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如果上了電視節目……㈡

·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两人已在一起,原作再编ooc,搞笑向

· 喜欢的话送我心心和评论谢谢爱你们

· 感谢你的点阅

恐怖箱,说实话,身为一个道道地地的日本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玩意儿,但除了是一个日本人的同时,他也是个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花滑练习的选手,甚至有五年的时间不在国内,又怎么会对这种综艺游戏有什么印象呢?

被黑布盖住的玻璃箱在此时让勇利觉得寒毛直竖,对于未知的恐惧他只能举双手投降。

他很庆幸这次他们并不是第一批被推上场的,这让他有时间好好做好心理准备,先稍微探一下制作单位的水温,知道这游戏的底线大约在哪。

但看完第一个人触摸而必须猜测出的东西时,他发现这个游戏没有底限。

青蛙是怎么一回事?

青蛙是用来当综艺节目虐待来宾的动物吗谁来告诉我一下!

当那只青蛙伸出舌头覆在那个男演员指节上的时候,他几乎都要吐出来了,完全没想到居然有人可以真的猜出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怪东西。

“呃…是青蛙吗?”

谢谢你打破了我刚刚想说的话,我收回,收回可以就这样当作没发生过吗?

一个人有三项挑战,他是他们这队的最后一个,而维克托也是。看着维克托渐渐惨白的脸色,勇利总觉得有点小乐在其中。

谁叫你要答应这个约,后悔了吧。

比较正常的大概是些娃娃或生活用品,比较不正常的就是那些动物或是一般人家里不会有的……谁会拿按摩棒当题目?刚刚猜对的那个女模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不到十秒你就猜出来了。

终于,轮了几回后,轮到了勇利。

要将手放进那个洞口实在需要很大的勇气,在伸向那儿的每秒钟就如同被放大了,感觉怎么样也勾不着。

但在微笑的维克托抓住他的手加快了这个流程后,即使不想他也被迫去接受这个试炼。

回家之后一定直接把自己的房门锁起来,怎么样也不让维克托进来。在被维克托按着手伸进去那箱子里的瞬间,勇利心想。

在第一次碰触时,他发现那东西似乎长了一坨毛。

不似狮子的鬃毛那样粗,柔顺而细长的毛发其实摸起来挺舒服的。大概是钥匙圈之类的,他记得以前好像挺流行这种东西的,没想到就在他准备好要回答时,那东西突然动起来了。

因为惊吓而不受控的大叫一声,旁边的来宾和主持人都捧腹大笑,唯有维克托是一副要笑不笑,故意憋着却也看得出他嘴角笑意的模样。

“一分钟到,你的答案是…?”

主持人念出要他回答的对白,被刚刚的动作一吓,刚刚想到的都从他脑子扑通地跳了出去。他张着嘴想要说出些什么,但还是没能说出口,时间到的提示音响起,背后喷来一大片的干冰,有些从他衣服里钻了进去,好冷。

“正确答案是,狐狸尾钥匙圈!”

主持人打开盖着箱子的布,这让勇利更是不解。 “可、可是他刚刚动了阿!”

维克托这时突然大笑了起来,勇利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忿忿地瞪了维克托一眼,原来是维克托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拿起钥匙圈偷偷攻击他,可恶。

抱着不满的情绪,黑布再次被盖上。也许是有前车之鉴,将手伸进去后,这一次他紧紧的盯着维克托,就怕他又在暗中偷偷搞鬼。

这次的东西是没有乱动,而且也是他极为熟悉的东西,他便很轻易的就猜出来了。

“是冰鞋…吗?”

正确答案的音乐从音箱播出,这大概是为了他们所以才特别设计的送分题,勇利对此感到非常幸好,至少不需要再被喷那惹人厌的干冰。

第三题,也就是他的最后一题,不知为何这准备时间特别的长。

反正是生是死也要摸了才知道,所以当场边特助举了“准备完成”的大字报,他就将手伸入箱子内。

在指尖触碰到的瞬间,他发现那东西热热的,还蛮光滑的,但在继续顺着它的轮廓摸下去时,他碰到微凸的鼓起物,下面黏着几根像是毛的东西。

这是什么鬼。他总觉得他好像知道些什么,但又想不起来。将五指张开他摸到了正中间的硬物,两侧的毛轻刮他的手指,有些搔痒。

再继续往下,他摸到两片柔软的触感,然后,然后,然后。

那东西突然又动了起来。

这是在开玩笑吗?

