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下午四點,你和我的雙向車道。(上)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维(室内设计师)X勇(花店店长)

· 感謝 @今天也帅到炸裂 点文—双向暗恋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前言

就像是一阵春风,带来了芬芳的花香,带走了严酷的冬天,绕进了蜿蜒的小巷,经过了绵延的海岸线。

然后,路过了你,来到了我面前。

❀之一 胜生勇利

长针从五十九分完美回归,短针也踩到了四的位置。特殊设计的时钟,里头摆着的布谷鸟尽责的弹了出来,发出几声不那么悦耳的叫声,然后再默默的回到它的归处,静静等待下一个小时他的出场。

下午四点,好似个无声的默契,勇利抬头往对向那家新开的咖啡馆落地窗一看,一眼就发现了坐在窗边轻啜着咖啡的男人。

男人不负所望的也对上勇利的目光,然后给予了一个好看的微笑,又别开眼神继续漫无目的的扫视路上的车水马龙。

本来应该将手中的花缓慢而优雅的插进眼前的盆栽,却因为刚刚那个微笑惹得心纠结了一下,意外就偏离了原本的目的地。

他是个花店店长,最近也兼职授课插花。

“老师?怎么了吗?”显然是看出了他的动摇,坐在他正前方的学生不禁如此问道。

“不、没什么。”勇利笑着摇头,他觉得脸有些发烫,或许是因为刚刚那个笑容,又或许是因为被自己的学生所看穿,总之,他将手贴上脸,想用自己冰冷的体温总合一下脸颊的热度。

插花最注重的就是专心,身心合一才能做出好的作品,自己却在学生面前分心,是让人情何以堪?他深吸一口气,然后重新聚集了精神,拿起放在前面的马蹄莲,将铁丝从末端的斜切口插入,之后再将其插进盆栽里的花泥之中。

拾起花卉,整理切口面或放入铁丝,再插入花泥,如同流水般的自然,他每个动作都是俐落而不拖泥带水,没有一个动作是经过犹豫的。

他的手法快速,动作美丽,让人看得目不转睛,没过多久,眼前的盆栽就完成了。他示范的是不那么困难的半圆形插花,不是规规矩矩的排列却不会给人凌乱的感觉,白色的雪柳在粉色为主的花丛中细心点缀,玫瑰和康乃馨的搭配意外和谐而不相互争锋,几弯曲叶也转的恰到好处,并不打乱画面的平衡感。

“哇呜、真难得看到老师的作品是用粉红色为主的,这次有什么主题吗?”看着花盆中粉色的风信子,一个年轻的女孩问道。

“唔…”勇利想了一下,他其实本来想做的并不是这样的盆栽,但因为一直在意着那人的笑脸,所以才做出了这样充满少女感的盆栽。 “就把它叫做暗恋吧。”

说完,他下意识的看了对街一眼,本来只是想偷瞄一下那人是否还在,没想到又恰巧和他对上目光。他不禁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更像是隔了许久终于发出一封回应的讯息出去,却看到程式的标示在发出去的瞬间同时变成“已读”那样,让人紧张又不知所措。

他总觉得其实那人也一直看着店里的状况,否则怎么可能每次转头都可以刚好对上眼呢?这世界才没这巧的事。

“老师暗恋的人是在对面的咖啡厅里吗?”

一个算是上了年纪的妇人顺着勇利的眼光看过去,同样也望进了那家咖啡馆。她对其他学生打了个小暗示,其他人也纷纷看过去,然后尽露出些看好戏的笑容。

“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了吧!”勇利红着脸,直嚷着送客,而大家相处下来自然也都知道勇利这天生怕羞的个性,虽然还是乖巧的走了,但当然就不忘多说个几句来调戏他再离开。

“所以是谁阿?你的暗恋对象。”现在除了勇利之外还留在店里的女孩笑着问道,她的名字叫做萨拉,和勇利算是熟识。没被赶走的原因并不是他不赶,而是即使赶了也赶不走。

“米凯莱大哥来接你了喔。”勇利无奈的笑了下,他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正狠狠的瞪着自己,也明白会这样是为了谁。

他们会认识,是因为一个很奇妙的事件。那天,萨拉来他的店里,跟他买了一束玫瑰,想要带去朋友米拉的成果发表会。没想到隔天米凯莱就拿着他那天开给萨拉的发票,怒发冲冠的来问他知不知道为什么萨拉要买花。

