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下午四點,你和我的雙向車道。(下)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维(室内设计师)X勇(花店店长)

· 感謝 @今天也帅到炸裂 点文—双向暗恋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前言

我走向你,如今只相差四公分的距离,我就能碰到你了。

但我没有继续向前,我留了四公分,在你与我之间。你疑惑,然后你,是你,抓住了我的手。

❀之一 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

“那、勇利是在想我吗?”

话一脱口而出,维克托就后悔了。他明白勇利或许没有这个心思,而他的话语无疑是在给自己坑跳。

他本来想要补上一句“开玩笑的”,但勇利红的发烫的脸颊让他不知从何而来的出现了一股自信,说着或许勇利也对他抱着同样的感情。

“我们出去吧。”他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只是趁机牵住勇利的手,领着他往前走。

他没有告诉他,他是这里的设计师之一,也没告诉他,他会参加这个绿色迷宫的动机,就是因为他。

当初收到邀请时,他手上其实还有其他的案件。虽然具有挑战性而且报酬格外的高,但他还是非常犹豫,毕竟如果接了这个案件,这就代表着筹划的几个月他都不再有私人时间。

那天,烦恼的他进了咖啡店,一样看着窗外的景象。那时候,勇利的插花教室正好开张,看着青年插花的模样,他的心渐渐不再那么紧绷,思绪也不再那么混乱。

他想像着勇利被花团包围的模样,他想像着或许进到迷宫后他会露出困扰的可爱表情,他想像着或许有朝一日他能亲自带他走到自己所规划的秘密花园,他就决定要接下这案。

当时的他纯粹只是想想,没有想过会有实现的一天。这让他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些,他就怕这都是一场梦,醒来之后他们还是素不相识的两人,只能在抬头时碰巧对上眼神而感到微小的确幸。

“维克托先生…?”勇利低头向上望的表情实在可爱,被紧握的是他的手,他自然也能察觉到维克托的情绪似乎有些变化。

“阿、抱歉,勇利不习惯跟别人牵手吧。”维克托故作镇定的松了手,想要收回手却被勇利抓住。

“不、不是那样…。”发红的耳根,就像环绕着他们的红玫瑰一样,勇利好像想说些什么,却一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完整的句子。

“怎么了吗?”维克托耐心的等着勇利回答,勇利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咬着唇摇摇头了。

迷宫某个转角处安插了发放气球的穿着布偶装的工读生,兔子玩偶给了勇利一个粉红色的气球,然后正要给维克托时意外认出了维克托的身份。

由于不能说话,那只兔子本来想要鞠躬招呼的,却看到维克托将手指抵在唇上,似乎是要他保密。他立刻就点头,然后给了维克托一颗浅蓝色的气球,就这样目送两人继续前进。

从刚刚的小插曲过后,他们两人的噤声不语。这感觉不禁有点沉重而尴尬,维克托几次试图开启话题,勇利却总是在出神。

右侧木头的告示板写着终点将近,这倒是拉回了勇利的注意力。勇利的脚步变得有些轻快,维克托甚至能听到他嘴里传出的小调。

突然,维克托眼尖地看到当初设计时做出的小通道,二话不说的拉起勇利的手就跑了起来。

狭窄的通道使得他的身体和旁边的花丛不停摩擦,几篇绿叶和花瓣黏在他的脸上,而勇利的狼狈程度也相去不远。

跑出通道后是一块隔绝世外的小花园,中间有一座小型的心型水池,里头几株萍蓬草浮浮沉沉。围墙是用玫瑰为主轴造成的,这也是维克托私心建出的隐藏花园。

维克托将自己头发上的树叶拨去,然后也为勇利打理了一下外貌。在把最后一片花瓣摘下的同时,他的手指若有似无的划过了勇利的耳垂。

“这里是…?”勇利用手揉了一下自己发烫的耳垂,好奇的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没有回答勇利的话,只是蹲下来,抓住勇利的手,将其放在唇边亲了一口。

“……喜欢你。”

“欸?什么?”勇利眨了眨眼,没听清楚似的偏头,疑惑的看着他。

“我说,”维克托将勇利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边,“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勇利。”

❀之二 胜生勇利

自维克托的表白后,已经过了三天了。

萨拉天天催促着勇利,要他赶紧去给告白的答覆,但是勇利的脾气就是拗的怎么样也不肯。

每次维克托出现就躲到店里的小仓库,每次碰巧对到眼就立刻别开眼神。勇利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这个反应,也担心这样会不会伤到维克托,但他就没办法在看到维克托的脸之后还表现的正常。

那天的告白,维克托说他可以等他的回覆,然后他们两就真的沉默了整个回程。

他本来想要直接点头的,但维克托补上后话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无法抓到时机答应。

“胜生要维持这个状态到什么时候啊?”

