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沉迷於網路難道就不能戀愛?

‧ OOC,yoi同人文,维勇向

‧ 情人节贺文,一发完

‧ 如果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 stage one ❆

敲了两下滑鼠右键,游戏的登入介面跳出,他熟练的输入一连串英文数字的排列组合,之后再将鼠标移到“login”的按钮,点了进去。

选择角色的页面接在官方细腻的贺图后方,这让他发现原来他又有好几天忘了撕日历,难怪他总觉得最近的街道总有什么在躁动着,过于热闹。

不过这都不关他的事,情人节对他的意义也不过是游戏任务NPC会为了这个节日出一些放水的任务,假借庆祝的名义送出一堆高级武器或药水。

将自己的角色登上伺服器,他是这个游戏最大公会的会长,也是这个频道的荣誉榜角色,包括功绩和等级都是。

:勇利会长早啊

一个视窗从他的电脑萤幕跳出,明明都已经正午了他却才清醒没多久,或许是因为他总是熬夜练等,导致他早上的定义和其他人比起来就有些许的不同。

:已经不早了吧(ノ´∀`*)披集你刚睡醒?

我?我已经醒一阵子了呢,刚睡醒的是勇利吧,看你的登录时间就知道了。

从游戏的登录时间来判断平日的生活作息确实有些不合常理,但放在以游戏为生命,甚至用游戏赚了不小金额的他身上,这点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共识。

勇利将耳机戴上,开了公会的聊天室。他没有打开麦克风,除了披集之外,他本来就没打算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任何情报,即使是公会办的网聚,他也一次都没出现。

:会长早,情人节快乐(*˘︶˘*).。.:*♡

连续几则都是情人节祝福的讯息分别以语音和文字传到他耳里,然后在他一一回应完这些祝福后,他发现游戏的信箱里似乎是有新讯息。

本来以为是官方的情人节礼物,没想到,点开来却是一则邀请。不是平常有些人为了跟他搭上边按的交友邀请,也不是因为眼红他总是占据排行榜的决斗邀请,而是他以为这辈子都与他无缘的,游戏特别设置的,交往邀请。

他点开邀请人的个人资料,等级和他同可比拟,但没有加入其他公会,所以功绩那格还是挂蛋的。能不以公会的副本经验就练到如此天地实在非同小可,虽然他不太在意其他人的事,但这回他还是问了一下披集知不知道这个人的事。

:嗯……听说他本人也是男的,而且长很帅。

披集,这种资讯对我毫无帮助好吗。

无奈的笑了笑,他本来是要按下拒绝的,此刻第二封要求却又跳了出来。

嗯……单独聊天室邀请?他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按下接受。

:早安

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跟自己说早安,他自己也知道现在不早了啦,不用再配合他说这种明显不合时宜的招呼了啦!

:请问你是…?我们之前认识吗?

勇利小心翼翼的提问,他不那么擅长和陌生人聊天,虽然在网路上隔了一层虚拟的面纱,让他勇敢了许多,但在这种一对一的情况下,他其实还是挺紧张的。

:不认识,但可以从现在开始认识,需要先从本名开始吗?

:那个、我不会在网路上发出私人情报的

:是吗?胜生勇利先生

他仿佛能透过这段文字看到那人扬起了坏心的笑,而后面的胜生勇利四个大字让他心一惊,他从未和其他人提起他的真实身份。

:现在有兴趣来聊聊了吗?

 

❆ stage two ❆

打开耳机附的麦克风,他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跟披集以外的人说话了。

“勇利?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耳机传来低沉好听的男音,那声勇利叫起来格外的悦耳,尤其还是在极近距离之下传进耳里的,感觉就像是恋人在耳畔的低语。

“我不认识你。”他摆出他最冷冰冰的声音回答,虽然也不是多严肃的声音就是了。

“是这个原因吗?”另一头的男人轻笑了几声,声音好听到他都觉得他用耳膜也能怀孕了。 “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他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会跳的这么快,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卷入时空的漩涡,做了一趟短期的时空旅行,否则他实在是看不出来刚刚的话是怎么能接到这里的。

“那个…先生,我不认识你。”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于是就喊了先生,“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我是维克托,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现在认识了吗?”

