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無限重來的日子。(Ⅰ)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原作再编ooc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还不确定会有后续,特别欢迎不怕坑的你们还有会奋力催更的你们

· 感谢你的点阅

这是第一百五十四次的二月二十九号。

勇利睁着眼睛,虽然已经做过无数次实验了,或许醒着的时候能够缓慢的进入三月一号,但却这么也躲不掉只要一阖上眼,再次醒来时,就会回到二月二十九号的这个事实。

月历的间隔像是牢房一般把他关在这个日子,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天会一直无止尽的重复,同样的套路,早餐的菜色,吃饭时的对话,午饭后的清闲时光,下午的练习和深夜的话题,经过这一百五十四次,他几乎可以完美的背出这一整天的行程甚至他周边的人的对话。

早上七点的闹钟准时的发出了恼人的噪音,勇利目光呆滞的看向门外,而门也在此时被好好的打开。

勇利你已经醒了啊?他心想。

“勇利你已经醒了啊?”维克托的身上散发出了刚盥洗完的香气,还没完全吹干的头发被水珠凝结成一条条明显的发丝。勇利完全知道维克托之后要说什么,但如果他不开口,事情就会照第五次、第二十六次、第一百零五次和一百三十七次一样,维克托会直接离开这房间。

“嗯……不是很困。”勇利装装样子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然后稍微揉了下他因为熬夜而发肿的眼睛……谁知道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二月二十九日的凌晨一点了。

“眼睛有点肿啊……”维克托用他挂在脖子上的毛巾随意的擦了自己的头发,慢慢的走向勇利,坐到了勇利的床畔,“是水肿吗?不过好像还有一些血丝,还好吗?”

“嗯,没事。”勇利回了一个勉强的微笑,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似乎都没有那些日子的记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一开始或许还感觉很新鲜,但如今已经进入第一百五十四次了,就算是他这种很有耐心的人也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他有时候会自暴自弃的做一些很出格的事情,反正隔天又没人会记得了。像是突然跟维克托告白啊,像是跑去找尤里打一架一边问他到底为什么讨厌自己啊,像是跟披集喝了个够,醉倒连路是弯的直的都看不出来啊。

只怕他要是杀人了也不会有人发现,然后那个人会再次重生,这件事就这样石沉大海……真的没有问题吗?

维克托拍了拍他的头,这个动作倒是第一次,他心想。

“晚上就要好好睡觉,要是又让我在冰上等人我可是会不开心的喔。”维克托的浴袍稍微往下滑了一些,第一次的他急忙将维克托的浴袍拉好,第二次的他做了相同的事情,第二十四次的他慢条斯理的帮维克托拉好浴袍,第八十七次的他,现在的他,一脸平静的看着露出香肩的男人… …他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

勇利点点头当作回应,维克托离开前担忧的望了他一眼。

第一百零三个担忧的眼神,get。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披集带着鸭舌帽、口罩和墨镜,虽然他们向服务生要了包厢的座位,但他们还是小心翼翼的穿戴齐全,以防万一被滑冰的粉丝认出来,那这样就麻烦了。

披集会这样问自然是有原因的,勇利拿着精致的小茶匙,奋力的戳着眼前做的特别精致的冰淇淋圣代。原本放在最上头的草莓几乎已经被戳的变泥,虽然最后他还是会好好吃掉,毕竟浪费食物不是什么好事,但他现在就是想要拿眼前这个冰淇淋圣代来好好发泄一波。

第五次披集问他到底是怎么了。

每次的重来,勇利都会努力做一些微小的改变,试图找到一个突破点,解决眼前这个困境。是,他知道非常的不科学也非常的不现实,但这就是确确实时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算理智说着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但实际上它就是发生了没有错。

“我问你喔,披集。”勇利停下手边的动作,挖了一匙最右边的草莓冰淇淋放入口中,甜美的味道立刻在他口中化开,“你相信时光会倒流吗?”

