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如果上了電視節目……㈤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两人已在一起,原作再编ooc,搞笑向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女装play、军装play有!

· 感谢你的点阅

外景导演喊了开拍的信号,固定班底开始介绍起这期的来宾。

“这期的神秘来宾之一,也是我们日本的骄傲,欢迎胜生勇利选手!”

掌声四起,勇利本是待在后方的,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也走进了摄影机狭小的方框中,成了偶戏的其中一份子。喀啦喀啦的是鞋后跟的声响,勇利在镜头前已经绝望了,他除了笑,也没有其他事能做了。

其实他大多时间都是在发呆的,大抵是在拿到任务卡的那刻,脑子才重新开始运转。

——找到你的骑士。

大大的六个字,好的,莫名其妙的任务。他虽然没有非赢不可的理由,但他也着实不想输。名牌黏在背后,要是平常的话或许还可以和其他人挣扎一下,但这次多了这些累赘,真是要他哭笑不得了。

找到骑士之后能够做什么?他用力的盯着标题下方的空白,几乎都要把那块纸板给看穿了还是没有答案。或许是要找到后才会有线索?毕竟上方都印了第一个任务,那总会有第二个任务甚至第三个任务吧?

“胜生,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担任伯爵的男人是个最近拍古装戏走红的演员,撇开英俊的外貌和壮硕的身材不提,男人还是以风度翩翩出了名,不但待人亲切,更是体贴每个女性,毫无意外的上了报章杂志娱乐版之“最想跟他结婚的人”第一名。

本来是想拒绝的,但一看到维克托那缸醋桶恶狠狠的瞪着男人的模样,他还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答应了。这样会不会很坏呢?他在心里默默想着,但随后扬起了一个极度灿烂的笑容,管他的,谁叫维克托总是对其他女人这么温柔,他这小小的报复并不过分的吧?

“嗯、一起走吧。”勇利的笑容害得伯爵脸红了一瞬,之后甚至还在心底不断默念这个人是男人,这才退掉心头羞怯的感觉。只是,在那过后,一股几乎要杀了他的冷冽视线从他背后传来,几乎让他鸡皮疙瘩掉满地。他缓缓的将头向后转,没想到迎上的却是维克托温和的笑容,仿佛在问他有什么事吗?

怪了,肯定是自己太敏感了。伯爵捏了捏自己的脖子,决定把刚刚的事当作是错觉。

我一定第一个干掉你。维克托的笑容依然温和,甚至是不论男女都会心动的笑容,里头的含义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坐在车子上,勇利踢着他那两条腿,几乎没在听身旁的伯爵说话。他痴迷的看着维克托穿着军装的模样,心里暗自庆幸自己当初有答应这邀约,虽然自己被迫穿上女装,但维克托难得的装扮还真是让他大饱眼福!毕竟平时尽管他很想看,也没有勇气提出来,这次正好如了他的意,心底当然是暗自开心的。

“胜生?”伯爵看了下一直没有反应的人儿,发现他的目光正落在他的教练身上,不禁坏心的问道,“尼基福罗夫先生真帅阿,是吧?”

一听到关键字,脸皮薄的勇利还不红了脸,形成天然的腮红,牢牢的贴在他的脸皮上,“是、是阿……。”

“你们是什么关系啊?”伯爵笑了笑,用他自以为能诱惑千万少女的声音,试着让勇利将一些注意放到他身上。

“欸?”勇利无动于衷的发出了疑惑的单音,“一开始他是我的偶像,然后有一天突然成了我的教练。”勇利一想到这里,想到他们的初次相遇,不自觉地又扬起嘴角,苹果肌上还维持着淡淡地红晕,美好的想让人咬一口。

“那现在呢?”

“现在……”勇利下意识的往维克托的方向看去,没想到本来应该站在那位置的人却没了踪影。

“最新的关系是竞争对手。”维克托不知从何时绕到了勇利身旁,执起他的手,在手背上落下轻轻的一吻,“像是今天,他的命是我的了。”

虽然很想落落大方的说出恋人二字,但要以勇利这倔的不得了的个性,他晚上肯定会吃顿丰盛的闭门羹。

是呢是呢,都跑来示威了谁还不懂你们的关系?伯爵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手势,表名自己没对勇利做什么。

“说什么啊、”勇利拍了维克托的手臂一下,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是我会拿走你的命才对吧?”

