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十五)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勇利的腰整整痛了两天。

第一天几乎连坐直都有困难,于是所有的一切又是维克托打理的。

他心中十分愧疚,明明就只有这短短的几天不到,却不能好好陪着维克托。明天就要把维克托送回营地了,他想要就这样再来个顺水推舟的跟维克托结合一次,但却被维克托委婉的拒绝了。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他也不想苦着一张脸跟维克托分开阿,只是跟之前那段日子比起来,这两天维克托也未免太冷淡了吧!连个亲吻都没有,难道其实维克托是那种吃到了就不要了的人吗?所以、所以他就这样被活该吃抹干净了吗!好啦虽然他也很享受,但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啊? !

维克托不知道勇利脑里杂七杂八的想法,他从背后搂着勇利,想着明天计画进行中可能会发生的突发状况,然后再想出解决的法子,直到可行度达百分之九十以上才放心。

“我们真的要分开吗?”思考完后的维克托轻声在勇利的耳畔说道,把勇利心中的坏想法都吹开了。

“嗯……”眼眶微微泛泪,平常他绝对没有这么爱哭,只是维克托的语气听起来很难过,让他也难过了起来。分离这两个字对他来说有点遥远,他没有跟其他人有过如此深交,自然告别时也不会如此痛苦。

“真的不能让我们讨论过后再决定吗?”维​​克托知道勇利动摇了,他收紧手臂,将勇利抱的更紧一些,“勇利你真的要这样吗?”

勇利停顿了很久都没给回应,维克托几乎以为自己要成功了,但勇利最后还是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看来是你逼我的,勇利。维克托在心里暗自想着,叹出了一口长气。

心疼维克托,勇利转过身紧紧抱住维克托,“明天……送你回去之后,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

“不要再熬夜不睡觉了,晚上睡觉记得要穿衣服,不然你总是踢被子。可以的话不要再当猎人了,那太危险,如果你有个什么意外的话,我……”

“没事的,”维克托顺着勇利的头发摸着他的头,“一切都会没事的,不用担心。”

勇利整晚都没能阖眼,倒是维克托睡的香甜。就算偷偷吃维克托豆腐,也只会被抓住双手。翻了个身,维克托还是照样睡他的。

几个小时过去,太阳探出了头,而他又经历了再一次的交换。

起床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维克托发现自己身旁的勇利顶着两轮大大的熊猫眼眶,带着怨念的看自己。

“早安,亲爱的。”维克托亲吻他紧皱的眉头和嘟起的小嘴,“不好好睡觉,是在干嘛呢?”

在干嘛?在想你的事情啊在干嘛。勇利是怨愤极了,“是了是了,谁不知道你一点都不在乎。”他推开维克托,心情是差到了几点。他也不想像个女人那样矫情,但是看到这个反应,心就是在绞痛。

“勇利……”其实他也整夜未眠,跟自己的爱人睡在一起哪这么容易平静?尤其是在那双不规矩的小手一直胡乱骚扰自己的身体时。刚刚的举动都是演的,如果让勇利担心了他可是会难过,只是没想到造成反效果就是。

“不要说了,既然醒了就走吧。”勇利随意的抓住维克托衣服的一角,没让维克托再说什么,弹了个响指,四周的景物就有大规模的变化。

“我说啊,他肯定是……维克托!?”

第一个发现的是克里斯,他眼睛瞪得都快要滚出来,手上的东西洒落一地,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这混蛋这段时间跑去哪里了!”

“Wow,克里斯别这么凶嘛、”眼尖的发现勇利似乎想要直接离开,维克托立刻用力地按住他的手,不让他动作。

“勇利?”听到克里斯的大叫声,人们陆陆续续的出现,而雷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维克托后方的勇利,“你……”

“雷奥,后退!”光虹拿着武器,对着勇利,“他是女巫,尤里跟奥塔不是说过了吗。”

“可是……”

“季光虹,放下武器。”维克托释放出了相当的杀气,“谁敢再让我看到有人拿着武器对勇利你们就试试看。”

“……前辈,你被洗脑了吗。”虽然这样说,光虹还是收起了武器,长久以来的训练让他不敢违背维克托的命令,“那种人……”

“光虹,你之前也跟勇利相处过阿,你知道他不是那种人。”雷奥试着要拉住光虹,但光虹还是气呼呼的快速离开。

“维克托……放开,我要走了。”被光虹的反应给愣着,勇利回过神后,用另一只手要扳开维克托的手指,却又被重重抓住。

“放手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不是吗?”

