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如果上了電視節目……㈣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两人已在一起,原作再编ooc,搞笑向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新节目新节目新节目!

· 女装play、军装play有!

· 感谢你的点阅

提着过脚踝的礼裙,硬底鞋和地板发出响亮的“叩叩”他频频回头,慌乱的神情完整的写在脸上。他的呼吸促乱,喉咙干的发烫,过度的耗氧运动几乎要让他窒息。

他以为自己已经躲的够远,正准备停下脚步时,那响亮的铃铛声再次从转角处传来,叮叮当当的徘徊在这看似无止尽的长廊。

眼尖的他,发现旁边似乎有间小房间。于是他忿忿地拉着裙摆,手上用的力气之大,仿佛想将手上的布料一鼓作气的撕毁。努力让鞋子不要发出声响,但鞋底的短跟就是不愿听话。他打开门,一个闪身,飞快的躲进那间漆黑的小房间。一瞬间的黑暗让他不适应的疯狂眨眼,生物对黑暗天生的畏惧让他的心脏又跳的更快了些。

那铃铛声越传越大,害怕那扇脆弱的木门就这样直直被打开,于是情急之下他躲进了一旁桌子底下,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就怕那微弱的喘气声不受控的逃出房间。

视觉无法作用,这让他的听觉变得更加锐利。伴随着铃铛声,还有一些杂乱的步伐声,而人们的谈话声,也穿透木门窜进他耳里。

突然,那扇隔离他与外头的木门被打开,一道强烈的亮光打进这漆黑的密室,他闭起眼,心里就是祈祷着能逃过这一劫。

“不在这里,再去别的地方找找看。”

不知该说是对方大意还是他运气好,总之,对方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说明他们已远去,这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踢下那双磨破他后脚跟的硬鞋,怜惜似的在自己的脚上按了一下,碰到伤口让他吃痛的发出声音,却又快速的压低音量,就怕因为自己一时的失误而毁了一切。一时之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温热的液体。他将手指凑到鼻子前方,淡淡的铁锈味和人体的腥味混在一块儿,虽然不能用眼睛确认,但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信心他知道那是什么。

然而,现在的情况不容许他做任何的包扎动作,他只能用手擦掉那抹殷红,等着那些人完全离开后,再往反方向的地方逃去。

他拨开自己被汗水浸湿的浏海,拔下他放在在桌下摸到的长线,然后用它把自己头上碍事的假发随意缠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里。

第二次的白光照耀,一瞬间让他忘了眨眼。男人熟悉的笑颜映入眼帘,戏谑的眼神只让他觉得自己愚蠢而太过急躁,要不是自己的粗心,现在又怎么会落到这种下场。眼前再也熟悉不过的人,这时穿着全套的黑色军装,衬托出他那双长腿和精壮的身材,戴着手套的纤细的手指正随意把玩着手上的短鞭。

他想逃走,但男人就挡在出口处。下意识的紧咬下唇皱起眉头,他盘算着硬碰硬后存活的机率,但身上这碍事的配备无疑是让他多了一层束缚。

男人看着他的反应,愉悦的加深了笑容的弧度。他用教鞭顶抵着自己的唇,充满挑战欲的表情有着野性的味道,仿佛自己就是个猎物,只能等待男人的狩猎或施舍。

“大小姐~我、找、到、你、喽!”

打开里头的电灯,男人将木门阖上,狭小的空间就剩他两人对峙,而他无疑就是掉进陷阱的野兔,只能奢望男人的慈悲会降临他身。

事情怎么会变这样?

今天是外景节目拍摄的预定日,他们要上的是这阵子的当红炸子鸡,深受男女老少欢迎的电视节目。

这回,勇利难得认真的看了制作人那儿寄来的稿案,也对这节目下了功夫,好好的观拜了之前拍摄的内容,好让自己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然而,在看完稿的瞬间,他发现一切都是白做工。

这个节目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每回播出都会有一个故事。这次故事设定是在早期欧洲的贵族,因为一次政策的施行错误,引起军人的不满,于是开始了双方的逃杀。但角色设定并没有想像中的单纯,贵族分为伯爵、少爷和小姐,军人也照军阶分成了三级,每个阶级各有三人。但其中还有特别设定,就是宅邸里的忠臣军人,总共有三人,混进了军人阶级里头,他们彼此也不知道谁是敌人,谁又是朋友。

总共十二人来进行这场游戏,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任务,而且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任务是什么,就连同伴也不知道对方的任务。

角色会在拍摄前一周公布,同时发下剧本,约莫有六天的时间可以熟悉自己的剧本。但在看完公布后的角色分配时,勇利只想把这叠纸送进碎纸机,好让它就此消失在这世上。

明明参加人员就有两名女性,没想到他们一人的角色是二星军人,一人的角色是少爷。而空下的,小姐的位置,不知怎么的居然落到他头上。

谁来告诉他这只是一场玩笑?

