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如果上了電視節目……㈢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两人已在一起,原作再编ooc,搞笑向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久等了(跪)

· 感谢你的点阅

踏着沉重的步伐,勇利其实无心在听这回的介绍。

疲态早已行于色,只要挨过这场就结束了,除了这个他几乎想不到其他话来安慰自己。

维克托带着笑意看着他,用唇型无声的告诉他“晚上继续”,这让他突然有种想让维克托高挺的鼻梁和桌面来个亲密接触。

他们前面放的是一块空白的白板,旁边也放了白板笔,从装备看来是要猜题了。勇利很庆幸终于不是会让心脏过度负荷的游戏了,但他还是更想回家休息就是了。

但出乎意料之外的,这次并不是猜题游戏,而是淘汰赛。主持人会念题目,来宾把第一时间想到的,有关联的东西写在上头,只要有一样的就留下,不一样就淘汰,最后留下的那两人再和主持人进行对抗赛。

听起来是挺简单的,就是要猜测别人会怎么回答便是,但他实在懒得继续游戏,想要早点就输掉,才能休息。

然而,事情却没有如他想像那样发展。

助理主持推出了一个推车,上头一样盖着白色布帘,然而在勇利眼中看来,那不过是堆满不祥之气的东西。

“输掉的人,惩罚是……这个!”

随着厚重的布幕掀开,一股扰人的恶臭立即散布现场。这让勇利不禁皱起了鼻子,用手捂住口鼻,试图挡掉那可怕的味道,但它依然穿过指缝不停的渗进来。

维克托的俊脸难得的扭曲了下,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壶可怕的液体。

“这是综合了各种苦味的食物,做成的综合果汁,保证喝一口就所有毒气排除体内,非常健康的喔!”

于是伴随着这可怕的警告,游戏开始了。

“第一题,说到食物,你会想到什么?”主持人的笑看起来特别的愉快,就好似个举着镰刀的死神,正等待着收割。 “倒数三秒钟,三、二、一,时间到!”

完全无法多加思考的情况下,勇利提起笔,急急忙忙就在板子上写下几个大字。

“好的,请举起你们的白板!”

他满心希望维克托能够来个神之救援,然而,或许是因为上个活动的题目,大家不外乎写的都是猪排盖饭。只是,还是有几个没跟上频率的人,硬生生的被吹了出场的信号。

这是勇利第一次亲眼看到灵魂被抽空的表情。

在那几个人面目狰狞的回座位时,维克托带着笑,再次用唇语说了几个字。

勇利如果你喝了那个我们这礼拜都不要接吻了。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啊? !

他都还没嫌弃为什么自己就先被警告了? !

但即使维克托没有补上那句话,光看到那壶不明液体,他也没有要输的打算。

他愤愤的朝维克托那儿说了“才不会输”,顺带做了个鬼脸,这才转回来。

“我想大家都看到这饮料的威力了,请大家好好努力,我们进入下一题喽!”

“第二题,说到运动,你会想到什么?倒数时间,三、二、一。请举起你的白板。”

要不是这PD是个虐待狂,要不然就是这个主持人是个虐待狂。

他没意外的写下了滑冰,而维克托也是,这让他们两人至少都不会被惩罚到。长跑、游泳、篮球等回答也占不少,但他还真没想过有人会写槌球。

每当被惩罚的人多了一个,主持人的笑和场边工作人员的笑就多灿烂一分。

他是不是走错棚了?

这真的是正常的录影吗! ! ! ?

谁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阿!这里真的不是什么虐待狂集合营吗! ?

