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關於愛人變成兔子這件事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架空,甜,甜,甜

· 四百赞点文活动,感謝 @薑薑 的點文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快速的敲了几下键盘,维克托看着自己打出的字句,自嘲般的笑了一声,然后再按下“delete”键,把方才打上搜寻引擎的文字删去。

“如果人变成兔子怎么办?”

怎么可能有这么荒谬的事。维克托困扰的搔头,回头望了床一眼,而那毛茸茸的小东西就像回应他的视线那样动了一下。

“勇利。”他轻唤,虽然只是他的猜测罢了,但他还是觉得比较有可能出问题的是自己的脑袋。

“?”小家伙歪了头,用他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他瞧,仿佛是在问说“怎么了?”

仔细看,他大约是成年男性手掌的大小,头上长了两根长长的大耳朵,翘起的臀部上有一球毛绒绒的小毛球。简单来说,就是只普通的兔子无误。白色的毛上有黑色的斑点,无辜的模样是多么的惹人怜爱,让人不禁扬起一股抱在怀中揉的冲动。

要是是平常的情况,维克托肯定是会摸摸他的身体,问他是从哪来的。或许他还会喂他几口食物,之后要离开还是留下他都不会理睬。

但前提是在普通的情况下。

昨晚用来跟爱人温存的床,在今天一大早就把爱人给人间蒸发,怎么找也不见踪影,就连电话也没带走,只是在桌上空响。而此时,床上就恰好多出了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兔子,明明门已经为了避免爱犬在他们恩爱的时候跑进来而锁上了,再来他们住的是高楼,也不可能是从窗户跑进来的,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他,也忍不住开始怀疑这只兔子的真实身份该不会就是爱人吧……?

打断他思考的,是他的房门被爪子摩擦的声音。知道是自家爱犬又再讨宠了,他带着笑的把房门打开,一瞬间忘记了那只兔子的存在。

棕色的大型贵宾“啪搭啪搭”的跑进房里,维克托站稳脚步,张开手臂,准备跟马卡钦来个大拥抱时,马卡钦却不赏脸的绕过维克托,直直扑向方才维克托关注的焦点。

一只大狗用他的前脚固定住那只受惊的小兔子,旁人看来那只狗肯定是决定要大快朵颐一番。它舔着小家伙的身体,像是在表达善意,但在维克托的眼里,这一切倒是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疑点。

马卡钦其实不太亲近其他动物的,虽然不至于到一见到就要大叫攻击,不过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亲昵的。

看到那只小家伙露出惊吓的神情,他叹了一口气,要自家爱犬离他远点,然后将那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小家伙捧在怀里。

小家伙闻了闻维克托掌心的味道,露出开心的表情,就用脸蹭了维克托的手。

“小家伙,你该不会真的是勇利吧?”维克托被小家伙的动作逗乐,露出淡淡的微笑,“反正现在也没人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在勇利出现之前,你就叫作勇利了!”维克托说着说着,自己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明明就没人听到,我怎么感觉我就跟那些讲话就只为了听听自己的声音的老人们一样呢,真是。 ”

闻言,勇利跳到维克托的肩上,像是想要安慰一样的用他鲜红的小舌头在维克托的脸颊上舔了几下,闭起眼睛又用鼻尖在上头磨蹭了几下。

“你是在安慰我吗?”维克托揉了勇利的头,“谢谢了,要是真的勇利也跟你一样就好了。”

勇利歪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的模样,神情煞是可爱。维克托的心脏仿佛被爱神之箭射中,缩紧又舒张的弄得心头好闷。

没有特别的事时,他一向没有特意早起的习惯,所以没过多久,午餐时间就到了。维克托围起平时大部分都是勇利在穿着的围裙,先是帮马卡钦放了饲料,接下来才决定要草草了结自己的中餐。

他把勇利放在桌上,以免又被马卡钦舔的全身湿。兔子大概是不能吃狗的饲料,就算在怎么没有常识他至少还是知道这一点的。

刚刚他就上网查过兔子的食物了,于是他就稍微用了“后辈就应该听前辈的话”的名义,“请”波波维奇帮他买了一些提摩西和兔子专用的喂水器放着。

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使唤人不太好,但现在是非常时期,要是勇利在他离开家的这段时间怎么了,他肯定会抓狂的。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后辈委屈一点也是在合情合理的范围吧?

人都说只要给了名字就是多了个牵绊,多了牵绊就是多了份感情。如今他名字给取了,东西给买了,他无疑就变成他家的一份子了。

正好马卡钦也喜欢他,虽然好像有点太喜欢了,但勇利回来之后肯定是会大吃一惊的……他或许应该在勇利回来之前给他找第二个名字才好?