男人过分自信的语气在他的耳膜打转,虽然还称不上是认识,但他的确知道这个人。

在这款RPG游戏之前,勇利玩的是一款很大众的射击游戏。当时,他本来想要靠全球网战好好地赚一笔生活费来养活自己,没想到最后却惨遭滑铁卢,只饮恨拿了第二名。

由于那是双人竞赛,披集事后不停的向他道歉说是他能力不足,但其实他很清楚,即使是单人竞赛,面对那样的对手他也不会轻易得胜。

颁奖仪式他没有参加,他本来就不打算在公开场合露脸,他只在后来的新闻传播得知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做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而他的搭档名叫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原来维克托一直是全球电竞比赛的常胜军,而且也同样为游戏产业的极大资助者。

“你找我做什么?”想破头也想不出来,最后他就直接提出疑问了,毕竟一直耗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今天的每日任务和节日特典他还没打呢。

“我一开始不是就说了吗?”维克托的声音好平静,感觉就像是在说‘你今天午餐吃什么’那样,“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莫名其妙。

这整件事就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男人,莫名其妙的节日,莫名其妙的告白。

“今天是情人节不是愚人节吧?”

“所以我是很认真的在对你告白阿、勇利。”

所谓认真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是这样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吗!?

“我怎么感觉不出来你是认真的。”勇利的话听起来就像是情人在抱怨,搞得他们好像是暧昧关系一样,让他一脱口就后悔了。

“那不然我们来比一场,要是我赢了就交往吧。”维克托故意压低声音,有些哑腔的声音听来多了一分男人的性感。

他看了下游戏的屏幕,角色的资讯显示出他占有绝对优势,无论是装备或是等级都是,而说到技术,他是有不会输的自信的,“那如果是我赢了就请你别再烦我了。”

“成交。”

❆ stage three ❆

他自认不是个卑鄙的小人,所以他没有特地换上公会打传说副本时得到的武器。当初角色选的职业是刺客,虽然对此没有什么后悔,但像这种一对一的对决还是略显吃亏。

维克托的角色是法师,看来从装备看来大概是冰系的,手拿着的权杖是五星武器,没有特别镶嵌魔力石,而他也决定以同样阶级的武器来应战。

:你不用你平常用的武器吗?

方才决定对战后,他们就结束了通话。但这伺服的世界频道实在太杂乱,为了方便交谈他们才特地加了好友,虽然勇利是不太情愿就是了。

:我怕你输了会说是我欺负你

:哇呜、勇利这是放水的意思吗?太小看人可是会吃亏的喔(๑•̀ㅂ•́)و✧可别最后输了之后才说是因为没有拿平常的武器而耍赖喔

勇利蹙紧眉头,对于自己居然会被小瞧,更是燃起了他非赢不可的决心。

按下了接受决斗的视窗,倒数十秒的标示出现在他的萤幕上。旁边没有观众,他们特地选了高等玩家才能进的城镇对决,就怕因为那些看好戏的人分了心。不过他们倒是让两个人来见证他们的对决,勇利邀的是披集,维克托也毫不意外的邀了克里斯。

这画面看起来格外像是什么世纪对决,明明好好一个情人节,他们却要在这里争个你死我活。披集或许还不知道这场决斗的目的,只是单纯的以为勇利不甘吃了之前那场败仗,但克里斯就不一样了,他和维克托就在同一个场所,刚刚两人的对话都没逃过他的耳朵。

数字从一转为零,“start”的字样出现的瞬间,勇利就按下了平时奇袭才会用到的技能。但是本应该精准打掉对方武器的短刃却被那权杖推开,借力使力的动作看起来虽然简单,实际操作起来确实十分复杂的按键操作。

