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The Abductor. Ⅹ (完)

· OOC.,yoi同人,維勇向

· 設定:貴族(維) X 奴隸(勇)

· abo設定有,連載

· 最終章

· 感謝你的點閱

那件事在維克托的權利下,被悄悄抹去,彷彿一開始就沒發生過。

勇利將自己深鎖在別院的房間之中,每天只攝取最低程度人類需要存活的食物和水。雖然他也想過就這樣餓死或許是不錯的選擇,但之前只是少吃幾天,維克托就管不得別人的勸言,在他房門外苦口婆心了一整天。

要說他愛不愛維克托,是自然的,但那或許同時跟恨並存著。

就如同打破了一個水杯,即使把水都吸乾,但那些滲入地底的,那逐漸蒸發的,還有那破裂的痕跡,都在說著,已經回不去了。

他什麼都想起來了,包括小時候的約定,包括他們的相遇。維克托曾經是他家裏其中一個將領的孩子,因為從小就陪在勇利身邊,所以兩人感情非常好。只是不知道何時起,本來純純的這份手足情誼,轉為了愛意。

他們相互約定要一同離開,逃到一個誰也不認識他們的地方一同生活,卻在即將成功時被抓回。維克托因此被帶離他的家,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他沒有能力,沒有力量挽回。

“等我、我會去找你!”

那是他最後對維克托說的一句話,然後整整十年,他們再也沒見過面。

他確實是失約在先,但那並不代表維克托就可以這樣把他的家人都殺了阿!而在美奈子被殺之後,在被維克托的步步逼近下之後,他也嘗試過要自殺。他跳下高塔,結果換得的只是撞壞腦袋,喪失記憶,其他地方不也是好好的嗎?這讓他只覺得自己愚蠢,蠢的不像話。

日漸消瘦的身體讓他無論是起身還是走動都傳來一股濃濃的無力感,不過那都是他自找的。雖然他一直都沒出門,但時間並不會因此停止,每日朝陽升起,夕陽落下,他能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和耳邊總迴盪的那句“我愛你”。

偶爾,在心情煩悶到極點時,他會閱讀,但那往往會讓他想到以前坐在床側,維克托的身姿,然後害心情更加煩躁。

他也曾經摔破房裡的所有擺設,試圖想要洩憤,但那只換得自己默默打掃的後果,完全對解悶沒有任何幫助。

獨自一人,他每天都有充足的時間思考。思考、睡眠、進食,然後再次思考、睡眠、進食。他沒有其他的事可以做,即使是發情期又到了,他也只是死忍著待在床上,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慾望。

終於,在三個月後,他第一次走出了房間。現在時逢盛夏,陽光從他的頭頂灑落,照得他眼睛發疼。

稍微在庭院繞了繞,他停在薔薇花叢前,想要摘一朵鮮花,卻被荊棘給刺傷了手指。稍微看了下自己的傷口,不深,但卻隱隱作痛。

然後,他聽到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從遠方傳來。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房門開了,有人向維克托稟報,來者便是那擁有美麗銀髮的男人。

“勇利…”維克托離他還有好幾步遠,但這不妨礙他們直視彼此。

許久沒說話了,聲音卡在喉嚨發不出聲,他也就只能默默看著維克托舉步向他邁進。

“對不起…”

勇利抬頭看著這個他深愛著的男人,他有很多話想對他說。他曾經想過再次見面,或是他會變得冷漠,或是他會不再搭理他,就是沒想過會換來這聲道歉。

“你還恨我嗎?”

一陣強風吹過,吹散了勇利手心薔薇的花瓣,他沒有回答,也沒有反應,像是一個失去靈魂的人偶,靜靜的,靜靜的坐著。

“……你瘦了。”努力擠出點聲音,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便說了腦中方才想到的第一句話。

“是呢、你也瘦了。”維克托露出淡淡地微笑,坐到他的身邊。

兩人隔了大概一個手臂的距離,卻不知道兩人的心是不是也靠的這麼近。

維克托摘下一朵薔薇,送到了勇利手中,肌膚卻沒有相互碰觸到。

“為什麼出來了?”抬頭看著天空,維克托問,他知道自己做了會被怨恨一輩子的事,但在勇利答應要和自己在一起後,那些本來就從未萌生過的罪惡感就又被塞進了心裡更深處,一直到勇利漸漸失去表情,一直到再也聽不到勇利的聲音,那股悔意才從縫隙中默默竄出。