“你最近是看太多科幻小说了吧?”披集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勇利的表情太过认真,“我怎么可能相信啊?像这么没有根据的事情。”

果然是这样吗。勇利耸耸肩,也是,他对这样的回答完全不感到意外,或许正确点是该说,要是在以前有人这样问他,他肯定也会回覆相距不远的话吧。

“那如果啊,你的某一天时间不断的重来,你会觉得怎么样?”勇利是第一次向披集提出这个问题,毕竟他之前都很怕要是明天突然恢复正常,那么披集肯定会觉得他特别奇怪。

但到了现在,他已经不在乎会不会被觉得奇怪,他只想要快点跳脱这个可怕的轮回。

“哈哈哈这是什么小测验吗?”披集偷挖了一口勇利快融化的冰淇淋,还有一旁的砂糖麦片放入口中,露出了美好的笑容,“要是发生这种事的话,一开始我大概会觉得很酷吧,但要是一直这样的话我肯定会觉得很烦。”

“对吧对吧!而且一直吃着一样的早餐,就算因为吃腻了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最后还变成凌晨就要自己起来做早餐,不然每天都是鲭鱼和味噌汤,说真的很腻的啊!”

一不小心,勇利就吐了一滩的苦水,只见披集一脸好笑的看着勇利,脸上写着大大的“你倒是真体验过了”。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些问题,但我比较关心到是你最近跟维克托大教练到底怎么样啦?你告白了没啊?”披集毫不再在意的又挖了两口的冰淇淋,甚至伸手把放在上头的巧克力卷饼吃掉。

勇利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如同之前所言,他曾经因为一时冲动就在大概是第七十一次的轮回时和维克托告白了。从小就一直崇拜的人,每天都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而且每个生活环节都重复,一天二十四小时之中排除睡觉时间,几乎是无时无刻在一起,最初的那份倾慕之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化为恋慕。

他心目中的男神跟他以前想像的有些出入,像是意外的不会做饭,像是意外的小孩子气。不过即便是在耍任性,在他脑里就会闪过些“怎么这么可爱”或是“原谅他吧原谅他吧原谅他吧”的快闪灯。

那天告白的场景他还历历在目,他记得那时候是在练习当中,他因为一时的分心摔了个踉跄,头部撞击到表面发出了很大的声响。维克托二话不说当然是奔上前确认他的情况,同时确定他究竟有没有脑震荡。

“维克托我没事啦。”那时候的他被维克托抱在怀里,心跳跳的说有多快就有多快,然后即使他有些抵抗维克托的胸怀,维克托的手臂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打算。

“这是多少?”维克托一脸认真的用手指比了数字一,然后换得勇利一个尴尬到破表的表情。

“那个……维克托,我是撞到头,不是瞎了。”他奋力将维克托推开,自己揉了揉发疼发肿的脑袋。反正睡一觉醒来他就会变成二月二十九号最一开始的状态了,就算是脑震荡好像也变成什么不足为奇的小事了。

“勇利……?”维克托看着勇利狼狈的滑到场边,担心的又跟了上去,“真的没事吗?”

维克托的眼睛真的很美。勇利的脸给维克托捧着,脸和脸的距离非常近,认真看说不定连毛细孔都能看清楚。维克托呼出的气打在他的脸上,有种暧昧的燥热。

“我喜欢你。”或许真的是撞伤脑子了,他脱口而出的瞬间立刻就后悔了。维克托的表情变得好整以暇,像是在等他继续。

“不是,我的意思是……”

“你的意思是什么?”维克托没有松开手,他反而更贴近了勇利一些,甚至让两人的额头都抵在一起,“是撞坏脑子了吗?突然说这种话可是会让我趁虚而入喔。”

是撞坏脑子了吗。是撞坏脑子了吗。是撞坏脑子了吗。

他根本听不进去维克托后来说了什么,甩了维克托的手就跑,甚至还因为忘记拆练习用的冰刀而再次摔了几跤。回到家后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无论维克托怎么劝他都不出来。

