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這是怎樣的一個早晨。

#YOI同人,維勇向

#背景架空

#短篇,開了一小段車

陽光從落地窗灑進屋裡的地板,剛睡醒的他,在意識還沒清醒之前,就感覺到了來自背部的,他的愛人的騷擾。

“背部的線條,真性感吶。”帶著微微的笑意,男人用指甲刮著他的背脊,如同觸電一般的,惹得他後腦勺發涼,不禁顫抖了下身子。

於是持續了好一陣子的騷擾,終於離開他的背部。本以為沒事了,卻又有一道陰影從上方籠罩而來。“早安,Любимый (親愛的),如果再裝睡,我就當你是想要延續昨天的事情喔。”

聽到了這般威脅,他才恍然想起昨天發生的事。

在眾人齊聚的餐會,原本沒有想要喝酒,卻被人一杯接著一杯的灌醉,露出了無盡的糗態。最後回到飯店甚至還緊緊纏著自己的戀人,騎在他的身上,上下晃動著自己的身子,央求他給自己更多的愛。然後兩人就這樣翻天覆地了一整晚,直到天明才因為疲倦而雙雙入睡。

太淫亂了,真是太淫亂了。

或許是因為等的不耐煩了,欺在他身上的男人朝他的下脣狠狠的咬了下去,直到他因為吃痛而發出了聲。

“唔…嗯、痛!”用手抵住那人的胸口,本來是想要推開他的,卻反被他用那雙大手箍住雙手。

將自己壓在床上後,男人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小豬豬真色呢,一大早的,那邊就這麼有精神。”

這時他才發現,因為剛剛的回想,讓他自然而然的起了生理反應。

“不是這樣…!”他急忙的想要辯解,男人卻不給他絲毫的時間思考,再度掠奪他的唇,甚至還將自己的腳卡進他的大腿中間,不時的給予刺激。

“昨天很積極呢。”輕聲,男人在他的耳邊說道,並且微微的吹了一口氣。他連忙紅著臉直搖頭,雖然他很想立刻遮住自己紅透了的這張臉,男人卻絲毫不讓他的手有自由活動的機會,還在他昨天被留下斑斑紅痕的胸膛上落下點點細吻。而就在男人想要繼續進行身下的運動時,房門卻被毫不留情的踹開。

啊咧,房門,好像忘記鎖上了呢。

“你們兩個是要睡到什麼時後阿!”門口站著的金髮少年緊皺著眉,語氣充滿了不快。抬起頭後,才發現床上兩人的動作。半開的純白被子,銀髮的男人壓在黑髮的青年身上,兩人雪白的肌膚都因為熱度染上了一抹紅暈,半抬頭的生殖器相互抵著,然後,那雙略帶水氣的黑色雙眸直直地望向他。

“尤里奧…?”被吻的一乍一乍的,他呆呆地看著那個他稱作尤里奧的少年。

“……。”兩人來回對望了十秒鐘,門再度被使勁關上。彷彿是被那聲響嚇醒似的,他急忙推開身上的男人。

“等、等一下!尤里奧!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他試圖想要解釋,但房門依然沒有被打開的意思。他於是放棄似的低下頭,歎了一口氣。唉,為什麼今天每個人總是不讓他解釋呢?他不滿的想道,然後,他這才發現,被他推開的男人臉都冷了一半。

“勇利,不是誰想的怎樣。”蹙起了他姣好的眉,男人伸手微微抬起了他的下巴。

“維克托……”勇利哀怨的看了維克托一眼,鼓起單邊的臉頰,推開維克托的手。雖然他一向害怕嚴肅起來的維克托,但這次,真的是他太過分了。

“……。”他居然推開自己的手?眉頭皺得更緊了些,維克托默默的起身。雖然昨晚是勇利挑撥自己的,但今天著實是自己抓錯了時機。被尤里奧看到自己的裸體倒是沒什麼,但連那麼可愛,那麼性感的小豬豬的裸體都看光了,就覺得一陣不愉快。而且小豬豬還因為這樣推開自己,說什麼,不是他想的那樣?

