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情人節賀文

· OOC.有,yoi同人文,維勇向

· 三篇小短甜文,標準三無(無開始,無結尾,無意義)

· 感謝你的點閱!

❆ stage one ❆

粉色的气息弥漫在人潮拥挤的街上,路边声嘶力竭叫卖着的不是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充满心机和商业感的巧克力商。

无论走到哪里,街道上都塞满了情人节的杂乱广告,甚至有些情色业者的传单混入了大量的流水文,成了杂乱都市里的点点红斑。

勇利本想着只要不出门,人潮或广告的问题就不会来打扰他,没想到即使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

本来宽阔的房间如今被塞进满满的纸箱,连走路的空间都不太够,步步惊心,只怕一个错判就撞倒了那些有如山高的纸箱。

造成这个局面的元凶,他的男友,尼基福罗夫先生正在床上继续与周公下棋,丝毫没有要起来解决问题的意思。他艰难的完成了早餐,虽然看这些纸箱不满,但他并不是拥有者,也不好意思将这些东西径自放入焚化炉。

突然,他听到山崩的声音,原来是他的男友醒了,没有看清楚就不小心弄倒了堆在床边的纸箱。里面倾倒出的巧克力和手作卡片推到他的身上,他不愉快的揉了揉摔疼的后脑勺,将身上的东西挥开,才重新稳好脚步。

“勇利?这些是什么阿?”

维克托满不在乎的连续将勇利好不容易堆好的数个纸箱弄倒,本来就被这些粉丝寄来的巧克力弄得醋劲大发的勇利,这下真的忍不住的狠瞪了维克托一眼,然后当作没听到继续吃着他的早餐。

维克托蹲在勇利脚边,将头埋进他的大腿,蹭了一下,可怜兮兮的看着勇利,“勇利~理我嘛、”

“你的巧克力,‘别人’送的。”勇利有意无意的加强了‘别人’二字,然后他的鼻子发出轻哼,手不停的敲着桌面,显然是要维克托赶快解决这些东西。

维克托当然也看的出来这是他的小男友吃醋了,但他没有急着安抚他,反倒坏心的拆了手边一个巧克力的包装,在勇利面前就这样吃了起来。

“这个还蛮好吃的欸、勇利要不要吃吃看?”维克托笑眯眯的将心型的巧克力放入口中,仔细看的话,其实这巧克力做的格外精致,外壳的色泽丰富饱满,口感细致如丝绸,而且入口即化,一放入口中立刻就散发出了它独特的香味。瞄了盒子的品牌一眼,阿、原来是Lindt今年出的情人节礼盒。

本来只是想看勇利吃醋的可爱举动,没想到这却反而压到了最后一根稻草。

或许是不愉快的感情占据了脑子,使他无法思考。当他看到维克托拿起第二块巧克力想要送下胃时,他抓住维克托的手,连同维克托的手指一起,直接将那块巧克力含入口中。高温很快就融合了那枚心型巧克力,勇利松了口,稍微舔了下嘴角沾到的巧克力。

“是呢,是还蛮好吃的。”

❆ stage two ❆

“这是什么?”

手上拿着开过的纸盒包装,嘴里叼着一根巧克力口味的pocky,维克托正用另一端不停的戳着勇利软嫩的脸颊。

“pocky啊、这不是日本常见的情人节玩法吗?我以为勇利会知道的。”稍微嘟嘴,维克托“喀啦喀啦”的吃下了刚刚骚扰勇利的凶器,然后再从盒子里抽出一根放入勇利的口中。

“呐、我们来玩吧?”

咬着饼干,四片唇瓣逐渐靠近。比起平时的接吻,玩这种需要极大耻力的游戏格外害羞。应着维克托的要求,勇利正坐在维克托的大腿上,他能感觉到维克托裤裆底下的小野兽似乎蠢蠢欲动,虽然很想就这样直接下来,但维克托的双眸紧紧抓着他不放,他的反抗心也就在这灼热的眼神下逐渐被削弱。

没多久,双唇交叠,饼干在他们两人的舌头之间融化,巧克力酱的味道格外浓厚。这吻尝起来是甜的,虽然互相索求着彼此,不过这个亲吻没有持续太久,只因维克托心急的想要玩玩看别的玩法。

虽说要试试看别的玩法,但说实话的维克托自己也不太清楚还有那些玩法。于是他独留勇利一人坐在沙发上吃着方才游戏的那盒pocky,自己就跑进书房查资料。

过了好一阵子,维克托从房间走了出来,勇利正在吃着这盒子里最后一根pocky。咬着饼干那端,勇利看着维克托渐渐走向他。

“查到了?”

