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Be yours.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维(学长)X勇(学弟)

· 我就是想发个傻白糖来甜一波自己而已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大门被打开发出了金属声,维克托本是趴在桌上的,听到声音稍微抬起头,然后又果断的趴回桌子上一动也不动的。

“前辈,你又在干嘛?”

带着温和的微笑,勇利提着一大袋的食物,走了进来。脱掉鞋子排列整齐,褪去外套挂在架上,一切的动作都是这么自然,毕竟这活已经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了。

“中午了?”维克托还是没有抬头,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像极了一只正在休息的猎豹。

“那要看前辈你对中午的定义啊、”勇利提着那提袋走进厨房,熟练的穿上围裙,把食材摆在桌上,而那清一色的都是蔬菜,除了一小块的鸡胸肉之外,一眼望去就是一大片的绿,“已经三点了,我是觉得现在已经下午了啦。”

闻言,维克托依然好好的当他的雕像,也没给回应,就是稍微发出了一点声音。

勇利从厨房往外看了一眼,把处理到一半的食材搁在料理台上,擦了手就走出来,“今天不舒服吗?前辈?”

“可能来月经了吧。”鼓起脸颊,维克托这才抬头,“不然就是在害喜。”

“最好是。”勇利轻笑出声,“连子宫都没有的人在说些什么啊。”

“不管啦就是有。”维克托噘起嘴,表情煞是可爱。

勇利耸了耸肩,谁可知道今天尼基福罗夫先生又是哪根筋不对了,于是便走回厨房,继续准备他的料理。

维克托看到勇利就这样走了,更是变本加厉的闹起别扭,不时传出闷哼声,就是让房里的人儿发现他的不悦。

维克托和勇利是大学的直属,一开始勇利只是看不下去自己的前辈明明外表这么光鲜亮丽,实际上却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白痴,泡面或微波食品几乎占满了他的每一餐,熬夜、过度睡眠,这类的事也从来没少过。由于维克托是自己在外租房子,更是没人可以照应他的生活,于是勇利就扛起了这个重担,有空就来帮自家前辈料理,至少能确保自己准备的那餐是健康的。

而维克托会让勇利进他的房子,说实在的,简单四个字带过的话,便是一见钟情。第一次见到勇利,他那仿佛能融化冬雪的笑容,就融化了他的心。一天天相处下来,他发现虽然外表看来憨厚老实,不过勇利在他们那辈能力却是出名的好,在商科的领域不仅仅头脑好,在模拟考试里更是花招百出,把教授们哄的一愣一愣的,什么奇怪的合约都签了。

才没出多久,屋子就飘荡着食物的香味,维克托就把方才要闹别扭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乖顺的被那香味吸引,缓缓飘进厨房,从背后搭上勇利的肩膀,名副其实的成为了一只树懒,赖在勇利身上不放开。

“……我想吃巧克力。”

“不行。”被维克托的短发刮到颈部,一阵搔痒就传来,惹得勇利稍微偏了头,露出一片洁白的后颈,看来好不迷人,“听说你跟你女朋友分手了? ”

闻言,维克托松开手,不解的看着勇利,“谁?”

“就是之前外文系的那个学姐阿,”勇利想了一下,决定加个附注好让维克托能顺利想起,“妆很浓,身材特别好的那个。”

“喔——。”维克托扬起了声调,仿佛终于想起还有这一号人物,“早就分手了,唔……大概一个礼拜前?”

“前辈交往真的都很不持久呢。”勇利夹了一口菜,稍微吹凉就转过身,让维克托试试味道,“这次有过三个月吗?这样不好喔,感觉很轻浮。 ”

因为她们都不是你啊。张开嘴,维克托咀嚼着那口青菜,就没有把想到的回答说出口了,“再加点盐。”

“不能,这样就太咸了。”将青菜盛盘,勇利将还冒着热烟的锅子放进洗手槽,用抹布擦拭一下流理台,打开一旁还熬着的汤,抓了一些姜放进去,又盖回锅盖。

“那你还问我。”看勇利差不多忙完了,他便继续挂在勇利身上当个树懒,“你呢?之前你跟我说过的暗恋对象怎么样,有成功的迹象吗?还是你还没告白?”

