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十一)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勇利眨了眨眼,仿佛不太敢置信眼前的人是否就是本尊。他印象中的瑟西早在六年前就进入沉睡,不应该在这个时机出现才对。

“因为月圆了啊,而且他跟我说你来了。”瑟西拉着勇利的手晃呀晃的,还存在的疼痛感让勇利倒抽了一口气,察觉这点的瑟西这才把勇利的手放下,“勇利你受伤了?”

“没事。”勇利摸摸瑟西的头,感觉就像是前辈和后辈的互动,殊不知瑟西和他岁数的差异远远是倍数不止,“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我也不知道欸,我不是只睡一下下吗?”瑟西眨了眨眼,歪着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勇利,“勇利你什么时候要再跟我打一场?我们好久没一起玩了!”

“晚点吧,我在赶时间,瑟西你先回去,我之后会去找你。”勇利轻拍瑟西的手背,示意他松开自己。

“……是因为维克托吗?”突然间,带着诡异的媚笑,瑟西没来由的说。

“你是在读我的心吗?”勇利危险的将眼睛眯成一线,不悦的皱起眉头,“瑟西,我也是会生气的。”

“我看过那个人喔。”瑟西没有在意勇利的威胁,毕竟他一直都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勇利找他要干嘛?”

“……。”勇利不着痕迹的看了瑟西一下,一直沉睡着的瑟西怎么可能看过维克托?但即使心里有疑问,他也没打算深究这个问题,毕竟时间紧迫,他就当作瑟西是在玩笑而已。

于是勇利继续向前,瑟西就像个还没断奶的小猫一样,一直紧跟在勇利背后,无论勇利怎么劝都不听。终于,战场的画面已经清楚刻在勇利的眼中,人们痛苦的模样,带着伤的女巫和猎人,即使断了手脚仍然不愿就此退下。

战争就是最能清楚看见人心愚昧的地方。突然,他脑中闪过这句话。

维克托站在人群最显眼的地方,身上出乎意料的一滴血也没沾到,克里斯则站在他身旁,用左手拿着剑,跟维克托不知在耳语些什么。

“瑟西你……”勇利转过身来,本来想再叫瑟西离开的,结果却发现身后的人早已不见踪影。而他再次看到那瘦弱的身影,是在维克托愤怒的瞳孔内。

“维克托,好久不见啦、你怎么好像变老了?”瑟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张开手像是在等待一个老朋友的怀抱。

但他们岂是这么要好的关系?

维克托没有答话,二话不说就提着剑往瑟西身上刺去。瑟西当然也没有傻到乖乖在那边等剑,他轻踩一下地板,竟凭空漂浮在天上。

“你是谁?你早该死了,我亲眼确认过的。”瑟西的长相跟六年前几乎完全没有差异,这让维克托得以快速认出他。眼看被闪过了,维克托这才暂时停手,怒意当前,他甚至没看到勇利渐渐走来的身影。

“维克托很不长记性呢、”瑟西看似困扰的歪着嘴,“都说了几次了,我是瑟西。”

“承吉,把克里斯带下去。”

“维克托!”克里斯抓住维克托的手,“我可以的,你冷静一点。”

“李承吉!”维克托没有理会克里斯,再次喊了后辈的名字,而里头竟夹杂着一股怒气。

“是。”承吉抓住克里斯的手,硬生生的就把克里斯拉走,强而有力的手劲让克里斯根本无法反抗。

勇利看着眼前的画面,几乎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为什么瑟西会真的认识维克托,也不懂维克托为什么会如此愤怒。他找不到上前的时机,只见瑟西和维克托在所有人离开时,一瞬间擦枪走火,就打了起来。

“维克托的身手好像又变好了,是吗?”和六年前一模一样的容貌,一模一样的笑容,顺利成为燃点,将维克托心中的愤怒熊熊点燃。

“你把灵魂卖给恶魔了吗?没关系,我会再一次把你杀死的。”

维克托快速的朝瑟西逼去,瑟西也随手抓了下,从前那只冰刃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双方短兵相接,每一下无不是瞄准弱点和要害,你来我往的,速度快到让人几乎都要眼花。

明明是冰,瑟西手上的武器却意外坚固,不仅挡下了维克托的剑,还在上头留下了无法抹灭的痕迹。明明可以连着巫术同时进攻,但瑟西意外的却没这么做。或许是过度恋战,又或许只是想玩弄对手,总之,瑟西不像维克托那样积极进攻,反倒有所保留,更是像游戏那样。

然而,或许是腻了,瑟西突然加快挥剑的速度,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维克托吃了几个闷亏,脸上挂了彩。这让维克托不禁深锁眉头,也跟着加快速度,还了瑟西几招。

