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㈦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进攻的日子已近在咫尺,从二位数进入个位数,从日计算到了以时刻计算,如今,等到黑暗笼罩大地后,干戈即便展开。

“等我回来到时候,告诉我你的答案好吗?”

在离开勇利前,维克托轻轻在勇利额间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看来含情脉脉,在勇利眼中却成了诀别之吻。

一旦战争开始,你将会知道我的身份。

勇利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点点头,这是他最后一次撒谎了,这也是他最后的,白色谎言。

维克托离开后,他收拾好行李,把能该带的东西收拾下,最后却只打包了一个小小的后背袋。

在要踏出曾经与维克托共同生活的屋子时,勇利回头看了一眼,弹了个响指,使用巫术离开了这充满回忆的地方。

“你来晚了。”

主教的声音听来有些淡漠,毕竟是战争前夕,谁又不是绷紧神经的呢?勇利小声的道歉,独自一人走到早已枯萎的老树下。

看着眼前井然有序的女人们,这里就像是一支专业的军队。能在白天看到其他女巫实在不容易,少了黑暗做成的神秘面纱,少了烈火照映出的混乱面容,少了满口信仰的混沌言语,这群人看起来就和一般妇女没两样。

“嘿、好久不见。”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子朝他走近几步,黝黑的皮肤,五官深邃,拥有一头的黑发和一双美丽的黑眸,“你好久没来了。”

“披集?你别吓我阿。”勇利露出了一贵的温和微笑,面对这个久违的老友。

披集是他在女巫中难得一个能称得上是朋友的人,虽然他同样信仰恶魔,但至少不会像发疯着魔那样,能够正常的对话。撇开信仰不提,披集也是个老实的好人,对无论白天或夜晚的他都非常友善,只可惜他们本来就住得远,披集又不是个爱定居的人,常常四处旅行。因此,除了满月的聚会之外,他们能见面的时候也只有披集碰巧路过他住处的时候。

“刚刚在想什么?是因为要开战了在烦恼吗?”披集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顺着树干滑下,就这样坐到那曾经绿营盎然如今却了无生机的干枯土壤上。

勇利摇头,说实话的他并不怕战争,但他不喜欢有人流血,也不喜欢伤害人。只是夜晚的他就不同了,不但像恶魔一样沉沦于诱惑快感之中,更别提嗜血了,只要有人露出恐惧的表情,心头的愉悦感就只会逐渐上涨。

“是吗?我就不想打仗呢、又累又会有人受伤。所以说那帮猎人到底为什么要突然打过来呢?要不是有人通风报信让我们事先准备了,不然今晚仪式被打断,恶魔会因此生气也说不准。”

“或许,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吧…”勇利想起了维克托,想起了那群吵吵闹闹的家伙们,他很肯定要是看到他们的脸,他绝对是无法下手的。但他们呢?猎杀女巫是他们的使命,而自己生为女巫,本来就是注定会成为他们的敌人,这是出生便决定了的事。然而,他心中的矛盾互相撞击,他现在只想知道,只想知道,那、维克托呢?

他们如果遇上了,如果在战场上再次遇上了,维克托究竟是会对他刀剑相向,又或是放他生路呢?

但这些都不是他现在应该烦恼的问题,他用力的摇头,想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事甩开,却吓了披集一跳。

“勇利?你在干嘛啊?”披集笑了出来,勇利的动作也的确挺逗趣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做。

“没什么。”

闻言,披集也就没再深究。勇利也同样坐到地上,手撑在后方,头向后仰着,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

维克托在的时候,明明一直是晴天的。

“欸欸欸我说啊、”披集用手肘推了勇利一下,然后对他招了手,将唇靠近勇利的耳,“逃走吧?”

勇利疑惑的看着披集,他们附近没什么人,披集的声音又极为小声,就没什么会被人听到的疑虑。

“欸?”

“我有好多事还想做,可不能在这里画下休止符。”披集的眼底闪烁着光芒,在勇利眼中太过耀眼。 “如果想要走的话就告诉我吧、我们可以一起逃走。”

“不了…”勇利拒绝了披集的好意,他同样也还有事情要做,他需要用双眼见证这场战役,需要亲眼看到战争的结果,而只有维克托依然活着才能放下他心中的大石。

他答应披集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嘴,然后就起身去帮忙了。

维克托再次确认自己的武器都带在身上了,看时间还剩一些,就想再去看勇利一眼。

“快去吧,在想什么你脸上都写着了呢。”

这是克里斯难能可见的温柔,即将要进入生死大关,谁还会阻止他去看他心里的那人呢?

本来是走着的,但因为心里的急迫不知不觉加快脚步,最后甚至跑了起来。

跑了一阵子,终于,维克托到了他生活了一阵子的小木屋。

打开那扇门,没有点灯的屋子显得有些昏暗。虽然东西是没被动过的模样,但却意外的少了一些本来摆在勇利书桌上的摆设。

“勇利…?”他轻唤勇利的名,却没有得到回应。

在屋里绕了绕,甚至不死心的翻了衣柜和橱柜,维克托依然没看到他寻找的那人。

”去哪了阿……”明明告诉过他今天晚上会很危险,要他绝对绝对不要出门的…。

但时间紧迫,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去找勇利,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勇利可以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躲着,不要被这战争波及。

“怎么见了勇利还一脸愁云惨雾的样子啊?”难得的贴心用完了,克里斯不免戏弄个几句。

只见维克托摇了摇头,“他不在家,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欸?”光虹偏着头,不解的发出单音,“前辈没有告诉他要乖乖待在家吗吗?”