两团低气压互相消磨,卡在中间的伯爵只觉得无处可逃。

漫长的车程,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他们以为无所谓的小互动,都入了摄影师大哥的机器里,准备将它们做成一个个精彩的幕后花絮。

勇利在黑暗处,拿着一把里头有LED灯泡的塑胶火炬,勉强的照亮四周。

“前面有东西吗?”伯爵拉了下勇利的袖子,努力堆起笑容却难掩其因为紧张而颤抖的声音。

“我看看喔……。”勇利没有给予关心,他专注的翻找着前面的柜子,终于在里头看到一个似乎是制作单位准备的箱子,“啊、找到了!”

“找到了就快点出去吧。”勇利颔首,他们依着原路回去,却发现绕了一圈又回到了一样的地方。

“那个……”勇利尴尬的笑了笑,“我们好像迷路了。”

“你肯定是在开玩笑吧?”伯爵的声音听来有些绝望,但勇利也只能笑笑。

“我们先看箱子里有什么好了。”勇利将火炬朝箱子一照,将其打开,摸到了两张纸,上面似乎写了些什么。勇利让它们靠近光源一些,发现上头写的是复活。

凭此卷,可以复活一次。

勇利将一张纸递给伯爵,另一张收在自己身上,把盒子塞到一旁不起眼的角落,然后就在此时,本来关着的灯被打了开来。

突然的光亮照的勇利眼睛发疼,他眯起眼,待到稍微习惯后才张开。

“欢迎各位来到中央花园迷宫!这是特地为了这个主题而假设的大型迷宫!而前三组离开的队伍可以拿到机会卡,请每组都要好好加油喔!”

广播人员的声音特别高昂,好似非常兴奋。方才他们在进到这座建筑物前,就已经在外头抽签分了组。勇利刚好跟伯爵分到了一组,维克托则是和另一个二星女军人一组,看的勇利好不是滋味。

被抽到的两人手腕是要被绑在一块儿的,当维克托笑着拉起那女孩的手,让工作人员系上带子时,勇利差点没冲上去把维克托那副爽朗的笑脸给撕烂。

“看来是要比速度呢。”勇利说,而似乎是因为终于开了灯,伯爵看来总算是放松了些。

但就好似要补上勇利话语没说上的部分,广播人员再次开口。

“如果遇上别队的人可以进行攻击,把两人手腕上的纸绳弄断的话改组就算是淘汰。这里也摆上了几个放有机会卡的盒子,里面的东西都是两人份的,请各位除了破关之外,还要留心自己附近的箱子喔。”

勇利看了眼刚刚拿出来的纸条,刚开始游戏就拿到道具了看来也是特别好运。

“看来是狩猎和被狩猎的关卡呢。”伯爵听完,突然有感而发的说。

“嗯?”

“你仔细想想看,在这里总共有十二人,也就是六组对吧?”勇利点头,伯爵便继续说下去,“你仔细想想,能得到机会卡的只有三组,绳子被撕坏就会直接淘汰,你觉得这代表什么。”

“只要先把三组淘汰,就一定能拿到机会卡。”勇利说,然后伯爵点头。

“对,那你再想想看,先不提一进到场地就意外拿到机会卡,在这个场地里,是不是特别吃亏的组别刚好占了一半。”

两位被分开的女孩,还有,被礼服弄的绑手绑脚的,自己这组。知晓自己和维克托就恰好是被狩猎的组别,这让勇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但是这还要有一个前提才能成立。”知道勇利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伯爵才继续说下去。

“什么前提?”

“那就是那些组的搭档了。”伯爵说,“不提少爷那组,你看二星军人还有维克托先生那组,要是我是狩猎者,看到维克托先生就绝对不敢下手的吧?于是矛头就会很自然的转向……”

广播前的提示音打断了伯爵的话,“来啦,开始不到五分钟,已经有一组被淘汰了!”上方萤幕显示出每组的名字和照片,而少爷那组被打了个大大的红色叉叉,就像是在印证伯爵说的话那样。

听着广播内容,勇利不禁寒气直逼大脑。没想到其他组这么快就开始动作了,该不会整个场地只有自己抱持着那种抵达终点就没事了的温吞想法吧?

“我们躲起来,你的衣服太碍事了,如果是追逐战的话很不利。”

要说参加这种游戏的经验,伯爵绝对比他丰富许多,所以他点点头,然后就跟着伯爵开始寻觅可以躲起来的地方。

他抬头瞟了一眼那个巨大的萤幕,然后大大的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脑子更清晰一些。


“走吧。”

“嗯。”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終於有新的產出啦!今天是大迷宮關卡www

雖然想說要早點發,結果拖著拖著也是這個時候了

跟夜貓們請安(ノ´∀`*)

然後提醒大家要早點去睡欸欸欸不然身體搞壞就不好了!

大家晚安這裡準備要去睡了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2)

热度(75)

  1. Victor家的小勇利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
  2. 维勇Yuri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搬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