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The Abductor. Ⅷ

· OOC.,yoi同人,維勇向

· 設定:貴族(維) X 奴隸(勇)

· abo設定有,連載

· 感謝你的點閱

陽光普照,今天是春和日立的好日子,但勇利卻只能趴在帳篷裡一動也不動。

早上剛睡醒的時候,他就清楚感受到從腰部傳來的刺痛。維克托溫柔的問了他的狀況,仔細的摸了他的腰,雖然那感覺很舒服,但腰痛的存在依然是無庸置疑的。

他還清晰的記得昨晚發生的事,這讓他每看到維克托一次,臉就像反射動作似的脹紅。

今天維克托加入了打獵的隊伍,讓勇利一人留在營地休息。雖然維克托本來是打算留守,但勇利的羞恥心和主人表示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於是維克托也只好放棄。

在稍微舒服一些後,他穿上維克托留下的衣服,對於終於不再是繁複的禮服,勇利稍微放鬆了些。由於也到了中午的用餐時間,勇利便走到了烹煮食物的地方,卻發現一路走來,人們看他的眼光似乎有些變化,甚至還有些人在交頭接耳些什麼。

早知道就不要出來了。勇利在心裡默默的唸道,不過食物的誘惑還是大於這些莫名的壓力,畢竟這裡的伙食實在是很好。

在用完這餐後,勇利選擇隻身一人走到了附近的森林,和營地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卻又不會找不到回來的路,逃避那些奇怪的眼光。

該不會是昨晚的聲音太大了吧?他不禁恨起昨晚的自己,但又是滿滿的幸福充斥著心臟。

沐浴在陽光之下,四周的清香讓他心情好極了。他偷偷的哼起歌,在這裡跳舞,腳步輕快而活潑,附近的小動物也紛紛探出頭來,讓他想起了小時候聽到的那些童話故事的公主們。

不過就在他想要觸碰那些動物時,樹叢間傳出了騷動,動物也都逃走躲了起來。勇利覺得有些害怕,但卻還是鎮定自己的心情,畢竟應該不會是什麼危險的動物,如果是的話這騷動的範圍也未免太小了,而如果是人的話,也大概是在打獵的那些人碰巧繞了回來吧。

果不其然,在騷動越來越靠近勇利時,一顆長著黑色短髮的腦袋伸出草叢,那人黝黑的皮膚不禁讓他想起披集,就在他還在發呆的時候,他被突然衝出的那個人撲了滿懷。

“少爺!”

“披集!?”勇利吃驚的大叫,這確實完全不在他的意料之內。

“少爺你還好嗎?你之後被帶去哪裡了?有沒有被討厭的有錢人欺負阿?少爺我好擔心你!!”披集還是像以前一樣,不過身體倒是又結實了些。

“叫我勇利就好。”勇利帶著溫和的笑說,“我早就已經不是少爺了。”

“少…勇利,不過你到底被誰帶走了呢?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你。”披集疑惑的問,以他的情報網實在是很難有他得不到的資訊,但勇利自從那天分別之後,就像是被抹殺在這世界上一樣,毫無音訊。

“我被……”勇利露出甜甜的笑,想到他的愛人,他的嘴角就不自覺的上揚。“我被維克托帶走了。”

“你是說…維克托 · 尼基福羅夫?”披集的臉瞬間垮下,但勇利沒有察覺,只是點了點頭。“勇利你…該不會被標記了?”

被問到這個問題,勇利的臉又不受控的紅了起來。他害羞的點點頭,抬起頭偷看披集的神情,才發現披集的臉上出現了他從未看過的嚴肅表情。

聞言,披集哀傷的不停搖頭,就像壞掉的玩具一樣,焦慮的握緊拳頭,讓指甲掐入掌心的肉裡,“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是你………”

“……我應該要帶著你逃走的,從一開始就應該不管你的意願,帶你逃走的…。”

“披集?怎麼了嗎?”勇利著急地問,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披集,他的眼眶流出淚水,而那似乎是因為悔恨。

“勇利,或許是因為你忘記了。”披集帶著一個哀傷的笑容,配著臉上掛的兩行淚讓勇利心底發寒,他下意識的抗拒著披集將來要說的話,但披集跟他沒有心電感應,自然是的不知道勇利心中的想法。

“尼基福羅夫,就是帶兵侵略我們的那個將軍。”

勇利完全無法消化這句話的意義,他只覺得頭痛,他好像又想起了什麼,包括那個站在高塔上的男人,包括,最後跳下高塔的自己。

從高塔跳下?最後?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披集,不要開玩笑了。”勇利微微皺眉,他的潛意識不告訴他不要嘗試回想,不要想起,這樣對誰都好。“這並不好笑。”

“我沒有在開玩笑,勇利,我是認真的。”披集嘆氣,他知道一旦標記了,Alpha和Omega就沒辦法輕易的離開彼此,但他沒想過勇利居然會懷疑他話的真偽。

“你騙人。”勇利的表情也跟著塌下,他摀住自己的耳朵,不願相信這是真的,“他說他愛我,我們已經標記了,他是那麼溫柔的人,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這不好笑!”

“勇利!你清醒一點!”披集用力的搖晃勇利的身軀,“那個男人就是殺死美奈子小姐的人啊。”

這是顆震撼彈,從勇利的頭頂投下,炸的他頭暈腦脹。

“殺死美奈子姐的人…?”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寫著寫著也來到了第八集
一開始本來想過要幫每一篇都取上名字,但最後還是放棄了(想像力缺乏

最後,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