指尖传来濡湿的触感,他求救似的看向维克托,只见维克托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着他自己看不到的,恐怖箱内部的东西。

那东西缠上他的手指,刚刚碰到的硬物顶了下他的手掌,他甚至忘了怎么尖叫,还忘了要把手伸回来。敏感的末梢神经不停传来的讯息侵袭着他的五感,他看到维克托紧紧盯着他瞧,让他不禁觉得有一种被维克托侵犯的感觉。

“维克托……”

略带点鼻音配上那泪汪汪地大眼,维克托带着官方的笑容将他的手拉出恐怖箱,又偷偷在摄影机的死角下狠踹了箱子底下的桌子一脚。

主持人这才回过神来,方才被浪费的那几秒是回不去了,所以当提示音响起,他还是照念了让勇利回答的台词。

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勇利怎么可能答的出来呢?于是在喷过干冰(大部分都被维克托挡掉)之后,主持人还没掀起黑布,底下的桌子就自己动了起来。

和勇利同队的女模尖叫一声,原来里头是真真实实的一个人!而箱子底部特意挖了一个洞,让他的头钻进去。

勇利哑口无言的看着那个人,旁边的来宾大笑出声,这让他总觉得自己就是个小丑,站在这儿给人笑的。

维克托从口袋抽出手帕,狠狠的在他刚刚被舔(是的刚刚的那个软软湿湿的东西就是舌头)的手指用力擦了擦,痛得他觉得都要破皮时才终于停下来。

不过他的回合是终于结束了,接下来他只需要看维克托的好戏,但从刚刚那个东西还不是压轴看来,这节目除了疯狂二字没有更贴切的形容词了。

撤掉刚刚特别设计的箱子后,正常(?)的恐怖箱再次被摆上桌面。维克托将手放进洞口,起先是稍微蹙了眉头,再来将手抽出,在鼻尖稍微闻了一下。

“这是…猪排饭?”

维克托无言的说出他的答案,正确答案的音乐响起,不过勇利心中其实挺傻眼的。

食物不是拿来当游戏玩的!

如果不想吃那、那碗猪排饭其实可以给我的……

黑布撤下,主持人拿出那碗猪排饭,传出了淡淡的香味,惹得勇利忍不住咽了口水。

但那毕竟是刚刚已经被用手摸过的饭,即使他不介意被维克托碰过,他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碗饭吃下肚。

“听说胜生选手喜欢吃猪排饭?”

主持人问,然后他才想起最早之前他曾公开说过这件事,红了脸微微点头。

“那维克托选手也会吃吗?”

“因为勇利必须要维持身材,所以我们很少吃这类的食物喔。”

听到维克托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这种话,勇利的os整个就是差点爆出口。

维克托你再骗阿,最常在我前面吃猪排饭的不就是你吗! ?还会故意将味道吹向我,不要以为每次装无辜就没事了喔……嗯?每次你装无辜之后好像真的就没事了,可恶。

将饭交给旁边的助理,下一道题目也就接踵而来。

第二题并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东西,就是条普通的,穿和服会用到的褂。但就连日本人都可能摸不出来了,考一个外国人又怎么会才对呢?

维克托对自己没猜中好像有点懊恼,当主持人问他有没有穿过和服时,他没多想就回答了。

“之前帮勇利穿过。”

啊啊啊啊维克托你在说什么啊!勇利在心里呐喊,脸也红到了个极致,维克托却丝毫没发现他心里的纠结。

“嗯?帮胜生选手穿过?”

众人看勇利和维克托的眼神好不暧昧,在会播放到电视上的节目勇利当然很清楚不能再让维克托解释。

“绑不到背后的带子的时候…请维克托帮忙过。”

他这也不全然是谎言,当时,最后的带子确实是维克托系上的,但并不是因为他自己勾不着,而是维克托坚持使然。然而,在绑上后又被维克托快速拉去,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好在主持人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毕竟节目的时间有限, 而这不是用来打探人隐私的谈话性节目,于是即便很想继续聊下去,主持人还是打住了话题。

最后一题,也就是这单元的压轴,维克托被蒙上眼,戴上耳罩。他一头雾水的看着制作单位将道具拿出来,也看到了刚刚那个女助理偷偷抱了维克托一下。

正当勇利极度不爽的瞪着那个女助理,特助就将他拉到一旁,说了几句话,这还真是让他傻眼至极,比看到更多的女助手围着维克托甚至也混入了几个男助手还傻眼。

于是在PD的口号下,节目再次开始。在主持人的引导下,维克托将手放进箱子里。

“胜生选手不好意思,我怕你没看企划,所以现在告诉你。”

“嗯?什么?”

