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The Abductor. Ⅶ (上)

· OOC.,yoi同人,維勇向

· 設定:貴族(維) X 奴隸(勇)

· abo設定有,連載

· 此篇分上下兩集

· 感謝你的點閱

繁雜的人聲,金屬酒杯碰撞發出的鏗鏘聲,他們正在一開始紮營的地方,享受今天的收穫。桌上的佳餚都是極度新鮮的,包括那些野味和鮮魚料理,雖然沒有專業的廚房器具,但經過一流廚師的巧手烹調,傳來的味道無不是讓人食慾全開、食指大動。

伴隨著克里斯的口令,所有人都是吃的開心,喝的爽快的。維克托和勇利坐在離克里斯極近的地方,雖然食物真的很美味,但維克托太過無微不至的照料他,在一堆人都在的場合,他還是會覺得尷尬的。但即使有怨也沒辦法說,於是勇利只好自己默默的喝著酒,承受別人奇異的目光。

一杯一杯灌下來,即使是酒豪也會有醉意,更何況勇利並不是。他的意識半昏半糊的,中央似乎是有什麼餘興節目,幾個女人在跳著能助興的舞,但真要勇利說的話,那些人再怎麼專業也都沒有跳的美奈子好。

“我也要跳!”終於,完全醉了的勇利突然舉起手,用力揮了幾下手臂,好似要故意惹人注意。“我也會跳舞,我也要跳~”

“勇利?”還真是看傻了眼,這樣喝醉的勇利,維克托還是第一次見到。本來是想讓他打消念頭,但克里斯卻煽風點火似的讓人帶勇利去換上方便跳舞的衣服,甚至還對維克托眨了眨眼,像是在暗示些什麼。

勇利再次進入棚子時,口哨聲四起,雖然沒像旁邊那些沉不住氣的小伙子一樣,但維克托也對這套服裝非常喜歡,不過前提當然是,這樣的勇利不是在這麼多人面前。

也不知道是克里斯的惡作劇,還是當下真的只有這套衣服,勇利被換上的是一套舞孃的衣服。紫色的紗遮著他半張臉,只達腰部的寬袖短衫,露出了他腰部的曲線。掛在手上和腳上過大的鈴鐺環,更突顯出了他纖細的四肢。也許是因為喝醉,膽子大了,當音樂再次開始演奏時,他便翩然起舞。

美奈子的神韻,美奈子的指尖,他一步步憶起他們過去共舞時的步伐,早就刻在他靈魂深處,他姐姐美麗的身姿。本來吵鬧的地方頓時鴉雀無聲,就好似所有人都被中央跳舞的人兒所迷住,為其奉獻出了自己的聲音。

“是不是有什麼花的味道阿?”表演一陣子後,坐在維克托旁邊的軍官之一向另一人小聲說道,這時維克托才驚覺事情不太妙。

即使知道舞只進行了一半,但隨著那成倍數飄出的香味,有幾人似乎已經被挑撥的坐不住腳。這裡是只有特定地位才能一同饗宴的主棚,換句話來說,這裡完全可以說是個塞滿Alpha們的集中營。

“陛下。”打斷樂曲的進行,維克托站了起來,摟住本還在舞動著的勇利。“他似乎不太舒服,我們暫時離開一下。”

“忍不住啦、維克托意外的還是個毛頭小子呢。”克里斯揮了揮手,讓兩人離開。然而就算有所不滿,王的決議已下,坐在賓席的人們就算想要繼續欣賞這美好的舞蹈,也只能作罷。

“維克托?”眨了下被酒氣薰過的眼,半張的眼皮使睫毛抖動閃爍著,勇利不懂為什麼跳的正開心就突然被打斷,“維克托不喜歡嗎?是不是我跳的不好?”

“你跳得很好,就像個美味的豬排飯,忍不住就讓人想要吃掉了。”

“真的嗎?那一開始怎麼還一直看其他人呢?”勇利勾住維克托的後頸,朝自己拉近了些,將本來帶在臉側的面紗摘去。“你只要一直看著我就好了。”

“真有氣勢呢勇利,果然是喝醉了啊。”維克托抬起勇利的下巴,狠狠的吻上。他將舌頭滑入勇利的口腔內部,勇利努力的想要回應,卻反而被吻的雙腿發軟。從他身上傳來了更多氣味,維克托聞到只覺得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的意志,於是就推開了勇利。“勇利你再繼續的話,我會忍不住的。”

“那就不要忍阿…”勇利輕咬了自己的下唇,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無不是在誘惑著維克托。“標記我吧、維克托。”

Alpha和Omega是被情慾所操縱的動物,彷彿是詛咒一樣,誰也逃不過。

維克托一把將勇利抱起,快速走向離營地最遠的棚子,就好像抱起勇利這個動作毫不費力。除了緊緊抱住維克托的頸子,害怕自己會突然摔落之外,一路上,勇利還聽到了維克托喃喃的說什麼,幸好有先說要最遠的帳篷。

然而,在維克托終於抵達,要將勇利放到鋪在地上的軟墊時,他發現自己懷中的人兒,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蜷曲著的身體正在發抖,白皙的皮膚透出微微的紅暈,維克托能感受到勇利正在發燙,從他身上飄散味道也已經不受控的爆發出來,而同樣的,維克托也看到了勇利用雙手遮著,不想被維克托看到的部分。

“維克托…好熱……”



TBC.

後記:

哈嘍、這裡是mochi、
因為這篇大爆字數所以分成上下兩篇w
看到這裡就知道了吧!

下篇有肉哈哈哈

雖然我是肉渣
但我還是會努力加油的www(加油什麼#

最後,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