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二十二)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他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这片狼藉。

正在燃烧的屋舍,为了避难而推挤的人潮,他知道这只是一场梦,但他就是无法就此释怀。

“你叫季光虹是吗?母亲是东方人?没事,​​我们这边也有像你这样的孩子,跟我们来吧,我们会照顾你的。”

男人向他伸出手,他紧紧抱着母亲亲手缝给他的娃娃,脑子抗拒着自己的脆弱,却还是不争气地将手递给那个男人。

最后那只娃娃怎么了?

从梦境醒来,外头传来的纷扰声让他头疼,肯定是因为这些声音才让他想起以前的事吧。他微微将头探出窗外,看到自己的同伴们正在与人对抗。

“怎么回事?”他穿上自己那件放满暗器的黑袍,冲下楼,随意抓了一只路过门口的部下,“是女巫攻进来了吗?”

“报告光虹小队长,打进来的人好像不是女巫,是一般的民众。”

“一般的民众?”光虹满脑子疑惑,今天夜里应该有小队长会议,而他赌气的不去,没想到他才睡了一晚,就有这等发展。

“是的。小队长我现在要去集合了,先离开了。”

“嗯,你走吧。”光虹挥挥手,就让他去了。初升的朝阳缓缓的照亮大地,光虹抓紧了自己的袍子,局促不安的朝着本应是开会地点的木屋。

一路上血迹斑斑,从地上卷出一条红地毯。他眼尖的发现那头熟悉的棕发,立刻就追了上去,结果却听到他似乎是在跟其他人说话。

“今天主教会去把那个人处理掉,你差不多就该收手了,记得把那个东方脸孔的小鬼带回来,不要放太多感情在里面,懂吗?”站在雷奥对面的男人用绷带遮住了半边的脸,他实在不记得过去曾经有看过这般模样的人。

他知道男人说的东方脸孔的小鬼指的是自己,但他不懂为什么男人要对雷奥特别叮咛记得带自己回去。雷奥在男人面前显得有些拘束,男人大概是教会养的狗吧,就像他跟雷奥那样,只是他的心从来就不在教会上。

男人得到雷奥的允诺后就默默离开了,光虹还在原地思考着方才的问题,没想到刚好被准备回来的雷奥给撞上,“光虹……?你怎么出来了?有受伤吗?没事吧?”

虚情假意。光虹看着自己明明特别在意的人,心中却是无止尽的唾弃眼前这人,“没事,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跟队上的人阿,怎么了吗?”雷奥的表情无异于平常,要是他没看到刚刚那幕,或许真的会相信他也说不定。但是,既然雷奥没有要说的打算,那大概无论他怎么套话,雷奥都不会招吧,“我不会回去。”

“回去哪里?”雷奥一脸疑惑的看着光虹,仿佛真的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说教会,我不会回去。”

“是吗?”雷奥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那我们就不要回去吧。”

光虹被雷奥的回答错愕了一瞬,雷奥,你到底在对谁说谎?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被维克托抱着,勇利和披集道别之后,虚弱的瘫倒在维克托怀里。仿佛是为了回应勇利的祈愿,天空的云雾缓慢聚集,稍微遮住了阳光,却没遮住他那悲伤的情绪。

“别哭了。”维克托觉得自己现在的情绪有些复杂,那个人死了他明明就应该要开心的,但为什么现在他感到最多的,却是郁闷呢?

是因为没能亲手杀了他吗?但那时候根本不可能收手。连“那个教会”都主动现身了,可见瑟西的身份真的不一般,是他们想要杀死的人。然而,他们怎么会有瑟西的资讯?那些人又是怎么知道他们在这里的?

“我没哭。”勇利稍微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的不像话,脸上也布满了泪珠,怎么看都是哭过了的模样。他的双手紧紧抓着维克托的衣服,把脸埋在维克托的胸膛,也不管是不是把泪水跟鼻涕都沾上去了。

维克托在心里暗自的叹了一声气,他实在害怕勇利哭,他向来就不太能应付别人的眼泪,更别提是自己喜欢的人了。

幸好刚刚那三人现身时,勇利和披集都没使出巫术,也幸亏披集的魔力天生就不强,还有勇利正处于过度耗用魔力的虚弱状态,他们才得以全身而退。关于放跑披集的事……就算了吧,毕竟光是抱着怀中这个人,他就足以被带上绞刑台了。

“我们回去之后,就离开吧。”维克托说,“到我住的城市,打包好东西,我们就去到处游历。”

勇利在他的怀中轻轻点头,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然后我们去结婚吧,看你想邀请谁都好。”

勇利愣了一下,再次点点头。要是那个男人没杀掉瑟西,他也会亲手​​把瑟西杀掉。他这样告诉自己,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无论是对维克托还是对自己。

他的脑中闪过瑟西的脸,笑着叫他的名字。

“勇利!”

