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十八)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那块肉是我的!”

雷奥拿着叉子,狠狠的将桌上的鸡腿肉插住。被雷奥的气势吓到,大部分的人都被愣住了,而其他人自然是趁着这个机会继续掠夺桌上的其他食物。

上了餐桌就是上了战场,其实勇利已经看过好几次了,但还是每次都没来得及回过神,本来满桌的丰盛,转眼间就没了。

“啊!雷奥队长真狡猾!”这才反应过来的人看着雷奥直接把那肥滋滋的鸡腿放入口中,忍不住大叫一声。为了保护自己盘内的食物,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方式。而其中,那些队长级的人物不只是功夫了得,要训练首先就要填饱肚子,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自然桌上功夫也不容小觑。

像是雷奥总是做一些让人傻眼的事,像是看到奥塔一脸镇静的将特质的辣椒酱大把大把的洒在自己的食物上​​,像是看到尤里背后有如死神一样的东西窜出,死死的把生命的镰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像是感受到胜生勇利背后那副笑盈盈的维克托,看着他们,表情像是在说着,“谁敢让我的勇利饿肚子谁就得死”。

所以,从食物上桌前,勇利自己那份食物就已经被另外分出来了,就跟维克托还有克里斯一样。而承吉似乎是不喜欢跟大家一起吃饭,至少饭桌上他从来就没出现过。

“吃饭了。”

从阁楼未锁上的窗户轻轻拨开那木条,李承吉看着瑟缩成一块的季光虹,表情看上去几乎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没要你来。”看着被投到地上的谷物面包,光虹愤愤的往上瞪,“这么闲的话何不去跟其他人培养一下感情。”

承吉没有理会光虹那副全身带刺的模样,反正他的任务也不是来关心他,简单来说就只是来投食的而已。不过光虹那个态度实在让他心情不是很好。

“……你知道吗?会叫的狗不会咬人。”承吉轻松的跳进那狭窄的地方,看了下左右的摆设,竟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干净,“那你知道为什么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吗?”他拽起光虹的头发,将他整个人扯起,脸对着脸离得极近,使得光虹因为疼痛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因为要是顾着叫,要怎么咬人呢?”

那双沉静的眼眸像是无底的深渊,让光虹无法呼吸。承吉无趣的松开手,光虹就这样重重的摔在地上,“填饱肚子,耍脾气也够了吧。克里斯前辈要我来看你,要是没事了就别窝在这边。”

承吉说完话,也没再多看光虹一眼,爬上窗户,手脚俐落的跳了下去。

光虹愣愣的看着承吉的动作,被拉扯的发根连着头皮还在隐隐作痛,而疼痛让他的脑子一瞬间清醒,使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然后连忙爬到床边向下看。

“这里……可是三楼啊……!”

如豺狼般,承吉跳到树上,再从树上轻松的跳到地面。他对季光虹没什么兴趣,要是饿死了也罢,怎样都不关他的事。

“怎么样?吃了吗?”

刚好看到克里斯从前方走过去,承吉顺势到克里斯旁边,“他很轻,我拿进去了,不知道。”

克里斯点了点头,那个很轻的结论不知道是怎么出来的,毕竟是那个李承吉啊,能做到这样就够了,想必光虹再不久就会自己出来。

他方才才刚听完先锋队的计画,从尤里和奥塔那边听到这次的作战计画,他几乎可以确定他们肯定是瞒着维克托的。

“这样没问题吗?让勇利担任这么重要的角色。”

尤里挑起一边眉,带着有些怀疑的眼神看着克里斯,“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我以为你还蛮信赖他的?”