快速的套上自己的衣服,本來想就這樣離開房間,維克托卻突然感受到一股來自背上的熱氣。

“……維克托、對不起,不要生氣……。”勇利靠著維克托的背,帶點鼻音的說道。雖然剛剛的確很生氣,但在短短的時間冷靜下來後,看到這麼冷淡的維克托,那不值得一提的怒意馬上被恐懼吞沒殆盡。

“我沒在生氣。”嘆了一口氣,維克托輕聲說,這頂多只能說是遷怒罷了,氣自己的疏忽害愛人的體膚被窺看。但這句話顯然沒穿進勇利的耳。於是在聽到背後傳來斷斷續續的低泣聲後,維克托想也沒想的轉身抱住勇利。

“勇利,別哭了,好嗎?我沒有生你的氣。”一直以來自己都不擅長應付別人的淚水,但偏偏勇利在他面前總成了一個淚水過度氾濫的孩子,惹人疼愛。

勇利的嘴喃喃的念著不要生氣,微微顫抖著的身子和泛紅的雙眼就如同受的驚嚇的小兔子一樣,仔細觀察彷彿還能看到頭頂上垂著的那雙長耳。

這時候吻你,你會停止哭泣嗎?

心中響起了這句話後,便馬上付諸實現。

好似被這舉動嚇到,淚人兒的眼睛張的老大。但這舉動並沒有因此停止他的淚水,反倒使它如同瀑布般的傾瀉而出。

意識到這點的維克托轉向親吻他的眼睛,舐去他的淚水。
“維、維克托…”眨了眨被淚水浸濕而紅腫的雙眼,勇利伸手勾住維克托的頸子,在他肩上如同小狗的蹭了蹭。輕輕拂過勇利的後頸,他總是被勇利這種可愛的舉動所融化,所以才會為了他吃醋,所以才會為了他動怒。“真的沒生氣嗎?”

“與其擔心這個,不如看一下你的身體?”吹了個口哨,維克托不懷好意的將一手移到勇利的臀部,輕拽了下沒有衣物遮蔽的臀肉,然後用手指劃過了股溝。

“嗯啊、”被突然的舉動嚇到,勇利不小心叫出了聲,後來又紅透了臉。

維克托在他的唇上留了個響吻,“啵”的一聲響得好不色情。

“快去穿衣服吧,小豬豬。練習時間到了。”寵溺的揉了揉勇利柔順的黑髮,他離開了房間,留下勇利一個人。

“…欸?”本來以為會有後續動作的勇利站在原地,心中即使有不滿也無處宣洩…好吧、就算那人就在自己面前,大概也是說不出口的吧。於是他只好乖乖地到浴室盥洗身體。鏡子中自己的身體,如同被一團飢餓的蚊蟲侵襲一般,佈滿了一點一點的紅痕。他想著等一下肯定要好好跟維克托抱怨一番,但又突然想起,等一下不只要面對維克托,還要面對目睹一切的尤里奧。

喔我的天啊,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早晨阿。

哼著輕快的小調,銀髮英俊的男人踩著輕快的步伐。一旁站著的女性都紛紛羞紅了臉,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並且紛紛討論著這個過度帥氣的男人。

首先,要先去警告一下那群傢伙呢。男人想道,畢竟勇利可是為了今天早上的事哭了還生氣了啊。

如果再來打擾的話,肯定是要殺無赦的吧。

想到這裡,他不禁一陣笑意。但並不是因為想到懲罰那些人的手段,而是想起了勇利,想起了他水亮的雙眸,想起了他紅潤的雙頰,想起了他甜膩的聲音。

他的愛人阿,總是在冰場上給他一次又一次的驚喜,總是能在意外的時機給他一次又一次的快樂。

那麼在晚上,他的愛人能不能帶給他更多的驚喜呢?

那,又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夜晚呢?






The End.

评论(9)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