喔天啊,他又往维克托的身子钻进一些,不要再想了,现在只要跟维克托一直在一起那就够了。

“勇利?怎么了吗?”维克托的语气听来担忧,他转过头来对向维克托的目光。

“吻我。”勾上维克托的脖子,即便现在正被侧抱着,维克托的手臂仍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有所晃动。

他主动将唇贴上维克托的,先是蜻蜓点水般的在上头印下几个印子,接下来张开嘴,将舌头窜入维克托的口腔,像是想把自己给烙印其中似的,奋力的在他的口中搅动。

维克托也忘情的回吻着勇利,唾液交杂在一块儿,从彼此嘴角滴落的都分不出来谁是谁的了。勇利泛泪的眼睛让人蠢蠢欲动,维克托加强了力道,让勇利仰着头靠在他结实的手臂上,整个人欺了上去。

因为喘不过气,勇利脖子以上的皮肤开始胀红,他使力推抵着维克托,但也因为过度疲惫使不上什么力。

后来,在维克托终于退开之后,他对上的是勇利困惑的双眼。

“维克托?你怎么了吗?”那微微下垂的双眼,小狗般苦苦可怜的表情他当然认得,那是白天的勇利,具瑟西所说,也就是所谓的第一人格。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换了,也不晓得为什么勇利会问这个问题——平常他们两个人格的记忆是互通的——总之,维克托回了一个好看的微笑,说了声没事,之后就快步走向营地。

当时的他完全没想到,那竟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勇利的第二人格。

“处理完了吗?”

维克托安置好勇利,同时要几个他特别信赖的人去门口守着后,他走到位于中央的空地。

宽敞的圆形平地,以约莫五人为单位,背靠着背的群聚坐在上头。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人们的表情都是不解和困惑,再稍微仔细看,他们的手其实被相互绑在一起,双脚也是紧紧缠上麻绳。

“是。”

克里斯走在维克托后面,一副不悦的模样似乎是还在气当初维克托不理会自己就径自冲出去的事,只是维克托似乎不太在意就是了。

“女巫猎人……?”脸上带有伤疤,身型特别壮硕的男人直直对上维克托的目光,仿若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为什么我们在这里,还有为什么要绑着我们! ?”

男人的语气听来十分恼怒,但维克托岂是会害怕这等琐事的人。维克托露出礼貌的微笑,但丝毫没有要部下放人的打算,“午安,各位。我才想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同伴会遭到各位的攻击呢?希望是没有什么误会,否则我们会当作是你们协助女巫而秉公处理。”

维克托并不知道关于瑟西下咒的事,而唯一之情的勇利又死死的躺在床上,自然是没人来缓解这一触即发的气氛。

“挟、挟持善良平民百姓,你就等你们传出去的名声会怎么样!”男人死鸭子嘴硬的继续对维克托咆哮,其他人是害怕的连个眼神都不赶转。

这话似乎是有点威胁到其他猎人了,几个人对维克托投向担忧的眼神,然后一直在最后面的奥塔倒是反常的走上前,以他平时的口吻开口。

“死掉的人,就不会说话了。”

话语本身就已经足够吓人了,更何况搭上奥塔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一开始还趁威的那男人立刻住嘴,安静的的跟个哑巴一样。

“嘿,奥塔,你吓到他们了。”克里斯上前来笑着拍拍奥塔的肩膀,好像是要缓和气氛却又补上一句,“虽然我也不否认你的说法就是。”

维克托看到自家伙伴的劣根性实在是让人无奈,这群人多半是二十岁到四十岁的男性,只有少数几个看来比较年迈的老人或是稍微强健的女人。

“你们这里领头的人是谁?”

他们纷纷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的,自己倒是踢起皮球来了。维克托急着要去看勇利的状况,看到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自然是特别不耐烦。

“没有的话我就自己找人来问了。”他的脸上还是带着合宜的微笑,只是说话的温度冰的要把人冻起来。

一个远处的男人默默举起手,从他颤抖的臂膀看得出来他是在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站出来,实在让人佩服。维克托要人带他到临时开会的地方,然后就先回到勇利身边看看情况。

“维克托?你来了啊。”勇利的床头放着喝了半碗的汤,从没有冒着烟这点看来已经放了许久。如今夜晚已经降临,维克托看着勇利那副温驯的模样说实在的还真有点不适应。

“还好吗?怎么没吃完?”

“不是很饿。”随着维克托走向床边,勇利稍微后退让出了一个空位,然后维克托便顺其自然的坐了下去,“外面好像有点吵,发生了什么事吗?”

“抓到一些人,我们怀疑是瑟西的同伙。”维克托宠溺的摸摸勇利的颊,“你知道瑟西有没有手下之类的人吗?”

“你在说什么啊?”勇利困扰的皱起眉头,“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叫作瑟西的人啊。”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其實不瞞你們說我預計是要在15話完結的

結果現在(つд⊂)エーン

從一月開始寫到現在大概是四個多月

雖然還沒寫完不過總覺得很有感慨(´;ω;`)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