维克托笑了笑,用右手轻轻折断勇利咬着的那根pocky,再来就直接把唇贴上去,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勇利被吓了一跳,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维克托见状则是将刚刚折断的pocky放入口中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没有,日文什么的甚至在是太难懂了。”

维克托吃着刚刚从勇利嘴里折断的那根pocky,然后在吃完之后,用拇指腹沾到的巧克力酱抹在勇利的脸颊上,留下了咖啡色的甜蜜印记。

“但是只要有爱就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举双手投降可以算输一半就好吗?

❆ stage three ❆

说到情人节大餐,每个人想到的无不是酒店里的五星料理。不过在这对奇特的情侣面前,即使眼前摆着的是刚出炉的火烤牛排,也比不上一碗热腾腾的猪排盖饭来的吸引人。

“情人节快乐,维克托。”

勇利带着淡淡的笑容对维克托说,这是他们俩共度的第一个情人节,虽然没有酒店的华丽,但是有他们独特的温馨,虽然没有过度的大肆庆祝,但是有他们两人的互相依偎。

他们是师生,是敌人,同时也是情人。三种不同身份下他们本因应着不同的场合转换身份,但浮出水面的,却往往是他们甜蜜的那一面。

第一次因为不信任落下的泪珠,第一次因为喜悦而互拥的亲吻;第一次一同享用猪排饭的温暖,第一次一同睡在同个床铺上的心动。维克托占了他生命中太多的第一次,而这当然也包括些不好的回忆,像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珍藏的海报(海报的主角当然是维克托)被弄皱,又或是第一次因为一些不知所云的小事吵架。

维克托之于他,就是他的love和life,从九岁开始,这十四年他从未改变自己的心意,如今梦中人就在自己身边,除了幸福之外他没有别的想法了。

“你也是,情人节快乐,我爱你。”维克托用手指拂过他的嘴角,抹去不小心沾到嘴角的酱料。

他们待在自己到家里,他们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他们只要看到彼此,他们也只会看到彼此……或许还会看到那只黏人的贵宾狗。

马卡钦朝他们摇摇尾巴就扑了上来,用它那湿润的舌头舔了维克托和勇利好几下。

“情人节快乐,马卡钦。”

“汪!”马卡钦非常有精神的回应了他两位主人,然后乖巧的跑到一边吃自己的晚餐,不打扰这两人的甜蜜时光。

将头靠在维克托的肩上,勇利撒娇似的像维克托靠近了些。维克托将手搭在勇利的肩上,用手指摩挲着勇利的肩头。

勇利阖上眼睛,靠在维克托的怀里非常放松,就像是自己的唯一归属一样,很容易就会不小心睡着。

“勇利想睡了吗?那先去洗澡吧。”

没有得到回应,维克托听到了规律的呼吸声,而方才用餐使用的碗筷甚至还摆在桌上。先将勇利抱到沙发上,盖上自己的长版外套,维克托起身去收拾清洗了刚刚的餐具,结束后才走回勇利的身边。

“勇利,先去洗澡好吗?”

勇利没有因此被吵醒,他抓住维克托碰着他的那只手,将它紧紧的抱在怀里,“喜欢……嗯…维克托……”

不吃做了什么好梦,勇利露出了甜甜的笑。维克托被这出其不意的告白弄得有些吃惊,这下也舍不得将眼前的睡美人唤醒,即便他拥有能唤醒公主的true love kiss。

“我也喜欢你喔、情人节快乐,勇利。”

Fin.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這是之前西洋情人節賀文產出的第二個版本

因為那時沒用到就想說七夕一定要放一下w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9)

热度(54)

  1. 舞月麻糬_moch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