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㈡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是谁说过的呢?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但装死可以。

“怎么了吗?”

仿佛就想成为一块铺在地上的地毯,勇利直勾勾的盯着家里的地板,然后摇了摇头。

“没事…不过我家很小…如果这样也没关系的话就请便吧。”衡量了一下,答应下来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女巫猎人在这个时代,要说来也不是任意谁都能当的,更何况要是因为拒绝而被怀疑,导致丢掉了性命这可是他不乐见的。

“阿、不过我只有一张床!”勇利说,而维克托听了也不过是耸耸肩,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那就一起睡不就好了嘛?”

“欸——!?”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勇利一脸荒谬的看着维克托,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即使他是帅哥)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反正都是男人啊,有什么关系嘛~”刻意拉长尾音,微微瘪嘴,拉着他的手,勇利竟觉得眼前的男人,有点可爱…?

但他绝对不会就这样被诱惑的……至少他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对了,我今天晚上要出去。”神情变得严肃,勇利明白他大概是要去捉上次没能得手的目标,但今晚是满月,而他们这村又是集合点,虽然这个男人的生命勇利并不是非照顾不可,不过他还是很好心的提醒了一下。

“可是今晚是满月,大家都知道满月不能出门。”

只见维克托耸耸肩,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完全没有一点被勇利的话给动摇。

好吧,勇利想,反正自己也可以趁机翘掉讨人厌的仪式,搞不好也能脱手这个危险的敌人,那又有何不可呢?

于是夜幕再次降临,温暖的阳光离开,取而代之的是皎洁的满月。

在维克托出门之前,他总觉得勇利好像突然变了个人,抓了头发,眼睛也不带了,撑着脸就是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会轻舔自己的唇,因为眨眼而抖动的睫毛,还有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后颈,让他总觉得,有些Eros…?

“要出门了吗?”沉默许久后,勇利问,而维克托点头。

“…小心点。”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勇利便随便应付了一句。

“勇利这是在担心我吗?”

“…才不是。”

“不然呢?”

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维克托好像看到勇利的眸子一瞬间成了暗红色,美丽却又危险。

“晚上的世界,可是很危险的喔。”

偷偷跟在维克托后方,勇利是半漂浮着的,当然也就没有脚步声的问题。

太显眼了。以一个应该要秘密狩猎的男人,无论是发色还是长相,都太显眼了,勇利实在是没办法想像他要如何去藏匿自己的身姿,相反地,跟踪他到现在,男人不但没有躲藏的意思,反而就这样正大光明的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之下。

今晚是满月,也就是最适合展开仪式的夜晚。要说不担心其实是骗人的,在这充满女巫的世代,人们都知道满月是不能出门的,要是被看到就会遭到残忍的杀害,也因此,他们每次的仪式都非常顺利。

一个转弯,维克托绕进一条极为狭窄的巷子,就在勇利还在思考要不要也跟进去的同时,里头传来了女性讨好故作娇柔的声音。

仔细看了下那些女人,个个浓妆艳抹,刻意穿了比自己尺寸要来的小的衣服,胸襟前的扣子就是死也不扣上,想展现出他们傲人的身材。然后他再看了下被女人环绕在中央的维克托,勇利只有一个念头。

被骗了。

勇利大大的在心中叹气,觉得自己怎么会这么容易被骗,还傻傻地想说要保护他,真是愚蠢,对区区一个人类这么费心,况且那个人还是个男人。

勇利看到维克托被热情的招待进屋,便转过身,准备当作没这回事,好好的回家做个甜美的梦,好让他忘记自己做的蠢事。没想到,在他才刚离开没几步,维克托进去的那条小巷突然传出爆炸的声响。

是巫术。勇利冷静的判断道。

他看到维克托手持着利剑,指着一个拥有乌黑长发的女性,似乎就是他昨天追着的那名女巫。只可惜,维克托完全错估了情势。

除了那名黑发的女人,旁边也有几个女巫嘴里喃喃念着咒,勇利能看到那些人身边站着几个魔鬼,而维克托只是孤身一人面对着这群拥有压倒性魔力的女人,更何况今天是满月。

“真是可惜,我还以为这边竟是些淑女呢。”维克托轻松的耸了肩膀,像是在挑衅似的,而这举动在勇利眼中看来只是鲁莽至极。

“我们也以为你是来光顾的帅哥呢,谁想到突然就动起剑来了。”

维克托故作神秘的对那群女人眨眼,再次露出了那种可以拨人心弦的笑,这时勇利才明白,为什么这人会是女巫猎人。

女巫大部分都是些极为容易被诱惑的人类所化成的。

在那群女人因为那笑容愣住时,维克托快速的舞剑,瞄准的是喉咙,身经百战的他知道,魔力不那么强的女巫是需要朗诵咒语才能发动巫术的。

没两下子,大部分的女人倒下,只剩下两个人还依然直挺挺的站着,就像是没受到方才那波攻击一般。

看清楚其中一人的脸,勇利惊觉大事不妙,那人是主教,看来这间屋子是今天其中一个可以到仪式场合的传送点。

眼看主教就要发动攻击,勇利再也管不着是不是会被发现,就从空中发出巫术,将维克托偷偷传送到附近安全的空地。

“勇利,你在做什么?”眼尖的主教立刻发现勇利,便像是在质问犯人似的冷冷地望着他。

撇了撇嘴,他还真没打算要得罪主教,维克托这真的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要不是为了保他性命又怎么会做出这么鲁莽的举动呢?