隔天……虽然也不算是隔天,总之他鼓起勇气,偷偷的想要确认维克托到底有没有这件事的印象。而在那瞬间,维克托真实且疑惑的双眸虽然让他感到放心,却又有一些失落。

他不知道该庆幸关于这天的重复,还是该懊悔好不容易说出告白的话,却因为无止尽重复的这天而被硬生生截断。

因为没有得到什么正向的回覆,他自认就没有二次挑战的勇气了,毕竟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勇敢的人。

他忿忿的再次将目标转向眼前的冰淇淋圣代,原本满满一杯的甜品如今剩下约莫四分之一,其中二分之一融化了,而另外的四分之一则是几乎进入了披集的胃袋。

“好啦,不然你说说看关于不断重来的那事,我听了也挺感兴趣的。”看勇利的模样就能明白他根本没有动作,披集自以为善解人意的让勇利继续说了他想说的话,然后露出一副“来吧,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喔”的慈祥脸。

“……二月二十九号。”勇利看了披集一眼,好像有些犹豫,却还是开口了,“我已经重复了一百多次了,几乎半年的时间没有人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不管到大街上怎么问,路人都会告诉我今天是二月二十九,我什至有过连续十天跑到大街上的事,结果都是一样的答案,甚至连经过的人都一模一样。”

“所以你吃了一百多天一样的早餐?”披集似笑非笑的看着勇利,摆明着就是不相信,“你可以给我几个有力的证据吗?”

闻言,勇利微微勾起嘴角,看了墙上挂的时钟一眼,“十一点二十七分,外面会有骚动,是因为有孕妇的羊水突然破了,然后十一点三十一分救护车会过来,结果因为来不及上车,救护人员会跑来我们这间包厢询问我们可不可以借他们这个地方接生。”

现在时间是十一点二十五分,披集狐疑的看着勇利,只要再过两分钟他就能确认到底是不是自家好友的脑子出了毛病。

于是他们就这样沉默了两分钟,比起披集紧张的盯着时钟,勇利倒是轻松的开始吃起了冰淇淋圣代。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会发生这件事,毕竟这件事是他每次来这间咖啡馆都会发生的事,而那大概发生了六十多次。

分针缓慢的追逐秒针,终于到了二十七分,而就在此时,外头传来混乱的声音。像是桌子和地板碰撞的声音,像是人们的惊呼声。

“你要出去看看吗?”勇利的笑看起来有些疲累,他将吃完了只剩下汤水的杯子放到一旁。

披集有些迟疑的摇摇头,要是正如勇利所说,再过四分钟就会有救护车来了。由于这间咖啡店离医院算有一段距离,实在不可能这么快的速度就赶到了。

得到回应后,勇利把目标移到旁边的焦糖玛奇朵,他对苦味实在是不怎么擅长,于是乎即便是跟其他咖啡比较起来甜上数倍的焦糖玛奇朵,他还是加了大量的白砂糖。

轻轻拿起来啜了一口,嗯,还不错。

“如果等等救护车没来,我一定好好耻笑你喔。”披集有些紧张,剩三十秒了,他好像隐约能听见救护车的声音,又好像是自己吓自己那样听到幻觉。

突然,似乎是因为店门打开了,救护车的声响大作,回荡在这间不那么宽敞的咖啡馆里。披集觉得自己快要吐了,真不是他在说,这一切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当然包括勇利那老神在在的笑容。

包厢传来敲门声,勇利轻轻回了声请进,于是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的是一位医护人员。

“抱歉打扰两位了,由于现在有位孕妇即将生产,我们希望可以跟你们借个空间为她生产,拜托了。”

“当然,请用吧。”勇利拎起自己和披集的包包,仿佛很早之前就整理好了。

离开包厢前,勇利把披集的后背包递给他,然后得到了披集一个惊恐的侧脸。

“朋友,你真的吓到我了。”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來做死的mochi、

好啦我就是很想寫寫看這個,不過沒有寫大綱沒有寫內容規劃就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請不要殺我www

我連結局都沒想好的我真的是……很欠打( ;∀;)

如果有人想看就會有動力w

所以如果你喜歡的話請不要吝嗇你的愛心和回覆(*゚∀゚)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