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㈨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想你們了

· 感谢你的点阅

克里斯轻轻的转了转自己的肩膀,久违的战场让他几乎以为时光回朔了。算算也六年了,自他最后一次持剑。

深吸一口气,浓浓的血腥味混着生锈的铁味撞进他的肺,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产生莫名的胸闷感。这让他想起以前的自己,想起以前的伙伴,想起以前的维克托。

年轻时候的他们,什么没有,最多的就是那个傻劲和冲劲。在队伍里,什么冲锋陷阵的事从来没少过,更别说拿功勋和战绩作为相互比较的工具了。

扎着一根纯银的马尾,维克托在战场上总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光是站在他的后方,就让人有种战神在侧的感觉。

“克里斯,今天回去好好吃一顿吧?好久没吃到好吃的了。”

他还记得维克托那时候的神情,那样单纯因为喜悦而露出的笑容,松开发圈时会四散的秀发,顺着剑身律动时美的就像是在舞蹈。维克托总说他们是竞争对手,但他自己也明白,自己根本沾不上维克托的一点边,他就是一直追着维克托前进的人之一,只是比起碰巧靠近了些而已。

他记得受职大典,登上舞台正中央,身为史上最年少的骑士,维克托微微抬起下巴,那股浑然天成的傲气是多么的耀眼,那发亮的双眼是多么的让人真心的为他感到喜悦。

“克里斯,你快看,我早你一步成为骑士了呢!接下来就换你了,你可要快点追上来阿!”

说年轻,他那时候也才十五岁,说资历浅,自他开始习武不过短短五年。仿佛一切都是为了做到最好而出生的,一次学不会的,就学第二次。从其他人身上看不到的毅力,从其他人身上看不到的执着,或许就是这样,他才能跌破众人的眼镜,得到这个非凡的成就。他的确是个可塑之材,但要说他是天才,又不能忽视他背后的那份努力。

面带着欣慰的微笑,克里斯轻轻拥住自己的挚友。虽然平时看起来他们总是争锋相对,但他们自己都心知肚明,除了彼此,再也不会有这么了解自己的人了。

关于下次的晋升,这个少年又会花多少时间呢?虽然每一阶层都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但对于这个少年,对于维克托,好像又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而他下次会花上多少时间迈上最高阶,再次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呢?

等到那个时刻,想必他头上顶着的,又是史上最年轻的光环了。

“克里斯,看来这次我又要赢了呢。”

不知不觉,维克托的长发已经及腰了。克里斯跟他说过好几次的仪容他也没听进去过。

随意的摆摆手,克里斯已经有些累了。身为队伍的正副官,放下指挥的工作而投身战场,在他们的队伍里是常见的事,虽然常常因此被其他分队贫嘴,但他们从来就没有打过一场败仗,自然也就任由其他人怎么说都不在意了。

“第一百零一胜。”

维克托的心情看上去特别好,今年21岁的他,从懵懂无知到率直孩童,化身让人不容轻视的强者,城外城内只要一提到他的名,无不是赞赏,无不是骄傲的。

然后,在他们最后一场战役,一个迟来的客人,突然站上了沙场。

男人拥有一头鲜红的长发和漆黑的眼眸,浑身被黑布围绕,虽然面容姣好清秀,但整个人却散发出怪理怪气的气质,让人不寒而栗。

“我先自我介绍好了。”男人轻松随意的行了个不标准的礼,毫不在意的显露出对骑士道的不敬,“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瑟西,你们也可以这样叫我。”

“都是将死之人了,何必报上自己的名讳。”

维克托用手势喝止出言不逊的下属,带着淡淡地微笑,优雅的回了个标准敬礼,“我是维克托,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

“为何报上名了呢?”瑟西眨了眨眼,眼底看似纯真却看不透里头的深意。

“总要让你记得,让你离开这世上的人是谁吧。”

