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week.

· OOC.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ABO 维(A)X 勇(A)

· 五百赞点文活动,感谢@用戶5941158264的点文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Monday.

他的老公是个有点懒惰的人。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很可靠,但在一些生活的小事上就显得不那么完美。像是早上不太能自己起床,厨艺大概就仅限于能煮个方便面,不会自己洗衣服之类的。

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他将被子一角悄悄拉起,就怕惊动了床上的另一人。刷牙、洗脸,他戴上那副蓝色眼镜,披上一件小褂,最近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

缓缓走近厨房,打开冰箱,他发现似乎又到了必须采购食物的时候了。他写了张便条贴在冰箱上,提醒自己今天下午必须去超市一趟,随后拿出一些食材着手料理起来。

上午八点半,他的丈夫迷迷糊糊的被他叫醒,如同赖皮的小孩那样硬是跟他讨了个早安吻。他们一同用了今天的早餐,标准的日式早餐搭上一碗还热着的味噌汤。

生为一个Omega,家事什么本来就是必修。然而他是一名Alpha,谁知道他为了让他的家庭运作正常,花了多久时间在这上头。

看自己的丈夫似乎已经用完早餐,他将桌面整理了下,开始催促那名似乎还没睡饱的男人去更衣,毕竟今天可是雅科夫先生的训练课程呢。

看到男人终于动了,他打开厨房上柜,拿出里头的奶粉罐,“顺便帮我看孩子醒了吗。”

男人点点头,走进卧房,不出所料立刻传出了婴孩的哭啼声。不擅长的事或许还要再加一点,对哄小孩超级不拿手。

他飞快的泡了一杯奶水,将瓶子贴在脸上确认温度后,立刻走进房间从他丈夫手中接过他们的小孩。

“我一走进去他就……”

他的丈夫手足无措的样子非常可爱,他轻声的道了句没事,晃着孩子就走出房间准备喂奶。

Tuesday.

 他们的婚姻其实被许多人反对。毕竟童话故事可没写到两个Alpha在一起还有幸福故事的这种结尾。他们本想着即使没有孩子,也要互相伴随彼此直到两人老去,然而命运捉弄人,他们才刚过了第一年的結婚紀【對不起我不懂】念日,立刻就让医生检验出有了个孩子。

十一点,他们相约在公园来场久违的野餐。樱花绽放,处处都是前来赏花的人们。孩子已经学会自己走路,跌跌撞撞的模样看来是特别可爱。

他今天一早就起来准备午餐的便当了,煎蛋卷、章鱼状的小香肠,他的丈夫特别喜欢这种小朋友喜爱的菜色。他将便当一盒盒叠起,今天除了他们一家三口之外,尤里和米拉他们也会来。第一次到日本的米拉在电话里头的语气特别亢奋,更凸显出尤里那无奈的语气。

除了标准的日式便当之外,他还准备了两篮的总汇三明治,就怕他们吃不惯日本食物的味道。

“勇利你好了吗?”

他的丈夫走进厨房,从他身后轻轻环住他的腰。他的语调上扬,似乎很愉快的样子。他点头,将便当装进袋子里,另一手提着野餐篮,将地垫放进后背包,“帮我把婴儿车收到后车厢,然后帮我抱一下孩子,之后就就可以出发了。 ”

他的丈夫把手比在头上,做出了一个很不标准的敬礼,惹得他哈哈大笑。

从上空吹来的微风舒适爽朗,他们到的时候那帮家伙早已占了好位置,痴痴的等着三人的到来。

“维克托、勇利,我们在这里!”女性高亢的声音响起,粉色头发的女孩大力挥着手,就怕他们漏看了那块。

勇利将便当放到他们准备好的布上,之后抱起孩子让维克托将婴儿车收好,“等很久了吗?”

“还好。”尤里将餐盒拿出袋子,一层一层丰富的菜色是让人食指大动。波波维奇拿出米拉身后的袋子,原来是昨天他们观光时买的昂贵日本酒。

将杯中倒满酒,尤里轻咄一口尝下味道,嗯,挺不赖的,随后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尤里成年了吗?”勇利眨眨眼睛,疑惑的提问。

“今年都要十九了。”被询问的人翻了个标准的白眼,拿起大瓶子又为自己倒了些酒,“俄罗斯人可是很早就开始喝酒了。”

Wednesday.

