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㈧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猪…?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趁着尤里的声音没有很大,没什么人听到他的话时,勇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让黑雾自手心涌出,笼罩住尤里,让他进入睡眠,这样也能在暗中保护他。

然而,尤里是因为没迅速反应过来,奥塔这儿就不一样了。他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轻轻一个挪身便躲开了勇利释放出的黑雾。

勇利暗暗的在心里骂了一声,这就是逼着他出手。旁边的女巫们没要上来帮忙的意思,当然这对他来说是最好,这样他才能确保他面对的人不会死在这沙场上。

“别告诉我维克托前辈知道。”奥塔瞥了环绕尤里的黑雾一眼,收起他手中的剑,那本来就不是他拿手的武器,“你对尤里做了什么。”

“不过让他睡一觉而已。”勇利谨慎的看着奥塔手边的动作,一面想着如果直接偷袭算不算是很卑鄙。

奥塔抽出几段棍子,身手麻利的将它们组在一块儿,成了一根长长的杖,“是吗?那我也要请你睡一觉了,或许你醒来后可以跟前辈说说这是什么情况。”

于是对战开始,奥塔的动作意外的矫捷,那只杖也像是他手的延伸,轻轻松松的就解决掉几个旁边碍事的杂兵。

虽说实力看来是高人一等,但勇利可不是杂兵等级,要说来他也算是个秘密武器,平常才轮不到他出手。在心里默念几句咒,勇利的身边凭空飘出了几团蓝火,围着他绕。

奥塔虽然表面看似冷静,但其实他还不太能明白这情况。首先,他不懂地板画的阵是做什么用的,再来,他不懂为什么他什么事也没做,就有几个女巫随着冒出的火焰自顾自的倒下,最后,也是他最无法理解的一点,就是眼前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勇利的嘴角扬起了甜蜜的弧度,直觉告诉他他应该要立刻逃走,才能保个周全。但他不能放着倒在一旁的尤里不管,更别提他还不知道那黑雾和勇利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脏跳得太厉害,勇利的动作在他看来极为缓慢,他却无法轻举妄动。只是坐以待毙的事他做不到,于是他执起他的杖,指着勇利,准备先发制人。

但他完全错估了情势。

勇利轻松的闪过他的攻击,顺便借力使力的将他摔了出去。狼狈的在地上滚了一圈,他立刻训练有素的站好,只是那些蓝火在此时却已环绕他身。

“还有话要说吗?”

勇利的眼眸亮着明显的红光,奥塔瞥了一眼躺在一旁的尤里,“你不会伤害他吧?胜生勇利。”

“谁知道。”勇利施了一个艳丽的笑,无辜的耸了肩膀,蓝火绽放了万丈光芒后,也就立刻化为黑雾,而面对这未知的一切,奥塔也只能手无缚鸡之力的倒下,最后没能来得及说出的话,也就像进入真空层似的,只剩下无声的唇形。

胜生勇利,你到底是谁?

“勇利,击退敌人之后我觉得你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一旁看着的主教用手指敲着手臂,但他当然不会乖乖买单,他早就决定等到战争一结束,他就是要逃到天涯海角,也坚决不要再回来了。

“我想去前面看看状况。”

黑娃的受损状态挺让人在意,虽然他们是他造出来的,但只要离开了他的身边,他也没办法随时知道他们的状况,不过他的主意也只是借口逃离主教的监视就是了。

主教允是允了,但她看自己的眼神实在是让勇利觉得非常不舒服。在榨干下一批的人柱,吸收充足的精神力和魔力后,他嘴上念了几个字,一对纯黑的巨型羽翼就在他身后展开。

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让黑雾带起尤里和奥塔,到林中安全到地方歇着,自己则朝前线迈进。

拜托了,希望你没有受伤,维克托……。

“前辈,先锋部队的联系断了。”

光虹无声的挨近维克托,这让维克托不由得紧张起来。

先锋部队?尤里和奥塔居然败了?怎么可能!