米凯莱的声音真的不算小,不过即使是听到了,他也没有给予回应。他现在的模样就像是在玩尸体游戏那样摊在柜台上,双眼无神,嘴巴还张得开开的。

萨拉耸耸肩,然后推了勇利的肩膀一把,勇利的瞳孔才重新聚焦,将视线转回他们身上。

“米凯莱大哥…帮帮我吧……”勇利的脸贴在木制的桌面,因为说话而拉扯到脸颊的肌肉让他的表情有些狰狞。

“为什么是找米奇不是找我阿!”萨拉不满的鼓起腮帮子,往柜台踹了几脚。

勇利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将目光转到萨拉身上,然后又转回米凯莱,“米凯莱大哥……”

“不然,找我帮忙好了。”

一道陌生的男声进入他们的对话,勇利这才因为惊讶而重新站好,看向来者。

原来是对面咖啡馆的克里斯先生,他拿着一杯热拿铁,将它放在柜台上,“要喝吗?我让承吉放很多很多糖了。”

勇利心怀感激的收下,然后放在嘴边喝了一口,虽然还是有些许的甜味,但苦味更是冲上了他的脑门。他的眉头痛苦的皱在一块儿,然后他对上了克里斯调笑似的眼神。

他知道自己是被整了,但他也只能乖乖地喝下肚。

“维克托最近心情很差喔。”克里斯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似笑非笑的看着勇利,“能让他这么焦躁真的很不容易,我努力了好几年都没成功,勇利可不可以教我几招啊。”

“克里斯先生你就别再欺负我了。”勇利苦笑几声,然后趴回他的桌子,试图和桌子融合,成为一坨只会呼吸吐气的肉。

“好啦,开玩笑的。”克里斯笑了几声,萨拉和米凯莱交换眼色,然后就默默的退到一旁开属于兄妹俩的小视窗。

“不过说真的,难道勇利不喜欢维克托吗?”克里斯八卦的看着勇利,勇利吓了一跳,差点就把桌上的盆栽给打翻了。

“喜、喜欢阿。”勇利微微动了身,将脸面向桌面,只用鼻梁撑着,嗯…感觉比想像中的还痛呢。

“那怎么不接受告白呢?维克托是真的很喜欢你喔,这个我可以用承吉的人格保证。”至于为什么是用承吉的而不是他自己的又或是维克托的,其他人就不予置评了。

“不知道…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勇利抬头将气鼓在两颊,然后嘟着嘴又渐渐的放出气,发出了气球泄气的好笑声音。

“那就去他家埋伏吧、把自己包装成礼物再送过去的话,他一定会知道你的意思的。”

克里斯的笑容灿烂的过分,萨拉听到后也笑出声来,直喊着赞成赞成,害勇利忍不住瞪了萨拉一眼,虽然说没有什么杀伤力就是了。

“不服气就照自己的意思去答覆嘛,反正就是答应的话是想要拖多久啊,喜欢维克托先生这种话有什么不敢说出口的阿,之前在店里都不知道听过几次了。”

萨拉朝着勇利摆出鬼脸,这倒是换克里斯“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是啦是啦我就是喜欢维克托先生阿!没有要帮我想办法的意思就不要烦我啦!”勇利自暴自弃的挥了挥手,要把他们都赶出自己的店里。

“勇利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好吗?我没听清楚。”

闻言,勇利不耐烦的说,“我说我喜欢维克托先生,是要让我……说…几次………维克托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维克托走到勇利面前,在所有人面前将吻落在勇利的额头上。

“那么,今天就是交往的第一天,请多多指教喽,勇利。”

❀终章 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

要不是他今天先到的是花店而不是咖啡馆,他也听不到勇利这种惊人的告白。

其实他已经在门外听他们对话听了一阵子了,那对兄妹有看到他,克里斯有发现他,就唯独勇利没有。

摊在桌子上的模样看起来怪可爱的,维克托听到这是有关自己的话题,打消了本来想要直接走进去的念头,决定坏心的偷听一回。

“我说我喜欢维克托先生,是要让我……说…几次………维克托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明明是这种抗议般的不满语气,为什么听起来会这么悦耳呢?勇利对自己的出现好像非常惊讶,瞪的大大的眼睛和因惊讶而变成的O型嘴,刚刚压在桌上变得红通通的额头和鼻梁,还有那一起被压乱的浏海,他横着看倒着看就是只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在。

