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十九)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尤里!现在情况如何!”

本来还在维克托的住所,说话说到一半却突然有类似爆炸的东西把他们的屋顶给炸了。一群人直接打进来,而那有八成竟然都是男性。

“猪排饭不见了!”尤里抹去自己脸上溅到的鲜血,自己熟悉的武器并没有在身上,他不禁有些慌乱。烟雾在如今已看不出原样的屋子中盘踞,每个靠近自己的人看起来都像是敌人,要不是他们已经十分熟悉彼此了,恐怕是连对方都要给砍了。

“你说什么!”维克托惊慌的情绪从他话语的口气传出,咬紧下唇,这群攻进来的人是谁他们当然有个底,只是没想到他们会直接带走勇利。

这群人就像是水流般源源不绝,杀了一个人,另一个就会补上来,加上他们昨晚没人有好好休息,疲态行于色,很快的就受到几处不小的伤害。

不过这种情况在维克托身上似乎没有发生,他听到勇利不见之后就杀红了眼,在他刀下的惨叫声频频传出。终于,浓雾随着忽然刮起的大风渐渐散去,终于恢复视力的人们欣慰的勾起嘴角,很快的,本来如潮水般的敌人立刻被这些人给吸干,留下了一条鲜血的长河。

“你们去看其他小队的情况!”维克托斩开挡在门口的梁柱,说完话后立刻奔了出去。

“等等!那你呢!维克托——!”

克里斯一个踢腿,甩开一直缠在自己右脚大腿上的人,本来还能来得及抓住维克托的,却因为这个人的举动害得他连维克托的背影都没能捉着。

会在哪里?一半的自己要他冷静,另一半的自己却十分焦急。会不会来不及?会不会再也见不到面?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神、真的有恶魔,那么神也好,恶魔也好,拜托不要带走他的爱人。

四处灯火昌明,唯有后方森林特别的暗,像是藏着什么东西一样。三个人提着剑朝他奔来,他眼明手快的干掉两侧的人,打飞中间那人的武器,狠狠的拎住那人的衣襟。

“你们把胜生勇利带去哪里了!”

他释出相当的杀气,被他揪住的那人却连眉头也没皱。于是他加重了手部的力气,那人痛苦的咳了几声,脸因为吸不到氧气而胀紫。

不过就算处于这种劣势,那人仍然缓缓的举起手想要朝维克托挥拳,而动作之缓慢也就被维克托轻松的挡下。他仔细看了那人不但眼神涣散,还似乎是没有自己的意识,反倒像是个傀儡那样。

该不会是中了什么催眠术吧?所以这些人该不会其实只是无辜的人?打到现在也没看他们用什么巫术,除了几个动作稍微快了些之外,其他的人身手实在是比一般人还差劲许多。

“勇利在东边的森林。”一个声音传进他的耳里,于是他先打昏了手上捉住的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去,意外看到树上蹲了一个人。

少年原本黝黑的皮肤在黑夜的笼罩下显得更不显眼,不过仔细看,他倒是有副深邃好看的五官和精瘦的身体。

“他被瑟西带走了,你就是叫维克托的人吧?拜托救救勇利!”

少年的声音是如此的焦急,以至于让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思考着少年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同时思考着少年跟勇利可能的关系。

他记得勇利跟他说过,他无论住在哪个城市,都几乎不跟村民接触的,以免到时候自己被抓走也罢,还拖人下水。

“……你是谁。”

他几乎只能想到一个答案,而要是少年说出那个答案,那无疑他就必须杀死眼前这名少年。

“这里不是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欸?”勇利不解的发出单音,不过维克托的语气太过肯定,他几乎开始怀疑起难不成自己方才是在做梦?

“勇利,过来一点,我想触碰你。”维克托张开双臂,往后稍微挪了位置,露出空着的双腿,同时用眼神暗示勇利要他坐上去。

已经好几天没有这样的接触了,勇利点点头,走到维克托身旁,主动的坐在他的大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像个小猫似的用鼻子磨着维克托露出的皮肤。

“勇利,转过来。”维克托轻拍了两下勇利的脸颊,等待勇利整张脸与他面对面时,他露出了喜悦地笑容。

维克托伸出食指放在勇利的嘴前,勇利先是迟疑了一会儿,接着伸出他那鲜红的小舌,缠上维克托的食指。搅弄、翻腾,维克托的食指非常灵巧的勾起了勇利的欲望,“勇利,把舌头伸出来。”

维克托稍微将手往回收,待到勇利把整个舌头伸出来时,他用拇指和食指擒住勇利的舌头前端,凑上自己的脸,也伸出舌头,从勇利舌头的最前端舔到最深处。

勇利觉得后脑勺在发麻,明明外头天看起来还未亮,自己却先回到了白天的人格。维克托撩拨着他的理智,用缓慢而高超的技巧侵犯他的嘴。被抓住了舌头导致嘴巴无法并拢,维克托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探入勇利的口腔,用指甲轻刮着上颚。一开始感觉还有些恶心,让人反胃,但一旦刮到了靠近牙龈到位置,勇利又觉得浑身发烫。

