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寫手挑戰

· ooc,yoi同人,維勇向

· 寫手挑戰第二回的題目一和二,極短篇

· 喜歡的話幫我按個心心❤️

· 感謝你的點閱

[短篇之一]

〔维恰,今天是我们在一起十周年了呢。〕

“维恰,今天是我们在一起十周年了呢。”

胜生勇利将手中的戒指握紧了些,即便经过岁月的洗礼,他那枚金戒依然闪闪发光。然而物是人非,即便他的戒指在怎么闪烁,终究无法像那人的笑容一样照进他的心房里。

冰上传奇,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失踪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在每个滑冰迷的心中沉默而尖锐的留下了缺,也在胜生用力的心上狠狠的划出了伤疤。

房门微微被推开,露出了一颗毛茸茸的棕色脑袋。像是不舍主人一般,马卡钦发出了细微的咽呜声,随后用他的鼻子顶了下胜生勇利的手臂。

这让他再次想起了曾经他们共度的生活,他那心型的可爱笑容,他那声甜而腻的呼喊,还有他那温柔的轻轻触碰。

“马卡钦……。”

他张开双臂,搂住贵宾犬庞大的身躯,眼泪也就这样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我真的很想你。

乖巧的贵宾就这样任由自己的主人用力抱住,要是能让主人的悲伤稍微减缓那就好了。

你离开的那一天,天空特别晴朗,阳光特别耀眼。

而你在这样的好天气,到底到哪去了呢?

[短篇之二]

〔勇利,你今天是为了我而特意穿西装的吧?很好看喔!〕

“勇利,你今天是为了我而特意穿西装的吧?很好看喔!”

偌大而纷杂的会场,因为胜生勇利的到来而逐渐沉静。身为胜生勇利过去的教练,维克托笑的特么灿烂,看上去就是在由衷的祝福眼前的男孩……不,从今天之后就是男人了呢。

不知内情的人为他们祝福,知道内情的人却沉默不语,本该是充满喜悦的日子却在他两人碰面的瞬间笼罩上一层阴影。

——今天是胜生勇利的婚礼会场,然而另一位主角却不是维克托。

这样的日子,到底是该笑,还是该哭呢?

勇利笑着抱住了自己过去的教练,动作就像他们过去那样亲昵。维克托先是一愣,随后也回抱住勇利。

“这件西装怎么样?适合我吗?”

勇利的声音带了些鼻音,人生最重大的场合,他人生的导师、他一生的神明居然就站在他面前,他是如此感动且喜悦。

“你还是该选我一开始帮你挑的那套,更适合你。”

维克托收回手臂,揉了揉勇利柔顺的黑发。要是抱得再久一些,他难保他不会就这样破坏这良辰吉日,做出把新郎掳走的蠢事。

眼前这个人,他爱的很久,也爱得很深。

他能肯定这世界已经不会有人像他一样爱他,他能肯定这宇宙绝对不会有人像他一样宠他,但就在他决定要述说心里的感受时,勇利却也同时让他想说的话一辈子都说不出了。

我爱你。

如此简单的三个字。

“但她说她比较喜欢这套西装呢。”胜生勇利露出腼腆的笑,像是在对自己妻子任性的包容。

我爱你。

却也是如此沉重的三个字。

胜生勇利的幸福他给不了,胜生勇利的未来蓝图没有他的存在。

“是吗?看来勇利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呢、虽然是处男。”

维克托笑了笑,然后结束了话题,为了不让自己满溢的情绪溃堤。

婚礼的最后,那束祝福的捧花最后丢在了他的手上,新娘羞涩的和他亲吻脸颊,不知情的人们纷纷涌上祝福他。

他其实有些醉了,由于方才坐在他身边的都是熟悉的人,他便有些忘记了节制。酒精猖狂的占据他的大脑,他觉得自己的胃有些恶心,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闷胀,他觉得自己的心有些绞痛。

我爱你。

直到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的三个字,此生也再也没机会说出口的三个字。

我爱你,胜生勇利。

Fin.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先隆重的跟大家請安和道歉,對不起我消失超久的了

最近有點爆肝的傾向,早出晚歸整天都在工作

結果搞得自己完全沒時間做自己的事,一有休假就是爆睡一整天(:_;)

這是前幾個禮拜答應朋友要寫的,寫了幾個禮拜居然只寫這麼一小段真的很想一頭撞死

我會繼續努力的,如果有時間的話(掩面)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