才五岁的孩子,因为自家父母职业的缘故,早早就踏上了冰场。他的教练是史上最年轻的金牌夺主,尤里 · 普利谢茨基。

虽说他的双亲最后也都成了教练,但他们秉持着“自己的孩子就是要别人教”的精神,硬是让尤里来接手这个小家伙。

孩子跟他相差约莫十八岁,今年二十三岁的他正因为被叫做尤里叔叔而生了很久的闷气,最后在勇利和维克托的连哄带骗下,他才接受了尤里教练这个称呼。

小小年纪其实并不需要他这种等级的教练,然而两人护子心切,想着既然要就要找最好的,于是还是请了尤里来当他的教练。

孩子都是特别怕疼的,在冰上摔了几跤便跌在地上嚎啕大哭,直嚷嚷着不滑了不滑了。才二十三岁的他说实话怎么可能会有带小孩的经验?被孩子的哭声吵烦了,他奋力的拽住孩子软嫩的脸颊,用他最狰狞的表情低声恐吓着孩子要是再哭就把他卖掉。

孩子想哭又不敢哭的模样让人是心疼极了,但只要能止住那让人抓狂的哭声,他是抱着连把孩子赶出去也要制止的心情。

当孩子的妈来接孩子时,看到尤里那疲累的脸孔和孩子那副又怕又吓的模样,是把他给笑坏了。

谁能想像到后来,尤里根本把孩子当作自己的亲弟,爱护的不得了,而孩子也将尤里视为至高的存在,像是过去勇利眼中的维克托。只是如果后来发展成他们两的情况……嗯、来日方长,等真发生了再想吧。

Thursday.

将八岁大的孩子丢给尤里,他们久违的来了趟旅行。

踏过中国的土地,他们到了过去光虹给他们介绍的店面。一开始包紧紧的两人意外遇到同样在旅途的雷奥,没了许久未见的生涩,在几杯温酒下立刻就聊开了。

他们通了电话给光虹,想着要是光虹也在附近无妨把人喊来再聚一聚。

“好久不见了。”

脱去稚气的脸蛋看来成熟了一些,如今身为尤里最大的竞争对手,即使没有故作姿态,他仍然散发着一种不具名的魅力。

他们四人闲话家常了许久,让人意外的是,原来光虹跟雷奥也很久没联络了,刚刚雷奥甚至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拨电话给光虹的。

光虹的气味是带着茶叶的清爽香气,然而当他勾起嘴角,即便是茶也会使人醉,“勇利真的没想过要复出吗?你明明还年轻。”

“只说勇利是在偷偷暗指我不年轻了吗?”维克托不满的出声,众人都笑了出来。

年近四十大关的维克托没有像其他中年男子一样多了颗大肚腩,相反地,他的肌肉依然结实,甚至胜于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随着年纪增长,他的脸蛋还是如同过去一样英俊,只是多了些智慧的感觉。岁月唯一带来的悲剧大概还是他那逐渐增高的发际线了吧,他只希望不要每年收到来自自己另一半的礼物都是瓶强效生发水。

Friday.

尤里 · 普利谢茨基连续第四度夺冠,虽然连续的纪录前几年就有过一次了,却被季光虹给打断。他的目标似乎是过去的传奇,维克托 · 尼基弗罗夫那五连冠的头衔。

这回冰场上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那便是尤里刚满十岁的徒弟,滑冰届传奇维克托 · 尼基弗罗夫和胜生勇利的孩子。

捧着一束几乎高于他的花束,男孩站在场边的模样看来是特别突兀。然而更吸引人目光的,是当授奖仪式完,尤里 · 普利谢茨基笑着抱起孩子的模样。

孩子的双亲站在离场边不远的地方,尤里下了冰场之后想也没想的就朝他们走去。

“恭喜啊,尤里奥。”

四人相聚在一起的模样俨然是一个小型的家庭,十岁的孩子随着年纪增长是越来越像他的父亲,尤其是他那头美丽的银色长发,像极了他父亲年幼的模样。

只是当他张开眼,即便是怀疑两个Alpha真的能够生子的人,也会完全被说服。那对如同初结成琥珀般,色泽纯润的双眸闪闪发亮,跟他的母亲一模一样。

“谢啦。”尤里随意搔了下他前些日子剪短的金发,“明年就超过你了,维克托。”

“我很期待。”维克托笑着按了按尤里的头,“下次你要让谁编舞?我还是勇利?”

