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糬_mochi_。

鍾情yoi 主cp維勇 不拆不逆

【維勇】Dear boss.

· OOC. yoi同人,维勇向

· 背景:黑道paro 维(28)X勇(20)

· 五百赞点文活动,感谢 @午后三点 的点文

· 喜欢的话给我心心和评论

· 感谢你的点阅

走在组织的主要廊道上,他能轻易的听到旁人对话内容。

“那不是尼基弗罗夫先生吗?站在他旁边的亚洲人是……小孩?”

“小孩怎么会在这边?怎么难道你要说尼基弗罗夫先生现在是保母不成?”

他轻轻弹了指头,原本愉快的笑声瞬间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人类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叫声。

“这样就够了。”

被用来调侃的亚洲人蹙起眉头,在一群高大的欧洲人当中,他是特别的惹眼。本来还在谈笑风生的旁人在听到那惨烈的叫声过后不得不将注意转到中央那群人身上。

瞬间,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如同军人一般,全部人都向着那位亚洲人以及维克托 ·尼基弗罗夫整齐划一的行了个鞠躬礼。

“欢迎回来,第十代首领、维克托先生。”

被称作第十代首领的男人无奈的撇撇手,所有人马上站挺了身子,直到他们离开。

方才在调笑的那两人右手掌就这样和身体分离了,切面之平整,要是没有一把锋利的刀又或是高超的技巧肯定是无法做到的。

“刚才那是……?”

直到那群人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才有人敢发出声音。

“嗯?你是新来的吗?”被询问的男人挑着一边眉毛,“那两人犯了禁忌,自然是要组里自己处理的。”

“我跟那两人是同期……”男人怯怯的开口为,“他们犯了什么禁忌?”

“啊?你们该不会是两个月前才进来的那批吧?所以你们都没看过首领是吗?”看着男人迟疑的点头,他大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只能说那两人运气实在是太不好了。

平常就算拿首领开玩笑,即便他自己听到了也只会笑笑就带过去。然而这次不一样,他们挑错了时机,在维克托 · 尼基弗罗夫在的时候竟然说了那样的话,这次没有身首分离,也算是一种仁慈了。

“记住啊、”他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一脸语重心长的模样,“刚刚那个亚洲人名叫胜生勇利,是组里的首领,也就是第十代首领。刚刚你应该也有看到他旁边那个长的很英俊的欧洲人吧?他是维克托· 尼基弗罗夫,称他叫维克托先生就行,他是组里的第二把交椅,还有绝对不要在维克托先生面前谈论关于首领的事,不然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由于刚刚发生的事太过鲜明,男人连忙点了点头,报备后就带着刚刚被公然处刑的两人和他们的手去组里的医院了。

“我早告诉过你把浏海梳起来,拿掉你那副老土的眼镜,换掉你那条神奇的领带。连新来的都赶那样说你,你这老大还真有亲和力啊。”

“维克托,话太多了。要是你这么多意见这个位子你来做。”

勇利蹙起眉头,用手指沾了沾一旁的发胶,将浏海向上梳。拿掉眼镜后的他有种让人说不出的色气感,然而这副样子却只会在心腹面前露出。

维克托撇撇嘴,真是、每次都拿这件事来威胁他。在九代首领将要逝世之际,组里默默的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支持维克托 · 尼基弗罗夫的,而另一派就是支持胜生勇利。

两派人马处处针锋相对,组里俨然成了小型的争势场所,才短短一个月,组织中就有好几个人莫名的“被”消失,连最后的尸首都没能找到。

然而,在这段时间之中,其中不为人知的还有另一件事,那便是身为众人簇拥的维克托 · 尼基弗罗夫其实是胜生勇利派的这件事。

于是,知道内情的人纷纷退出了争斗,成为完全的中立派,毕竟他们可不想为了这场毫无意义的斗争而让自己丢了小命。

在第九代还在任位时,尼基弗罗夫早就是组里的第二把交椅了,相较之下,胜生好像又显得不那么起眼。但是当第九代说出下任首领的名字时,除了总部那群人以外,来自众分部的反弹声浪是震耳欲聋。

