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wake up.

· OOC. yoi同人,维勇向

· 五百赞点文活动,感谢 @薑薑 的点文

· 超级三无的文,纯搞笑(无重点、无内涵、无意义)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情侣间大部分的互动都是甜蜜且愚昧的。

日复一日的甜蜜耳语、每天夜里万变的不同玩法,这些事几乎都归类于白痴情侣“正常发挥”。

然而,尽管两人再怎样相爱,每个人心中都还是睡在着几颗不易被别人找到,甚至或许自己也不知道的地雷。

好比说现在的维克托,正在上网搜寻点击率高的影片。并不是男人用来发泄自己欲望的那类,而是“如何做出一个标准的土下座”。

让时间回朔到今早,当时约莫是上午八点,向来习惯早起练习的他没有依靠闹钟就自己起床了。

男人在大梦初醒的时候多少都会有些需求,虽然不是频繁到每天发生,但一周有个一两次又不为过。

他向来不懂什么叫忍耐,以前那段没节操的日子或许早上醒来有个顺眼的女孩就直接解决了,然而他现在是有恋人的人,他想当然尔是要理直气壮的让自己的亲密爱人来帮自己这个小忙。

于是他把手往床边的位置伸去,嗯?奇怪?

冷冰冰的床垫显示出他身旁的人已离开他的位置许久,不过现在也不过才早上八点啊。这意外让他不禁蹙起眉头,刚睡醒的人本来就不会多有自制力。

不停在床畔摸索,算了,随便了。他随手抓了个东西,上头满满的都是他爱人那好闻的体香,他就勉为其难的替自己处理了一下。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

这样莽撞的后果,竟是……

上午九半,胜生勇利带着满满一篮的战利品回到他的家中。昨晚他才跟他的恋人说过,由于家里冰箱已经空了,于是让他睡晚一点,他才能来得及买菜回来坐早餐。

只是,他最后在路过一家排的老长的早餐店后,他还是决定让他们今天的第一餐在那儿完成。

他将买回来的食物装到盘子上,摆到桌上。绕进自家房内,他听到浴室传来阵阵水声,大概是他的恋人在洗澡吧,欧洲人总习惯在早上洗澡,虽然他对此非常不解,但看在他的恋人早晚都会各洗一次的份上,睡在床上的人是干净的,那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反正水电费又不是他在付。

今天天气好,是适合晒棉被和晒猫的好日子。他打定了主意在结束早饭后,要将他们那一床大大的king size棉被拿去屋顶晒,顺便把他们的枕头套、床垫、抱枕都洗一洗,反正机会难得。

“维克托,洗完澡出来吃饭喔。”

他大声的往浴室喊,听到了夹杂水声模糊的一个回应,便出了房间。他将电视打开,虽然平常他吃饭是绝对不会看电视的,但是反正都要等到他的爱人出来,他就决定看电视赖消磨时间。

第一则新闻是交通意外,第二则则是情侣吵架发生的凶杀案。照主播所说,男方因为在住所猥亵了女方心爱的物品,在争执不下时女方拿起旁边的西瓜刀,一不小心就砍伤男方,最后男方重伤不治。

他觉得有些吃惊,不是因为这两人的家里有西瓜刀,而是女方竟然这么冲动,就这样杀了她的恋人。

他自己的恋人刚好在此刻出来了,围着浴巾的他露出大半美好胸肌,脖子上挂了一条毛巾,水珠就从发尖滴落到毛巾上。

嗯,一如既往的很帅。

“你在看新闻阿?”

“嗯啊,来吃早饭吧。”

他说,然后他将电视关闭,拿起摆在一旁的刀叉,俄罗斯的路边总会有一些早上就出来的餐车,今天运气好,刚好遇到了名气比较大的,他们就愉快的结束了这餐。

下午两点,勇利准备着手今早拟定的计画。他将几乎高过他的被子抱起,寸步难移的走出房间,正巧撞上他的恋人。

“还以为是被子在走路呢。”

他的恋人笑着调侃了句,接着将被子从他手中拿过,“是到顶楼晾吗?”

他点了头,虽然挺担心他们的被子能不能安好无事的被送上顶楼,但他自己一个人要搬上去还真是有些勉强。

看着他的恋人走出家门后,他回过头准备将抱枕和枕头放到篮子里,一次拿上去。

那件事就是在此刻发生的。

他向来喜欢将从滑冰比赛过后,粉丝投下的众多玩偶里面挑几个看起来顺眼、摸起来舒服的拿回家里。其中,他最爱的就是有位粉丝手做的马卡钦娃娃和玉子烧抱枕。

然而,在他准备要将他们放进篮子时,他发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玉子烧上面本来有做出美乃滋吗?