眼看奇袭失败,勇利使出连续技持续攻击,就怕被拉开了距离。 MP栏和SP栏掉的快速,虽然他的血量没有降低什么,但维克托的血量也一样没有大幅度的下降。

挡掉大多数的攻击,维克托这才开始做出反击。银色的权杖闪出光芒,强烈的白光如同闪光弹般照的勇利眼睛发疼,不到一秒钟都时间,还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萤幕上的血条就掉了一大半。

他的反应速度绝对不算慢,即使在职业选手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但他刚刚没能回过神却也不争气的成为了事实。旁边系统视窗打出了维克托刚刚的连击,一连串的动作指令搭配几项技能……明明是法师大部分的攻击却是用法杖敲出来的?

勇利从没看过这种荒谬的打法,这还真是杀了他措手不及。仿佛能够从萤幕听到维克托那好听的笑声,勇利忍不住就急了心,不小心就按错了指令的排列,不但只伤到对手一些,自己更是被这个错误的空档弄得又吃了几招攻击。

眼看进入红色垂危境界,他按下平常补血用的数字1,却突然想起这是决斗,红药水是无法使用的。维克托的血量还有大约一半,虽然可能无法一击结束,但他还是按出了必杀技的指示。

十指在键盘上来来回回,在敌人使出必杀技的时候虽然可以躲,但好歹对方用的也是必杀技,系统特地贴心的做出干扰,所以每当使出必杀技,萤幕都会变得雾蒙蒙一片,只有下指令的人能看的清楚。

不过虽说会有干扰,但那仅仅针对视觉,玩家还是可以靠耳机写实的声音来辨别敌人的方位。不过看着勇利使出必杀技,维克托却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

勇利一度以为是维克托的电脑lag了,职业玩家都会特地装国外先进的设备,但或许维克托并没有装备也说不定。看起来像是因为敌人失误而得到的胜利,勇利虽然不想就这样趁人之危,但眼前的胜负要紧,他还是发动了技能。

但最后他发现,维克托不是不能躲,而是不想躲。

正面接下勇利的必杀,维克托的血量只剩下零点五公分不到,却在接下攻击之后的瞬间同样也使出绝招。周围的画面突然刮起狂乱大雪,一样干扰视线的攻击却还不是维克托的大绝招。

从耳机传来的脚步声他能听的很清楚,但加上刮风下雪声,实在模糊了他的焦点。不过他有足够的信心可以躲开这一击,只要快速闪开就好了,他是速度最快的刺客,要比上速度可没人能赢他,所以只要跑……

但他卻没能跑走。

❆ stage four ❆

“You Lose.”的游戏字样是打从他加入这个游戏后第一次看到,他错愕的看着自己的萤幕眼前跳出是否重播的视窗,他按下了“是”。

跳过前面的缠斗,他将后面的播放影片的速度放慢。原来维克托一开始一直用权杖打人只是想让他有一种“这人会近距离攻击”的既有印象,却让他忘记了维克托是法师的事实。

一道冰锥穿过他虚拟角色的身体,本来就岌岌可危了的血量直接向他挥手告别,他输了,第二次,输给了眼前的男人。

通讯软体的要求通话零声响起,看到联络人是维克托时,他本来想直接按下拒绝的,但男子汉愿赌服输,他不是个爱耍赖的人。

“勇利~为了怕你刚刚都没听清楚我就再说一次。”维克托的声音依旧悦耳动听,但话语的内容总是不太讨喜,“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今天是情人节。

他有了此生第一个交往对象,而对象甚至不是个女人。

许久没有出门了,他的衣柜里只有睡衣和参加公开电竞时(虽然他事后都会要求打马)的正式服装。本来想就穿着身上的睡衣出门,但他想起披集在比赛结束后传的个人资料给他,他最后还是决定换上那套西装。

走出自己心爱的小角落,阳光照在勇利身上,温热的感觉让他有些不适,毕竟如今网路如此发达,如果有必要他就会选择网购而不是自己出门觅食,不过他倒是没有因此长胖增重就是了。

