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下午四點,你和我的雙向車道。(中)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维(室内设计师)X勇(花店店长)

· 感謝 @今天也帅到炸裂 点文—双向暗恋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前言

你说暧昧是最美的距离,说着说着却又朝我走进了几步。眼看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快升华为爱情了,你却突然停下脚步,只留下一步的空间要我自己决定。

从暧昧到恋爱,之间需要的是多大的勇气?

❀之一 胜生勇利

说实话,他不是个喜欢喝咖啡的人。如果走进咖啡馆,menu角落里被众人遗忘的柳橙汁(又或者是苹果汁)比起那苦涩的褐色液体,对他的吸引力绝对大上好几百倍。

推开门口的玻璃门,上头挂着的铃铛撞击出响亮的声音。

“欢迎光临。”

这边的店长用猫咪般有些慵懒的声音对他们打了招呼,右手紧紧被萨拉扣住,后方来自米凯莱的灼热视线感觉就要将他烧出个洞。他们三人就这样走向…又该说被拖向距离落地窗还有一段距离的沙发矮桌。

这事情发生的颇突然,本来,他就照着平常的流程,早上去温室看看有没有新开的花儿,顺便在这气氛中蕴酿一下自己的情绪。没想到这两兄妹却硬生生的打扰了他的兴致,就这样直直将他拖出他的秘密基地,那时将近十二点钟,先不提他还没用餐,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会知道他在哪里。

“因为勇利很好猜嘛、”这句回应来自萨拉,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多好猜,每次问问题都被以这种答句唬弄过去,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们是一路步行过来的,现在正逢初春,温暖和煦的阳光打在柏油路上,虽然还说不上是温暖,但至少天气已经不像前些日子那样寒冷。本来要营业的花店看来今天是被迫公休了,想一想他也好些日子没有休息了,既然事已至此就干脆顺其自然休假吧。

不过他想起在店里的那些花,就算是休息,该浇花的还是要去,否则如果有花因此枯死了,他绝对会很自责的。

“萨拉、先让我回店里浇花好吗?”

“相信我,你绝对有时间可以回去店里浇花的。”

于是下午一点钟,他坐在自家花店对街的咖啡馆,心心念念着还未浇水的花儿。

米凯莱似乎也不是本来就想来光临,他漫不经心的用手指敲打着桌面,看都没看menu一眼。

“米奇,你很无聊你就先回家嘛、干嘛一定要留在这里呢?”

“陪自己的妹妹有什么不对?”米凯莱理直气壮的说,但勇利很明白他是假陪伴之名行监视之实。

圆桌是个很讨厌的东西,三也是个很讨厌的数字。无论位子怎么换,他都会夹在萨拉和米凯莱中间,要是萨拉离他离了近一点,他就能感受到米凯莱的怨气;要是萨拉和他多了些肢体接触,他的脚背就能感受到与米凯莱鞋跟的“亲密接触”。

他们点了一杯拿铁,一杯焦糖玛奇朵跟一杯苹果汁,虽然在收单时他看到这里的咖啡师不置可否的皱了眉头一瞬,但这不代表他就会妥协喝下那又苦又涩的东西。

这里恰好也有卖轻食,虽然不知道食物味道尝起来如何,他们还是点了几道来尝鲜。鸡肉总汇三明治上头插着不同国家的小国旗,像儿童餐似的别出心裁的小用心,旁边放了优格麦片和生菜沙拉,份量是一个成年男人可以感到饱足,对一个女性来说却是偏多的。

要了三个小盘子,米凯莱贴心的将总汇三明治分好,露出了难得的大哥哥风范。

轻咬一口三明治,烤的酥脆的吐司和新鲜甘甜的生菜,咬到鸡肉时,有些焦掉的外皮带点微苦,但鸡肉恰到好处的调味与其搭配在一起正好合适。洒上海盐、黑胡椒、Rosemary、Thyme、Paprika和Cayenne Pepper,或许有稍微腌过,又或许只是单纯的将干料抹上。总之,不会过度浮夸而抢了主角本身的味道,也不会因为害怕味道被盖过去而有所留手。