从那之后,他们两人有事没事就会出现在他的店里,虽然萨拉偶尔会帮忙,但说实话的米凯莱总摆着那副可怕的嘴脸,吓走的客人绝对比招来的还多。

而勇利会开始教授插花,契机也是因为这两兄妹。那时候,很难得的不是萨拉来买花,而是米凯莱。他抱着一个中型的仿古希腊花盆就这样走进店里,看起来实在挺显眼的。勇利问了他的用意,原来是萨拉的生日将近,米凯莱想要准备个惊喜给她。

“她最近…好像特别喜欢花。”米凯莱若有似无的看了勇利一眼,好像想说些什么却没开口,反倒是问了勇利会不会插花这事。

“会是会,不过你要做什么呢?”勇利瞄了一眼他手中的盆栽,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那正好,胜生,教我插花吧。”

于是他第一堂非正式的插花课开张,学生是手一点都不灵巧的米凯莱,不小心剪坏了几只花他还真的数不清,只能把这些都当作是熟客回馈还有给萨拉的生日惊喜。

终于,一个看起来正常,没有奇怪的组合,也没有全插满同样花朵的盆栽完成…谁能想到米凯莱本来想在盆栽上插满玫瑰花呢?

米凯莱难得坦率的和他道了谢,勇利也请他在庆生时顺便替他对萨拉说声祝福。只是米凯莱在要离开花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他念了几句。

“不过你可别想打萨拉的主义喔!我是绝对不会把萨拉交给你的——!”

勇利总觉得米凯莱一直误会了些什么,但他没说出口自己就擅自解释的话感觉有些失礼,于是今天的勇利还是没能解释他跟萨拉的关系。

然后送礼的隔天,萨拉兴冲冲的跑到店里,问说勇利有没有意愿开班授课。理由她是说,“毕竟连米凯莱那种笨手笨脚的家伙都能做出一个挺正常的作品了,勇利你肯定很会插花对吧!”

因着这样的原故,加上萨拉跟他打包票绝对能招到很多学生,于是勇利就随意放任萨拉自顾自的开始着手进行插花教室的招生,而最后的结果也如同萨拉所说的反应空前热烈。

“那个不重要啦!”

对于把自己的哥哥称作“那个”,勇利是无话可说,甚至觉得米凯莱有点可怜。

“勇利你喜欢的是谁呢?我猜猜,是坐在落地窗前的那个大帅哥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完全忘记要否认这回事,勇利的脸红到了耳垂,惊讶的连嘴都张的大大的。

“嗯?我猜对了?”萨拉笑了笑,“毕竟勇利很好猜嘛。”

“所以进展到哪里啦?他叫什么名字?”

勇利摇头,“我不知道。”

“怎么会,难道没说过话?”

愣了一下,勇利老实的点头。

由于一切太不可思议,于是在萨拉的逼问下,勇利缓缓道出他所知道的事。

一开始,他只是碰巧看到对街新开了一家咖啡厅。说是对街,其实这条路并不是很宽广,而那里又碰巧是以落地窗作为外墙,里头的情况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接下来,他意外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出现。穿着一袭黑色的西装,打着蓝色领带,脚下踩着看起来就特别贵的皮鞋,手上还戴着一副男用表。灿烂夺目的银发,如同宝石般闪耀光辉的蓝眸,性感的薄唇和坚挺的鼻翼。一开始他确实只是对男人的外表和出众的气质所惊动而留下了印象,没想到接连几天每到下午四点钟,男人都会准时的到咖啡厅报到,没有一天缺席。

一天一天下来,他们偶尔会对上目光,男人的笑,男人的举手投足都足以让他心头荡漾,因为喝咖啡,吞咽时而造成的喉结抖动,偶尔看着手机萤幕而微微蹙起的眉头,全部的全部他都觉得被吸引。

听完这些,萨拉点着头看了下店里,然后她拿起桌上放着的空马克杯,执起勇利的手将其放入他的手中。

“这时候,你最需要的就是一杯咖啡了。”

❀之二 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

长针尖端比到12的位置,完美的四点钟,表内规律的齿轮声听来格外动听,拿着一杯刚煮好的美式咖啡,维克托走到窗前吧台最右侧的位置。

轻啜了一口还在冒烟的咖啡,没有奶精或糖粉的过度渲染,最原本的咖啡味直接从舌尖冲上脑门。醇厚的香味带着微醺的苦涩,而这又不是全然的苦,苦中也带着咖啡最原本的甘甜。

“今天也来了啊,维克托先生。”对他说话的是这家店的店长,克里斯托夫。

这家店的室内装潢是维克托设计的,包括店内物品的挑选都是出于维克托之手。开张后,本来只是想赏个光光顾的维克托意外爱上这里的咖啡,以至于天天都来,没有一天缺勤。

这里的咖啡师名叫李承吉,沉默寡言的形象特别适合这种工作,听说还会调酒的样子,但他自己却从不承认或否认。

“有什么事吗,克里斯。”他没有看着克里斯,而是将目光移向窗外对街的花店。好似是老板的青年正点着刚送到的花材,数量之多以至于他无法以一己之力就将它们全部搬进店内。于是他只好来回了几轮,才终于把所有的花都带进屋内。