他疑惑的拿起抱枕,半干的液体已经说清这是什么了,更别提当他的恋人回来看到他拿着抱枕,一脸尴尬的模样,喔天啊、别开玩笑了。

“痾……我……那个……”

这是一瞬间的事,他一把扯住他恋人岌岌可危的头发,狠狠的往他的额头来了技头锤,随后将抱枕用力的扔向男人,“维克托你这个大白痴!”

蹦的一声,他飞快的夺门而出,忘记了今天是适合晒棉被和晒猫的好日子,只记得刚才的画面和今早的新闻。

俄罗斯哪里买得到西瓜刀?

他没想到勇利会生这么大的气。

更精确的说,他根本没想过勇利会生气。

大部分时候他任性的任何行为,勇利都会以他温柔的笑容来包容,只是他真的没想到这种对他来说比蝼蚁还小的事竟会让勇利生这么大的气。

现在可好了,勇利跑出去不回来,晚餐怎么办还算小问题,但他的宝贝可是一个人在他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俄罗丝乱绕,要是有什么万一他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勇利现在电话也不接,网路也不开,他根本没办法从他偷偷在勇利的手机里安装的追踪器追踪他到底去哪了。

人总会有一两个地雷,他是听过日本人的地雷都很奇怪,有时候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太会察觉。有些人甚至一生都没被踩到地雷,人生就这样过去了。

他知道做什么勇利会哭,但他从来没见过勇利生气,同样也是第一次知道勇利生气会扯人头发,说真的,挺疼。

或许会在尤里家。毕竟勇利也才跟他移居到俄罗斯不过两个月,除了他们最常去的滑冰练习场外,再来就是尤里家和雅科夫那儿了。

于是他拨了通电话到尤里的手机,才不过一声响声,电话就被挂断了。这让他更肯定勇利大概就在那儿了,毕竟即便尤里平常就不怎么接他的电话——或许跟他也总是不接尤里的电话有关——他也不至于这样切断他的来电,甚至连续切断了十四通。

罢了罢了,不接电话就算了,他亲自去接人总没意见了吧?想要新的娃娃他买就是,不然要他亲手把那东西弄干净也行,反正勇利大概也不会想看他这个手笨的人做一个娃娃同时在自己的手指上养出一棵仙人掌吧。

于是他动身前往尤里的住所,果如他所料见到了他家亲爱的。

但是。

但是。

但是他家的大男孩还是不愿意跟他面对面说话,甚至还把自己反锁在尤里的房间,只有默默的写一张纸条从门缝传出来。

土下座。

他疑惑的望了尤里一眼,尤里翻了个大白眼,表示不要把风波牵扯到他这来,之后就把人给赶回去了。

于是时间回到现在,他看了几乎快四十个土下座的范例,就是没看到他满意的。

其实他知道为什么勇利要躲在尤里的房间,毕竟勇利对他的脸就是毫无抵抗力,只要他装可怜,勇利几乎没有一次是不原谅他的。所以这次看来勇利是真的不打算轻易饶过他,才死都不看他的脸。

唉,这次还真是惹错人了呢。

胜生勇利正在尤里的家中。

其实他才气不到三分钟就后悔了,他怎么会犯贱去扯维克托的头发呢?要是真的秃了打击最大的肯定是他自己。

当他刚到尤里这儿的时候,尤里就一脸语重心长的跟他说不能总是太骄纵维克托,有时候就是该给他一些惩罚。虽然觉得尤里大概只是想看好戏,不过他说的话也有一些道理。

但要说惩罚,他又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最后在维克托疯狂按电铃撬开门后,他只来得及随便写出三个字。

土下座。

到底谁会因为被弄脏抱枕要自己的恋人兼长久以来的男神做这种事?他或许是史上第一人也说不定。

然而烦恼也无济于事了,毕竟他事都做了,也没法反悔,只能期待维克托会在明白土下座是什么之后狠狠的拒绝他。

只是,事与愿违。

他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一则来自维克托的邮件,而附件是一个影片。

看完了这足以让他的世界产生巨动的影片,他觉得心头一震,百万复杂的情绪一次涌上心头,然后他关掉视频。

“你要走了?”

他轻轻点头,将方才急急忙忙扔在桌上的钥匙拿起,准备回去。

“喂、猪排饭。”

尤里拉住他的手,蹙起眉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洁之物,“你在笑什么?好恶心。”

“谁知道呢。”

然后,胜生勇利踏着愉快的步伐回到了他们的家中。尤里从此后没再听说那沾了美乃滋的玉子烧抱枕的后续,只是从维克托的口中听到了,自从那之后,勇利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觉醒了。

究竟,是什么觉醒了呢?

Fin.

大家好,這裡是mochi、

點文寫完啦!

這篇是抱著一定要來鬧一波的心情來寫的(喂#

不要問我是什麼覺醒了www去問問你們的心(?!)

最近打工真的太累,回家都十一點了真的沒什麼時間寫文

希望你們喜歡,也謝謝你們的支持!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1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