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十六)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维克托,你在干嘛?”

出了克里斯住的地方,清清楚楚的就能看到躲在旁边偷听的男人。只可惜克里斯的住处隔音效果特别好,维克托几乎什么都没能听见。

“勇利!你有没有受伤!克里斯没有对你乱来吧!?”看到勇利出来了,维克托急忙把他紧紧护在怀里,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都没了。

“没事没事、维克托我快、快不能呼吸了!”勇利的鼻子被维克托的胸膛压得老紧,空气都被硬生生的隔绝在外。

“就说了我才不会对你重要的勇利出手。”克里斯大笑三声,“感谢我吧,你现在欠我一份人情了。”

“什么意思?”维克托稍微放松手臂的力气,勇利也趁机吸了一大口气,重重的喘气。

“勇利要留下来了。”

“勇利……?”好像是害怕克里斯在唬弄他,他立刻像怀中的人儿求证。勇利点了点头,维克托立刻把他抱起,开始转圈。

勇利被吓的花容失色,他就算最近比较瘦了一些,至少还是个正常体型的男性啊!在过程中,除了尖叫,他总觉得自己还失去了些男性的尊严。

勇利被转的头晕脑胀,就算是被放下了整个世界仿佛都还在旋转。 “那其他人那边怎么办?”

“别担心,我会处理。”维克托的笑容开朗的有些恶心,克里斯多想找人把维克托这副嘴脸给画下来,当作之后耻笑他的道具。

眼下最该处理的事,就是如何去跟他们可爱小后辈说明这件事。但维克托认为他并不是要说服他们,只是尽告知义务就是了。克里斯当然知道就算其他人有意见,维克托也不会予以理会,不过他觉得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份了一些,所以安抚后辈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他头上了。

“我也跟你去好了。”勇利觉得有些不放心,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对他们来说非常敏感,但他还是鼓起勇气提出意见。

维克托挑起一边眉,依自己对勇利的认识,他还以为他会躲起来不愿意面对那些人,“你男朋友很有肩膀,相信我吧,我晚上就回来了。”

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勇利的脸一瞬间爆红。他偷偷瞄了克里斯一眼,发现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他一直不是个脸皮厚的人,赶紧点了点头,“快、快去吧。”

“我没有意见,要是前辈们只想讲这件事的话你们可以回去了。”

他们去找奥塔的时候,他正在看书。厚的像字典一样的书已经被翻到几乎最底,他本来还维持着耐心听他的前辈们说话,只是当他们说了一堆嘘寒问暖后一提到胜生勇利的名字,他就知道他们想说的是什么了。

“嗯?”以为自己才正要开始解释的维克托眨了眨眼,微微歪着头。

“前辈们要说的是胜生勇利留下来吧?浪费时间跟我说不如想想怎么去跟季光虹说?”奥塔重新将视线放回书上,彻底无视自己的两位前辈。虽然知道奥塔一直都是这种性子,对尤里之外的事根本不敢兴趣。

“你说对一半。”维克托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我来这里最大的目的是想让你去跟尤里说,我希望今天能解决,就如同你说的,我等会儿还要去找光虹。”

“帮你们去说服尤里我有什么好处吗?”他勾起一抹不明显的微笑,将书合起来,“give and get,你要拿什么跟我交易?”

维克托当然是有备而来的,听到奥塔这样说自然知道有交涉的空间,“画像。我有他小时候的画像,也有他以前被他母亲换上洋装时候的画像,看起来就跟个娃娃似的,大部分的画都被他撕掉了,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份。”

奥塔看了维克托一眼,站起身来走向他们两人。

“成交。”

他说,然后走出自己的住所。克里斯看的目瞪口呆,他根本不知道维克托手上有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奥塔别克竟是如此容易上钩的人。

“我怎么觉得我看了什么黑市交易。”一直站在旁边的克里斯有感而发的说,维克托自然是装作没听到,对于解决了尤里那儿的事开心的用鼻子哼起歌。

他们走着走着,走到了本来雷奥应该在执勤的地方。

本来。

空荡荡的平台上没有半个人,倒是树上似乎多了个人影。透着树叶间的缝隙,阳光洒在那人的身上,看起来就想说在发光。柔顺的棕发随风摆动,微微抿着的唇不自觉地渐渐张开,轻轻阖上的双眼看起来是如此安稳,整个人透出了惬意的氛围。

克里斯和维克托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神领会的点头,然后走向那人躺着的大树。

“一、二、三——!”

他们两人同时往树干一踢,撞击力道之大使得大树不停摇晃,而他们要找的那人也顺势被震了下来。或许是因为刚被惊醒,雷奥皱紧眉头,狠狠的瞪向那两个他还未看清楚人影的人。

“谁啊!竟敢打扰我睡觉!”他拉开喉咙大喊,然后视线逐渐清晰,双眼也抓回了焦距,他看到他的两位前辈带着浓浓的笑意看着他, “啊前辈……你们早啊。”

“早安啊,雷奥,你睡饱了吗?”克里斯有样学样的打了个呵欠,然后蹲到雷奥面前,“你前辈我很困呢,你自己睡都不找我一起,我觉得好寂寞喔,嗯?”