“我当然信赖他啊,”克里斯拿起一根棋子,在手上无聊的把玩着,“但这跟他能不能成功完全是两回事吧?要是他失败了该怎么办,想过了吗? ”

“……”奥塔和尤里都沉默了,他们还真的没想过要怎么办,或许是因为他们心里都有一部份,是坚定相信勇利不会失败的。

“没有的话就现在开始想,懂吗?”手指微微施力,棋子就这样在克里斯手中断成两半。他将手掌打开,断成两半的棋子分别从两侧滚落,一个掉到了地上,一个滚到了桌上。

“加油喔,我们没多少时间了。要是一直没有办法的话那这个计画我也不得不告诉维克托了呢。”离开前,克里斯带着笑,做了最后的叮嘱,虽然在他们眼中更像是威胁。

继上次没有成功的突袭,他们已经被添上一笔败绩,要是这次又没有成功他们肯定是要失了尊严,“切、才不会失败。”

“你有要跟胜生勇利说吗?这件事。”

“跟他说又能怎样?”现在这个世代太复杂,或许他们就是在等待一个转机,像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人,像是一个不被允许的存在。

“……”奥塔的视线飘向远方,“……或许,他就是我们在等的人也说不定。”

“你说什么?”因为奥塔的声音放的极小,导致尤里完全没能听懂他说的话。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你说他就是古代的那个魔女瑟西?”

大部份的人在晚餐过后,聚集到了维克托的住所。勇利表示他想把瑟西的情报先跟他们交代一下,也比较好拟定作战计画。

“不对,要说的话应该是后裔。”勇利轻轻地纠正了克里斯说的话,“跟恶魔的后裔,只是他是第二代,也就是只有四分之一的恶魔血统和四分之一的魔女血统,另一半是普通人类。”

“等等,所以你要说的是,他比你强是吗?”克里斯揉了揉发疼的脑袋,他一直以为瑟西只是出现在古希腊神话中的角色,没想到真有其人,甚至遇上了他的后裔。

“我不否认。”勇利耸了耸肩,要比手段,那个人可是无人能敌,“不过他不会杀我。”

“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他应该觉得要是是我,大概可以理解他吧。”勇利用小汤匙和了和眼前的红茶,茶叶在现在可是奢侈品呢,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人会这么有钱。

“那实际上呢?”维克托撑着头,饶有趣味的看着勇利。

“做不到的吧,要是能理解那个人的头脑,我搞不好都能弄懂这世界的运行了。”勇利靠到维克托身上,在所有人面前霸道的宣示主权,“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众人面面相觑,关于瑟西的资料量过于庞大,偏偏听勇利说完也过了大半夜,众人疲累到几乎无法思考,以至于也想不出个什么好问题可以拿来发问的。

“那我问一个最后的问题好了。”雷奥笑着举起手,维克托点了点头,示意要他说下去。

“如果对上了瑟西,你能杀得了他吗?”

“……如果他想杀了这里的任何人,我就会杀了他。”勇利闭起眼睛,试着想像他杀死瑟西的画面,却怎么样也没有影像浮出。

是因为实力的差距导致他想不到这件事会发生吗?还是他会,会因为感情而没办法下手……?

他觉得心情有点复杂,或许是天快亮了,他整夜的没能阖眼有些不适吧。他这样告诉自己。然而,他却脑子一胀,一瞬间以为自己晕倒了,却发现意识一点都没有模糊。

“勇利?”他感觉到有人在摇他的手臂,于是他立刻回过神来,看着发声的那人,却意外发现这里除了他们两人,其他人都离开了。

“欸?其他人呢?”他左右转了头,想确认大家是不是都躲起来了。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也不是不能承认那群人的身手。

“你在说什么?什么其他人?”维克托托腮笑着,伸出一只手温柔的抚弄勇利的脸颊,虽然是再也平常不过的互动,勇利却隐隐约约感到一丝违和感。

红茶飘着淡淡地芳香,月亮高挂在空中,在无风无云的黑暗中静静地强调着它的存在。维克托的掌心温温的,在他脸上留连的指尖非常温柔。

“这里不是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最近我很崇拜的作家回追我Lof(ノ´∀`*)

不知道他現在會不會看到,因為很害羞所以就偷偷表白這樣www

這次的承吉很帥哈哈哈,覺得大家都黑化了怎麼辦(°ー°〃)

不過我自己很喜歡就是了www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