勇利瘫软在维克托的怀中,维克托看着喘不过气的勇利,也许是想着欺负够了,于是终于收回手。他微微拉起勇利衣着的下摆,一手往上探,捏着了胸前鲜嫩的果子,另一手像下伸,隔着一层布料揉捏着下体的敏感。

“啊!”勇利微微眯起眼睛,口水因为来不及吞咽而从嘴角流下。维克托手的力气不重不轻,让勇利特别难受。

“满脸情欲的样子呢,勇利。”维克托愉快的笑了出来,他侧过脸吻住勇利的唇,捏住勇利乳(和谐)首的手渐渐加重力道,勇利痛得叫出声,却被维克托的吻夺去了声音。

好粗鲁。勇利疼的发出冷汗,虽然身体很诚实的做出了愉悦的反应,但不代表就会因此带走他的痛觉。维克托将勇利的裤子连同内裤一把扯下,半硬的下身暴露在空气中,单薄的发抖。

“维克托……?”勇利眼眶布满泪水,却执拗的不从眼眶流出。

“哇呜,真的兴奋了呢,连我都快兴奋起来了。”维克托露出惊讶的表情,把手放在微凸的肋骨上,用手指描绘出了骨头的形状,“你就真的这么喜欢这个人吗?”

“维克托?你在说什么啊?”勇利的手被抓住,维克托将他压到地上,让他笼罩在维克托的阴影之下。

“第一人格还在,所以还笨笨傻傻的吗?这样也不错,很可爱呢。”维克托俯身似乎又要吻他,但他这次别开了头,“喔?怎么啦,勇利。 ”

“你是谁?”他眯起眼睛,虽然现在的情势对他十分不利,但他还是狠狠的瞪了自己身上的人。

“你最喜欢的维克托啊,这副皮囊还不错呢,很英俊,我很喜欢呢。”把自己称作维克托的那人松开了勇利的手,或许是因为认为即使勇利重回自由也敌不过他吧,“不过我还是喜欢我原本的模样,毕竟你居然因为这个男人背叛我啊,勇利。”

男人的脸突然开始扭曲,所有五官全都挤在一块,看来非常惊悚。银色的发丝快速的飘落,掉落在地面的瞬间就飞速的蒸发,头皮重新长出的是血色的长发,转眼间就过了腰部的长度。他怎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

“瑟西,走开。”勇利皱起眉头,即使已经夺回双手瑟西却仍然骑在他的身上。

“要是是夜晚的你肯定早就把我杀了呢,你还真温柔啊。”瑟西的脸已经恢复到本来的模样,他将勇利的裤子重新拉好,“呐、为什么背叛我?”

“我没有背叛你,我只是做出了选择。”

“那就是背叛!”瑟西一拳砸在勇利的头旁边,扎扎实实的发出了声响。易喜易怒的个性是瑟西最大的弱点,要是一生气起来就无法思考。他想起他是这样跟那群人说的,但现在他口中最大的弱点却变成自己最大的威胁。

“所以呢?你想做什么?”勇利知道现在如果激怒瑟西并不是好选择,他只能等,或许等到维克托他们过来,或许等到夜晚,让另一个自己选择要不要杀他。

随着瑟西变回原本的容貌,四周的景物也改变了。太阳微微探头,他们在的就是一个空无一物的木屋,甚至连一开始他坐着的椅子也消失无踪。

“我……我要你跟我走。”瑟西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或许真的是什么都没想就跑来了。

“我跟你走之后能干嘛?”

“你……”瑟西咬紧下唇,渗出了几滴血。沉默了一会儿,瑟西舔掉自己唇上的鲜血,“你该不会在等维克托过来吧?你不用想了,我让你们在的那个村庄的人去拦住他们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发现其实那些人只是普通人呢?还是会想杀了女巫那样把那群人杀掉?”

鲜血的味道似乎是让瑟西恢复理智,他从勇利的身上起来,无趣的在小木屋里绕圈,“灭村的女巫猎人啊,这个称号不错呢,杀了无辜的人之后人类的律法会抓住他们吗?但只要那群人还活着就会不停的攻击呢,要是不杀了他们可就会被杀,哇呜,就像是个盛大的宴会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些村民就是普通的人类而言!”

“因为你恨他们不是吗?”瑟西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那群人是普通人类,因为那群人生成了你最想成为的角色。我看看,跟维克托遇到之后好像更明显了呢”

“你在胡说什么!”勇利单膝跪坐在地上,这是什么感觉,他是在害怕吗?害怕被说中,还是害怕着瑟西发现了连他都没发现的自己。

“阿咧,你没发现吗?”瑟西比了比自己的眼睛,“我在说,你眼底的恨意啊。”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從預計寫十集寫到都要到第二十集了www

第一次寫這麼多真的是我快被自己驚訝到ʕ•ٹ•ʔ

昨天灣家人應該都知道就是關於Only展爆人數的事w

想偷偷跟大家訴苦一下我是之後號碼牌拿到五號的人

也就是差五張票我就能進去了(哭到爆)

最後,感謝感到這邊的你!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