“天杀的……。”

他一不小心就爆了粗口,光虹也不由得被吓了一跳,毕竟他从来就没看过这个以高贵气质为主体的前辈如此失态过。

或许是因为少了两个主力人员,又或许是因为担心勇利的情况,总之,维克托现在的脑子是过热当机了,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冷却,但是眼下的情况却不容许他闲下脑子。

“我觉得对方那边应该有我们不知道的‘惊喜’。”雷奥耸了耸肩,轻松的扛起那只有繁复护手的巨剑,“小心点总不会吃亏。”

“这个惊喜应该非常不讨喜才是。”光虹小声的咕哝,然后向后退一步,又再次隐匿于黑暗之中。

维克托深吸一口气,试图用短短的几秒让自己冷静些,却在抬头的瞬间,快要冷静的情绪又崩裂了。

两只巨人似的黑色不明物体,乱无章法的向前行。不分敌我的步伐,脚下踩过的是多少人的尸体也丝毫不在意。

他们的动作意外的敏捷,两只巨人就像是在游戏跳舞似的快速活动双脚,一声声无助的哀嚎从他们的脚下传出,几个试图要攻击他们的人也被那双巨手挥飞出去,最后能成了一摊摊血肉模糊的背景。

“哇呜、”雷奥看着眼前的庞然巨物,不禁张大了嘴,“前辈你说,那究竟是惊喜本身,还是惊喜之一?”

维克托的脸不置可否的扭曲了,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开挂的生物,“雷奥,你能处理掉它吗?”

“如果光虹之后陪我约会就能。”他转转手臂,巨剑就像是没重量似的任他轻松转动。随着他话落下,不远处几枚暗器不长眼的朝他发射过来,而他也毫不费吹灰之力的挡下了,“行吗?前辈。”

“……随便你。”

我的意愿呢!怎么就没人问问我的意愿!

光虹默默的咬紧下唇,但又不想在作战时大声吵闹,只好自己咽下这口气,决定就算雷奥真的做到了,他也打死不认帐。

得到了前辈的承诺,雷奥的嘴角扬起骄傲的弧度,朝方才射出暗器那头看了一眼,一个箭步蹬上前,就像长了翅膀似的跳的老高。

他的动作极快,巨剑一斩,完美落地。黑巨人本体是没什么反应,但他的右手就这样硬生生的被砍了下来。

“没有反应……是吗?”维克托摸了摸下巴,像是在深思什么。

雷奥看了被自己看下到那条手臂,伤口处冒出了瘴气似的黑烟和不明的黑色液体,蔓延速度之快,几乎让他来不及躲避。

被砍下一只手的黑巨人依旧漫无目的的随意踩着步伐,只是脖子稍微收紧了些。雷奥尝试了几次进攻,巨人都毫无动静,就唯独他靠近脖子附近时,才有了些许的反应。这让他看久了也看出了些端倪,再次进攻时,毫不犹豫就取下了它的头部。

斩是斩下了,但雷奥总觉得刚才离的极近时,那头巨人好像原本要反击的,却在与他对上眼(如果那两坨特别混浊的东西是眼睛的话)时,硬生生的停住了手。

事情发生的太快,他没办法判断那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只是他一想到要是那巨人没停手,他或许现在也没办法站在这儿也说不定,这让他的背后不禁就湿了一片冷汗。

“如何?”维克托看了退回来的雷奥,身上沾了些黑色液体,看起来怪恶心的。

“能砍断,也会死,只是好像有人操纵,不然就是被下了命令。”

“怎么说?什么命令?”

“嗯……不能攻击我之类的?”雷奥耸了耸肩,虽然刚刚也有目睹到巨人攻击人类和女巫的画面,但他就想不透为什么巨人会对自己手下留情了。动脑的事一直都是克里斯那儿负责的,突然让他想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你不知道直说就是,不用特地想这种奇怪的话。”维克托笑了几声,“那另一只也就交给你负责了喔。”

“欸欸欸——?”雷奥无辜的眨了眨眼,“都我来那维克托前辈要做什么?”

“做你不能做的事。”听着后辈不满的抗议声,维克托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笑容,“像是跟光虹约会之类的。”

暗器又从暗处射出,只是终点依然是雷奥而不是维克托。

“嘿、这次又不是我说的。”

维克托耸了耸肩,拔出了他腰间挂着的细剑,“谁叫你要起这个头。”

雷奥在嘴里不停的念着抱怨的话,但还是乖巧的上前,没再回嘴。

随着两只巨人的阵亡,他们这儿总算稍微占了上风,只是后续会如何发展,依然是没人能压定局……谁知道等会儿还会不会有这种怪物出现在他们面前。

几个女巫在他们面前站好架势,同声开口,起了个大型的咒术,一只脸色火焰形成的狮子就这样出现在他们面前,张牙舞爪的。

试水温似的,维克托用他的剑扫过那头狮子,狮子也毫不畏惧的附上他的剑。一人一狮缠斗的画面看来不太公平,但他可是维克托,对上几个低阶法术,还不到需要他亲自动手。

狮子的獠牙被维克托的剑刺穿,但被砍断的东西并没有掉落地面,反而成了烟雾飘向天际。疼痛让狮子扯着嗓子怒吼了一声,但他只觉得耳膜被震的挺疼,完全没有害怕的情绪。

他知道解决这狮子最快的方式,就是处理掉眼前的那些女巫,于是他扬起手,弹了个响指,光虹带领的暗部就眼明手快的对那些女巫下了毒手,那头狮子也自然的蒸发于无形,对峙的场上就独留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女人。