这时,比起眼前的苹果汁,勇利其实更想来一杯香醇的鲜奶茶。只可惜这里的菜单本来就以咖啡为主,茶类什么的压根儿没有被列在上头。

其他两道轻食也被端了上桌,萨拉私心的点了一份草莓松饼,勇利是吃的很开心,但米凯莱的眉头就没有松开了。

三人的午餐时间看似非常温馨,虽然听说是以咖啡出名的,但这里的餐点也无可挑剔。闲聊的悠闲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的快,不知不觉,时间已来到下午四点。

勇利并没有戴着手表在身上,这里也没有店里那个布谷鸟时钟来提醒自己,不过,当他豁然想起店里的花还没浇水时,他意外看到手机萤幕闪着大大的四。

玻璃门被打开,男人的皮鞋和地板撞击发出了声响。他走到柜台前点了一杯热美式,然后在转身的瞬间才看到了勇利他们三人。

与男人对上视线,在勇利意识过来时已经过了一会儿。无论是转开还是继续盯着都略显失礼,知道内幕的萨拉好心的替勇利解围,唤了他的名,这才让勇利得以借口收回视线。

比起远处,近看更是清楚的体会了男人的魅力。浑身上下像是散发着男性荷尔蒙,帅气什么的俗话放在男人身上都有所不及。

他看到店长在发现男人的到来后,收起了原本慵懒地模样,像是个发现毛线球的猫咪,兴致勃勃的靠了过去,嘴贴近了男人的耳,窃窃私语了几句后露出玩味的笑。

他不禁觉得胸口一紧,他听到低哑性感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流出,似乎是在要店长别再闹了。他花痴的希望这时男人说的是他的名字,不过想像终归想像,别说提出要求了,他连搭话的勇气的提不起。

萨拉担忧的望了勇利一眼,看来是真的喜欢上了,勇利的想法总是写在脸上,只要认识久了自然也都看的出来。

不知道内情的米凯莱也察觉了勇利的失神,他向萨拉那儿靠近了些,小声的问了现在的情况,但是萨拉并没有给予回应,他也就只能从勇利的行为中猜出个所以然。

❀之二 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

“有人的食物自己送上门了呢、”

看着克里斯那副爱笑不笑的表情,其实维克托挺想让他的鼻梁很桌面来个亲密接触的。

今天到咖啡馆的时间稍微晚了些,维克托原本是打着今天主动出击的如意算盘,想要去对面的花店或许买一束花,或许能藉由问问题搭上话。

只是他在远处的转角意外看见了没有开张的店铺,就只好默默打消念头。照着平常的套路走进咖啡馆,点了一杯咖啡,然而,在转过身的同时,却看到了他原本的目的。

因为惊讶而瞪大的眼睛圆滚滚的看起来格外的可爱,柔顺的黑发让人想要狠狠在上头揉一把。虽然发现了一直盯着人家看似乎有些不妥,但既然青年也这么做了,他就没有不这么做的理由。

拿着装有咖啡的马克杯,维克托走到平常的座位坐下。只是那时背对青年的位置,他虽然也想过干脆找个可以面对面地位置坐下,但最后还是以太猖狂为由乖乖地坐回原本的位置。

被留在柜台的克里斯表情看来似乎有些不悦,他朝座位区走近了几步,原本维克托以为他是要坐到自己身旁,但他却在露出得意的表情过后,理直气壮的在青年那桌坐了下来,甚至还和三人聊起天。

“你是勇利对吧、还记得我吧?我是克里斯,之前有和你们买过花。”

“我记得,克里斯先生,你们的食物非常美味。”

青年带点迟疑的回答,或许是他不明白克里斯搭话的用意,不过人在这店中也不好不回话。

维克托默默喝着自己的咖啡,虽然握住握把的力气好像都有把它给折断了,但他的表情没扭曲,动作一样自然,旁人当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见状,承吉拿着几块甜饼朝维克托那儿走了过去。一直都在店中,他自然也知道维克托先生的心意和自家老板的幼稚,他将装有饼干的小盘子放到维克托面前,像是想要弥补克里斯的作为。