当然他喊在心里的话没人能听见,主持人笑得都要成咧嘴女了游戏还是继续进行。

他背后冷汗直流,旁边的来宾一个个死状惨烈,这里就是个战场,没有共识的人就得战死沙场。

淘汰的速度非常的快,勇利都要以为是前面两单元拖太久,现在是为了省时间才来这种大屠杀。

眼看还好好活在位置上的仅剩下五人,其中包括他自己和维克托。他们换了个并排的位置,维克托也自然的在他身边坐下。

“来个打赌吧。”

他听到维克托压低声音,小声的对他提议。

“打什么赌?”勇利疑惑的眨了眨眼,稍微瞄了维克托一眼,发现他没什么表情,这又转了回来。

“来赌谁会赢,输的人听赢的人一个要求,行吗?”

勇利的脑子马上就跳出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的大字报,自然就二话不说的答应了。

长久以来一同训练出的默契,加上勇利从小就一直看着维克托长大,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两人自然是一清二楚。

虽然说要比赛,但在解决完其他来宾之前,他们依然是最好的战友。

终于,一人宣告淘汰,剩下他二人跟另外一对在厮杀。

听说那两人是之前拍电视剧而被胡乱凑做堆的萤幕情侣,能存活到现在想来那留言也不是空穴来风。

“准备进入第十题,现在先来问问看还存活着的来宾,他们的感言!”

这让勇利终于能好好的喘上一口气,过度紧凑的节拍让他像是绷紧了的弦,随时都要断去。

“感谢那壶茶看起来只剩下最后一杯。”拥有美好身材的女演员带着亲切的微笑,说出了内心最真实到告白。

“嘿、我们永远都有准备补给品。”主持人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女演员的肩膀,天知道补给品又会是什么骇人的东西,“不过给个好消息,前两名不会喝到这东西。”

摄影师cue到维克托的画面,而他只是依然带着笑,轻轻地摇头,“你们想都别想,那才不会是我喝到。”

“那胜生选手有什么话想说吗?”

“可以的话……”勇利面带歉意的看着主持人,“可以让那东西离我远些吗?很臭。”

在场的人笑了起来,或许是勇利最后说的话太贴切所有人的内心话。

“别嫌弃它阿,”主持人当然没有应勇利的要求,“毕竟待会它可能是会进入你体内的东西啊。”

主持人的话让现场又是一阵讪笑,他的带色笑话让维克托不悦的蹙起眉头,而勇利没有察觉,唯一看透了真相的,是外表看似普通,洞察力却过于常人的,站在摄影机旁边的PD先生。

而现在,这位PD先生巴不得将主持人扯下场,提着主持人的耳朵,逼他说为什么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他都快被维克托选手的视线给冻成冰棒了,难道要他冷死在摄影棚不成?真是。

“好的,那让我们现在正式进入第十题!说到猫咪,你会想到什么?倒数时间,三、二、一,请举起你的答案!”

尤拉奇卡。

勇利看了一眼维克托亮出来的板子,才松懈下来。果然,他们想的是同一个人。




“哈啾!”

尤里在家中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背后有种阴风阵阵的感觉,不知从何而来。

“尤里?生病了吗?”奥塔手拿着两个马克杯,上头冒着热烟,“天气变冷了,多注意一点。”说完,就将其中一个马克杯递过去。

“应该不是生病……吧。”虽然他话这么说,但在奥塔的眼神攻势下,他乖乖地承诺自己会找时间去看医生,而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好的,场内现在留下的只剩下胜生选手还维克托选手了!我们将进入最后对决!”

维克托朝勇利施了个眼色,要他记得刚才的赌约,而他也不甘示弱的回看了一眼,说明自己绝对不会输的心意。

主持人坐到他们俩的对面,同样举着一块白板,现在就是看谁能猜中主持人的想法,谁就是赢家。

维克托不喜欢输的感觉,而实际上,他也没有输过,这让他颇有自信赢得这场胜负;勇利不喜欢输的感觉,更别提他有了不能输的理由,他自然就决定要放手一搏。

但主持人的心思,又岂是他们两人能说看穿便看穿的?

“说到河流,你会想到什么?”主持助理念着放在手心的小抄本,看着这两个帅哥斗争,眼底藏不住的尽是笑意,“倒数计时,三、二、一,时间到,请翻牌!”

