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科學怪人。(中)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维(科学家)X勇(怪物)

· 感謝 @每日困死 的点文—科学怪人paro

· 我洒了满地的玻璃渣,慎入!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前言

我有多久没听到你说爱我了呢?

我们踩在天秤的两端,努力维持着两端的平衡,就怕一个失衡就双双坠落。

寸步向前,我一直以为我们终将聚在一块儿,没想到最后我们连碰都没能碰着。

我也以为至少你一定能待在上头的,但你却在我坠下后一跃而下。

亲爱的,为什么要一直苦苦相逼呢?

明明我只要知道你是好好的那就够了。

✡之一 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

那时候的他,还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总是把自己所有的时间投身研究,他放弃了love和life,就是沉浸在研究的余韵之中。

一阵风吹来,带来了春天。他们初见的小镇上,勇利就是个漂亮的娃娃,坐着笑着,却让人看不清魂魄。

那股与众不同的空灵美感吸引了他,他也就像是著了魔似的追求勇利。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勇利允了他,跟他一起回了他城堡似的空房。

在一起之后,维克托才知道原来勇利还是会有像人类的
笑,只是不在外头展露罢了。

他们的相处多半是在深夜,白天的他忙着实验,勇利也做着自己的事,他们从不过问彼此,他曾经以为这并不重要,没想到最后真成了他们之间裂缝的开端。

曾几何时,他们之间的含情脉脉成了针锋相对。渺小到他都记不得的原因,积沙成塔,成了不止息的水柱,在他自以为强烈的羁绊上灌出了缝。

他甚至忘记他们最后争执的原因了,他只知道他说出了违心之论,只知道他们最后没能和好,只知道他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

你愿意为了我去死吗?

最后相处的几个月,为什么他就是没发现,勇利的笑容变少了呢?为什么他就是没发现,勇利越发地沉默了呢?

“不要离开我……。”

当他抱着勇利的墓碑无声恸哭时,他才知道什么是后悔。

要是能重来、能够回到他们还没开始争吵的时候,要是能让时间回朔,他保证不会重蹈覆辙了。

他向来是个无神论者。

他轻轻地搂着勇利,勇利就像只受惊的小猫瑟缩在他的怀中。怜爱的抚弄着勇利的秀发,将手指插入那头梳得整齐的黑发之中,看着勇利死白的脸庞,他不禁失笑。

只要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勇利就算已经不是个正常的“人”了也无所谓,他只要他们能在一起就好了。

他知道外头听闻风声的人是怎么处心积虑地想要处理掉勇利,因为他们说勇利是怪物,是不被这个世界承认的存在。

但他才不管那些人的嘴,勇利就是他的世界,勇利也只要在他的世界活着就好,其他人怎么想的不在他管辖的范围内。

“维克托?”勇利睡眼惺忪地揉了眼睛,一张开眼就看到维克托在对自己笑,勇利满是疑惑。

“睡饱了?小猪睡了好久呢。”

“……困了。”勇利噘着嘴,感觉像是在撒娇的在他的颈间蹭了蹭,发尖扫过他的敏感处弄得他好痒。

勇利的睡眠时间越来越长,若正常人是算八个小时的话,勇利几乎要足足睡上十六个小时才完全睡醒。他对此有些担心,但他把这个当作重生而失调的生理,并没有太多在意。

“那要不要去床上睡?”他轻轻用指腹擦过勇利的颊,途中碰着了勇利皮肤上略粗的缝线,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维克托要一起吗?”勇利眨了眨他有些混浊的双眼,偏头看着他,要不是那双眼实在太没有灵气,那模样煞是可爱。

“不了,勇利要睡我就给你念故事,要吗?”

“又不是小孩子了!”勇利笑出声来,朝头上放着的那只大掌蹭了下。 “不过维克托要念什么故事?”

“小孩子才听故事的不是吗?”维克托打横抱抱起勇利,朝卧房走去。

是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之二 胜生勇利

他常常有种锥心的违和感,从身体的深处蔓延到指尖。

“我想见尤里一面,能吗?”

他拉着维克托的手,嗲声嗲气的对维克托说,他知道只要自己摆出这副样子,维克托就不会拒绝他。

“见他做什么?”维克托蹙起眉头,如他所料,并没有直接的拒绝。

“就是想看看他,你想,我都多久没见到他了”他嘟着嘴,眉毛微微下垂,“呐、拜托嘛、维克托~。”

“……让我想一下。”维克托的语气有点摇摆,一副就是不想让他们见面的模样。

然后数日过去了,他们不外放的大宅久违的有了访客。

从前骄气的金发少年,那份傲慢是收敛了些,看来总算是变成熟了。

跟在维克托的后面,尤里不安的四处张望,紧张的神情全写在脸上。

他们好像有低声交谈,又好像只是四目相交,站在太远的地方,他不太确定那儿的情况。

“好久不见了,尤里。”

他的脖子围上了一条厚重的围巾,全身上下包的紧紧的,连手套和遮眼布这种小装备维克托都没有漏去。脸上的缝痕用纱布覆盖住,露出的皮肤也上了底妆,勉强可以用脸色苍白来带过去。

“嗯……好久不见。”

他轻推了下像个警卫一样死守在自己身边的维克托,表示他需要私人的谈话时间,并发誓尤里不会危害他,维克托这才不情愿的离开。

维克托后脚一走,尤里就像从层层压力下脱离,整个人才放松起来。他转了转脖子整整筋骨,维克托方才一直在他耳边说些奇怪的话,害他有点认不清现在的状况。

“你是谁?我认识的胜生勇利已经死了。”

