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The Abductor. Ⅳ

· OOC.,yoi同人,維勇向

· 設定:貴族(維) X 奴隸(勇)

· abo設定有,連載

· 感謝你的點閱

他醒來的時候,日暮早已降臨,陽光從飄起的窗簾縫灑落,他知道他躺在自己房裡的床上。

揉了揉哭腫了的眼睛,他坐起身,發現自己上半身是赤裸著的,只有幾條繃帶捆著自己的身體。環顧四周,本以為只有他一人,卻聽見了一道沉穩的呼吸聲,然後順著聲音望去,他看到趴在床邊,沉沉睡去的,他的主人。

維克托睡著的樣子就如同畫作一般美麗,他伸手試圖想要撫摸男人的頭部,但在碰到之前,他的手就被抓住。他對上男人湖水似的雙眼,那雙彷彿要將他吸入其中的眼眸。

“醒了?”維克托看著他,淡淡地開口問道。“頭還會痛嗎?”

“不、不會了、謝謝…。”他知道是對方帶他回來的,但由於他並沒有穿著上衣,他還是有些害羞的臉紅了。

對於那場漫長的夢,他還能清晰的記得夢境內容,不過對於那個如死神般帶走無數性命的男人,他努力回想其中的片段,但那些事就像是被活生生從大腦移開,一點都不剩。

那些夢境讓他想起了一些過去發生事,尤其是讓他想起了自己的親姐,那個雖然偶爾會欺負他,但總是對他很好的姐姐。

最後,也是被自己害死的,自己的姐姐。

“…怎麼突然哭了?是哪裡不舒服嗎?”坐到床邊,維克托幫他擦去眼淚,但他的淚水卻如同沒關緊的水龍頭般不停從眼眶洩出。

他想到美奈子,想到雖然自己是個不能繼承,沒有用處的Omega,但她還是一直很溫柔的對待自己,雖然他從小做事就不怎麼靈活,她還是會笑著讓自己加油,雖然因為身理上的困難,Alpha和Omega不能有太親密的肢體接觸,但美奈子總會先服藥後再接近他,讓他得以避免所有的危險。二十出頭的年紀,對一個Alpha來說正到了巔峰期,更何況美奈子的能力這麼好,一定能創造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但這樣美好的未來藍圖,卻為了保護他,卻為了保護沒什麼能力的他,被硬生生撕毀。

如果不是他,美奈子是能逃走的。

一想到這,他就覺得無法呼吸。他痛苦的喘著氣,一方面是胸口那悶痛的感覺,一方面是他總覺得有把火在他身體內部燃燒著。維克托輕拍著勇利的背,讓他的臉能靠著自己的肩膀。勇利聽到維克托嘆氣,他想問為什麼要嘆氣,但疼痛卻不讓他有任何餘力。

他的淚水沾濕了維克托的衣服,他們維持了這個動作過了非常久的時間,直到維克托的家臣出現在勇利的房外,提醒維克托已經到會議的時間了,維克托才離開。

勇利於是又一個人待在房裏,雖然胸口已經不再悶痛,但還是有些許的不適。門的方向傳出了敲門聲,來者說他是奉主人之命來送藥的,於是勇利請他放在門口,然後就這麼讓他離開。確定人已經走了之後,勇利跑到門前,打開門,正要拿藥時,他發現托盤上除了藥湯之外,還有一張白色的紙條。

他將托盤端進房裡,放到床邊的櫃子上,打開那張白色的紙條。紙條上留下的是娟秀的字跡,即使沒有署名,他也大概能明白是誰留給自己的。

“藥在退燒前都要喝,乖乖待在房間,除了我之外,不管誰來都不要出去。”

簡單的兩行字,他知道是來自他的主人。將紙條妥善收起來後,他看著那晚顏色混濁的藥湯,最近對於藥,他實在是反感,雖然那湯藥是出自主人的好意,而且還特地囑咐他要飲盡,但他還是碰也不想碰那藥物。

獨自一人,他找出了放在抽屜的紙和筆,將那些想起的片段做了整理。雖然能寫在紙上的事情少的可憐,但至少漸漸想起了,他這樣安慰自己。

當天晚上,意料之外的,維克托再度來到了他的寢室,親自為他量了體溫,然後靜靜地陪在他身邊。他覺得有些受寵若驚,因為印象中,他的主人在面對下人時,總是冷淡的。一開始他想說,也許是因為自己在維克托面前昏倒了,於是迫於無奈,才待在他身邊的。

但事情又好像不是這樣,畢竟維克托現在就活生生的出現在他面前,沒有任何理由。

維克托拉了張椅子到床旁邊,發現了那碗沒被動過的藥,他蹙眉。“為什麼沒有喝?”

“……”勇利沒有回答維克托的問題,畢竟如果說藥很苦就顯得像小孩,如果說因為先前吃太多藥所以不想再看見藥,那又顯得任性。他低頭把弄起自己的手指,手心冒出了些許的汗珠,他是害怕被責罵的,但他更害怕被討厭,因為那是主人的心意,因為那是維克托讓人帶來的心意。

維克托看著低頭不語的勇利,拿起那碗藥,喝了一口,然後抬起勇利的下巴,在勇利的唇上印上他的,將藥送入勇利的口中。勇利瞪大了眼,他想開口講話,維克托卻趁機把舌頭伸入他的口腔內部,攪動著他的,發出情色的水聲,最後在退開來時,甚至從勇利口中勾出了一條銀色的唾液絲。勇利被吻的喘不過氣,幾乎都因此忘記一開始那藥的味道了。

“還要嗎我餵你嗎?還是自己喝掉?”維克托拿著碗,作勢要喝下一口,勇利立刻把碗搶回手中,一飲而盡。

“好難喝…。”勇利皺著眉,吐出舌頭,那藥物殘留在他舌尖的味道讓他反胃到了一個極致。看著勇利,維克托露出了難得的燦爛笑容,弄得勇利心頭小鹿亂撞。維克托親吻了勇利的額頭,揉了揉他的後腦勺。“現在是不愛吃藥的小孩該上床睡覺的時間了。”

他幫勇利蓋上被子,自己坐在椅子上,翻閱起他帶來的那本厚重的書籍。

勇利將被子拉到眼睛下方,偷偷的地盯著維克托。發現了的維克托彈了勇利的眉間,“快睡吧,吃完藥就好好睡,我等你睡著了就會走。”

不要走。勇利幾乎是下意識的想到這句話,但他沒有說出口,因為這不是個下人該對主人說的話,因為這句話講出來會讓他太過羞恥。他閉上眼,藥效緩緩發作,於是他就這樣再次進入了夢鄉。

TBC.

後記:

其實我真的很喜歡美奈子這個角色哈哈,從一開始她幫勇利加油時就這麼覺得了,所以這次虐她來開刀真的讓我很傷心QQ
雖然有想過要來大虐,但還是偷偷灑了點糖哈哈

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