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病。

· yoi同人,維勇向

· 背景:大獎賽備賽期,兩人已交往

· 維克托視角,私設有,失憶梗有,先虐後甜,有雷者慎入!

· 感謝你的點閱!

最开始的征兆,是你突然变得沉默。

虽然说起来,你一直都不是个多话的人,但从那时起,沉默好像总环绕着我们俩。或是我说你听,抑或是我们都安静下来,让沉默在我们之中渐渐发酵。

在冰场上,不知怎么的,你偶尔会突然忘记动作,你偶尔会忘记你以前抓到的诀窍,于是你变得经常跌倒,是状况不好,你这样告诉我,所以我就信了。

你再次拒绝我跑进你的房间与你共枕,你没有告诉我理由,于是我就当作是你害羞了,就像一开始那样。

前几天,你告诉我你想要稍稍休息一下。说你好像是生病了,头总是有些晕眩。本来想要陪你一起去看医生,你却要我自己一人待在家。

就当作是难得的休假?

你说,但你却不知道,我并不需要休息,如果能在你的身边,无时无刻我都是最放松的。

于是你在用过午饭后出门,而我留在家里,也许玩玩马卡钦,也许看些你以前比赛的视频。没有你在身边,时间流逝的很慢。明明只是短短的三个小时不到,我却好像一个人过了四季。

听到开门的声音,我迫不及待的朝你扑了过去,还好吗?医生怎么说?

我问你,你稍微愣了下,然后告诉我,这只是普通的小感冒,稍微休息一下就好。

你的脸色有些苍白,你的下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你因为咬的太紧而留下的齿痕,不过我没有多想,因为你说那只是小感冒。

随着时光推移,不知不觉,又到了赛季。你依然练习,你依然认真,但不知道怎么的,你好像越来越记不上你的手曾经是如何挥舞,你的脚步曾经是如何跃动。

日子依然过下去,你也依然告诉我你只是状态不好,所以你这样告诉我,所以我就相信了,因为是你告诉我的。

而故事的转捩点是,我在你的抽屉翻到了病单。

逆行性失忆症。真要说来我也看不太懂,我只能知道,这大概跟你最近的异常有关系。

你为什么翻我的抽屉!

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看到你就站在门口,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生气,这么慌张,这么不知所措。而我看着你,我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问你,沉默再次徘徊于我俩之中,弄得我好难受,而我却始终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阵沉默。

你的床边立了一个整理到一半的行李箱,我什至无法去思考这代表了什么。

勇利。

我呼唤你,你抬头,我们对视,然后我说。

我们还要一起拿到金牌然后结婚对吗?

好似很惊讶听到我这么说,你微微瞪大了眼,然后露出一个极为不自然的笑,点点头。

也许是因为我发现了,你恢复到以前和我一同生活的那样。有些小事你会突然想不起来,有时候你睡醒要过好一阵子你才能知道你在家里,而不是被谁绑架了。

我偷偷跑去问过医生,为什么你会这样,为什么这种事会降临在你的身上。医生先是告诉我关于你病情的叮咛事项,之后也许是看我如此着急,他才缓缓道出可能的原因。

遗传占很大的部分,医生说,但最大的原因大概是心理因素。

医生说了很多,但我能吸收进去的实在有限,我的脑子太混乱了,尤其是最后医生对我说的话,久久徘徊在我脑中不散去。

回到家里后,我跟你讨了一个拥抱,你像是宠小孩似的抱住我。

没事吧?有哪里不舒服吗?

你摇摇头,说我是担心过度,所以才不想让我知道。

如果接受治疗应该就会好转吧?你告诉我,但我不想让你去,因为如果真的去了的话,你不就真的生病了吗?这样我要如何在一早醒来看到陷入短暂混乱的你,骗自己说,你只是在开玩笑?

让他早点接受治疗吧,不然迟早有一天,他也会忘记你。

突然又响起的,医生的话,嗡嗡嗡。

对外公布暂时休息,你退出了这次的赛季,决定专心养病。

又要晚一点才能结婚了呢。

你对我说,你难得这样开玩笑,也许是因为我看起来太不好了,所以你安慰我。但是,明明就是你生病,为什么被担心的人反而是我呢?

每天都要接受催眠治疗,在旁边看着,明明现代科技是如此的进步,为什么要用这种不靠谱的治疗方式对你呢?我不懂。

而你始终没有告诉我,你得病的原因,就像你始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那样。

我爱你。

每天晚上睡前,我一定会这样告诉你,然后你会害羞的笑,但你从来就没给我回应。于是日子依旧过着,于是你在一早醒来,带着恐惧的表情看着我,我才知道,你会得这场病,一定是我的错。

你是谁?