勇利摇摇头,“本人好像出乎意外之外的迟钝,而且最近才刚跟他交往的对象分手,感觉时机好像不太好。”

“是吗?”咋舌,虽然这样很不道德,但维克托心里其实偷偷希望那个人赶快甩了勇利,这样他才能趁隙而入,“照这个进度看来,你该不会要单身一辈子吧? ”

“……要你管。”勇利对维克托摆了个鬼脸,熄了汤锅那儿的火,戴上手套,捧起汤锅用眼神示意维克托准备开动后,便走出了厨房。

“那跟我交往吧,勇利。”维克托表面虽然很风平浪静,但殊不知他心里紧张的要命,天知道他有多害怕被勇利拒绝,即使在勇利耳中只是一个玩笑。

“……我才不要。”勇利皱起眉头,瘪瘪嘴,“前辈你又不喜欢我。”

“是因为这样?”维克托一把抓住勇利的手腕,将他往自己身边扯了过来。

“前辈,你很幼稚。”打掉维克托的手,勇利走进厨房,端了菜,摆在餐桌上,放上餐具,这才愿意和维克托对上眼,“吃饭吧。”

撇嘴,维克托乖乖地坐到勇利对面,拿起筷子才开始用餐。刚刚那个问题他还耿耿于怀,但勇利是有喜欢的人的,所以刚刚那也只是在敷衍自己?他真的搞不懂。

饭局结束后,由于两个人之后都没有课,便窝在沙发上,开了电视就看了起来。

虽然说是看电视,但他们毫无疑问是两个极端认真的学生,看的也自然就是财金分析的节目了。

“我觉得这分析员讲的不是很好。”勇利微微皱起眉头,除了讲话激动了点,这人还特别没逻辑,都不知道是在看分析开始看戏了。

“那要不看些其他的?”维克托轻松的耸了肩,反正他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面,“爱情剧之类的?最好还是有点告白内容的,给你当些参考。 ”

说着说着,维克托就自己笑了出来。勇利稍微瞥了他一眼,别过头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就像是颗球一样的蜷曲着。

“生气了?”维克托朝勇利那儿靠近了些,把偷枕在勇利的大腿上,趁机吃着豆腐。

红着脸,勇利也不敢把前辈的头就这样推掉,只能任由他占据自己的大腿,“前辈今天特别无聊。”

“勇利今天要住下来吗?”维克托一脸无辜的看着勇利,要是勇利知道他现在满脑子就只想用他的牙齿把那近在咫尺的裤子拉链拉开,勇利肯定会颁个最佳男演员给他的。

“今天……”勇利稍微瞥了维克托一眼,“本来答应要去披集那边做饭的……。”

“勇利也帮其他人做饭吗?”才这样一句话,维克托这个大型的醋桶就要翻出来了。

“如果他们要求的话。”勇利情不自禁的在维克托的头发上轻揉了几下,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今天就住前辈这里好了,反正明天早八没课。”

“一直住在我这边不就好了嘛?”维克托往勇利的手蹭了蹭,最后甚至抓住勇利的手,开始在那骨感的纤细手腕上按摩了起来,“离大学又不远,我也不会跟你收房租的阿。”

“少来了,前辈你肯定只是想让我帮你煮饭和叫你起床而已。”稍微别开目光,勇利说,“况且要是前辈之后又交了新女友我在这岂不就是尴尬了。 ”

“那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勇利要不要干脆当我的新女友啊?”

“又说这个,你明明就不喜欢我。”

“我很喜欢勇利喔,只是我没有说而已。”坐起身来,维克托的表情多了些严肃,“不相信我?”