还是一样的有话直言,勇利对这习惯的语调缅怀的笑了笑,然后拉下覆盖在他眼睛上的布条。

那双眼睛着实吓了尤里一跳,让他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我是胜生勇利。”他的嘴有点颤抖,“正确来说,应该是重生过后的胜生勇利,如果重生的定义是这样的话。”

“……维克托做的?”想不出有第二个人能做到这种事,尤里一脸荒谬的看着点头的勇利,“妈的、这个疯子……”

勇利对他的这句话只是笑而已,“我欠你一个道歉,尤里,对不起。”

尤里摆摆手,“免了吧、我不信你特意喊我来就是要做这事,欠我的是‘死了’的猪排饭,不需你费心。”

“是吗?”他的心仿佛被数千箭雨刺穿一般,果然,他谁也不是,“那你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你这次要拿什么来换?要知道,你已经没有能够拿出来的筹码了。”尤里嘴上也是说说,他当然会帮,只是他不想就这样爽快应下来。

“什么都好。”他的笑有种凄凉的美,“拿我去换也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尤里危险的眯起眼,上下打量着这个他应该非常熟悉的男人,这回却再也无法从他的眼眸中看着任何端倪。

“我累了。”他说,“知更鸟总不能响起第二次丧钟吧?”

尤里将脸埋入自己的掌心,像是在深思。他知道勇利的意思,也知道勇利要拜托他的事是什么了。 “……那牛怎么办?”

“这次,就请他在一旁观礼吧。”

✡之三 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

勇利不见了。

他知道是谁搞的鬼,但他却怎么样也找不到那两个人。

他以为勇利是离不开他的,他以为这次重生他们就真的能完完全全的在一起了,但是,为什么要逃呢?

自从勇利要尤里来之后,什么都不对劲了。他是多想把那个金发的小伙子狠狠揪出来,逼问他勇利的下落,还有他们那天谈话的内容。

不过他做不到,他连找到人都没法了,又要怎么抓住他呢?

他很纳闷关于勇利的逃亡,居然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传开,毕竟以勇利那副与众不同的外貌,藏得过一时,但时间一久就会露出马脚才对。

他知道勇利很聪明,居然能想到要找那个死小孩帮忙,这让他纵使设下了天罗地网也不一定能把他们捉住。

他的情报网在他们面前失了用处,他也只能靠着自己的双腿,只能靠自己的双眼找出他的爱人。

一想到这,他眸子的颜色就深了,他一直自认为是个很有毅力的人,不过找出一个人,又有什么难的呢?

沉默的日出,沉默的日落,勇利一向很有赏月的闲情雅致,但如今,他却只能独自将这比夜晚还冷上许多的月光收进眼底。

不觉得如果能跟喜欢的人一起赏月,是件很浪漫的事吗?

他还记得勇利曾经这么说过,但他当时不解风情的摇头,说了月亮就是月亮之类的话,毫无情调可言。

他现在突然好想跟勇利一起赏月,或许小酌一杯,微醺的气味会使他们更融入彼此的爱意,或许他们还能相拥在屋顶睡去,然后他会将勇利抱回床上,又或是勇利会去楼下拿条毯子上来,他们一向舍不得彼此受风寒。

想到这儿,他突然有了个念头,或许,或许他们会在还未开发的北方极地。那儿了无人烟,即使多了一两个人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他在看完出境证明之后更加确定了这点,尤里无论有再多的鬼点子,终将还是个小鬼,要比经验和推论的话,谁能比的过他这种实验家呢?

收拾好行囊,他毫无眷恋的走出了他生活一辈子的地方。

马车在行进中不免有些抖颤,他无趣的看着窗外的雪景,心心念念的就担心着他的勇利是不是瘦了。

车夫的吆喝声在他耳里显得过份的吵,他拉上小窗的帘,决定拥有能够独自思考的空间。

约莫再三个夜晚,他就能到达境北了。他拿出地图,反覆的在上头看,眼光犀利的好像能穿过那层薄纸。在上头做了几个记号,他意外的笃定勇利会在其中一个点出现,只是究竟会在哪个地方,他就得亲自去一遭了。

他在离开前不忘寄信到尤里的家中,提醒尤里备受敬重的父亲,雅科夫先生,好好管管自己的孩子,不要到处乱撒野。他几乎能想像雅科夫拿到那封信后的表情,毕竟尖酸刻薄的词汇他可没有少写。

漫长的路途还是需要时间休息,虽然他想就这样不眠不休的进展,只可惜就算他不需要,马匹和车夫还是需要休息。

他们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停下,外头的寒湿让他忍不住将帽子拉紧了些。几个小孩在雪中玩耍,欢笑嬉闹的声音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

他越是烦躁的走向今晚休息的饭馆,之前已经有让人先打理过了,这回他便毫无阻碍的走进屋里。空荡荡的双人床,铺着的被子如同外头的雪一般纯净。

他坐在床侧,床也就像为他量身打造那样陷了下去,和他的身体完美的融在一块儿。疲惫的他闭着眼,就这样倒在床上,手不禁向仆人自以为贴心留下的空位摸去。

勇利睡觉时总要枕着他的手臂,常常弄得他手臂发麻,使他不得不从睡眠中醒来。这回忆让他心头一紧,他多么害怕一个人独眠,少了勇利的怀抱当棉被他还不习惯,而今夜,恐怕又将成为一个不眠之夜。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等待考試中的mochi、(咦?

這次故意寫的很模糊,不曉得大家是不是有看懂(_ _;)

牛的那段如果看不懂可以去查查“是誰殺了知更鳥”,是一小段故事,個人非常喜歡哈哈哈

如果有問題歡迎在下面留言,喜歡的話就幫我按個心心!

下篇會附上甜餅小番外,我滿腦子的糖想灑(騙誰#

我發現我寫的好像越來越偏離科學怪人了,在這裡跪了m(_ _;)m

下篇完結,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