尖锐的刀锋刺入那白皙的肌肤,划开,被弄伤脸蛋的瑟西明显的表现出了愤怒,毕竟女巫一向是很重视自己的脸蛋的。勇利看出空气中魔力因子的流动集中在瑟西的右手上,明白他是要一边转运巫术,一边进行攻击。

“瑟西!住手!”勇利快速的冲上前,但时机已晚。瑟西并没有听从勇利的话,洁白的冰刃陷入维克托的腹部,维克托本来是来得及闪开的,却被那熟悉的声音怔住,只能呆呆的接招。

冰刃挥发,随后消失在空中。暗红的鲜血随着它的离开快速染红维克托洁白的上衣,勇利连忙用术把瑟西给困住,扶住倒下的维克托。

“勇利…?”维克托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了动作的瑟西,然后将视线转到勇利身上,“你怎么会在这里……?”

泪水从勇利的眼眶迸落,“别说话了,我、我给你疗伤,你不要说话了……。”朝阳的曙光来的正是时候,女巫们没有乘胜追击,一看到阳光就瞬间逃开,也没管他们的恶魔之子为什么会帮助敌人。

瑟西皱了眉头,挣脱开巫术,“勇利?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帮他疗伤。”虽说当时瑟西读了勇利的心,那也只是最表层的,没办法知道勇利内心真正的想法。

“……。”在黑色薄雾的笼罩下,维克托的伤口渐渐复原,但勇利的脸色却越发苍白。夜晚已过,白日的他本来就不太使用魔法,更别提经过这晚的洗礼,他的魔力早已见底,几乎是从精神力去榨出来的。

本来维克托勉强还保有意识,他抓住勇利的手,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脱力的倒下,陷入深深的昏迷,一句话也没来得及告诉勇利。

“勇利!”瑟西不满的喊了他的名,但得到的竟是鲜红双眼里夹杂浓浓的杀意。这股阴气让他背脊发凉,恐惧直直冲上脑门,他有多久没有害怕的感觉了?

“瑟西,你要是再动他,”勇利将维克托抱起,很难想象那双纤细的手臂有这么大的力气,“我是真的会杀死你,让你再也没办法复活,你知道我行的。”

“你、你不会这样对我的,”瑟西面对勇利的威胁,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拉紧了自己的衣角,慌乱的不知该把视线放在何处,“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跟我作对的吧?勇利!”

“是吗?你尽管试试看。”话落,勇利一个踏步就离开了战场,独留瑟西一人在这片沾染鲜血的空旷大地。

喉咙传出一阵干烧感,维克托试图发出一些声音,却发现那难听的简直让人无地自容。

“维克托?”勇利眨了眨眼,发现维克托有了动静,连忙装了一杯水给他,“水在这里,你慢慢喝。”

话虽这样说,维克托一拿到水,还是因为太久没喝水而大大的呛了好大一口气。勇利将手放在维克托背后轻轻地拍着,直到维克托停下咳嗽才把手收回来。

他们现在正在一处湖边,周围一片绿意盎然,是块非常美丽的土地。维克托约莫已经昏睡三天了,其中不分昼夜照顾他的人,就是勇利。原本就偏白的皮肤这回真的成了死白,两轮黑眼圈就这样挂在他的眼睛周围,颧骨看起来又明显了些,肯定是瘦了,这也难怪,毕竟维克托睡了多久,那就代表他多久没吃东西了。

“还好吗?”勇利要脸忧心的看着维克托,殊不知比起维克托,他看起来更像是病人。

“……。”维克托看了一眼勇利,“你是女巫吗?”

“是。”勇利苦笑,果然,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只是比他想像中的快上许多。三天,整整三天,除了把奥塔和尤里送回营地,他几乎花了所有时间再思考,并对面对这件事做准备。

“其实我不想听你亲口说的。”维克托叹了一口气,将手贴上勇利的脸,“你跟我说谎也罢,只要你说了,我就会相信你的。”维克托的笑有种淡淡地哀伤感,不再像从前那样耀眼且充满自信,这让勇利心头一缩,泪水几乎又要夺眶而出,“怎么能比受伤的人还憔悴呢?不是告诉过你要好好吃饭吗?等我们回去之后再煮饭给你吃,好吗?”

“不好。”勇利抿着唇摇了摇头,“等你好了,你就离开吧,要是你想杀了我也行,这条命葬在你手里也算值得了。”

“你在说什么?”维克托蹙起眉头,“少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怎么可能会杀了你,我们要一起回去阿,你答应过我了吧?勇利?你还记得吧? ”

“我记得……”勇利握紧拳头,整齐的指甲刺进他的肉里,用力的留下了鲜红的印记,“我记得,你要我给你答覆。”

“我不喜欢你,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老實說本來預計十話就要完結的

結果再次寫大綱發現搞不好會衝到二十話(ノ´∀`*)

關於那個勇利對維克托的公主抱

其實我是笑著寫的www

那個畫面實在太可愛啦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