谁会想到幼发拉底河?

到底谁会想到幼发拉底河啊!

维克托板子上写的是莱茵河,而勇利写的则是底格里斯河,两人都被用大量的干冰喷烟洗礼。

“你们有三次挑战的机会,如果三次都没成功就判定挑战失败,将面对最终惩罚!”随着助理主持的话,两颗骰子被拿了进来,然而,上头的图样可不是一般的圆点,而是各个人体部位的图案。

贴在上头的嘴巴刚好对着勇利,笑着露出了纯白的牙,笑的他心发寒。

“下一题……”

站在舞台中央,维克托终于找到比女人心……不,比勇利的心还难猜的东西了,那就是主持人的心。

他们的赌约随着主持人的笑容不了了之,而面对他们的,是那奇怪的骰子。

“其实也没多难,”主持人轻松的看了下面如土灰的二人,“就是两人把骰子骰到的部位碰在一块儿,只要十秒钟就好了。”

这还有什么难的?听完主持人的话,维克托这才终于安了心,毕竟他们连(逼——)都碰在一起过了,要说有困难,最难的,大概也就只是勇利的羞耻心了吧。

骰子成弧线飞起,落下,维克托的骰子翻出的是嘴,而勇利翻出的是脚,这让他想起之前比赛时,亲吻过勇利冰鞋的事。

“鞋子和袜子都要脱下喔!”

勇利极不情愿的抿了唇,露出他满是伤痕的裸脚。红色的新伤,已经泛紫的旧疤,在他白皙的脚上,看起来格外的惊心动魄。

维克托单膝跪下,让勇利自己伸出脚,放在自己手中。现场屏气凝神,仿佛这不是什么惩罚,而是高贵的加冕仪式。

维克托轻轻地在勇利脚背落下几技蜻蜓点水般的轻吻,然后抬起头,用仰视的角度看着勇利,再次动了唇,对他说了几个无声的句子。






“勇利,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维克托用指甲刮过勇利赤裸的背脊,惹得床上人儿一阵战栗。

“……什么事?”勇利脸是紧紧埋在枕头中,声音也闷在那儿,带点哭腔,感觉十分委屈。

维克托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冰冷的手掌毫无顾忌的侵略勇利雪白的肌肤,殊不知其实刚才第一次的活塞运动,早就让勇利放弃挣扎了。

“……通告……吧……。”

他没听清楚维克托说的话,转过头来本意是要询问,却让维克托得逞的被夺去了双唇。

“我说,”维克托露出得意的笑,表情就像是个得瑟的孩子,“我接了留一个外景的通告,一起去吧,嗯?”

“……不要。”勇利瘪着嘴,任由维克托搂他在怀里,也没有什么反抗。

“可是我已经帮勇利答应了。”本来环着腰的手,这回不客气的向上挪动了些位置。

“嗯……”因为敏感而从嘴角泄出了低吟,勇利轻轻的挣扎了下,“不要总是在这种事后谈正事……。”

“真的不去吗?”维克托没有回答勇利的话,为什么总在这种时候谈正事,自然是因为这时候的勇利最好说话。维克托用牙齿轻轻磨着勇利的后颈,这让勇利缩了缩脖子。

“……让我睡觉就去。”

于是,在维克托笑着答应,下身却依旧蓄势待发,还有勇利虽然得到了维克托的承诺,却从未见他真的履行过的情况下,安排着他们行程的本子,又再度被维克托潇洒的笔迹添加了一笔。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失去彈性的mochi(嗯?

日更挑戰來到第五天……如果突然開長篇新坑你們追嗎(被打

我對我的幽默細胞感到絕望

這篇已經再生第三次了其實我還是不太滿意(´Д⊂ヽ

突然覺得談話節目也很棒,只是我會不會又開天窗就是另一回事了(掩面哭奔

我在上課打了最後一段,旁邊同學走來走去看得我好刺激www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2)

热度(93)

  1. Victor家的小勇利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