“因為時候到了。”勇利勉強自己的臉部肌肉,露出一個不自然的笑容,然後靠上維克托的肩膀。

一瞬間,維克托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他確實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勇利還會像這樣親近自己。

“維克托。”勇利輕輕地說,“我愛你。”

對不起,父親母親。

對不起,披集。

對不起,美奈子姐姐。

如果不是這個人,就不行了。

因為我受的苦,我會還,因為我而招致的罪,我也會還,所以,這一生就好了,能不能讓我,好好的去愛這個男人呢?

維克托的臉龐滾落幾滴淚,嚇著了勇利。他撥開維克托的瀏海,實實在在的看了清楚維克托難得的脆弱。

“…幹嘛。”

“我在想…維克托也會哭啊…。”

“我這是在高興,笨蛋。”維克托一把將勇利抱入懷中,抱得好緊好緊,“是你選擇了我,所以,不要再放手了。”

“不會在放了,永遠都不會在放了。”

鐘聲響起,在這美麗的教堂,裡頭沒有任何人在,除了那身穿黑色禮服的男人。

男人非常英俊,尤其是他那美麗的銀髮,被從門口照進的陽光直射,閃閃發亮。男人癡癡的望著教堂裡美麗的彩色玻璃,畫面看似極為神聖。

打破這如畫般的存在,那是一道開門聲。從門後方走出來的人配有一襲美麗的白紗,和他白皙的肌膚十分相襯。他手捧著一束鮮花,帶著溫和的微笑,走進這畫中。

“等很久了嗎?”來者輕聲問道,銀髮的男人搖搖頭,張開雙臂,迎接著這個即將完全屬於他的人兒。

見狀,那人跑了起來。他將花束隨意向後丟棄,拉起過長的裙擺,就這樣邁步衝進銀髮男人的懷裡。

“我愛你。”銀髮男人抬起那人的臉,極其溫柔的在他的唇瓣上落下了細吻。

而就在銀髮男人即將退開時,那人勾上他的脖子,加深了這個吻。

“我也愛你,維克托。”稍稍喘不過氣,但那人還是帶著認真的表情說道。

於是,在沒有人能為他們見證的教堂,他們交換誓言。

這是段不被祝福的戀愛,但他們不在意,因為這是段只屬於他們的戀愛。

在維克托之後,勇利以顫抖著的雙手,為維克托戴上戒指。

“你願意嫁給我嗎?”維克托親吻勇利的額頭,這是祝福,他們對彼此的祝福。

“都這時候了才說這個不會太遲嗎?”勇利微微一笑,墊腳,也在維克托額上留下一吻。

“我怕這是我在做夢。”維克托抱住勇利,他們能聽到外頭唱詩班的練習,柔和而神聖。

“如果這是夢,那就讓我們永遠都別醒來吧。”

也許有一天,他們會有個孩子。然後在孩子長大時,他會將這個故事告訴他,這個糾纏著愛和恨的故事。

或許一開始孩子會聽不懂,不過他將會不厭其煩的,一次一次的告訴他,直到他能明白,為什麼偶爾,他的母親會在夢中驚醒,還有他的父親,怎麼總是這麼小心翼翼。

然後,在他們漸漸老去時,他們依然能握著彼此的手,以一種堅定的口吻,去肯定他們這一生沒有做錯選擇。

在一開始,維克托劫走了他的人,劫走了他曾經最為珍貴的一切,然後連同他的自由、他的身體,還有他的心都一起奪走了。

而如今套在無名指上的這個戒指,就好像是個枷鎖,死死的把他們兩個鎖在了一塊,讓誰也拆不開。



The End.

後記的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走著走著,也來到最終章了😭
感謝一直也在關注我的天使們www
在想一開始的設定的時候
其實有想過一開始就弄成敵對好嗎
然後稍稍和友人A討論了一下之後
還是就這樣寫了(#
最大的原因大概就是我們都覺得這由愛生恨但又身不由己的感覺很萌吧(跪🙇

最後,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我愛你們😘😘😘

评论(9)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