“没什么。”克里斯耸肩,维克托盯着对面看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了,要不是他长的帅气,感觉又相当光明磊落,否则这种偷窥狂才会做的事早就该被报警处理了。 “今天依然很认真呢、勇利。”

“勇利?”维克托疑惑的望了克里斯一眼,不晓得为什么突然他们的对话中就出现了这个名字。

“嗯?我是在说对面花店的老板阿,你每天都盯着人家看,居然不知道人家的名字?你该不会连话都没说过吧!?”

克里斯无礼的上下打探了维克托一番,维克托忍不住皱眉,“那又怎样?”

克里斯向承吉招了手,在他耳边呢喃了几句,他点了点头,便着手冲泡咖啡。咖啡豆的香气瞬间充斥着整间店,娴熟的手法,加了几样不同的液体,他上下摇了手中的钢瓶,间接承认了关于调酒这方面的传言。

将咖啡倒入纯白色的马克杯中,他将这杯咖啡端到维克托面前,之后又继续做起自己的事来。

“这是…?”

“请你的。”克里斯把杯子再朝维克托的方向推近了些,要他品尝看看。

先用旁边玻璃杯中的水清口,刚刚留在口中的味道才就这样被冲淡。他捧起眼前的马克杯,上头甚至不马虎的作了个彩色拉花,看起来就如同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一样。

维克托喝了一口,绵密的甜味在他的味蕾打滚,不是糖精那种虚假的甜,而是更深层的味道。牛奶和咖啡完美融合,虽然带着苦味但更多的是被那份甜蜜所包围。然而,最深层的味道却带着酒精的灼热感,并不是一饮即醉的痛快,但再多喝几口确实会让人晕眩。

“这是什么?”维克托虽然不太喜欢甜饮,但这杯液体却让他爱不释手。

“暗恋,承吉特调咖啡奶酒。”克里斯说,“要是一不注意,喝多了可是会醉的喔。”

闻言,他下意识的看向对街花店,青年正在帮几株花儿处理切口。捧着比脸还大上许多的绣球花丛,青年挖出了一些海绵体,然后再将绣球花放回水盆中。

一阵强光照来,他从玻璃的反射看到克里斯一脸八卦的看着他,一副就是想从他这边打听什么的模样,于是他也只好缓缓道出一切的开始。

第一次注意的那个青年,是这里已经开幕快满一个月的时候。那时,因为克里斯和那边定了几束花来装饰,所以他才对那间花店留下了印象。

老板意外的年轻,浑身散发着一种很和蔼的气质,清秀的五官,虽然不特别引人瞩目还是散发着一种吸引人的特质。

接下来几天,也许是因为看腻了周围的景物,他静静地看着青年的一举一动。偶尔会看到他在柜台打盹,偶尔看到他和另外两个男女在谈天说笑,也不知道何时起,四点来这边品尝咖啡醒脑的目的变成为了看对街这名青年,而这也同时变为他工作的调适,成为他日常作息的一部分。

“喜欢上人家了?”克里斯暧昧的笑,将手搭在维克托肩上。

“或许吧。”维克托耸肩,拿起前面的马克杯又喝了一口,他还不是很确定,即使和眼前的青年素不相识,但唯一能肯定的是,青年在他心中占了一定的位置。

“不去搭话看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克里斯抽回手,走进柜台,弯着腰好像在找什么似的,甚至还不小心撞到了正在煮咖啡的承吉,遭到一记狠瞪。

找了许久,他终于从订在墙上的橱柜中拿出一个小型的玻璃花瓶。

他将花瓶塞进维克托怀中,用眼神暗示了下刚好走出店的青年。

“这时候,你最需要的就是一束鲜花了。”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對不起我還活著還在努力只是最近發生了很多讓人崩潰的事

這篇文在全文剛到5k的時候,我的手機(我平常是用手機打文)突然鬧脾氣然後就把文給刪掉了(;_;

於是進度又重零開始,又剛好碰到開學,進度真的是慢之又慢

所以200粉點文現在才出第一篇我真的很抱歉拖文拖了這麼久(跪)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

热度(85)

  1. 维勇Yuri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