“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妳。”稍微压低声音,维克托把剑收回剑鞘,一手撩起他方才下垂的浏海,浑身散发出无法轻视的强烈男性荷尔蒙,跨着自信的步伐走向女巫,让那女巫忍不住吞了口水。

“……我什么都不知道。”女巫紧咬着下唇,几乎都要咬出血,看来是在努力与自己的理智抗争。

“一开始那波冰雹,还有刚才那两只怪物,”维克托朝女人靠近了几步,夹带着薄荷的芳香,维克托的气味传到了女巫那儿,“不晓得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女人死摇着头,闭起眼来像是在努力逃避这一切。见状,女巫的下巴被维克托纤细的手指抬起,维克托用他冰冷地指腹轻轻压在女巫的唇上,然后再滑过她的颊边,直到碰到她那红的发烫的耳垂才停住。

“真的不知道?”

眼看维克托就要退开身了,她彷徨无助的看了空荡荡的周围,“……是恶魔之子做的。”她用着颤抖的声音,明知这只是陷阱,却还是跳落了。

“恶魔之子?”维克托见女人放弃了抵抗,更是用了像是在情人耳边诉说情话的音调对女人继续耳语,“你还知道些什么吗?比方说能力……又或是他的名字?”

“他好像什么都能做到……不过他最擅长的还是将物质转态和召唤,如果有足够的魔力的话。”女巫舔了上唇,身体朝维克托那儿靠近了些,根本就快将她丰满的上围贴上维克托的身体,“名字的话,他叫作胜……唔!”

维克托没能听到他想要的答案,女人却突然倒在他的怀里。看来是怕那位“恶魔之子”会被泄了底,其他女巫才思考过后才做出的判断。

一发现女人没了利用价值,维克托立刻就松了手,让女人直接倒向冰冷的地板,自己则拿出放在口袋的白色手帕,狠狠的擦着自己刚刚碰到女人的双手。

“前辈,你好可怕。”雷奥亲眼目睹了女人被利用的现场,他不齿的看了自己的前辈一眼,然后推了推同一部队的后辈,一脸诚恳到不行的表情,说,“如果有朝一日我跟前辈反目了,一定要打醒我,知道了吗?”

擦完了手,维克托拍了拍他刚刚沾了灰尘的衣服,比起刚刚动作是快上许多,仿佛那女人比地上的灰尘还肮脏似的,“要不雷奥你来?想当我的接班人我可以特例,手、把、手的教你喔。”

“不用麻烦前辈了。”他快速的摇了手,这位前辈的‘教学手段’他可没有知道的比别人少,“我可以自己慢慢学的……吧。”

几支短刃又朝雷奥飞去,维克托不予置评。刚才那个女人口中提到的人他心里还介意着,他心想如果说尤里和奥塔会败,那大概也是败在那位恶魔之子手上。

他让其他人继续进攻,自己则盘算着要如何对付那位可怕的敌人。

“光虹。”

“我在,前辈。”光虹再次现身,低着头,等待维克托的命令。

“让克里斯和承吉到这里,我们需要速战速决,在几个小时过去天就要亮了。”

“是。”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對不起我有罪,日更挑戰今天大概就要暫時告一段落了……我下週有期中考(淚)

為了避免高三居然畢不了業的窘況,這裡還是要努力一下湊滿學分(必修只差一但選修還有十多學分欠著)

Pardon,把戰爭寫的很不沉重,維恰還亂撩人(雖然不是出自善意)

然後最後一個告解,對不起把雷奧寫的很傻大哥(雖然他在我心裡就是個傻大哥……)

以上,提前告知,這週一樣會盡力更,但日更可能就不行了

還有就是其實我又有一個很愚蠢的煩惱,就是因為我的編號都是按符號,而女巫獵人最初設定只有七話(但現在爆了),所以我的煩惱就是,十之後的符號要怎麼打(掩面哭)

如果有人可以解答就非常感謝,衷心的感謝你嗚嗚嗚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