“下一题的题目,是你的手。”

“……?!”

回忆结束,现在他的手在箱子里,维克托轻轻描绘着他手指的轮廓,用指甲轻刮他的手背。他觉得敏感的头皮发麻,然后他抬起头看向被遮住眼耳的维克托,却意外看到他扬起了笑容。

他们的手在箱子里十指紧扣,维克托用他纤细的手指在勇利的指节摩挲,最后甚至不客气的用指甲抠了他的掌心,弄得他耳朵也开始发烫发麻。

好在一分钟并不是很久,尽管他觉得那段过程都过了几辈子了,但在他还没露出更多糗态之前,时间到的声音响起,维克托也在所有人正准备要卸下他的装备前就先开口了。

“勇利的手。”

还戴着眼罩耳罩,维克托自然是不知道当场的状况的。

不过就在维克托说出答案的同时,回答正确的音乐响起,在场的人除了勇利以外,无不是掌声加尖叫。

勇利的魂简直是要飞了,刚刚挑逗的性暗示,触感还残留在他的掌心,维克托对他露出的笑容在脑里挥之不去。撤下了箱子,他们的手依然维持着十指紧扣的状态,维克托毫不在乎旁人怎么看,满脸就是“快夸我”三个字,然后就在勇利真的红着脸夸奖他后,维克托便率性的执起他们牵着的那只手,在勇利手背落下一吻。

还在上节目。还在上节目。还在上节目。

摄影机的红灯依然亮着,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眼,也许是因为平时没有看到他们在赛前的互动所以才这么吃惊,总而言之,勇利这次是真的放弃再多说什么了,就对镜头露出平时表演那种勾人的微笑……这大概也是一种逃避的方式吧。

约莫过了一分钟,主持人这才回过神。刚才那段没意外是会剪掉,勇利这样安慰自己,然后才继续维持脸上的表情将节目录下去。

这次的休息时间格外的长,也许是因为PD的心脏快被他们弄停了。总之,他们回到休息室,维克托在阖上门的瞬间就先给勇利一个热辣辣地亲吻。

然后一副骄傲的模样说,“勇利就算只剩下一根手指我都认得出来!”

勇利喘着气,将头抵着维克托的肩膀,小声的在维克托耳边呢喃。

“我也是,不管维克托变怎么样我都认得。”

接着维克托用手指勾起勇利的下巴,又是一个法式深吻相印。维克托的手不规矩的伸进勇利的衣服下摆,勇利勾着维克托的颈子,两人吻的都要融在一起了。导火线一触即发,维克托将勇利方才在节目上被舔的手放在自己嘴边,又是吸又是啃的,那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轻轻在他的手指啮咬,那又是另一种快感。

“这是在消毒。”维克托说,“还有哪里被弄到了吗?”

勇利摇摇头,捧起维克托的脸,自顾自的就吻了上去。缺氧的胀痛在他的脑袋爆发,维克托用指腹轻轻揉着他发烫的发痛的耳垂,而正当他们想要继续你侬我侬的时候,一脸尴尬的PD站在敞开的门口,“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可能…呃…你们去重新上妆顺便擦个汗?”

说完,PD跑的就跟飞的一样快。勇利因为维克托的咂舌声回过神,然后一脸荒谬的对维克托说,“你没锁门…?”

“我…那个…”维克托无辜的眨了眨眼,那双不停放电的蓝眸刺进勇利的心脏,“忘记了……”

勇利叹了一口气,再次看了维克托那个充满歉意的表情(即使那有百分之九十九就只是在装可怜)一眼,他还是心软的重新整理了衣服,站到刚刚PD站着(视奸)的位子。

“…走吧。”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這是我腦洞之下的產物,意外的hot感謝大家

在人氣or劇情走到終點(?)時這篇才會停2333

他們可能會上各種電視節目(包括像跑男之類的w)(看維勇夫夫互撕名牌什麼的有種暴力美(?))

如果有想看的梗一樣可以跟我說,如果不好意思可以偷偷開聊天跟我說(誰想跟你聊天#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3)

热度(130)

  1. Victor家的小勇利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