随着话语送出,维克托缓缓的拔出剑,瑟西却意外的露出了笑容。

“好久没听到这样的话了。”一瞬间,瑟西出现在维克托背后,轻轻地在维克托的耳畔说。维克托立刻挥剑向后砍,却被瑟西轻松的躲过。

一个瞬步,瑟西又回到一开始站的位子,仿佛刚刚都是错觉而已。

“你是什么人?”维克托眯起眼,微微扬起的嘴角显示出了他的愉悦。空气的流动变得特别怪异,本来只是称得上凉快的天气,自从瑟西出现后就变得寒湿,仿佛随时下起雪都不让人意外。

“我说了,我是瑟西,你也可以为我取个小名,这样我会很开心的。”瑟西将右手缓缓推出,艳丽的五官露出灿烂的笑容,顿时刮起大风,雨水也跟着打落。

“下雨了?”站在一段距离之外的克里斯听不清楚维克托那头的对话,只能光靠看的来判断现在的局势。

“克里斯骑士长,你要不要先进去躲雨呢?我想维克托骑士长很快就会回来了。”

“不了,”克里斯笑着摆手,接过女部下拿来的手帕,稍微擦掉脸上刚刚站上的泥泞,“我还想看一下,妳先进去吧。”

“是的。”女部下点头,收回刚刚递出的手帕,自己就先进去了。

克里斯将双腿交叠,维克托似乎因为很久没遇上这种强大的对手而感到兴奋,脸上又浮现了愉快的表情,同时也往克里斯那儿望了一眼,不知是在确认又或是在炫耀。

“你的剑呢?”维克托单手持剑,将手压到自己身前,对着瑟西,散发出了迫人的压力。

“剑?”瑟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然后看了看维克托的手才一副有所意会的点头,发出了一声长音,然后转了转手指,一把用冰冰形成的刀刃就这样凭空出现,“这个能行吗?”

维克托稍微因惊讶而瞪大了眼,但那也只发生在眨眼之间,随后立刻就恢复严肃的表情,“当然,你方便就好。”

瑟西持着冰刃就攻了上来,从他的动作看来,他并不擅长剑术。维克托难免有些失望,轻松的就挡下了他的攻击。来往大约两回合不到,维克托就决定不再恋战,打算尽快解决掉眼前的敌人。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不同他想像的顺利。

瑟西的动作开始变得纯熟,维克托觉得他的动作看起来似乎有些面熟,但就是想不起。瑟西在战斗中飞快的进步,仿佛一开始的战斗只是开胃菜,只是试试水温罢了。

“你在模仿我的动作?”维克托一边挥着剑,一边开口问道。虽然觉得自己长年来的训练不可能会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被盗走,但还是稍微开口问了下。

“你似乎有点不专心?”瑟西反问,也就把维克托刚刚的问题当作是默认了,“为什么呢?因为你旁边的人吗?还是因为你后面的人?”

“不关你的事。”维克托皱眉,连这种细微的小事的被瑟西看穿,这让他有些反感。这个男人看上去顶多年长自己一两岁,却有这种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同时,虽然看似将情绪都写在脸上,却让人无法分辨真伪,将他最真实的感情都藏在眼中最深处。

“有没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时候很帅?”瑟西咯咯的笑了起来,“把后面的人都杀掉你会变得更生气吗?”

“连我一个人都对付不了了,你怎么能妄想你还有余力能够对付其他人呢。”维克托先是一个虚招,再来右手腕奋力一转,剑锋划破瑟西的颈侧,留下鲜红的血痕。

被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住,瑟西的脸本身迷茫,接下来却转为兴奋,露出了何等喜悦的笑容。 “啊啊、危害他们的安全会让你生气,而生气会让你变得更强是吗?我知道了。”

维克托还没答话,完全没有预警的,瑟西突然消失在维克托面前,然后用他稍嫌尖锐的声音,高声喊出了几个不明所以的单音,天空应声闪出了几点闪烁,克里斯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他就先感觉到了痛楚。