维克托随便做了份蔬菜沙拉,然后将提摩西盛盘端到勇利面前。或许是第一次看到这东西,勇利先用前爪戳了戳眼前的草料,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之后,用鼻子在上头闻了一会儿,就瘪着嘴皱着眉头把眼前的东西推开,甚至一口都没吃。

“不喜欢?”维克托用指头点了下勇利的脸颊,嗯、意外的柔软呢。勇利跑向维克托,在他前面坐了下来,就是彻底无视那盘草料,“真奇怪,我以为兔子都吃那个的……?”

马卡钦叫了几声,咬住他碗中的饲料,摆到勇利面前,看似是要分享的意思。

但勇利当然没有去吃那块狗粮,由于兔子是十分容易吃坏肚子的,为了避免误食,维克托立刻把那块狗粮拿走,摸了马卡钦的头一下,“我知道你是想跟勇利分享,但他不能吃你的食物喔,谢谢你啦。”

马卡钦难过的发出“呜咽”声,维克托也只能拍拍他的头,毕竟如果因为这份心意害勇利拉肚子就不好了。

处理掉那块狗粮,维克托洗完手回到位子上,发现勇利正紧紧盯着自己的那碗生菜沙拉。

“勇利你该不会想吃这个吧?”维克托叉起一块小块的美生菜,放到勇利面前。勇利用鼻子嗅了一下,立刻拿下那片青菜,躲到一旁自顾自的啃食起来。

维克托看着勇利可爱的举动,觉得心头都暖了起来。他将碗中的食物切成小块小块的,少量少量的交到勇利手中,直到他觉得再多就要过量时才停下。

“勇利阿勇利,你明明就是只小兔子,为什么吃起东西来却跟一只小猪猪一样呢?”看着勇利把自己的脸颊塞的满满满,让他忍​​不住想起勇利每次在吃猪排盖饭时都会变得这副德性。

他的勇利到底跑去哪里了呢?维克托叹了一口气,将小勇利抱到自己面前,亲了他的额头一下。

小勇利被吓了一大跳,砰砰砰的跳离维克托的怀中,躲在沙拉木碗后方就是不出来。容易害羞这点真的很像勇利呢。

“再不出来就把你当今天的晚餐吃掉喔,勇利。”维克托本想说只是说说,毕竟兔子怎么能听懂人话。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勇利真的跑出来了,还委屈的吸了吸鼻子。

“wow,你该不会听得懂我说什么吧?”维克托惊呼一声,勇利则歪着头,没有真的给他什么明确的反应。

下午的滑冰练习,维克托姑且还是请假了一天。电话另一端雅科夫的叫骂声几乎快震破他的耳膜,说什么都已经住在一起了还老是翘掉练习在家耍恩爱,不怕把正业都给荒废了吗。

隐约中,他还能听到尤里跟米拉在偷笑的声音,还有波波维奇又在抱着电话痛哭的声音——谁不知道他将自己的前女友设成手机桌布。

他稍微解释了一下自己今天是因为有了一位意外来访的客人所以才请假的,虽然他说的说实话,但雅科夫还是在喊着要他快点出现。

挂断电话后,他看着因为雅科夫太过大声而抱住耳朵的勇利,正颤抖着身子,仿佛受到极大的冲击。

“抱歉喔,除了嗓门大了一些……更正,大了很多以外,雅科夫不是坏人喔。”他顺着毛抚摸着勇利的身体,安抚的说道。

虽然雅科夫要他赶紧去冰场,但他可是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以不听教练的话著名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欸,怎么可能这回会乖乖听话的跑去练习呢?

于是他把餐盘收了收,打了电话去勇利在长谷津的家,确定他没有要突然回去什么的之后,越来越担心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勇利不高兴了。

他想了昨晚发生的事,他们吃完晚餐后看了一部不那么有趣的电影,于是他屡屡在电影播放时偷偷伸手吃勇利豆腐,然后很快的勇利明白自己已经不可能在当晚好好的把电影看完后,他把勇利抱进房间,锁上门,做了那些他们几乎每晚都会做的事。

是因为没看完电影所以不高兴吗?但要是真的会因此不高兴的话,那他应该老早就会知道了啊,毕竟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做了。还是是因为最近太频繁,勇利的身体受不了了?那他也应该会发现才对啊!况且最近主动的都是勇利,要不是勇利这么可爱的诱惑他,他才不会像个野兽一样重复一次又一次呢。

他想了好几种可能,再一一否决,脑子已经快要烧坏。于是经过一番犹豫,他打了通给克里斯的电话,想要问问他究竟是做了什么还有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说有一只兔子突然出现在你床上而勇利不见了?”听完整件事,没想到克里斯的症结点居然是在这里,害他有种问错人的感觉。

“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他是不是喝了我上次给你的那瓶水?”克里斯咽口水的声音很大,即使是通过话筒也能清楚听见,“就是粉红色包装的那个。”