一个箭步上前,维克托就在勇利的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他原本的目标是嘴唇的,但这里人太多,而勇利又是如此的青涩纯真,他就怕动作太快,勇利又要开始躲他了。

“那么,今天就是交往的第一天,请多多指教喽,勇利。”

勇利一脸没没反应过来的模样,维克托看着也觉得可爱,就轻拍了两下他的两颊。

“欸欸欸—?交往!?”

勇利用头狠狠的撞了桌面一下,然后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萨拉,“我在做梦?”

他们都笑了,勇利头上都要被撞出个肿包,维克托偷偷从后方抱住勇利,在他的额头上使劲的揉。

“维克托先生…?”

“叫我维克托,我现在都是你男友了怎么还这么生疏?”维克托的唇靠勇利的耳极近,从嘴巴吐出的热气送的勇利敏感的耳朵,他立刻又胀红了脸。

“维…维克…托……”

“什么事?勇利。”维克托笑得好灿烂,这让克里斯摆出了一副恶心的怪异表情。萨拉用手肘推了下米凯莱,暗示自己的哥哥已经到了该退场的时候了。

米凯莱意会的点点头,随便扯了个要和妹妹出去约会的理由,他们两个就离开了,而他也理所当然的得到了萨拉的白眼。

承吉碰巧有进货的事要把克里斯带走,于是整个花店就剩下他们两人。

“碍事的人都走了。”维克托的眼弯的像月牙,他亲了一下勇利的脸颊,“告白这种事不在当事人面前可不算数喔。”

勇利抓住维克托环绕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低着头将脸埋进他的手臂,好像呢喃了几句但他并没有听清楚。

“…刚刚那个不算数啦………”勇利的声音放大了些,不过话中带了点鼻音,听起来好像被欺负了,好不委屈。

“不然呢?难道勇利其实不喜欢我?刚刚说的话都是情势所逼?”挑眉,维克托稍稍松开手,却又被勇利紧紧抓住。他感觉勇利一只手松了开来,然后在他无名指的指节上搓揉了几下,再从口袋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本来应该更浪漫一点的。”勇利转过身来面对维克托,然后苦恼的皱起眉头。他将小盒子打开,里头的东西立刻反射了灯管发出的光,照进维克托的眼里,“要不是维克托就这样突然跑进来的话本来应该要更浪漫一点的。”

勇利的语气有些不满,他手中盒子里装的是一对很美丽的金色对戒,里头刻了他们了两人的英文简写,“我喜欢你,维克特先…维克托,请一直陪在我身边。”

勇利将比较大的戒指执起,“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手指,但尺寸应该是对的。”说完,就将戒指套进维克托的无名指。

让人惊讶的事,戒指不仅尺寸正确,更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那样,合适的不得了。金色的表面亮的几乎都能当镜子,虽然经过光线传播让戒​​指上的影像有点扭曲,但无可否认的,那是一副很完美的戒指。

“我想不到比这个更适合你都东西了。”

维克托觉得眼眶有些热辣辣的,他同样也拿起另一个戒指,扶着勇利的手就将它套了进去,并同时在勇利的无名指上落下一吻。

和煦的阳光从西方的窗口洒落,落在两人身上。

外头的车辆来来回回,路上行人走走停停。萨拉和米凯莱的斗嘴日常,克里斯一如既往的慵懒,承吉嫌自家老板挡路的不悦皱眉。

咖啡香传到店外,店外的花朵开的好不灿烂。

墙上挂着的布谷鸟时钟同样尽忠职守的弹了出来,叫了几声不那么悦耳的鸟叫。

“现在四点了呢。” “下午四点了欸。”

现在时间是下午四点钟,他们看着彼此不禁都笑了出来。


End.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說好日更就日更www(沒人跟你說好#

最近這幾天可能都不會更(跪

因為我要去日本朝聖hahaha(討人厭###

眼看就要破300了我的兩百點文卻還欠一篇(再跪一次m(_ _;)m

感謝各位小天使的支持啦啦啦

我真的超愛你們的跟你們告白一百次(*˘︶˘*).。.:*♡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