看起来正常的纤细身材,腰间虽然有些小肥肉却称不上胖,身上什至还有一些肌肉,与众人对他想像出的形象大相径庭。他会知道自己在其他人眼里的那个形象是因为前些日子网聚时,他依然回绝了大伙儿的邀请,却突然被问说是不是因为对自己的外表不自信,还被安慰了大家都会接受他什么的鬼话。

不想印证众人流言成了他坚持维持身材的其中一个原因,但他一直没变胖的主因还是因为他常常因为太认真在练等,导致忘记吃饭的事屡见不鲜。比较严重的一次,他甚至昏倒了几天,而破案关键居然是因为连续两天没上线,披集觉得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才急忙跑去他家,却发现他人早已昏倒在地上。

从那次之后,他要求自己要规律三餐,即使食物不总是那么健康,但这也算是种进步了吧?

而至于怎么会有肌肉这种在众人刻板印象中不会出现在宅男身上的配备,那是因为熬夜这种事格外的耗费心神,而锻炼体力刚好可以让他不会在打最终boss时,发生不小心睡着之类的蠢事,于是他也只好开始运动。

怎么说呢?无论躺着看,坐着看,趴着看,都跟恋爱搭不上八竿子边的人,现在居然要在情人节当天出门去约会…即使并不是自愿的,还是羡煞了众人,更别提他的对象是那鼎鼎大名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了。

站在公园穿西装打领带的人看起来格外显眼,那头银发闪闪发光,即使只看到背影,他也知道站在中央公园时钟下方的男人,就是他要找的那人。

勇利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他猜测那是因为过度愤怒而不是因为兴奋。他是第一次与维克托真人碰面,好吧他承认他确实是挺紧张的,毕竟他也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和披集以外的人面对面了。

男人转身的瞬间,时间仿佛放慢了运转的速度,就像是电视剧美人回眸一定要有的慢速,维克托现在也有同样的效果。

“勇利、你来啦。”维克托的五官端正,蓝眸勾人,这确实印证了披集一开始跟他说“长得帅”这点,而且本人比起照片更是帅气了几百倍。

“长的还挺端正的阿,真不知道那些流言是怎么来的。”维克托举起他的手在勇利的发上狠狠揉了一把,“不过西装要NG就是了。”

“原来你不知道我的长相?”勇利稍稍皱起眉头,早知道就不现身了。

“我怎么会知道你的长相呢?我亲爱的勇利,你把自己藏的那么实,我要知道你的名字就费尽全力了呢。”维克托亲昵的环住勇利的脖子,像是交往已久的亲密爱人一样,但很可惜勇利并没有买单。

缩了下脖子勇利躲开维克托的手,然后退了一步,“连长相都不知道的人,你就这样轻易跟他告白没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吗?因为我喜欢勇利阿,这个理由不是很充足了吗?”

现在时间是晚上六点,中央公园的时钟发出“当当当”的响声。听到声音,维克托没有等勇利回答,拉着勇利的手突然就跑了起来。

“做、做什么阿!”勇利突然被拉着跑,维克托将他带到公园旁的停车场,按下手中的遥控钥匙将车门打开,让勇利坐进了副驾驶座。

“现在到底要去哪里啊?维克托啊啊啊!”在限速五十公里的平面道路上,勇利坐在时速一百五的高档进口车上,除了大叫之外无能为力。

❆ stage five ❆

“情人节居然是我们的交往纪念日,真浪漫呢、”坐在看起来就很贵的法式餐厅里头,勇利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维克托还没说为什么喜欢我。”勇利看不懂法文菜单,果断的就让维克托帮他点菜了。虽然他知道这样很像是小女友在问男友为什么会喜欢他的老套剧情,但他实在是保有很大的疑惑。

“我们曾经聊过天你记得吗?”本来以为会被忽悠过去的问题,维克托突然认真的问。

勇利摇头,他从不记得自己跟这种显眼的人聊过天,说实话他的朋友之中根本没有这种随时都在发射光芒的人。

“那小维呢?这样你有印象了吗?”

