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女巫獵人。㈠

· OOC.,yoi同人,维勇向

· 设定:女巫猎人(维) X 女巫(勇)

· 双重人格梗有

· 连载有

· 感谢你的点阅

鲜红的火焰燃烧着,空气中飘出一股淡淡的烧焦味。在木头架出的台子上,绑着一个女人,而那儿就仿佛被真空层隔离起来似的,围观的人们神情自若,好似完全听不见那凄厉的惨叫声。

随着夕阳落下,那叫声也渐渐淡去,最后随着飘散在空中的灰烬化为荒芜。

审判所的判官在处刑结束后便从容的离开,而看热闹的群众也趁着天还微亮着,纷纷回到自己的居所。

人群中,一名黑发戴着眼镜的少年稍稍咬了下唇,他感觉胃在绞痛,刚刚的事对他来说太过残忍,但要是不出来的话就会被怀疑,被怀疑是女巫的同党。

不知不觉,阳光已全然落下,少年摘下戴在脸上的眼镜,将额前的浏海后梳,眼睛稍稍眯起,一时之间,瞳孔好似变成了鲜血般的暗红色,但又在下一个瞬间便回漆黑的颜色,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错觉。他露出一种狡狤的神情,微微蠕动了唇,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于是夜晚降临,明月高挂,本来纷扰的广场现在只剩他一人。他缓步走向一条暗巷,带上后方的兜帽,静静的靠着一间老旧木屋的后门。

他觉得又饿又累,上次得以饱餐一顿是什么时候了呢?他实在记不清了。自从疟疾降于他所生存的这个小镇,所有人就好像一出门就会感染似的,连农耕打猎的事也不做了,要不是今天有难得的处刑,才没有人愿意走出自己安全的家门,更别说是开门做生意了。

突然,附近传来人们的吼叫声,似乎是有女巫出现了。他下意识的把兜帽拉的更低一些,然后在余光中,他看到两道黑影闪进他所在的这条小巷子。

“小心!”突然被后者扑倒在地,他在心中咒骂了几句,这简直是莫名其妙。空气中漂浮了些魔法的粒子,大概是来自第一个冲进来的人吧,那现在这个紧紧抱住自己的人又是什么回事呢?

后方传来因巫术引起的爆炸,被炸开的建筑物碎片朝四面八方喷散,他被其中一个小石块划破了脸庞,但那场爆炸的威力远远不止于此。他看到抱住他的那人受了伤,从太阳穴留下了血珠,滴落在他的皮肤上。

“没事吧?”那人用手抹去在他脸上被滴到的血液,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他这才发现那人有一双美丽的眼眸。

他摇摇头,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说话,也不想跟别人有过度亲密的接触,像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就不是很情愿。不过对方是为了保护他,虽然他认为自己不需要别人保护,况且那人还保护到他自己都受了伤,实在是让他觉得有些可笑。

见状,那人就好像终于放心似的,闭上眼睛,整个人放松都朝他压了上来。突如其来的重量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拍了拍那人的背,试图要唤醒他,却感觉手掌触摸到了一片液体。

是血。

轻声叹了一口气,他将男人推离自己身上,他最讨厌的就是汗味跟血腥味了。本来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但在将迈步离开时,他听到了那人微弱的呼吸声。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

还没完全睡醒,他揉了揉眼睛,眼皮半张半合的,从床上坐起。 “这里是我家…我是胜生勇利……”说完,又再次倒回自己温暖的床铺。

昨晚将男人拖进自己的住处后,将他的衬衫脱去,稍微帮他擦了擦血迹,在他看过觉得没有危及性命后,便随意包扎了下,就这样把人丢在家里的空地。

他的家本来就不大了,虽然一个人住还绰绰有余,但要塞入第二个人就显得狭小。更何况他只有一张床,跟一个全身是血味的陌生男人同床共枕,怎么想也是不可能。

“阿、你是昨天的…”男人好似认出他来了,收起警戒的神情,朝他走去几步,“没事吧?”

“嗯…托你的福。”随手抓了床头的眼镜戴上,仔细看了眼前的男人,瞬间就受到了视觉的强大刺激。

“唔…!你为什么不穿衣服!?”结实而精瘦的肌肉,男人裸着上半身,顺着身体的曲线向上看,他发现,男人和普通人不一样,有一张异常漂亮的脸。前方的浏海遮住一只眼,那头银发在旭日初生的微光下闪闪发亮,就好像是从哪个童话故事走出来的,活生生的王子殿下。

“欸?不是你脱掉的吗?”男人被他的反应逗笑,笑起来又更加迷人了,可恶。 “我正想问题我的衣服去哪了呢、”

他红着脸,这还真是让他完全清醒了。下床,随意从衣橱里抓出一件衣服,“你的衣服,那个…都是血,拿去洗了,所以……”

“…你就先穿我的衣服吧……”

颔首,男人接过衣服,套上之后尴尬的笑了笑,“好像有点小…?”