你问我,我知道你一定很混乱,早上一醒来就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躺在你的身侧,我知道你很混乱,我知道我应该要回答你,我以为我准备好了,但我没有。

医生的话再度响起,忘记我,你,忘记我,嗡嗡嗡的,什么时候能停下来呢?

你住进了医院,纯白的天花板,纯白的墙,纯白的地板,纯白的被单,还有就像是一张白纸的,纯白的,你的记忆。

在你踏进病房之后,我每天唯一的期盼,就是你能用我熟悉的口吻,像从前那样对我说话对我笑。

我没告诉你我们在交往,我没告诉你我们是一对恋人,因为你从来没亲口说过,因为我是害你变成这样的人,即使我已经失去了知道原因的机会。

我把你的病情转告了你的父母,他们要我好好照顾你,同时我也听到电话另一头,来自你母亲的啜泣声。

一天,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我的手机,是美奈子。她特意飞来俄罗斯看你,但其实我是想拒绝的,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你会在看到她的那刻飞快的就想起她,而仍然把我埋在你心底。

但人已经到了,于是我也只好带她来见你。你们先是对视了几秒,然后她哭了,使得你的眼眶,也下起绵绵细雨。

我走出门外,不打扰你们的时间,但这或许是因为我想逃避吧、毕竟你那句对我的疑问,依然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我也就走进房里,看到你们正在翻你小时候的相簿,看着你露出你一贯的笑容,但不是对我。

美奈子甚至带了你贴在长谷津家里的,有着我的海报。你对此没有特别的想法,你只是对我说,原来维克托先生这么厉害。

维克托先生?

美奈子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后我将她带出你的房,然后我没有解释,我什至不知道当我开口,我是说给她,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告诉你我要送美奈子去休息,你颔首,所以我阖上门。

一路上,美奈子抛给我太多的疑问,我没办法一一回答,因为关于你的太多,而我知道的太少,所以我沉默,所以我也只能沉默了。

她决定在这留一阵子,在回到日本后也好跟你的父母解释你的状况,于是我送她到她休息的旅社,然后再一个人回来。

回到房后,我看到你吸着鼻子,而你的眼又下起了雨。我好慌张,我最害怕的就是看到你哭了。

是眼泪自己流下来的,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告诉我,然后我抱住你,我感觉到你的身体因惊吓而颤抖了下,但你还是顺从的让我抱着。俄罗斯人比较喜欢肢体接触,我告诉你,但说实在的我不知道俄罗斯人是不是真的都喜欢,我在当时只能想到这个理由来说服你,说服自己。

随着你们一天天相处,你渐渐想起你过去和美奈子的事,你也渐渐想起你的家人,你的朋友,然而,你依然想不起我。

这是好的现象,医生说,他已经可以回想过去发生的事,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想起你了。

是我的错觉吗?医生的话,听起来,为什么这么像是在安慰我呢?

在美奈子离开后,又过了一些日子。

那天,你突然问我,你的戒指哪去了。

一瞬间,我以为你终于想起来了,然而,你话末的那声先生,还是冷冷地粉碎了我的希望。

原来是美奈子寄了以前我们一起拍的照片给你,我暗自怪她多事,但其实,我很明白她是出自一片好意。

我告诉你我将它收起来了,因为怕带到这之后会不小心弄丢它。你笑了笑,难怪总觉得少了什么,你说,然后你拜托我把戒指带来,让你重新戴上。

感觉像个护身符一样呢、

重新戴上它之后,你将手伸直,金色的光芒闪的我好刺眼。

还以为是维克托先生结婚了呢,原来是跟我一起的阿。

你安心的展开笑颜,我不想试图去猜测你这话代表了什么,不过只要你开心就好。

我想回长谷津。

突然的,你看着窗外的风景,有感而发的说。于是和医生商量了下,我们就这样决定了你的出院退房。

飞机上,你紧盯着小窗看出去的云雾,好似个无知的孩子,满是惊喜的进行这趟飞行。

也许是累了,你靠着窗便睡着了。我为你跟空服员要了毛毯,悄悄的盖到你的身上,就怕不小心弄醒你了。

你睡的好安稳,以至于你没有感受到我偷偷抚摸着你的发,偷偷的看着你熟睡的表情,然后,偷偷的叹息。

数个小时的飞行,再接着几趟的地铁换车,我们到了你的故乡,而那里依然是个有条美丽海岸线的地方。

回到你的家里放好行李后,你拉着我便要出门。虽然我是想着你或许该休息一下,但你眼底的坚定还是让我妥协了。

于是我们走到曾经的那个堤防上,曾经只有我,与你的那个堤防上。






(以下为第三人称视角)