“今天早上还有提醒一次。”维克托叹气,现在不是该影响士气的时候了,“应该不用担心,勇利很机灵的。你们准备好了吗?”

“是的。”

维克托看了一下天空,乌云挡住了原本耀眼的阳光。他下令,要所有人到埋伏位置,待到天完全黑了,先锋队突袭后其他队就跟上。

勇利在的时候,明明一直都是晴天的。

先锋队队长毫无疑问的是尤里。他的个性虽然冲了一点,但在先锋队队长这个职位上倒是做的意外的好。尤其是充分的将他的热情放在奋战杀敌的时候,堪称是死神降临也不夸张。

这时的他正把弄着手中的剑,年幼的脸庞闪过兴奋的情绪。刀面的反射照出奥塔的脸,坐在距离尤里不远的草地上,奥塔正在阖眼休息。

看起来就跟先锋队无缘的个性,不急不徐,冷静沉着,理当应是和维克托一样的指挥阶级,如今却为了能和尤里并肩作战而站到了战事的第一线,要说了不起也真的是很了不起,但要说傻的话,却也比谁都来的傻。

“很兴奋?”奥塔看了下身旁的少年,尤里大方的点头承认,然后又扬起了嘴角。

“很值得兴奋的夜晚,不是吗?”

今晚的月光特别皎洁,而早上的乌云就和逃亡似的消失无踪。他都知道的,现在踩在他脚下的贫瘠土地将会开出一朵朵艳红的血花。

“勇利,你可以吗?”主教们本在讨论著什么,但窃窃私语结束后却把焦点丢到他的身上。一时的恍神让他没跟上情报,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女巫们摆了布阵,第一批的魔法看来是要搭配那些法力比较弱的女巫来使用。把那些人当作人柱,当作他们魔力的供给库,直到最后一个人柱倒下。虽然方法很残忍,但无可否认的,这确实是最有效率的做法。

倏然,右前方传出了一阵骚动,看来是尤里已经开始动作了。深吸一口气,他告诉自己,从他站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注定回不去了。

走到魔符画完的位置,他扬起嘴角,看似自信满满,但却心知肚明这只不过是自嘲的微笑。

其他人好像也找到了他们的恶魔,但那都是相当弱小而不值得一提的。吸收了足够的魔力,他举起一只手,将掌心向前推,然后将拳头紧握。

变化发生在一刹那,他周围的几个人在他的动作后应声倒地。远方的云雾揪杂在一块儿,身旁的气温骤降,几道寒烟窜出,四处阴风阵阵,然后,明明是近夏的季节,在此刻的人们却实实在在的看见了六月飞花。

无数个如同尖锥的冰雹在远方落下,他能听到物体相互碰撞发出的扎实声响,也能听到人们因为痛苦发出的哀嚎。不过,看见同伴倒下,在他四周的人脸色不仅看不见丝毫恐惧,反倒是以崇拜和向往的目光看着他。

红色的眼眸闪过一丝黯沉,他在心里祈祷着这波攻击不会伤到他们任何人,身体却依然重新吸收人柱的魔力,准备进行下一波攻击。

主教们满意的眼神他没有漏看,他知道这才是他该做的,因为他是恶魔的孩子,是这群人之中最靠近恶魔的存在。他能透过他的眼看到恶魔,他能透过他的耳听到恶魔的细语;他能将恶魔的力量运用自如,他能将人的性命采收就如同折花一样简单。

但他却不能去爱一个他想爱的人,不能跟别人互许终身。

魔力充斥着全身的感觉很好,有种失控边界的疯狂感,就像是在吸食迷幻草,让人上瘾,让人不自觉地想要更多。

争斗的声音渐渐放大,要不被看到长相的方法只有快点解决他们,但一想到此刻将要出现的或许是那位脾气暴躁的金发少年,又或是那位沉着冷静的黑发青年时,他就怎么样也下不了手。

“勇利,你在迟疑什么?动手。”

催促的声音在他后方响起,他咬了牙,聚精会神,几只娃儿就从他身边冒出的黑烟走出。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和平时勇利叫出来游戏的截然不同。

三尺高的身材,就像是随意在笔记本上的涂鸦,黑色线条乱无章法,看似平面却又如此立体,看似温和却让人无法忽视它脚下的血印。

无差别攻击就是在说这个时候吧。没能闪过的人多的数不清,虽然身体巨大但动作却异常的快。他就像是在清扫一样踩过挥过他行过大路上的障碍物。

尸首分离的不占少数,而血肉模糊的更不用说了。若要说第一波攻击是干扰,那么第二波攻击放出的怪物就是那层干扰下的真相。

勇利的额头沁出冷汗,刚刚释放出的魔力有些超出他的负荷。一瞬间魔力被抽空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那样无力,他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汗珠,正准备进行下一次攻击时,一道熟悉的呐喊声来到他的附近。

距离五十公尺不到,他们能很清楚看到彼此的脸,也能清楚的辨识出对方的身份。

“猪…?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日更挑戰連續中,但總覺得明天就要斷了w(超爛

進入對戰畫面……對不起我對打啥的都寫得跟渣一樣(´Д⊂ヽ

最近很想去勾搭一個寫利艾的太太

但最後因為我實在太沒種只好無疾而終(掩面)

可愛的披集露面了!但是是女巫方哈哈哈

然後來個下集預告

就是各種官配浮出水面wwwww

友人A表示:之前根本不是他們不舉發勇利,而是他們自己怕被勇利舉發吧(###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