“给我的吗?”维克托看向不苟言笑的承吉,而承吉点点头,他就笑着收下了,“谢谢。”

这一幕也没有逃过克里斯的眼,自家员工这么贴心当然也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如果对象是维克托的话,他就只想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了。

而实际上他真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走向维克托,硬是要他加入那桌。或许是因为看不下去友人如此的止步不前,或许是因为抱着想要看好戏的心情,总之,现在时间四点半,维克托进入了小型圆桌聚会。

“我叫维克托,算是克里斯的旧识,以前在学生时代有一段孽缘,现在是一个室内设计师。”

由于人数有些多,他们换成了长桌,克里斯也果断的将玻璃门上挂着的牌子转了面,将休息中朝着外头,才回到位子。

顺其自然成为公休的午后,承吉本来是打算直接下班的,却被克里斯硬生生的截断。于是他们现在就像联谊一样两两坐在对面,而其中只有一个女孩这种bug也好像没什么人在意。

落地窗被窗帘遮盖住,店里头只开了两盏灯,微暗的灯光下气氛看似绝佳。承吉应景的做了几杯螺丝起子,然后在座位旁也放了几瓶香槟。

他理性的猜测这是为了维克托先生的恋情设下的局,说实话的他对维克托先生没什么意见,但给予助攻的工作好像也未曾条列到工作的合同之中,所以在克里斯允诺今天的工资会照常发下之后,他也就乖巧的坐在最靠边的位置。

有了酒精的壮胆,搭话这事变得容易许多。无论是对恋爱没有经验的勇利,还是不太能接触恋爱的维克托。他们聊着谈着,其他人也就不谋而合的开着为限四人的小视窗,让主角二人聊得痛快。

一边进行对话一边偷听维克托和勇利谈话的内容,克里斯发现维克托不但是个图有外表的呆木头,还是个满嘴工作的无聊人。

但不知怎么的,勇利似乎和他聊的很开心,连听分间墙变更都可以那么雀跃真是不容易。维克托对景观设计好像也颇有研究,这让勇利更加兴奋了,聊着花在景观中的摆设或盆栽的摆法,这么无聊的话题为什么他们两个就像是在聊邻家八卦而兴致勃勃的大妈?

维克托难得可以和人聊他的兴趣聊的这么投机,毕竟他前几个对象给的反应不是直接睡着就是打岔他的话。好吧、他其实也知道如果不是业界人,其实他说的话有一半是听不懂的,而且就算是业界人也不是所有人都把工作当兴趣的,大部分的人在休息时间都是绝口不提工作的。

他也想过这次不要再像之前那样了,但还是不自觉地说起关于设计的事。不过当他发现勇利是很认真的在听他说话,甚至也能认同的说上自己的想法时,他不知觉的就有一种“啊、就是这个人”的感觉。

好像只是什么不太重要的小事,要拿出来说嘴可能还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他就是真的发自内心这么想的。

或许,这真的就是喜欢的感觉吧。

❀之三 胜生勇利

六人的聚会拉近了他和维克托的距离,虽然跟他预想的不太一样,不过距离能变近总是件好事。不过就是不知怎么的,萨拉看起来比他还要兴奋许多。

“勇利的春天终于要来了啊~”萨拉把弄着手中的百合花,有感而发的说。

“行了行了,都听第三次了,你再不把花放回水里它可是要枯掉了。”勇利的脸微微羞红,伸手拿过被萨拉握的老紧的花朵,将它处理好然后放回花瓶里。

最后终于知道内幕的米凯莱似乎也挺开心的,但那好像是因为他以为咖啡厅里有萨拉感兴趣的对象。这个误会再次困扰了勇利许久,像是米凯莱会突然搭上他的肩,要他快点从从实招来到底是哪家的狗崽子看上萨拉了。