听到克里斯这么说,他才豁然想起有这么一回事,“我去看一下,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前阵子看到有人在卖,觉得很有趣,虽然当时觉得是骗人的,但听你这样一讲,好像又不是骗人的?”克里斯选择答非所问,然后丢下一句他男友来找他了之后,要他仔细看一下那瓶水的包装说明,就会明白了。

一进到房间,他就马上找到那瓶水了,因为它正放在床头柜上,而瓶盖有被打开过,里头的水也只剩下一半不到。他看了一下产品名称,上头居然中二的写了“变身水”三个大字,后头还括号了兔子二字。使用方法写着五十毫升就可以维持两个小时,看勇利饮用的量,他大概要将近一天才能变回来了。

他猜测大概是昨晚大战过后,勇利口渴就随手拿了他放在柜子里的水来喝,只是没想到好巧不巧就摸到这瓶莫名其妙的液体。

上头还写了可能会发生的副作用,包括头晕呕吐,关节处发疼,短暂失忆(变身时发生的事),还有部分兽化。

等等,部分兽化?维克托看着这行新细明体,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他打开放在桌上的电脑,输入了关键字,按下搜寻,立刻就跳出了如他所料的资讯。

他将水收回抽屉锁上,走回客厅,看到他可爱的小勇利正在喝水。要不是真的在他眼前发生了,他肯定也会觉得那瓶水是骗人的。

“勇利阿勇利,居然变成小兔子了,真是吓我一跳呢。”维克托把勇利一把抱起,虽然有想过要是这一切都只是他在乱想,勇利其实根本没有变成兔子,那或许会让他糗的想把自己给埋进土里。

他拍了一张自己跟勇利的合照发到ins上,输入了和“和勇利甜蜜的午后时光”后,就迅速将手机丢在一旁,以免雅科夫看到又要啰嗦了。

整个下午除了玩勇利之外他几乎什么事也没做,顶多就是用个电脑或看个手机吧。

转眼间,也到了晚上。维克托洗好澡后,仅仅围着一条浴巾,坐在床缘跟勇利玩了起来。

“你已经维持这样多久了阿?总觉得我今天自言自语了一整天呢。”他解掉浴巾,躺在床上,让勇利躺在他结实的腹肌上。

勇利的毛在维克托的腹部上磨来磨去,弄得他好痒。

“你可别乱动喔,要是掉下去被我压到就不好了。”维克托一边嘱咐勇利,一手开了夜灯,再关上大灯。

虽然今天没有练习,一点都不疲倦,但他还是很快就入眠了。这晚他睡得异常的安稳,连个梦都没做,直到……直到突然有个重物压在自己身上,而且好死不死,还刚好压到了他的……雄性象征。

他完全是被痛醒的,痛到他觉得搞不好有好几天都不能用的那种。他张开眼,发现自己身上倒着的似乎是个人……?

打开电灯开关,熟悉的脸孔离的他极近,闭起双眸似乎是在沉睡的样子。他按下他脑子的电源,这才想起昨天他可爱的小恋人似乎是变成一只小兔子了。

勇利身上一丝不挂,虽然很想就这样相互以彼此的体温来取暖,但他的下半身真的很痛,于是也只好把勇利抱到自己身旁的空位。

他一手揽住勇利的腰,一手扶住他的背,却意外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他疑惑的摸向那个东西,发现那似乎是一颗毛球。

轻轻握住,勇利就在他怀中发出诱人的呻吟。他快速的将勇利放到身边,审视了勇利的身体一番,发现除了那个貌似是尾巴的毛球,他的头上还长出了两根大大的耳朵。
耳朵的尖端好像也是敏感点,维克托叫醒勇利,一双疑惑的眼睛就正好对上他的眸子。

“维克托……?早上了吗?”看来好像是不记得昨天变成兔子的是了,勇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起来好困惑。

“还没。”

“那为什么……?”维克托笑的很灿烂,让勇利忍不住冒出大事不妙的想法。

维克托将他按倒在床上,用指腹轻轻摩擦他的肩膀,“昨天有人害我担心了一整天,现在终于变回来啦,不觉得应该要补偿什么吗?”

维克托本来以为暂时不能用了的家伙现在正精神奕奕的抬着头,勇利一头雾水的听着维克托的话,然后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似乎多出了一些平常没有的东西。

维克托把玩着勇利的尾巴,温柔的夺取勇利的双唇,再霸道的占有他嘴内的空气。

雄性兔子一年四季都是发情期。维克托想起刚刚查到的东西,邪恶的念头冲上脑。

看来,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The End.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今天先產一篇點文,之後再接再厲哈哈哈

覺得這個題目好可愛(๑´ڡ`๑)

感謝天使們的支持,愛你們喔!

评论(8)

热度(168)

  1. 维勇Yuri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搬运工!!喜欢这篇文章的请关注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