“他好像是从城市来的,要是人死了不就会被发现这边是集合点了吗?”勇利故作镇定的笑了笑,“况且姐姐们都不遮好自己的脸,要是被记住了可是会有审判所的人过来,阿、搞不好会来的是军队也说不定呢。”

“……带着这些人,要去仪式了,勇利你也过来。”听到这些话,看来主教是信了。

“…是。”虽然很不满,但勇利也只能乖乖地跟上。

“你昨晚去哪了?”

总算能在天亮前回家,勇利本来还挺开心的,但一开门,立刻就看到坐在桌边紧蹙着眉的维克托,而这番话在旁人耳里听来就好像是在质问丈夫行踪的妻子。

“找女人了。”这不算在说谎,他确实是在一堆女人堆之中,不过做的当然不是维克托想的事情。

“喔?”维克托露出戏谑的笑,坏心的上下打量勇利的身体一番,视线弄得勇利好不舒服。

约莫再一阵子就要日出了,由于这晚实在太操劳,勇利现在只想要好好休息一番,便无视了维克托,自顾自的走向床,躺下。

“我也要一起睡!”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维克托在勇利躺下后便也跟着倒下,用被子裹着勇利然后紧紧抱住。

“勇利。”

维克托在勇利的耳边呼出一口气,那种酥麻的感觉立刻传遍勇利身上每一个角落。

勇利没有回应,见状,维克托正想继续说点什么时,没想到就在此刻旭日东升,一时的强光照的维克托有些睁不开眼。于是微微眯起眼睛,维克托发现怀中的人儿似乎有些动静。

“那个…”维克托能看到勇利发红的耳垂,一路睡着颊蔓延到脖子,跟方才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绝对不一样,至少维克托能够肯定这点,“可以放开我了吗…?”

“哇呜,Amazing,这是什么变身术吗?”维克托眨了眨眼睛,对这突然的变化感到非常新奇。

勇利挣脱出维克托的怀抱,将他推开,但偏偏勇利在的是靠墙的一侧,要是一个不小心是会给人推下床的。于是在不敢出力的情况下,勇利的双手被维克托捉住,在掌心留下一吻。不出所料的,勇利的脸当然又变得像苹果一般红,维克托则是轻笑出声,让人摸不着头绪。

“这样就脸红成这副模样,是要怎么找女人呢?”

这下勇利倒是真的百口莫辩了,那句话确实是出自他口,但那是另一个他,而不是现在的他阿!

虽然他是女巫,但他不像那些女人是因为被魔鬼诱惑。被诱惑的人是他的母亲,在得到力量之后生下了他,他就是魔鬼和女巫的孩子。他对此并不会不满,毕竟说实在的,这份力量挺方便的,只是常常要担心受怕,就是这点不太好。

也许是因为是恶魔的孩子,他从小就像是有两个个体存在于同一个身体,白天和夜晚转变的瞬间就是他们交替的时候,大部分的夜晚他都在睡觉,所以另一个他也就没有被人发现过,然而现在有人与自己同住了,要不被发现说实在的真的很有难度。

像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楣的吃了这闷亏。

大概是累了,没有等到勇利的回覆,才短短几分钟勇利便听到身旁传来规律的呼吸声。盯着维克托的脸,在遇到他之前,勇利的确没想过造物者是如此的偏心,眼前这男人就像是集合了人类所有的优点,让人越看越是著迷。

不自觉的,勇利拨开维克托的浏海,就是想将这张脸看的更仔细一些,没想到却惊动了维克托。维克托张开他的双眸,湖水般的眼像是要将人的灵魂都给吸进去似的,弄得勇利还没回过神来,就先听到从维克托双唇中泄出的话语。

“勇利在做什么?嗯?”

连忙把手缩回来,勇利又进入了装死的状态,一句话也不说,动也不动的。

似乎是不太满意总是不被理睬,维克托翻身到勇利的上方,坏心的戳了下勇利的颊肉。只见勇利的脸又开始胀红,他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一旦意识到有个帅气的男人正骑在自己身上,叫人怎么像平常一般放轻松呢。

“勇利你……”感受到勇利下身的不对劲,维克托露出坏心的笑,“…喜欢男人?”

TBC.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過年休假期其實就是一直睡的狀態(今天難得早起(?)就決定一定要發文)

再次祝大家新年快樂(๑•̀ㅂ•́)و✧

我要回去睡了wwwwww大家晚安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