当助理拿出那套为他量身订做的仿古礼服,他差点没有尖叫逃离现场。

礼服做成类一字领,为了凸显活泼的气质,将袖子做成了中空裸臂蓬袖。领口用了小颗的珠子做装饰排列,还有用外围轮廓黑色,中间透明的蕾丝办,环绕着领口。上身的部分做了一体成型的内马甲,外放式拉带让人感觉可爱又不失性感,特别设计过的束腰部位,不会使人感到太紧绷却还是能强调细腰。然后从腰部绽放的裙瓣层层堆叠,是标准的古典蛋糕裙。上头用不同的花纹做装饰,更是增添了古典的气息。

一整件看来绝对价值不菲,但他一点都不想穿上那东西,更何况制作单位居然还在胸部的地方加垫,要他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穿上那个东西,伤不伤人眼睛他是不知道,但他的自尊心绝对会被弄得遍体鳞伤!

但是,他单薄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对抗的过私欲满满,为了成就自己的希冀而奋不顾身的一群人呢?当那些造型师兴致勃勃的拿出化妆品和假发,决定先来个试妆,双眼亮的都快冒出激光,冷汗几乎都要浸湿他的背。

眼看自己是没办法帮助自己脱困了,勇利求救似的望向维克托,但维克托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完全没有要帮他的意思,“你穿起来一定会很好看的,勇利。”

于是,被拖进更衣间只是一瞬间的事。那些女性看到他的裸身时完全不害臊,小心的亲手为他套上那间量身打造的礼服,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要接受身体尺寸测量的事了。

从后方拉上拉链,前方的马甲上绑带,女人们的动作都像是受过专业训练,比军人还要整齐俐落。戴上发套,里头唯一的男性打开他的化妆箱,冲着他笑了一下,然后开始在他的脸上涂涂抹抹。

男人的动作很轻柔,他并没有疼痛的感觉,但他还是很不习惯那些胭脂品占据他的皮肤或毛细孔。时而冰凉时而搔痒,男人的手就像是魔术师的法杖,在他脸上施了魔咒。完妆,最后再戴上假发,将其整理好后,女性助理拿住了一面全身镜,扶着他站起来,好让他能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披肩的黑发,用法式编发做出了高贵优雅的气质,镜中人儿的皮肤看似吹弹可破,微微透出的红晕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唇上涂了合适的淡粉色,看起来年轻而不显老派。不会太过夸张的眼妆使他圆润的眼睛显得无辜而惹人怜爱,轻轻颤抖着的睫毛,在脸上画下一道道阴影,整个人看来就是楚楚可怜的优雅少女,完全看不出原本的男儿身。

“Wow,这是我家勇利吗?”维克托带着笑,靠在更衣间的门上。他身上穿着整齐干净的黑色军装,左胸口有着三颗闪亮的星形徽章,脚踩着及膝的军靴,上头用皮带做了些装饰,让人不会感到呆板无趣。维克托头上顶着同系列的帽子,黑色和银色相互印照而招人眼珠。他手上拿着一条手臂长度的教鞭,治装气势直逼沙场上的枭雄。

“维克托?你这样穿真好看。”完全被维克托引走了目光,勇利的眼睛反照出维克托的身影,而勇利也能从维克托浅色的美丽眼眸看见自己的模样。

“Принцессa , Ты такая красивая .”

勇利瞬间羞红了脸,旁边的工作人员或许听不太懂,但这可是维克托晚上总在他耳边呢喃的情话,光是听到他刻意压低的嗓音说出这句话,他就会很自然的想起晚上的靡靡之音,让他觉得他的耳朵都快怀孕了。

“别取笑我了啦,真是的,维克托就爱欺负人。”勇利微微嘟起嘴,神情煞是可爱,就像个少了糖吃的小小姐,不禁让人涌起了一股保护欲。

勇利和维克托斗嘴的画面看了赏心悦目,旁人看来可能更像是一对甜蜜的俊男美女在调情,只是勇利是个男人是个不争的事实,同时,勇利对此也没有要退让的打算。于是在所有来宾都试妆结束后,勇利飞也似的脱下自己的全身束装,拿下那副弄得他头皮发痒的假发,将手指伸进终于能接触新鲜空气的头发中,狠狠的拨了几下。

等到勇利好了,走出更衣室,才发现维克托已经换回衣服,正在跟其中一个服装师说话。他隐隐约约听到买跟全套衣服的关键词,但当他一靠近,维克托就迅速停止了话题,而且无论他怎么问维克托都不告诉他。

“回家吧。”

维克托在勇利的眉间落下一吻,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在看,牵起勇利的手,就和工作人员道别离开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勇利觉得维克托的心情异常的好,甚至都哼起歌来了。但维克托的好心情并没有传到勇利身上,他一想到下回播出,自己要在全日本人民面前穿上那套衣服,他就觉得欲哭无泪。

但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除了那件礼服之外,这短短的一周过后,还有其他的挑战正在等待着他。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今天晚上要看(玩)社團的學弟妹,總覺得好久沒看到他們了w(←悲苦高三生)

想看女巫的孩子們對不起我要把第九章砍掉重練一下(又是一個怎麼寫的不滿意的節奏)

這篇的設定是我做夢夢到的(我沒騙),然後起床之後就覺得一定要來寫個www所以就變這樣了

下一集開始遊戲,內容純粹博君一笑,喜歡的話就幫我按個心心(ㆁωㆁ*)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4)

热度(98)

  1. Victor家的小勇利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
  2. 维勇Yuri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