肩并着肩,他们坐在从前的那个堤防上。

“还能一起看海,真是太好了呢,维克托。”

反覆咀嚼着还能两个字的意义,还有终于被去掉的,那过份了的敬语,意会过来的维克托惊讶的张大嘴,有趣的表情逗得勇利轻笑出声。

“我们不是在交往吗?明明是维克托说过要努力的,明明是维克托自己问我要不要成为恋人的,居然还不告诉我,真是任性呢。”

“不是说过要努力的吗?我们还等着结婚呢。”

勇利伸了个懒腰,将手撑在后方,偏着头看着维克托。

“明天就结婚吧。”狠狠抱住勇利,维克托偷偷吸了鼻子,不想让勇利发现自己微微湿润的眼眶。 “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隐隐约约吧。”勇利轻拂着维克托的发,说,“总觉得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但你就是不告诉我,害我只能自己慢慢猜,答案明明这么显而易见,我早该想起来的…。”

“我爱你,对不起,一直没能跟你说。”

声音有些哽咽,也是,他一直都害怕着这话会成为维克托的枷锁,他害怕其实维克托早已想飞,却一直被自己束缚着,被迫留在自己无风无浪的孤岛。

每天的甜蜜和独自一人猜测而形成无形的压力,明明就是那么简单的三个字,为什么,以前就是说不出口呢?

“哇呜…Amazing…勇利的告白欸。”维克托想要故作镇定,但内心早已起了滔天巨浪,将他的沉着吞噬殆尽,“…太慢了啦。”

“维克托,我爱你。”勇利小声的再次在维克托耳侧呢喃,这意外让他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明白了如果没有维克托,他的心会是如此的空虚,所以,即便是要用大锁,即便可能会剥夺维克托的羽翼,他也要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因为,他就是这么的爱,爱的这么深,爱的这么痛。

过去的事,或许他还是没能完全想起来。

“勇利,我也爱你。”

但从此刻开始,未来的事,他便能与他携手创造。



The End.

後記:

大家好,這邊是mochi、

還沒死請大家不要忘記我哈哈哈(๑´ڡ`๑),考完試也被榨乾的差不多了,這次的題目是出自我備考時期的模擬作文題目,也是我得過最高分的一次作文w

如果有興趣就在下面留言告訴我!我會看情況要不要公布在下一篇文裡hahaha

這次特別收錄Q&A在後記之後,第一次用角色立場回答問題,如果有雷到還是抱歉了m(__)m

考完試所以決定一定要在睡前浮出水面,我廢話不多說了(已經說很多了#

以下Q&A ↓↓↓↓↓

Q:马卡钦在勇利住院的时候去哪里了呢?

维:借放到雅克夫家里了,如果让其他人照顾总感觉不太放心,所以就拜托雅克夫啦!

Q:勇利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呢?

勇:大概是从美奈子老师那边收到照片开始的吧、毕竟跟维克托一起的照片多到她每天都寄十张还寄了好几天呢! (笑)

Q:维克托没想过要玩病床play吗?

维:被忘记的打击太大了,现在就还蛮想玩玩看的,但勇利好像不太愿意就是了(耸肩)

Q:不玩是因为穿病服的勇利不够性感吗?

维:怎么可能阿!我家小猪猪怎么看都很性感阿,只是他用一种很陌生的眼神看我,真的有种很心疼的感觉,更何况他都忘记我了,又要我怎么对他出手呢…(哀怨看勇利)

勇:下一题,我们进到下一题!

Q:逆行性失忆症是什么?

勇:呃…简单说起来就是没办法回想过去的事情吧、

维:对勇利来说我是过去的事情吗? (低头)

勇:维克托,不、不是这样的…! (慌张)

维:我开玩笑的啦、(偷捏勇利的脸)

勇:唔……

Q:为什么维克托这么执着结婚呢?

维:其实也没特别执着,就是想着如果结婚了勇利就是我的了吧、虽然最一开始在其他人面前说的只是玩笑话,但平常在勇利旁边说的可就是千真万确的真心话喔!

勇利:(脸红///)

Q:为什么维克托会觉得勇利得病是他的错?

维:姆…那应该是一个燃点的问题。一开始虽然偶尔会想是不是自己的错,但到勇利真的忘记我的瞬间,心中所有的想法都被“我的错”占据,然后就变得这么想了。

↑↑↑↑↑

大部份的問題一樣來自友人A,如果有問題的話也可以問我(・∀・)很歡迎提問的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