這個他知道,他认得也记得这个名字,因為那就是他会开始玩游戏的初衷。

那时候的他还没沉迷在游戏世界之中,他就像个符合年纪的男孩,偶尔上上线逃脱现实世界读书带来的压力,而那时他认识的第一个网友就叫做小维。

他们两人一认识就如同是长年旧事,无话不说无事不谈,第一次认识这么对盘的人,勇利虽然非常想看摘掉网路这层面纱的小维本人,但出于尊重,他还是没有主动提出网聚的要求。

小维的技巧特别好,虽然有时候会犯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但他也确实将勇利带上了这个宽广无边的网路平台,告诉他其中的奥妙。

他们每晚都会聊天,刚认识的时候勇利还只是个初中生,不知不觉中,随着时间流逝,却也到了第一次升学压力降临的年纪。来自各方的压力逼得他喘不过气,成天被书堆压的终天不见日,然后他才想到小维,想到那个不知道真名、不知道性别、不知道年纪的,他的网友。

久违的登录游戏,却发现小维没有上线,勇利不禁觉得有些失望。

他让同个公会里的共同朋友帮他转达讯息,想要让小维知道他正在找他,却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小维已经退出游戏很久了。

“小、小维…?”勇利嘴张的大大的,眼前这人跟他以前幻想过小维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冲击和吃惊带走了他思考的能力,他脑子一片空白,只能徒然盯着维克托看。

“嗨、想我吗?勇利。我都特地来找你了你却这么冷淡,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呢?”

服务生的出场打扰了他们的对话,这场叙旧也暂时喊了卡。明明吃着价格昂贵的料理,他却觉得自己的味蕾仿佛当机了一般,丝毫没有把那味道传给大脑享受。

食不知味,食不知味阿。

主餐用完之后,还有一阵子才会上甜点,勇利抓准了这个时机开启刚刚关闭许久的大脑,赶紧问维克托几个他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为什么不说一声就消失了?”在几个个像是身家调查的问题之后,勇利吸了口气,才鼓起勇气问出他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勇利阿勇利,你是不是说错了一点?”维克托的笑看起来有些苦涩,“先离开的人,是你吧。”

气氛瞬间就僵到了冰点,勇利这时才终于意识到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问题,从分开,到现在得以重聚一块儿,都是维克托的努力,自己除了自怨自艾之外,根本没有做过其他事情。

他擅自将拒绝所有网聚的理由怪罪在小维的不告而别上,却忘了打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先退出的。即使是为了读书,他也不该突然断了联络,更别提他完全没有事先告知小维。

“勇利,我喜欢你。”重新整理了情绪,维克托的表情非常温柔,“从我好几年前就一直喜欢着了。

我曾经以为我能放弃,但却在一次一次的失败经验下发现了我不能。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我还是喜欢你。

不要管比赛的胜负了,告诉我吧、勇利,你喜欢我吗? ”

短短几秒钟的沉默,勇利觉得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知道的,他都知道的。小维之于他,除了是初恋,还是他进入网路世界,进入他自己“世界”的领路人。

“我爱你,维克托。”勇利走出为了保护自己而筑起的高墙,他的心早已靠向了维克托,他的心不要他说那种显而易见的谎言,要他坦承自己最真实的感情。

“维克托,情人节快乐。”

距离情人节结束还有两个小时,正当路上情侣们都准备着为这节日画下一个完美句点时,属于他们俩的情人节,现在才刚开始。

THE END.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祝各位小天使們情人節快樂٩(♡ε♡ )۶

這次比較特別的地方大家不知道有沒有發現

就是阿、克里斯連一句台詞都沒有(一臉凝重),我甚至是在寫完文之後才發現的wwwwww

最近開學了總覺得變的好忙hhh

除了情人節之外也祝福開學了的大家可以好好捱過這學期嗚嗚嗚(沒人跟你一樣廢#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