毕竟当初分派别时,很明显的界线就是总部内员支持胜生勇利,而分部支持尼基弗罗夫。虽然胜生自己其实并没有要接任首领的念头,但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无欲却依然被众人拥戴,才因此成为第十代也说不定。然而事实的真相已经被第九代带进了他的棺木,即使再多臆测也没人能猜透第九代那颗已停止运作的脑子。

“刚刚那两个人两个月前才进总部,你下手太重了。”

胜生勇利静静的翻着桌上那本厚实的名册,拿出红笔将方才那两人做上记号。他拥有几乎过目不忘的才智,即便是只见过一次面,他也能轻易的找出那人。

组里四千余人,他几乎能喊出所有人的名字。他无害的外貌配上他卓越的记忆,让他在过去做任何追踪暗杀任务都如鱼得水。

只可惜现在他贵为首领,已经不会有人再让他去做那样危险的工作,倒是他自己被暗杀的次数是多的前所未见。

“我个人是主张疼痛能让人成长的。”维克托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将手伸进勇利的西装外套内侧,拿出里头的烟盒,“女士烟?你在开玩笑吧?”

“那是装饰用的。”看到维克托叼着烟将脸贴近他,他就借了把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爱抽烟。”

“就算这样你要装饰也找个有装饰价值的好吗?”维克托翻了个白眼,吐出一道白烟,“你可知道那帮死小子是怎么说你的?靠床上技巧当上老大的位置,然后再靠这绝活诱惑我让我陪在你身边。”

“那又怎样?”勇利轻轻的笑了,随后将维克托的烟用手指夹走,在维克托嘴唇上轻舔了一口,“反正离事实也相去不远了不是吗?”

闻言,维克托皱起眉头按住勇利的肩膀,不让他再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你跟第九代有一腿?”

“维克托· 尼基弗罗夫,你是白痴吗?我是在说你。”勇利在心里大叹一口气,挥开维克托的手,这种时候维克托的质疑听起来特别刺耳,弄得他也没心情继续了。

维克托干笑了几声,他们两相差八岁,两人第一次接触是在勇利年仅十六岁的时候。当时的勇利醉了,说出一些可爱的话,还年轻的他受不住这种诱惑,将人拉到厕所就来了段热吻。

然而过了四年,勇利当上首领,令人吃惊的是他们还没上过床。不是维克托禁欲,也不是勇利推拒,他们俩就是有种共识,感觉不能打破这微妙的平衡。

偶尔他们会为彼此发泄欲望,但更多时候他们就只是偶尔交换唾液,感受彼此的体温。要问维克托爱勇利吗,或许答案是肯定的,毕竟连旁人都能在他身上看到所谓的执着。那么要是问勇利爱维克托吗,那又有待商议了。

虽然他不会排斥维克托对他的任何互动,但他自己却连一次都没主动过。两人接吻时,一手按着头,一手搂着腰,有时就不自觉的探进衣服内。

触碰到勇利那光滑细致的皮肤时,维克托总有种自己在犯罪的感觉。然而,当勇利眨了他那双有些湿润的琥珀眼,用他那因为接吻没喘过气而带点沙哑的嗓音问他,要不要用嘴帮他一把时,拜托,是男人都受不了。

等到维克托发泄完毕后,他和勇利会沉默一阵子,要是勇利也硬了那么他就会帮忙,要是勇利没反应他们就会当作没发生那场事。

外头传来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勇利喊了声让人进来,却没注意到他现在与维克托的距离暧昧到让人尴尬。那人进来后一脸错愕的看着他们,愣了足足三秒才说出本来的目的。

“第十代,赤组又闹上来了,他们说我们抢了他们的货。”

“货?”勇利狐疑的看了维克托一眼,正好瞥见他正在偷笑,“啊啊啊、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