“克里斯——!”维克托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一时晕眩感冲上脑门。他想告诉维克托他没事,却突然又有个钝物从天而降,精准的砸中他的额头,而他的身体和意识也就这样不受控的双双倒下。

维克托快速的朝克里斯的方向跑去,黑色的利刃在克里斯右手臂上埋得很深,红色的血液不停流出,染脏了克里斯的衣袖。除了那之外,被其他利刃划过的皮肤,让克里斯偏白的身体像是被撕碎的白纸,变得残破不堪。

撕下自己的衣摆,维克托先在克里斯手臂最上方勒上一结,紧到都出现紫色的淤痕,手臂这才停止方才的血流不止。 。维克托伸手试图要拔出那根刀刃,却在他碰到的瞬间化为烟雾,飘散在大气之中。

“阿咧,不打了吗?维克托?”

瑟西不知从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也蹲伏在克里斯身边,撑着头,不解的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没有回应,低着头,扯下发圈,让头发随意飘落。在雨中,头发立刻被染湿而结在一块儿。他手紧紧的抓住剑,因雨水而变重的头发从他脸侧垂下,盖住了他大半的面容。

“维克托?”

唰的一声,尖锐的刀锋刺进瑟西的咽喉,鲜血咕噜咕噜的就像是煮滚的开水,从剑和伤口狭小的缝隙中冒泡涌出。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维克托单手撑起克里斯的背,让他的身体靠向自己,“但你确实成功惹火我了。”

瑟西的双眼就像是要滚出来似的瞪的好大好大,嘴巴开始吐出白沫,最后黑眼珠上吊,成为安静无声的空殼。维克托再也没看他一眼,对其他人施了个指令后,径自抱起因贫血而晕厥的克里斯,头也不回的走去。

一失去了强力支援的敌方,顿时鸟兽散的逃走,一点也没有骑士荣耀领土的胜利。被抓到的,若是活着的,就被绑上双手带走,若是死了的,就被砍乱尸首,让人再也认不出原貌。

维克托对抓来的战俘没有一个手下留情,在克里斯躺在床上昏厥的时光,地牢就是维克托最常去的地方。从那群人的口中,维克托知道了女巫这个词,知道了瑟西就是所谓的女巫,知道那群人的主人心怀不轨的为了扩张土地而找上了瑟西,知道了很多他想知道的事,但即使知道了这些事,心中还是有恨,却也已经没有能报仇的对象了。

从那场战争结束,数个月过去了,克里斯也渐渐恢复健康。只是,他的右手被医师无情的宣判,再也不能挥剑。对一个骑士来说,这是何等的打击,克里斯在听到的那刻,几乎就要把他自己的舌头给咬断,当场自尽。

然而,维克托却比他还要受到打击。一听闻这个消息后,从前的意气风发散了,落下了男儿泪,趴在克里斯的病床边哭了好一阵子,最后一声不响的辞去骑士长的职位,离开了王都。

TBC.

*瑟西:瑟西是希腊神话中住在艾尤岛上的一位令人畏惧的女神。在古希腊文学作品中,她善于运用魔药,并经常以此使她的敌人以及反抗她的人变成怪物。她是古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女儿,拥有火红色的长发,是女巫的代稱。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心力交瘁的mochi、

最近還是被負面情緒環繞,這篇是難產之後的健康小寶寶,大概有三個前生這樣(哭)

最近很忙很累,很想花所有時間來打文,但現實有很多不得不

覺得跟家裡的人越來越沒辦法溝通,覺得自己的情緒越來越起伏不定,覺得這世界真是煩的要死還沒有安慰

所以拜託官方快產第二季吧我悲慘的人生需要一些正能量( ;∀;)

過去篇開始啦哈哈哈,想要寫這個想很久了但一直寫不好w

這篇沒有勇利出現我真是跪了大家,主要在寫維克托和克里斯的過去,希望大家喜歡(;_;)

最近一樣可能還是只能慢慢產文,小天使們不要離棄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