“……”四周安静的就连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雷奥追着光虹走了,其他人也识相的暂时离开,只留下克里斯、维克托和勇利。

“勇利有很急的事吗?”克里斯说,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局面,“等会儿我们来聊聊吧?”

眼看维克托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勇利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在维克托担忧的眼神下,勇利跟着克里斯离开了。临走前,克里斯还对维克托眨眼,“不要那样看我,我不会对你重要的勇利做什么的啦。”

“不好意思,害你们为难了……。”勇利垂着头,他其实可以弹个指就离开这边,但心中的想法又一直相互拉扯,他的人都已经快给扯裂了。

“没事没事,光虹会比较敏感是因为他的父母就是被女巫杀死的,”克里斯的语气平淡的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那样,“不用太在意没关系。”

“我……”

“勇利你是信仰恶魔的吗?”打断他的话,克里斯问了一个他连维克托都没说的问题。

“……不是、”他回答,“是我的母亲……啊、不过她现在已经死了就是。听说我是她跟恶魔的孩子,但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是。巫术从小就能用,并没有签订过什么契约,也没有跟恶魔做过交易。”

“那就对了啊、”克里斯听完后露出了微笑,勇利不解的看着他,然后克里斯才继续说下去,“你出生就是女巫,那不是谁的错,在我眼中你就是个很老实认真的青年,虽然有时候会搞不懂你到底在干嘛,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你……当然是说朋友的那种喜欢。”

“可是我杀过人,你们想过女巫会做的事我也都做过了,甚至你们也有同伴被我杀了……”勇利的声音显得有些沮丧,他没有为自己辩解,这是他真的做过的事,就算不是出自他的意愿他还是做了。

“……我也杀过人,”克里斯的音调不再像方才一样轻快,变得沉重许多,“以前是骑士的时候,为了领土的争执,为了传播王的名声,杀过多少人我也数不清了。在战场上哪有什么谁错谁对,我唯一能思考的就是如何保护自己,顺利挺过战争。虽然我不会跟你说杀人没关系什么的鬼话,但当手染了血之后,你就必须背负那些灵魂继续活下去,无论是敌人的还是战友的。”

“我跟维克托是踩着用鲜血做成的地毯走到现在的,死在我们手上的人绝对比你想像中的还多。我们不是女巫,是普通人类,就因为是普通人类、就因为是被加冕为骑士的人,所以没有人会否定我们的行为,甚至会因为我们杀了人给我们更大的肯定。说我们是杀人魔或许也没有什么不妥,听完这些,你会讨厌我,会讨厌维克托吗?”

勇利摇头,克里斯温柔的揉了揉勇利的头,“那再问你一个问题,勇利,你喜欢维克托,对吗?”

停顿了一秒,勇利诚实的点头了。或许是因为对方是克里斯,有种很可靠的感觉,所以他才能这么坦白自己的想法,“可是我是女巫……”

“天啊、勇利,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叹了一口长长的气,克里斯一脸认真的看着他,“重点不是你是什么,而是因为你是胜生勇利阿。要是你跟维克托说一样的话,他肯定会生气的!大家不是说女巫是世界上最自私的生物吗?我,克里斯托夫· 贾科梅蒂,就把维克托的命送你了,以我的姓名起誓,不用还我也没关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任性可是年轻人的权利阿!”

“克里斯先生,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是妈妈啊?”被克里斯那种浮夸的语调给逗笑,勇利忍不住说出心中的想法。

“要是能当胜生勇利先生的母亲是我至高的荣耀呢、”克里斯做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扬起语调,装模作样的说起带有腔调的口音。

“真是别闹了吧,克里斯先生。”

“你说的算喽、”克里斯耸肩,一副很无辜的模样,“所以要留下了吗?”

“反正维克托的命不是我的了吗?”勇利的眼睛眯的像月牙,“就算你后悔了也不还你。”,闻言,克里斯大力的拍了下勇利的背,害他差点都要把胃袋给吐出来。

“这样就对了嘛!”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今天學校比籃球賽結果朋友被對手撞受傷覺得超氣憤

上禮拜跟友人C報名了學校辦的唱歌比賽

結果今天決定要唱卡通的主題曲

我們根本去鬧的呵呵呵(ノ´∀`*)

好怕劇情又被我扯遠了

克里斯成就自己,成為勇利的媽媽了!(並不是#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