“轰出去。”勇利拉了拉自己的筋骨,许久没有运动让他整个身体几乎都要僵掉了,“我可不欢迎没收到请帖还上门来的流氓。”

银发男人穿梭在人群之间的身影几乎无法用肉眼捕捉。

那件合身的黑长裤衬出他完美的腿部线条,他将重心压低,长腿一扫,刚好踢出来者暗藏在衬衣内侧的银色手枪。

捡起方才自己弄出的武器,他吹了声口哨,“带这种东西来,都不知道你们是想做什么了呢。”

由于方才的动作太快,被袭击的那人才回过神就看到了那双让人摸不透的深蓝双眼。恼怒的他立刻就打了暗示让身旁的小子拿出武器对准他们面前的银发男人,“尼基弗罗夫,我想应该不用再多开场白了吧?东西在哪!”

“哇呜,原来全部人都带枪了啊。”他故作很惊讶的模样,然后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你们在说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啊。”

如同引爆点,银发男人一说完话,后方四人拉下保险,“不要以为我们不敢动你!”

“赤组的人都这样做事的吗?”他轻轻敲着自己的手臂,如同现在是上班族安逸的午后休息时间,“我才想问你们,进到我们总部,你还以为你能全身而退吗?”

诡谲的气氛如同烟雾般快速弥漫在整个空间,从暗处有人探出了头,那双琥珀似的双眼在业界之间就如同是暗号,没有人能看到那对双眼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

胜生勇利闪身到最左侧的男人面前,他蹲低自己的身体,用手肘向上撞击男人的咽喉,扫过男人的小腿,骨头碎裂的声音响彻云霄。男人痛苦的跌在地面低吼,棕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笑意,他在男人无法反抗的此刻拿出自己藏在袖内的袖珍小刀,缓慢的将白刃推进男人的胸口。

所有黑衣男人都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如同死神降临一般,沾上血液的白皙娃娃脸看来有种妖媚的反差感。勇利将左手一抖,两枝小刀刚好又落在他的指尖。

他的动作看似缓慢,但却没人能够躲过足以带走他们性命的武器。唰的一声,两人再次应声倒下。

剩下的一人见状想逃,却忘了除了胜生勇利之外,他面前还有另一位死神。维克托用食指将枪转呀转,随后露出了职业性笑容,对着那个背对他的男人扣下了扳机。

本来还气势高涨的男人瞬间软了腿,半跪倒在两人面前。

“好久不见了,大和先生,不知道您近来可好?”

胜生勇利将脚踩在男人的肩上,左右转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胜生勇利……为什么你……”

碰的一声,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枪响给打断。

“是胜生先生,你答错了。”维克托说,随后将枪扔到地上,撇撇手示意自家小子整理干净。 “我还是觉得角色反了,一开始应该是你要出来跟他说话才对。”

“可是我手痒。”勇利无所谓的耸了肩膀,这才是他习惯的套路,“晚点把你抢走的那批货寄回赤组,你不要因为想看我困扰就老做这种幼稚的事。”

他俩缓步走回房间,众人看着在地上的五具尸体,纷纷开始动作。

阖上门,维克托拿出随身的手帕开始擦拭起勇利身上沾上的血迹。看到勇利那副带点慵懒的模样他笑了笑,执起勇利刚擦净的右手,在无名指上那发亮的金色戒指上轻轻落下一吻。

“No matter what other guys say , you are my boss forever.”

Fin.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瀕臨死亡的mochi、

最近接了點文之後剛好開始打工

連續好多天全天班(TдT)

晚上十點才下班,快十一點才吃晚餐,之後就洗洗睡了

真的不是故意不打的啦( ;∀;)

不知道有沒有你們想要的感覺

不過這其實是我寫第二次了

因為一時興起覺得勇利如果是老大會很萌所以就這樣寫了哈哈哈

希望你們喜歡❤❤❤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32)

热度(119)