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十三)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维克托的故事十分让人着迷。

勇利专注的听着维克托说话,不时的发出嗯之类的声响以示附和。

克里斯如今似乎已经能挥剑了,但是是用左手,也就是说他的右手真的彻底的废了。勇利听着听着不禁一阵心塞,他知道瑟西帮忙打仗的事,因为瑟西出场前还要求自己要给予祝福。

“话说,那个男人到底几岁了?”故事说完,维克托突然想到心底一直存在的疑问,“他跟六年前长的一模一样。”

“三百……不,大概已经快四百了吧?”勇利困扰的偏了头,蠕动自己的嘴唇,“瑟西的外表不会改变,毕竟要算一算他也算是个恶魔呢。”

“怎么说?”这话到底是引起维克托的兴趣了。

“他是四分之一混血啦,但因为跟恶魔订契约,外貌并不会改变,他可是非常喜欢自己的脸的喔。”

“那你呢?我听那些女人叫你恶魔之子,那是什么意思?”

“维克托问题有点多呢。”勇利用手指点了下维克托的鼻尖,“太缠人的男人会被讨厌的喔。”

知晓勇利是想转移话题,维克托就没有再死缠烂打了。

“不睡一下吗?”乖乖坐回维克托的怀中,勇利把玩着维克托细长的手指。

“勇利只给我五天的时间,我怎么舍得就这样睡掉?”维克托轻轻闻着勇利头发的味道,有股淡淡的雪水清香。

“不好好休息伤可是不会好的,”勇利在维克托的食指上咬了一口,留下齿印,“你不睡倒是无所谓,不过我可是困了呢。”语毕,还作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咬人是犯规的吧?”维克托笑着说,“那就睡吧,一起睡。”

于是他们以绿地为床,以星空为枕。彼此的热度相互传导着,勇利弹了个手指就出现了一条黑色充满凌乱线条的被子,就像是个孩子随意涂鸦出的那样,不过倒是挺温暖的就是。

感觉到维克托大抵已经睡去了,勇利露出了温柔的表情,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爱你喔,维克托。”

“今天让我去打猎吧?”又一天过去,维克托的身体几乎已经痊愈了。距离他们的告别还有三天,虽然维克托想抓紧所有时间陪在勇利身旁,但看着勇利一直都没有复原的身材,他心想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勇利不安的情绪传进维克托的眼里,维克托笑着说声“当然可以”,勇利才终于回到平常的表情。

他们一前一后穿梭在茂密的树林里,好几次维克托本来都有机会下手,却因为勇利是第一次狩猎不那么熟练而屡屡犯傻,使得让到了嘴边的肉都给溜走了。

“不用介意。”看着勇利沮丧的样子,维克托只觉得很可爱罢了。

“可是……我觉得很抱歉。”勇利咬着下唇,几乎都要渗出血来,看得维克托好心疼。于是他伸出手,用姆指压住被牙齿死死扣着的,勇利的下唇,在上头轻轻摩挲着。

“勇利再咬嘴唇的话,我就要亲你喽。”比起威胁,维克托的话更像是在打情骂俏。勇利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红了脸,赶紧撇过头,躲开维克托的手。

“哇喔,勇利这么不想给我亲啊……。”语末的音调下沉,以为维克托难过了的勇利立刻转过头来要解释,却正好让维克托抓准了机会,在勇利柔软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

“你、你、你个无赖。”面对维克托那笑嘻嘻的模样,勇利可一点也不开心。他推了推维克托的肩膀,却没施多大的力,想必又是个口是心非。

“都第几次了,勇利也该习惯了吧?”用手指在勇利的脸颊上戳了几下,维克托不刻意的笑依然挑拨人心,每次总弄得勇利心头小鹿乱撞。

正当勇利还想说些什么抗议时,突然听到枯枝被踩断的声音。维克托将食指摆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要勇利乖乖待着不要乱跑。

勇利点头,维克托转身便冲了出去。才没过多久,不远处就传来一阵骚动。勇利把握时间让黑娃们去捡柴,自己则在原地等着维克托的出现。

果真没两下子,维克托就回来了,而他狩猎用的袋子也被塞的饱满。维克托的表情看来得意的很,勇利不禁笑出来,问维克托到底在神气些什么。

“今天可以吃的丰盛一些了。”维克托牵起勇利的手,“你太瘦了可不好看。”

“维克托现在是在嫌弃我吗?”勇利半开玩笑的说,维克托倒是急忙的解释起来,惹得勇利哈哈大笑。

“真好,能看到你这样笑。”心头的温度从指尖传递出去,维克托的手握的紧了些,一脸认真的说。

“不然我平时是怎么笑的?”