终于,在萨拉受不了了之后,勇利就立刻被卖掉了。

被米凯莱知道其实没什么关系,毕竟他并不会对同性之间的关系有什么歧视的看法。不过在知道自己的妹妹依然没有对象后,他的表情真是愉快的有点恶心就是了。

他和维克托交换了电话和邮箱,维克托也会约他出去走走,虽然多半是看展览,但当维克托真的拿到那一票难求的绿色花园迷宫的入场券时,他真的开心的都要哭出来了。

而约会的时间就是今天下午四点,被萨拉硬是换上了一套他平常不太会穿的穿着,白色低领的素色T,纯黑的紧身长裤,配上长版的蓝色外套,他本来想戴上帽子的,但在萨拉的坚决反对和米凯莱的无条件支持妹妹下,他留下萨拉和米凯莱顾店…虽然萨拉拍胸脯保证没问题但他还是有点紧张的情况下,他出门了。

维克托很贴心的将车开到他店的门口,深蓝色的进口车闪着价格不菲的光芒。而在维克托看到勇利的时候,他就非常绅士的为勇利开门,让他上车后自己再回座。

虽然萨拉将这次的出门喊作是约会,但他知道维克托没有这等心思,或许只是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已。

“今天的天气很好,是个时候出游的日子。这里我特地为大家带来几首轻快的歌曲………”

电台DJ的声音在安静地车子里回荡,虽然他们鲜少有这种沉默的时候,但他现在觉得心跳跳的好快,如果在配上维克托的声音,或许他真的会不小心就把告白的话脱口而出。

“到了喔。”维克托冲着他笑了笑,然后倾身帮他解开了安全带扣环,将它放回收纳处。

他俩的距离好近,近的勇利能感受到维克托的吐息,近的勇利的心跳声好像也能传进维克托的耳里。维克托伸出他的大掌在勇利头上轻轻揉了一下,“怎么在发呆?要下车了喔。”

说完话,维克托就退开了。勇利难免觉得有些失望,但还是松了一口气。

平日的绿色迷宫人没有想像的多,用花草做成的绿墙传来淡淡地芳香。刚进入迷宫没多久,他立刻发现周围尽是秋海棠。

粉白色的花瓣被中央的黄所点缀,每一朵花儿像是在对他说着细语,而他脑中闪过这花的花语,然后他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维克托。

罢了罢了,单恋也好,如果时间能停在这刻,这样一辈子的单恋或许也没那么糟糕了。

走着聊着,虽然几乎都是勇利在说些关于花朵的知识,但维克托也听得十分专注。他们好像都忘记了这展览后头的“迷宫”二字,只着重在花朵和绿墙的摆设身上,转着转着,维克托才惊觉他们似乎已经绕到同一个地方三次了。

“听说走迷宫的时候,手贴着右边的墙壁就能出去。”勇利的神情好认真,这让维克托不禁笑了出来。

“那就照你说的做吧。”

紫色的爱丽丝(鸢尾)扰乱了他们的视线,仿佛这路能无限延伸致远处。勇利看着一些不合时宜却依然绽放的花儿,明白他们是从温室特意栽培来做展的,虽然就像是身处在四季,他还是有些感慨。

秋天会开的特别美丽的玫瑰和春日绽放、娇小可爱的日日春,夏天才能看到的漂浮着的莲花和冬天独占枝头的梅花。有些是穿插在绿墙之中,有些做成插花盆栽放在路边。

勇利多么希望有朝一日他也能完成只属于他的绿色花园,只可惜他没有那么多资金,而插花的手艺虽然小有名气但还没到可以被委托的等级。

“勇利。”维克托的轻唤唤回他的走神,他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明明人家好心提出邀约,他却老是在走神。

“怎么了吗?”

维克托停下了脚步,露出了好笑的表情,轻轻用两指指腹捏了下勇利的脸颊。

“勇利一直在想别的事情呢、怎么可以在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想着其他人的事呢?”

“我、我没有想着其他人!”勇利慌乱的摇头,想要再解释些什么,维克托却先开口了。

“那、勇利是在想我吗?”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篇章來到第二篇也就是下一話完結哈哈

再次感謝參加我的點文活動,雖然我的產文速度越來越慢

關於大學志願的事最近真是想破頭了

畢業紀念冊的初稿終於快結束

好的我知道我只是在MurMur而已哈哈不用管我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3)

热度(83)

  1. 维勇Yuri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