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The Abductor. Ⅱ

· OOC.,yoi同人,維勇向

· 設定:貴族(維) X 奴隸(勇)

· abo設定有,連載

· 感謝你的點閱

微暗的座位席,舞台上耀眼的燈光使人炫目。台上站著一位面容姣好的女性,穿著著一身整齊的套裝,淡淡的妝容,專業的微笑,彷彿這裡是一場貴族的交誼會,讓人完全無法把她和奴隸拍賣會的主持人聯想在一塊。

是的,這裡便是奴隸拍賣會。

勇利是最後一批上台的,分別前,他和披集相互擁抱,並在最後,在他的額上落下輕吻,在他們的家族,那是祝福的意思。雖然沒有答應和披集一起逃走,但在他的心中,披集真的是一位值得信賴的友人。他打從心底的希望有朝一日,披集能夠逃離奴隸的位置,實現他心中能成為一名騎士的夢想。

從布幕後方的微小縫隙中,他能看到坐在座位上的,多半是打扮華麗的貴族少爺小姐。其中,正中間豪華的加大沙發座則是空蕩蕩的。由於那張椅子裝飾的過度浮誇,他的空缺使它更加顯眼。在Alpha和Beta的場次結束後,幾位Omega被拉上舞台,他知道,不久就換他了。他清楚的明白這裡的買家大部分都只是想要一個能永久提供自己玩樂的Omega,但他並不想被標記,也不想和這些人共枕於床畔。幾次的喊價,幾次的成交,好聽的女聲帶來的是無情的審判。然後硬生生的,他被拉上了舞台中央。

打在他身上聚光燈的熱度使得他冒出了些許的汗,主持人比起其它人,更加詳細的介紹了他,她說著他的身世,他的背景。原本顯赫的家族,如今落得抄家的下場,昔日光鮮亮麗的少爺,如今卻身處奴隸販賣臺上。他被人們用不懷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在眾多的視線之下,他就像是落入陷阱的野兔一樣,即使害怕,即使畏懼,卻依舊無處可逃。突然的,後方的大門被打開,一個銀髮俊美的男人走了進來,帶著一抹優雅的微笑。眾人在看到他之後紛紛低下了頭表示恭敬,然後他走到最中間那浮誇的座椅前,坐下。

介紹被打斷,只見主持人只是微微羞紅了臉,不時的偷瞄著那位帥氣的男人,完全沒有任何不滿的神情顯現於臉上。

於是介紹完畢後,競標開始了,一個肥胖到噁心的男人舉了牌,喊了一個令人卻步的價碼。他用那肥滋滋的手指指著勇利,然後對他露出了一個噁心而猥褻的笑容,再舔了舔他自己的嘴唇,彷彿就把勇利當作一塊正要送上嘴邊的肉。勇利頓時感到寒毛直豎,冷汗直流。誰都好,怎麼要都好,只要不是這個男人,都好。在心中,他暗暗的祈禱。

也許是因為他是個還未經過發情期的Omega,也許是因為他曾是貴族的孩子,即使一開始的喊價就高的嚇人,這場競標卻依然進行的非常激烈。就在那個噁心的男人不停的加價,而主持人準備喊出第三次成交時,中間座位的那名銀髮青年舉了牌,喊出了一個天文數字,讓現場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一次、兩次、三次,成交!”主持人用她好聽的聲音如此宣佈道,勇利看到那噁心的男人咋了舌,露出了可惜的表情。而對於買下他的男人,他並沒有多想,只是很幸好自己沒有落在那個噁心的人手上,被當作是玩物。

下了舞台後,勇利被帶去一間空無一物的小房間。他呆呆的看著牆壁,想著未來的自己,想著以後該怎麼辦。他依然沒想起來過去發生的種種,那些主持人口中所說的背景在他耳中聽來不過就是個故事,畢竟他什麼都不記得了。

而現在,他只想要好好的睡一場安穩的覺而已。

在半夢半醒之際,他聽到了兩個男人的對話。似乎是在爭執著什麼,但其中,那道悅耳的聲音,說話的語氣總是堅定而不容質疑的,於是爭執快速的結束,對話聲也就逐漸淡去。然後不知又過了多久,小房間的門被打開,他聽到聲音,想看看來者何人,但卻又張不開眼。迷茫中,他感覺到有人抱起了他,那溫暖的胸膛使他原本緊繃的心漸漸放鬆下來,伴隨著那人沉穩的心跳聲,他也漸漸陷入了更深層的睡眠。

恢復意識後,他先感覺到的是那張柔軟的床鋪,再來是那條溫暖的被單。他眨了眨眼,坐起身,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後才想到、

這裡是哪裡?

他走下床,發現自己身上本來那套華麗的衣裳被換成了舒適的絲質連身睡衣。睡衣過短的下擺讓他有些害羞,他不禁扯了下自己的衣角,但又害怕將它扯破,於是在衣服上留下的僅是被他抓皺的摺痕。

他走向房門,伸手握住門把,正準備開啟之際,房門就從另一側被打開,硬生生的將他拖了出去,害他的鼻樑撞上了一個堅硬的平面。

“醒了?”一隻冰涼的大手拂過他的頭,然後輕輕的揉著他的頭髮。男人溫柔的聲音充滿了寵溺,就彷彿是在跟自己親密愛人說話的口吻。

勇利這才注意的他撞上的是一名男人的胸膛,於是他緊張的後退一步,抬頭,發現這個男人就是在拍賣會買下他的那個帥氣的銀髮男人。他張開嘴,但卻不知道要怎麼稱呼,於是他又閉起嘴,低下頭。

“…勇利?”男人微微皺眉,他倒是沒想過對方會給自己這樣的反應。他收回自己的手,看著眼前的男孩。“…你知道我是誰嗎?”

“是、是主人。”勇利想了一下,他是被買下的奴隸,那對方應該就是他的主人了吧?

“…你忘記了?”

“……以前的事我都不記得了,主人。”雖然不知道男人為什麼要問他這個問題,但男人總給人一種無法拒絕的感覺,於是勇利如實回答。

聞言,男人的臉色更難看了些,然後立刻拂袖而去,並沒有再多說甚麼,也沒多做停留。見狀,就算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勇利也只能乖乖地回房。至少他知道了,他現在應該是在男人的宅邸中。

回到房間後,他四處翻著房裡的物品。他從衣櫃裏找到許多睡衣,但卻沒有一件外出衣。他發現浴室意外的大,但這裡卻只住了他一人。

坐在床邊,他想起剛剛男人的表情,他想起剛剛男人的聲音,一切都是那麼的撥人心弦。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些發生的事情,卻如同南柯一夢般。男人溫柔的聲音,溫柔的表情,從那之後,他就再也沒看過。

TBC.

後記:

這次想提醒一下看到這邊的各位,維克托被我設定的有點病病的2333
如果有雷到請慎入!
抱歉沒有在第一集就先講,因為我也沒想的自己的腦洞會開這麼大www
最後同樣的,感謝閱讀到這邊的你!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