你想太多了,维克托如果喜欢我的话我怎么会不知道?”

披集差点徒手把手机折断。

“是你想太少了——!请你多想一点好吗!”怎么有人可以呆成这样啊!披集把本来正在整理的行李丢到一旁,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副很无力的样子。

勇利接过披集扔在地上的行李,继续帮他整理。披集的行李特别的多,要不是这样方才进屋他也不会空不出手,但他整理到现在,披集的东西无非是什么鱼眼镜头、自拍杆啊,就是一大堆完全不需要的东西。

出国真的有必要带这些东西吗?当他拿出第三个仓鼠抱枕时,他真的满肚子的困惑。约莫在二月二十号的时候,披集回了泰国一趟,然后到日本找他,但现在重来了这么多次他根本没有披集只待了几天的实感。

他们的对话才停下没几秒,准备给披集休息的房间门就被猛然打开。一眼就看到他光彩夺目的银发,他们两人都知道来者是谁,“勇利、披集,你们吃饭了吗?妈妈有帮你们一起煮早餐。”

妈妈……?披集正贴在地上的脸不置可否的扭曲了,连妈妈都叫的这么自然,要是有天勇利突然被入籍了他一点儿都不意外。

“好,谢​​谢你。”勇利微微对维克托点头,同时回以一个温和的微笑。披集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他实在觉得特别无力,根本可以说是约定白头偕老的夫妇才会有的对话啊!仅仅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要说勇利周围有什么值得让人留心的事,那肯定就是非维克托莫属了。但该从何调查起呢……?要是太露骨导致维克托警戒起来,那一定会使得调查更不便,但是要是照着勇利慢吞吞的步调,他实在害怕他一辈子都要困在这个时空的裂缝里了。

“是鲭鱼和味噌汤吗?”

“你等等就知道了。”看着披集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勇利稍微叹了一口气,“放心吧,这绝对不会是你第一餐鲭鱼和味噌汤。”

“照你这个机灵程度,我想这也不会是你最后一餐鲭鱼和味噌汤。”在离开房间前,披集忍不住咕哝了声。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明天畢業考現在還在更新的mochi、

總而言之這集就是披集小天使加入戰場以及被閃瞎w

時間跟原作設定上有Bug,但因為二月二十九實在是太詭譎太喜歡了所以目前不打算更正( ;∀;)

現在是打算繼續寫下去了,感謝小天使們的熱情回應!

現在就不說預計寫到幾集了www反正我幾乎沒有達成過(沒問題嗎#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