他身上的是一件纯白的衬衫,袖子对他来说大约只有七分长,而前排的扣子想当然尔是扣不上的。于是他健壮的胸膛依然曝露在空气之中,于是勇利还是不知道该将自己的视线摆往哪儿。

男人果断的把过小的衬衫褪去,“我等衣服干了再穿吧。”

微微点头,勇利像个姑娘家似的避开和男人的视线接触,然后缓步移向门口,“那个、先生…我要出去一下,这里没有食物,如果休息的差不多了,不用锁门直接离开就好。”

很清楚的提出了送客的意图,然后他走出门,独自朝近郊的森林走去,留了个陌生男子独自在家。不过即使要偷,他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要不他早卖了拿去填饱肚子。

他的肚子发出抗议声,不过一路上走来,开门的店家却是一个也没有。

看来今天的饭又没有着落了。一想到这,他便深深叹了一口气。

于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好自己到森林觅食。走进茂密的植被之中,他随意在一个平坦的石头上坐下,将掌心向上,缓缓的张开。突然间,一丝一丝的黑色烟雾环绕着他的手,然后一阵挤压凝聚后,一个浑浊的小黑娃出现在他的掌心。小黑娃跌跌撞撞的跑到地上,向森林深处跑去,为他的主人寻找能够垫胃的粮食。

是的,他就是人称的女巫。

虽然人们都以为女人才会变成女巫,殊不知其实在女巫之中也有许多男性。他们的魔力平均来说比那些女人还弱,毕竟那些都是魔鬼赐予的,那些细皮嫩肉的女人对他们可能更有吸引力。

再造出几个小娃儿,他无聊的看着这群娃儿玩在一块儿,自己则独自哼着歌。不久,跑进森林的那孩子抱着一颗果子,快步的朝自己的主人跑去。

“谢谢你。”

接过水果后,勇利说,而那些娃儿也砰的一声消失于无形。

一边啃着这又干又涩的梨子,他突然想到今晚是满月,也就是要展开仪式的夜晚。叹气,他实在不怎么喜欢那群着了魔似的女人,每天都嘟嚷着地狱什么的,让人一阵烦躁,但又不能不去参加。

然后他又想到家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不知道是走了还是没有,于是稍微想了下,他决定晚点再回家。

大概是打开方式错了吧。

打开自家大门,看了里头的景象,勇利愣了约莫三秒,然后狠狠的关上门,在心里暗自想道。

他想着各种可能,要不就是他走错房,要不就是他走错时空。

想也知道不可能。

他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手还紧握在门把上,要是路过的人看到,一定会觉得自己是怪人吧,但幸好的是,这镇上没有人会出门活动。

他发呆了几秒,想着要怎么开门才会回到自己熟悉的那个家。但就在这时候,门从另一头被打开,而他也硬生生的被拖了进去。

“勇利怎么不进来呢?”

站在他面前,依然半裸的男人带着灿烂的笑说。那张脸和那具身体着实很有杀伤力,尤其是对他这种容易被诱惑的女巫一族。但要说来,他还算是有自制力的了,至少他还好好的站着,没有直接扑上去。

偷偷咽了一口口水,勇利低头就走了进去。他的家被打扫的干净,本来堆满了书堆的地板空了大半,露出了难得能看到的地面,更别提其他的地方了。

“这里是哪里。”停顿了几秒,他觉得自己已经语无伦次了,他印象中自己的家,应该是堆满了一堆书和杂物,乱七八糟的样子,那如今这个画面究竟是他脑子当机了还是…?

“你家阿、”被勇利的话给逗笑,维克托带上门,“虽然很冒昧,但请让我住在这边吧。”

“欸?”勇利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的耳朵的也出了问题,到底怎么样才能听错这种荒谬的话呢?

“还没自我介绍吧?我是维克托,维克托 · 尼基福罗夫,正在出任务中,但昨晚因为目标逃掉了,所以将在这个小镇待一阵子。”

男人露出了职业的笑容,虽然官方但依然吸引人,同时好像是在说,要不是为了救你我早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还用得着多留几天?

“你说任务?”整个脑子都缠上了死结,他觉得他完全无法消化这突然的讯息。 “礼貌问一下,你的职业是…?”






“女巫猎人,女巫猎人维克托,但你叫我维克托就好。”

TBC.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很開心在新年之前可以達到進度,不然聽說欠債欠過年會衰(;・∀・)(;・∀・)

先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4)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