克里斯用食指在雷奥的胸前画圈,雷奥瞬间寒毛直竖,“两位前辈有什么事吗?”他的脸堆起讨好的微笑,立刻吃了维克托一记弹额头。

“让你看守你居然在睡觉。”维克托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是呢是呢、来找你当然有事,跟我们去找光虹。”

“欸……?为什么要找光虹?”他眨了两下眼,搔着头好像脑子还没开机那样。

“勇利要留下来了。”克里斯补上一句,然后开始跟他解释起来龙去脉。不懂的地方就算解释了他还是听不懂,不过他大概还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就是说前辈们要把他当挡箭牌就是,而且还让本人知道,真是恶趣味。

“而且我们找不到光虹。”

“嗯?你们有没有找衣柜?”雷奥拉了拉自己的领子,把被压乱到头发随意抓了下,感觉好像是在打理却还是一样凌乱,“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躲在狭窄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维克托好奇的问,而雷奥反而露出满脸疑惑。

“光虹他父母走了之后,他不是被送到教会了吗?就是我在的那个教会啊,当初我们明明是一起进公会的,维克托前辈居然不知道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吗?”

“我知道你们两个是一起来的,可是我不知道你们从小就认识。”维克托说,其实他还挺意外的,毕竟光虹总是躲着雷奥,他还以为是因为不熟悉光虹才总是这副样子,“等一下,我记得那个教会不是……”

“是只收养孤儿的。你是要说这个吗?”雷奥接了维克托的话,然后维克托点头,“我是孤儿啊,我没跟你们说过吗?那个女人在我小时候就跟别人跑了,教会的人找到我,之后就把我捡走了。”

维克托有些意外,毕竟雷奥这乐观的个性实在很难想象他是孤儿,更难想到他竟然是那个教会出来的。

怎么说呢,那里应该就是一切的最初。包括女巫的发现,包括女巫的猎杀。

“怎么?前辈很意外吗?”雷奥站起身,他那灿烂的笑容底下,不知为何,维克托竟看到了一丝深不见底的黑暗,“不走吗?”

一打开衣柜,果不其然就看到了个娇小的身影侧躺在那儿。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眼睛周遭浮肿且布满红晕,似乎是方才哭过了。

大概是哭完之后累了就睡了吧。维克托想,然后伸手轻轻的摇了他的肩膀,“光虹、光虹,要睡不要在这边睡。”

“唔……前辈……?”光虹揉了揉眼睛,一脸没睡饱的模样。

“不要在这边睡,起来。”维克托伸手要拉他,却被清醒了的光虹拍掉手。

“不要,前辈你走开。”他倒是闹起脾气来了,明明就是他先认识前辈和雷奥的,他们却都站在那个女巫那边,“雷奥你也给我出去。”

维克托尴尬的笑了,他还没想过光虹会这样闹脾气,跟个还没长大的小孩一样,“我们出去了你就会出来吗?”

光虹想了一下,点头,维克托和克里斯就缓慢的撤退了。光虹改成坐姿,双脚垂在半空中晃啊晃。

“你在闹脾气吗?心情不好?”雷奥蹲在他前面,塞了一颗糖到他怀中,“甜的,你喜欢不是?”

“你怎么没跟着出去。”光虹瞟了他一眼,将糖放入口中,甜蜜的滋味立刻在口中化开,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知道你在生气我还走吗?”雷奥露出无奈的表情,他伸手揉揉光虹圆滑的脑袋,“真的这么讨厌勇利?那我去帮你把他杀了好不,你别闹别扭。”

雷奥轻描淡写的说,但光虹却隐隐能察觉要是他现在说好,或许雷奥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勇利。他咬了下唇,摇摇头,“别,你别杀他。”

“不然你要我怎么办?把他赶出去?”

“他不是你的朋友吗?”光虹不解的看着雷奥,在那副爽朗的笑容底下他不明白还有着怎么样的心思。说实话他并不讨厌勇利,讨厌的是勇利生为女巫的这个身份。

他还记得父母在自己眼前死去的模样,两具失了灵魂的空壳就像是被强酸腐蚀过一样,最后已经分不出容貌。

“你比较重要。”雷奥笑了一下,笑的光虹心头荡漾,“你开心就好,主教交代过我要照顾你的。”

“主教?又是主教?可以不要再提他了吗!”光虹随便扯了旁边的衣服就往雷奥身上丢过去。

要不是主教,你根本不会关心我对吗?其实你根本没有在乎过我,你在乎的只是主教的话,你对我开的所有玩笑也都是因为主教要你跟我拉近距离,你根本从来没有认真看过我这个人。

“生气了?”雷奥将衣服接住,“不想听我就不说了,但前辈要我告诉你勇利的事,你能让他留下来吗?以我的立场我是希望他能留下,毕竟他救过我一命。”

“……那干嘛还要问我,他要留下就留下,我不想遇到他。”光虹眼眶又迸出几滴泪水,从眼角流下缓缓流下,“你出去吧,我不会躲在柜子里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明天见。”

“……”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有沒有一種Surprise的感覺呢看完這集的雷奧www

其實當初角色設定寫了一大堆但一直找不到時機表現

到了這邊終於有機會有種等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刻的感覺ʕ•ٹ•ʔ

正在考慮要不要下一集開始最後都來放幾個人的角色介紹( ・ิω・ิ)

如果有打算的話下一集就會開始打,沒有的話搞不好就沒有了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