“前辈你少无聊了。”勇利把脸埋进枕头里,这下真的不理维克托了,但是谁知道在那层薄薄的脸皮上,暧昧的淡红色散播的多明显。

一通铃响,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

“披集?怎么了吗?”接起电话,勇利的表情变化的十分快速,“什么?我不是故意爽约的啦……喔我在维克托前辈家里……蛤?不是啦……”勇利讲着讲着,若有似无的看了维克托一眼,声音渐渐放低。

维克托模糊的听到了几个单词,像是“告白”或“还没有”什么的,醋意又窜了上来,果断直接抱住自家小学弟趁机把他的手机抢走,“披集?你们刚刚在聊什么,我也要听。”

“我们在聊维克托前辈的事啊。”虽然只能听到声音,但藏不住的笑意还是传进维克托耳里。怀中小学弟奋力挣扎而不知所措的表情特别可爱,维克托坏心的轻捏了下他的脸颊,对那柔软有弹性的触感特别喜欢,又忍不住再捏了几下这才停手。

“喔?聊我什么事?”

“前辈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只借着声音,维克托还是能想像到披集瞪着那乌溜溜的眼睛,八卦的看着自己的模样。

“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怎么、披集,你要跟我告白吗?”维克托调侃的笑了笑,勇利听到这句话,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使劲浑身的力气,终于挣脱了他强而有力的双手。只是他用力过猛,一不小心就把维克托按倒在沙发上,动作看起来好不让人脸红心跳。

“不是啦,是勇利他喜欢……”

“披集 · 朱拉暖——!”勇利再也顾不上什么了,向前扑,抢了手机就是把电话给挂掉。但是,他现在的动作在维克托眼里又是多大的感官冲击。

两只脚跨坐在维克托身上,臀部刚好抵到的就是维克托的尴尬。维克托伸手拦过勇利的后颈,往自己的方向一扯,两人的唇瓣就碰在了一块儿。

维克托轻轻啃咬着勇利的下唇,几乎都要肿起来了才放过那柔软美好的地方,往更深处攻城掠地。因为惊讶而紧紧咬着牙的勇利在维克托的舌头带领下,渐渐开启他的齿贝,让维克托勾起他的舌,一同沉沦于这糜烂的气氛。

半透明的液体随着他们分开被拉的长长的,银丝最后从勇利的唇边垂落,还湿润的眼睛透出一丝迷茫,勇利不懂为什么维克托要吻他,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情况,“为、为什么……?”

“勇利你喜欢我吗?”披集的提示就算只有一个词,对维克托来说也足够了。勇利没注意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有些硬了,也没注意到现在身上的凌乱有多诱人,“我们交往吧,好吗?”

“你又不喜欢我。”眼看是已经没办法再找借口了,勇利垂下眼帘,自暴自弃的说。

“我说了,我喜欢你。”维克托坐起身来,将勇利拥入怀里,一直存在的身高差在这姿势下被消弭,“为什么不相信我?”

“一个礼拜前才分手的人在说什么相信不相信。”勇利抿了抿唇,将脸枕进维克托的颈间。

“只有你知道我家的备用钥匙放哪。”

“那又怎样。”勇利心头缩了一下,但还是佯装镇定,等着维克托把话说完。

“你是唯一来过我家的人。”

“那只是因为你的生活太颓废不能让别人看到而已吧。”勇利脸上的红晕扩散到耳垂,红的让人想咬一口。

“你是我第一个亲口告白的人。”维克托用他冰凉的手掌在勇利的颈上按了按,就像是在驯服一个大型的动物那样。

“这都是真的吗?”勇利挺起身对上维克托的双眼,那双美丽的眼眸里写的满满的都是真心。

“我怎么会骗你。”维克托用手轻轻拽了下勇利的鼻梁,“我想吃巧克力。”

“如果我做了你要全部都吃完喔。”

“一辈子的量吗?”

温暖的阳光从窗边洒落,将白亮的磁砖染成一片橙色。勇利在维克托怀中呼噜呼噜的笑了起来,披集还在电话的另一端等待着刚刚随意助攻的结果。

当天晚上,巧克力甜腻的香气充斥在这房子的每一个角落。

The End.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照上面說的,我就是想甜一波自己而已www

希望你們也有被甜到,最近特別需要愛( ;∀;)

前幾天女巫最後面的意外再次獻上最深的歉意

因為一發完就睡著了沒來得及重看一次(掩面哭)

再次告白各位小天使每次都帶給我很大的鼓勵(ノ´∀`*)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