“看起来很多烦恼的那种。”勇利不太懂那是什么样的笑,之前的他要烦恼的事真的太多太多,烦恼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揭穿,烦恼自己对维克托的这份心意,烦恼他们的未来。

但如今,抛开身份,抛开他们的立场,他们相恋。他其实不喜欢这种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感觉,只是这又能让谁来决定?这短暂的时光就是他最大的自私了,他实在不敢奢望更多。

黑娃用他们圆顿的双手堆起柴火,看起来笨拙的可爱。堆好后,勇利用手指在上头轻点了一下,火苗就窜了出来。

“其实巫术还挺方便的。”维克托这几天下来,着着实实的有所感叹。他将方才猎到的雉鸡处理好,用比较坚固的木棒穿过去,架在火堆上就烤了起来。

动物油被燃烧传出了浓厚的香味,害得勇利的肚子不给力的咕噜咕噜叫出声。他尴尬的压住肚子,想让它听话些,但它还是力不从心的继续猖狂着。

“就算勇利饿了还是要等它烤熟了才能吃呢。”维克托好笑的看着勇利,勇利嘴上就念了句“我知道啦”,然后继续咕哝着些“维克托是笨蛋”还什么的。

突然间,拽住勇利的颊肉,维克托弯下腰就咬了下去。

“唔咦——!?”勇利捂住自己被口水沾湿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维克托,“你干嘛突然咬我!”

“可能是因为肚子饿了吧。”耸肩,勇利的反应逗乐了维克托,激起他想要继续恶作剧的心情,“饿的都能把你活生生的吞下肚。”

闻言,勇利是瞬间涨红了脸,几乎是语无伦次的说着吃饭吃饭。没有读心术,维克托自然不知道勇利是想歪到哪儿去了,只是奇怪勇利的反应这么这么奇怪。

不过食物倒是真的熟了,他稍微用火烤了一下刀子消毒,拿下木棍,熟练的将它解体。烤的正好的鸡肉泛着油光,香气四溢,让人食指大动。

维克托将肉递给勇利,勇利敌不过食欲,立刻就没了形象的大吃起来。他用犬齿把肉撕开,鸡肉本身的味道立刻就在他口中蔓延开来,即使没有调味也依然美味。

油渍沾上勇利的唇,泛起淡淡光泽,看来就像是抹了女人的胭脂那样。但勇利是不太在意,他继续忘我的吃着手中的食物,维克托看着勇利脸颊塞的就和仓鼠一样,笑着说“果然小猪猪就是小猪猪”。

享用完大餐,勇利吸吮着残留指尖的余味。

“勇利,我想洗澡,就算是冲水也好。”他们到昨天发现的水池边待着,维克托看着那平稳的水波,有感而发的说道。

“那你先洗,我去回避一下……维克托?”勇利话还没说完,维克托倒是落落大方的脱了起来。

结实的身材在勇利面前一览无疑,洁白无瑕的肌肤透出淡淡红晕,脱完上衣,维克托就像是要展示那样,缓缓的将手移到裤子,慢条斯理的解开裤裆的扣子。

勇利用手捂住眼睛,却又情不自禁的从指缝偷看着维克托的动作。即使是背部,那优美的线条依然动人,维克托若有似无的回头看了勇利一眼,正好与他对上眼,害得勇利心头一惊,差点没挖个洞钻进去。

裤子下的长腿没过多久,便也毫无保留的印在勇利眼帘。维克托依旧缓慢的褪去最后一层防护,慢慢走进水池,看的勇利心都着急了。所幸除了载浮载沉的莲花外,那水池倒是没有其他生物,不然又是另一桩笑话了。

“勇利?一起下来阿。”维克托压低声调,用他那低沉性感的声音挑逗着勇利的理智。他用双手捧起一掌水,之后再让水流顺着他双手间的细缝缓缓流下。

就像是著了魔似的,勇利缓缓朝维克托那边走去。他蹲在水边,忘我的看着维克托,维克托就在他耳边说了声“乖孩子”,顺带舔了下他那发烫的耳垂。

突然,维克托站起身。水珠在他身上闪闪发亮,而下半身仍然在水平面下若影若现。他就像是传说中的人鱼,现在要来魅惑人心,而勇利便是他第一个猎物。

勇利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处,任凭维克托将他的衣服带离他的身体。肌肤直接接触到空气使他不禁冷得发颤,但勇利并没有因此退缩,或许是身体里头女巫的血液正在沸腾,总之,现在除非世界毁灭,已经没有其他事情可以抓回他的注意力了。

“维克托……”勇利将手指埋入维克托的发间,维克托就快速的将勇利的裤子褪去,徒留一件底裤,然后要勇利坐到池边,让勇利的双脚是泡在水里头的,自己则又坐回池里。

疑惑的勇利歪着头,正想开口问些什么时,维克托就又自顾自的将勇利的双脚架在自己肩上,自己则将头枕在勇利柔软的大腿上。

勇利伸手在池子里绕了几圈,水就立刻成了热水,而水池就像是露天温泉那样冒起白烟。维克托又惊又喜的看了水池一眼,然后又将视线移回勇利身上。

“勇利正在发烫呢。”维克托用吻爱抚着勇利的大腿内侧,明明知道勇利的欲望是微微抬头了,就是坏心的不愿将吻再往上带一些。

不过这回他倒是失算了,他本以为勇利会像平常那样羞红了脸,但他完全没想到的是,勇利竟弯下身,用着极度不符合人体工学到将近对折的姿势,抬起维克托的脸,就这样狠狠的亲了下去。

“谁让你一直害温度升上去。”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究竟會不會開車呢?

請待下回揭曉!(再次被亂棒打死)

大家也知道我是肉渣,但我會盡力的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