“下次我要自己来。”

尤里自信的碧眼炯炯有神,他将孩子放到地上,疼爱的捏了一把他的脸颊,“第五连胜当然要靠自己。”

“是吗?小心不要被光虹超过了喔。”勇利笑了笑,也朝从尤里背后来的人招招手。光虹一脸沮丧的瞪了场边的披集一眼,然后才回了勇利招呼。

“当然,我才不会输。”

Saturday.

第一次比赛,基因天生优良,加上后天教练指导有方,他们两的孩子在青少年组得了金牌。

“你母亲倒是一次都没有拿过这个奖牌。”

尤里笑的好灿烂,紧紧的抱住他的小徒儿。

“嘿、我听见搂。”勇利不满的鼓起脸颊,当初他正准备乘着初婚的加持,想趁机那个好成绩时,恰好就怀孕了,也为他的滑冰竞赛人生作结。

他自己的学生自然在冰场也有非凡的成绩,尤其是一直追着他步伐的日本男孩——小南。虽然技术还不敌尤里,但靠着他那丰富的情感还有那能轻易带动现场气氛的热情,还是在今年的大奖赛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一下了赛场,他是边哭边跟在场的摄影镜头保证,明年肯定会突破过去他教练过去在大奖赛那曲“yuri on ice”的成绩。

“下次也会第一名。”

孩子信誓旦旦的跟他的教练拉勾,维克托在一旁是默默落下两行既寂寞又开心的泪水。

“少说大话了你这小子。”

虽然话这样说,但他对自己的徒儿可是很有自信的,“下次让你老爸帮你编舞,你还没看过你老爸以前的影片对吧?”

孩子点头,虽然常听人们说起,但他还真的从没看过他父母的滑冰影片,更别提他们那场让人为之轰动的双人滑公演曲——伴我身边别离去。

人们说那首曲子就是维克托献给勇利的定情物,那副经过岁月洗礼却依然发着两个的金色指环更是说着两人的感情从未变过。

“那今天我可以看吗?那个影片。”

“当然,我们以前就约好了不是吗?等你夺冠就播给你看。”

Sunday.

“还想要一个孩子。”

夜晚,他们两在家中隔音极佳的卧房,看着儿子房间的灯已熄了,维克托悄悄的从背后抱住勇利。

“Alpha不容易有孩子。”勇利将脸转向维克托那侧,轻轻用鼻尖磨蹭维克托的脸颊。

维克托一个俯身,将勇利抛到床上,自己就缓慢的压了上去,“我知道,但总有办法的不是吗?”

解开钮扣的手缓慢而温柔,少了年轻时那股狂热,他们剩下的是对这段感情的认真。他们不会像其他对AO情侣,一到了发情期就失了理智,倒是多了珍惜彼此的空间。

虽然维克托年轻时曾说过觉得没看过勇利发情期的模样有些可惜,然而他更庆幸的是过去从未有任何人在他之前看过勇利那副羞涩的表情。

他是他的第一,也是他的唯一。所有情侣间的第一次都唯独属于他,包括那因为刺激发出的高昂叫声和过了余韵后那双湿润的双眼。

维克托轻轻含住勇利的下唇,不时的啃咬、舔舐弄得他有些难耐。于是他主动勾住维克托的脖子,让他们两的身体又更靠近一些。

男人的身体虽然依旧健壮,但跟年轻时比起来又略逊一筹。他的手指在男人的背上流连忘返,嘴巴的功夫是又上了一层,很快速就挑起了男人的欲望。

他们快速的褪去彼此身上的衣服,早已看过无数次的肉体依然让人眷恋不已。维克托将手压在勇利的掌上,十指紧扣,做了个常人所谓,恋人的握手。

“我爱你,要是下辈子能再相遇,我依然会爱你,所以在遇到我之前,你千万不要爱上任何人。”

“嗯,我答应你。”

Fin.

大家好,這邊是被時間磨掉很多情緒的mochi、

之前看過有人分月份在寫小短文

於是這次就用週來分了www

這篇是很多年的故事,看完的你們應該看的出來這不是僅僅一週發生的啦(*゚∀゚)

寫的很甜很開心,尤里的戲份也特別多哈哈哈

被敏感詞弄得有點不爽

心情有點差哈哈哈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